《情夫》by短小君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情夫》
文案慧兰丈夫的三条腿都不良于行。

她第一次见他的时候,男人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c布衣裳,不卑不亢地听她丈夫的吩咐,但对她却冷冷淡淡,一双眼睛犀利得似乎能把她看穿。

直到一次偶然,慧兰看见那个汉子洗澡,压抑的欲望不知不觉被打开了枷锁,她越来越想,越来越难耐,费尽心思和他亲近。

但当她吃到谢晖的身子后,她又开始嫌弃他,一个满口土话的穷鬼,她犹豫、抗拒,却被那糙汉攥住,在小树林里狠狠地要她。

一个是见色起意
一个是食髓知味

乡绅太太的偷情故事

簡體版xxG女性向

情夫—01

        初春的乡下,溪水里面的冰还没来得及结拢来就化了,但天气还是寒的,x头也不大精神,照在身上毫无暖意。

        x光打在台阶上,抬头一望,两头石狮子,一张大红门,上面挂着牌匾——宋府。

        这宋府是当地的大姓,祖上是给宫里进贡竹制品的,因此积攒下厚实的家业,原先早就在北平安家,不久前宋二少爷忽然就回来了,佃户们心里疑惑,却无从打听这其中的缘由。

        咚咚咚,一个婆子在叩门,她嗓音沙哑,唤道:“太太,先生叫您过去。”

        “知道了,安婶,我待会儿就去。”房里的女人应道,端庄温柔。镜子里映出夏慧兰白皙的脸庞,短发烫成了波波卷,眉毛细长,五官娴静,一身素色绣着祥云暗纹的旗袍将她曼妙的身姿勾勒出来,随着她起身的动作,翡翠耳环子轻晃,如一汪绿水荡漾。

        慧兰端着一盆热水到了一间屋子,她看向椅子上的青布长衫男人,轻轻出声道:“先生。”

        宋知文双目微阖,他稍稍颔首,苍白的唇仍然是抿着的,并不答话。慧兰拧g帕子,熟捻地替他擦脸,她想起白天的事情,忍不住说:“小姑子还是不肯回来?”

        “你知道的,茹茹并不喜欢你。”这时宋知文睁开了眼,露出一双漂亮的褐色瞳仁,他梳着偏分,脸色有些苍白,身上的锦白长衫给原本就清秀的模样更增添了几分书生气。

        宋知文说话一向是这么直接,慧兰也习惯了,并不恼火,反而微微一笑,“老爷子已经去世了,她在外头也住不了多久,总要回来的。”慧兰清楚这不过是早晚的事,但是一想到宋茹茹回家,她就有些头疼,这小姑子肯定要和她闹一番,眼下的办法就是尽快怀上孩子,以后也好多一份保障。

        她低着眼睛沉思着,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将宋知文身下的衣物全都解下了,温热的帕子仔仔细细地擦拭着。宋知文虽然瞧着文弱,长衫下的身躯却白皙中带有力量,毕竟是不久前当过兵的……

        慧兰觉得弯腰太累,索性半蹲在宋知文的胯间,拿着帕子的手从他耻骨擦到大腿内侧,来回几次,重新拧g,布帕子终于覆上那软着的xx,这触感是温热的、柔软中带着点麻料的c糙,帕子x着xx轻擦几次,慧兰就感觉手下的物什醒了过来,头顶传来宋知文轻促的喘息声。

        这声音如同一簇火苗,迅速地点燃了久未润泽的女人,慧兰发觉身体比大脑反应得更快,她已经x了。

        她抬头望着宋知文,一双黑黝黝的眸子带着光亮,只见男人两颊潮红,下一秒,他的大手就掌住了慧兰的头,直往他胯下带,室内弥散开暧昧的气息。

      柔弱无骨的手捧住了偾张的xx,慧兰伸出尖尖的濡x小心地x了一下,试探性地抬眼看宋知文,男人眼里顿时染上情欲,他轻吁一口气,掌住慧兰细软的发顶,示意她继续。

        慧兰顺着囊袋一路x下来,欲望愈发高涨,马眼顶端渗出晶莹的液体,她灵巧的丁香一扫,玉颈微动,咽下了那股xx。x得足够久了,终于整个含住xx,x热绵软的口腔紧实地包裹住那根发烫的xx,宋知文将身上那股快意化作低低的喘息。

        手中已经足够坚y,慧兰撩起旗袍的下摆,丝绸的xx早已x哒哒的,她隔着轻薄布料轻轻磨蹭着宋知文,更多的渴望涌了上来,慧兰背对着男人,褪下丝绸xx,一点一点容纳着勃起的xx,发出难耐的呻吟。

        可是还未完全顶到内壁,身体里的那根东西迅速地变小、变软,最后滑出了慧兰的身体。

        慧兰身上的温度顿时冷了,她缓缓起身,沉默着清理自己。

        这是她意料之中的。

        宋知文也觉得尴尬,他呐呐开口:“再等些x子,等我身体恢复了,咱们就要个孩子。”

        他总是这么搪塞她。

        慧兰看着他的双腿,“不着急,先生的腿要紧。”只是慧兰清楚,恐怕这辈子也等不到宋知文的腿恢复了。

        她和宋知文是留学时认识的,回国后不久就在一起了,蜜月还没有过完,宋老爷子就将他两个儿子都送进了军队,想着战后能得到一些行商的方便。

        不料大儿子死在了战场,小儿子浑身是血地被人抬回来,用尽无数名贵药材救回来一条命,却是只能永远地坐在轮椅上了,每次房事也总是如此,做到一半就无法继续,明眼人都知道宋家这是要绝后了,只是并不敢说穿,宋老爷子接连遭受这些打击,在一阵懊恼中害急病去了,这宋家的担子于是落在了宋知文身上。

        宋知文带着她来乡下养病,竟恢复得很好,他精神不错,除了整x只能坐在轮椅上,总是穿得一丝不苟,头发梳得光亮,眼里也没有一丝颓废。

        慧兰给宋知文穿好衣服,费力地将他挪到了床上。庄子里只有安婶一个女仆和几个看家的乡下汉子,慧兰曾想过请一个人来贴身照顾宋知文,被他拒绝了,他的原话是这种私密的事情由妻子来做才适宜,慧兰便没有再提起请人的事情了。

        安置下宋知文,慧兰准备回自己房间,临走前,她提醒宋知文道:“今天我接到父亲的电报,说是明天他要来看我们。”

        听到慧兰的话,宋知文的心不由得又沉重起来。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