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花》txt百度云全文阅读作者:苍蓝

 

永久花by苍蓝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x / 正剧 / 恐怖 / x有
※故事包含少量恐怖与残酷桥段描写。

身体好似一直躺在小船上般,飘向未知之地的河流中,随着水波不断摆动。眼皮沉重地无法睁开双眼,从肌肤接触到的空气既潮x又寒冷。
"…醒…"
耳边传来因为过于破碎彷彿是错觉的声响,不仅是眼睑、指尖到四肢,全身都疲于去动作。
"…快…醒…"
这次的声音和前次相比较为凝聚,原本单音阶组成了一小段旋律似。可自己仍然倦得不想动弹。

"该醒来了。"

永久花-1-

※故事包含少量恐怖与残酷桥段描写。

身体好似一直躺在小船上般,飘向未知之地的河流中,随着水波不断摆动。眼皮沉重地无法睁开双眼,从肌肤接触到的空气既潮x又寒冷。
"…醒…"
耳边传来因为过于破碎彷彿是错觉的声响,不仅是眼睑、指尖到四肢,全身都疲于去动作。
"…快…醒…"
这次的声音和前次相比较为凝聚,原本单音阶组成了一小段旋律似。可自己仍然倦得不想动弹。

"该醒来了。"

像是能听见睫毛因眼皮而张开所发出的沙沙声,心跳因不安而加速。或许是醒来的太突然,感觉和做了一场漫长恶梦十分相像。
定眼看了四周,自己正在一辆巴士上头。回忆在梦裡的如一艘在河流中摇晃的小船应是颠簸的车程所影响。
此时车窗外正在下雨,雨滴洒在玻璃面上的声音十分嘈杂。投影在镜面中自己的脸庞因水痕而模糊,或许是因为温度的差异,车窗已是一片雾气,看不清外面的景緻。
『欸?亚留,你起来了啊?』
被一声男音叫唤了名字,亚留转头看向发出声音的同班同学。
(对了,我在学校公车上…要回家的路上…)
同班的朋友表情有些讶异,彷彿是因为亚留突然坐直身体而惊动。在梦裡的呼唤虽也是男性,却是完全不同的声音。
(那是谁的声音啊…)
『你突然醒来吓了我一大跳耶。』
『啊啊…抱歉…』
『…这也没什么啦。』
下意识的为了并非自己的错误而道歉,朋友嘟囔般混浊的声音回应着。亚留没有多将注意力放在同车的友人身上,他稍微伸出手拨开眼前有些过长的浏海,顺便观察车内为数不多的乘客。
多数都是同间学校的学生,零星成人则是任教的老师。最前方乘坐着没见过的老人,他也正拱着背打瞌睡。
现在是从学校要返家的路上,因为校园位于山区,每天都得花上不算短的车程往返。加上已经进入冬季的缘故,太阳比夏季时更早西沉。碰巧今天下课时间比平时更晚,此刻外头仅剩车内的光源和沿路有一时没一时的路灯支撑看似已深夜的黑暗。
(稍微看一下时间好了…)
亚留想拿出书包裡的手机来对一下时间,总感觉自己睡了相当久的时间。也许已经快要离开山路,进入家所在的城镇了。
然而还没将手机取出,车子宛如靠站般缓缓停下。照平常来说,居住在山中的居民很少会在此时使用往城镇方向的公车。
『呜啊~还好有车经过。真衰!居然遇到下雨。』
走上车是穿着学校深蓝色运动服外x的同校生,注意到亚留的他走过来。如他所言,深色的外x因雨水变得斑驳,看来有些淒惨。
『咳!』
原本寂静的车厢内发出相对吵杂的抱怨,最前座的老人用着咳嗽表达他的不满。
『…抱歉、抱歉。』
少年对着前方挥手致意,只是轻佻的态度让人无法感受到他的歉意。
『亚留~啊,你也在啊。』
『青田,太大声了。』
亚留将食指堵在自己唇上,示意要对方放轻音量。青田耸了耸肩,坐到亚留前排的位置。可没半点要乖乖坐在椅子上的意思,反而侧身面向后方的亚留。
『听我说,真是太衰小了。我本来不是和你说想锻鍊一xx力,改骑脚踏车上下学吗?结果又是碰到下雨、又是落鍊。不过还好亚留也在车上。』
『同学,坐好。』
青田的声音和开头相比已经压低许多,但山上的道路多颠簸,正当亚留想出声提醒,驾车的司机已抢先一步用着烦躁的口吻提出警告。
『啧…好~』
一面嘟囔着,青田转过身向前,这个动作不知怎么映照在亚留眼中彷彿是影像被按下慢速键般缓慢。
(欸…?)
『…呜啊!』
当自己嘴裡打算吐出疑问时,亚留听见了司机惊慌的喊叫。还来不及反应的同时,背后突然给一道强大无法预测的推力猛烈撞击。原本还是正常行驶的公车在一个可疑的弹跳后激烈左右摇摆。
『啊啊啊啊啊啊!』
传来耳裡是不具名的惨叫,还是其实是自身喉咙发出的声音?亚留无法分辨。来不及抵抗的作用力将他的世界剧烈动摇而变得一片模糊,正击到前方椅背后还未感到疼痛,意识便早先把亚留拉进深沉的黑夜之中。

***

『亚留?醒了吗?太好了。还好你醒来了。』
再一次睁眼进入眼裡的是道刺眼的白光,等到瞳孔适应光线后才发现是一个做工十分精緻的灯罩。天花板和墙壁被嫣红色的壁纸装饰,平躺着的地方也是柔软到不可思议的床铺,连床架和周围置物都华丽的犹如西洋电影中贵族寝室同出一辙。
『唔…!…这…是…哪裡啊…?』
虽然头还有些疼痛,亚留仍决定先提出自己的疑问。在自己身边是同班友人,另一个留守在旁似乎是教导物理的任课老师。
老师移动着他有些福态的身体,厚重的眼镜无法看清他的表情。应是在确认亚留状况而接近,可亚留还是下意识往后闪躲。木由子
『…头会痛吗?有晕眩想呕吐吗?』
似乎有些不满亚留的态度,c糙肥厚的指尖攫住亚留下颚后,十分c鲁的用另一隻手撑开他的眼皮检视。
老师从嘴裡吐出的热气x在亚留脸上,混和了菸x与胃的酸臭气息。只得努力的屏住气,尽量不去吸入让他差点作呕的味道。
『不会…头是有点痛…但没有很影响…是说,这裡是…』
『公车不小心爆胎打滑了,结果就撞进民宅裡。所幸大家几乎都没事,司机要所有乘客都待在这裡,等他去救援。』
朋友虽然回应亚留的疑问,但在听完这片段的解说反而让自己心中的问题又变得更多了。
『所以…这裡是公车撞到的民宅吗?不能请民宅主人打电话帮忙吗?』
亚留的答覆让朋友的表情变得尴尬,他y是挤出笑容后压低声音。
『问题是找不到人啊…而且不是只有我的手机,所有人的手机都没有讯号…不对,我的还变成这样子了…。』
拿出液晶已裂成大型蜘蛛网的手机,看来神情十分悲痛。
『而且怎样都打不开,我才刚换一隻新的耶…反正连车上的通讯设备也因为车祸而损坏的样子。没办法只好司机一个人去求救。』
『…简而言之就是这样,现在老师是你们的代理监护人,同学你又是伤患。最好乖乖先躺在这裡不要动。』
xx两人对话中的教师语气带有强y,只是亚留仍因对现况无法完全釐清而相当在意。
『…青田呢?』
『他啊,说是要找到住在这房子的人,到处看看去了。对了,你的书包在这。』
『啊…谢谢。』
从朋友手中拿到自己的书包后,马上取出手机查看。和对方一样萤幕早已龟裂,不断按着功能键,仍然仅能投s出自己脸颊的黑色镜面。
『…我的手机也坏了…。』
亚留泄气的将手机塞回书包之中,他不想和自己不喜欢的老师同室,又有些在意青田的去向。
『有厕所吗?我想去洗个脸。』
『…不知道,这你要自己去找。快去快回。』
老师算是接受亚留离开的要求,他的脾气暴躁和阴沉是全校师生皆知,加上一些难听的传闻。在校一年多来亚留未曾听过对方的正面评价。
【作家想说的话:】
我是苍蓝aoi

很久没有更新新的文了,这次是一篇短篇小说。共11回。

目前已完成初稿,会以每x更作为目标。

第二话会有简易的角色介绍,之后皆不会有后记。

感谢大家的观看,有任何意见与感想欢迎留言。

永久花-2-

踏到房外走廊,感觉空气中有些霉味。昏暗的x光使室内看起来有些暧昧,彷彿在黑暗之下埋伏了某些未知。
房屋的风格和一开始醒来的寝室相似,华丽的和当地作风相去甚远。
『真的跟西洋电影裡的洋房长得一样耶…学校路上有这样的建筑吗…?』
灰尘滑过自己的手背,不禁几分x痒。透过走廊的窗子看出去,雨势有增无减。虽说司机必须负起过失责任,可这样的天气就算顺着道路下山求救也非常困难。
『啊…应该问司机离开多久时间的…』
心裡滋生的不安感,让亚留不想在这栋屋子中久待。地面被柔软的地毯覆盖,好似走在动物身体上的错觉。
(是头撞到的后遗症吗…?)
每踩一步就能感到地毯在呼吸似起伏,脚步跟着摇晃起来。一路上经过了好几道阖紧的房门,应是顺着走廊直走而来,可自己的方向感却丧失了般。
『亚留…!』
一声熟悉的叫唤,身体突然从后方被抱住。还未看清对方长相,嘴唇已经被另个柔软的物体给贴上。正打算挣扎推开,亚留已看清袭击自己的凶手,只好放任他深入自己的口腔。
好几秒的x吻,交缠着舌根才渐渐不捨的松口。
『…青田。你吓到我了…』
『嘿嘿~』
轻浮的笑容很快又在亚留的脸颊上留下亲吻,他紧紧搂着亚留像是受到委屈一样的撒娇。
『刚在公车上就很想黏着你了,但太多人我会怕嘛~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亲一下没关係吧?』
『是没关係啦…只是你突然从后面抱住我,有点被吓到…嗯?』
亚留想起自己是直线走来的,路上并没有岔路,不可能和人擦肩而过还没感觉吧?
(啊…还是他躲在房间裡吗?)
以青田喜欢玩闹的个性是非常有可能的,亚留决定不再多想。
『不觉得这裡房间很多吗?我刚到处走发现几乎都是寝室耶,还是其实是一间废弃宾馆啊。』
『废弃…?』
亚留顺着青田的话提问,那张端正的脸孔唯有眼角微微上扬点缀,使他看来相当机灵。
『对啊,真的一个人都没有。出了那么大的声响,居然没有半点反应。不过你没事吧?看来没有造成什么伤痕,有脑震盪吗?』
青田伸手拨开亚留的浏海查看,以男性而言有些纤细却仍然骨骼明显的指尖抚过亚留额头,身体的体温没有因冰冷的走廊空气而下降,反而让自己脸孔温度有些升温。
『…没有。』
亚留将视线移开,回想两人才刚开始正式交往没多久,虽然喜欢被青田触碰,可惜依旧会止不住害臊。
『嘿~好可爱。亚留是害羞了呢。』
青田的笑容变得有些邪气,好似准备恶作剧的孩子。见到对方的表情,亚留嚥了一口口腔内多余的唾液。随后他感觉身体向下坠落,应该是青田开了不知何时在自己身后的房间大门。
当然自己没有摔在地上,对方有好好挽着他的腰间。
嘴唇再次紧密,热烫的长舌钻入口腔,毫不客气的四处闯荡。c鲁称不上拥有多少技巧,可亚留也没有成熟到能批评。默默吞下自对方嘴裡流入的唾液,后脑杓像是被热气环绕。残留的理智想提醒青田要好好把门阖上,却因手指滑过x口时轻呼声而扫地出门。
两人倒在和亚留初次醒来一样柔软的床铺上,弹簧发出羞人的吱嘎声。原本整齐的校服被对方扯乱,裸露出来的肌肤接触到冰冷的空气起了些疙瘩。x前的突起紧缩而挺立,因为听到情人的轻笑声,亚留羞耻的用手掌遮掩自己脸孔。
『…我想看亚留的脸。好可爱。跟女孩子一样的脸颊。』
『不要…我很在意这件事…唔…』
亚留不喜欢自己阴柔的五官,这让自己在全是同性的学校多了许多嘲弄。青田明知这件事,还是把它当成两人间调情的话语。
『又没关係~亚留超可爱的。我喜欢你的脸…明明长得很清纯,但左眼和嘴角下方却有黑痣,超色情~』
嘴唇顺着脸颊贴在自己颈边,指尖不断挑弄早已坚挺的x首,在还未结束成长的手掌搓揉成更加艳红的色彩。身体也因此热烫得犹如烂泥般,可亚留还是在意没有好好关上的门板。即使感觉对方隔着布料正用着他xx的坚y隆起磨蹭自己后x入口,亚留仍旧紧盯着门缝中透入的模糊x光。
耳边传入裤裆拉鍊拉开的声音瞬间,门与门框的空隙闪过一个黑影,亚留马上伸手推开了青田。
『呜啊!』
随着青田惊呼声,冰冷的液体泼上自己脸孔。似乎是两人没注意到床头的花瓶意外掉落,瓶内的水全x溅在亚留身上,一股酸臭随后散发出来。
『哇…真的好臭。抱歉、抱歉。你先去清理一下吧。我再稍微逛一下屋子喔,等等见。』
青田看来已经失去兴致,他很快的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好,只想逃离那臭味,丢下几句差劲的理由便离开了房间。
『…真是…。』
亚留只好把自己的服装整理好,慢慢踏出房间。果然青田早不知跑哪裡去,整个走廊又空荡的像似只剩亚留一人。
『真的好臭…』
再次确认已经吸饱死水的衣物味道,气味连自己都难以忍受。
(刚才那个黑影是谁…)
『唔哇…你是出去淋雨了吗?』
一声低沉的男音从后方走廊传来,亚留紧张的回过头。是和自己同车的乘客之一,和青田同样穿着学校运动服,一头染了枣红色随性往后梳的乱髮。尖锐的眼神使人感到不善,紧闭朝下的嘴角更加说明他的坏心情。
『喂,你是青田的同班同学吗?刚上车就看他第一个和你打招呼。那小子居然无视我。』
亚留对对方那宛如正在气头上的口吻有些畏惧,视线不禁垂下。
『嗯…我是他的同班同学。名字是…』

『啊,我知道你。好像叫…亚留…对吧?』
一个声音自面向亚留的男性身后传来,走近他视线的是有着一头金髮、蓝眼,五官和欧美白人无异的男性。
『唔…』
亚留知道对方,正确来说是全校没有人不知道他。身为学校唯一的外籍学生兼资优生,亚留完全没有注意到对方也同坐在车内。
『哇~你看来有点惨啊。发生什么事了吗?是说你不是在车祸裡昏倒了,怎么没有和老师待在一起?』
『呃…』
亚留心虚的不知该把视线放到哪去,对方见自己没有立刻回答只是露出温柔的笑容。
『啊,刚青田好像也是从这房间出来吧?你好,我们两人都是青田国中部时的同班同学。亚留是高中才进来学校的吧?但是你很显眼呢,毕竟和尚学校入学像是美少女一样的学生。学长们当初都很雀跃…』
他的一番话让亚留难堪的将视线更加低垂到自己脚边,只差没用手心把耳朵摀起。
『抱歉、抱歉。你不喜欢这些话题吧。没神经说这些是我的不对。重新和你介绍自己,叫我里欧就好,旁边这个不良学生是阿正。』
『哼。你也太啰嗦了吧。这傢伙是要去浴室清理,你自顾自讲一大堆话。吵死了。』
被称为阿正的男性仍是一脸不悦,他抬了抬下巴暗指亚留现在的处境。
『喂。给我过来,带你去浴室。里欧还不去找衣服给他换。』
『真不愧是阿正,真正的男子汉。咻-咻-。』
『闭嘴。』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书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