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半温柔》txt百度云全文阅读作者:甜鱼鱼

月半温柔 限
小可爱被迫强迫清冷男学生
甜鱼鱼

xE – 现代 – 治愈 – 校园
暗恋

林好暗恋好学生杨青,

后来他发现杨青很穷,

正好林好还挺有钱的。

林好只是想对杨青好,

但杨青不想欠他人情。

杨青提出用身体还债,

林好:?

双向治愈

杨青x林好

斯文败类攻x小可爱痴汉受

01
林好躲在讲台桌下,手里握着一枝钢笔,他痴痴地盯着这把笔,一只手拉开校服拉链,停了停,撑着地上小心翼翼地慢慢扯下运动裤,露出xx边,再往下拽,露出过于苍白的皮肤。他声音很轻,不敢惊动教室里胆大的两个人。
他刚刚在教室里擦黑板,走廊里忽然传来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像衣物的摩梭声。
透过窗户见到那个人扬着脸,修长的手指捏着女生x前的软x,他的手指竟然比xx更雪白。
林好的脸变了又变,唰得转白,随即红透了,鬼使神差之下,林好弓着腰,在女生推开门之前,钻进了讲台桌之下。
在狭小的空间里,林好清楚地听到自己雷鸣般的心跳声,听见女生遏制不住的呻吟声,她声音有种故作的娇和勾引。
林好不禁握紧了口袋里的偷来的钢笔,笔的主人就在身后,冷着脸在女生身上发泄欲望。
他曾经多次梦到那张脸,想得心脏又软又酸,此刻却有撕扯感充斥心间,他忍得牙齿都在发抖。
忽然,杨青冷声说:“别亲我。”他的声音饱含不耐,女生向他撒娇也不理,只得悻悻地又扯开嗓子呻吟,才过了会儿,女生又娇声问杨青怎么了,她委屈地说:“你为什么不碰我了?”
“你叫太大声了。”杨青说,“我y不起来。”
女生竟然有些惊喜,“你想做吗?”
杨青回:“不想。”
“那你y不y都一样。”
“不y没兴致揉你x。”
他语气这样差,女生也有些火了,“你态度这么差,到底还想不想要钱?”
她提到钱,空气一瞬间凝滞了,林好睁大眼睛,他忽然意识到什么,像触到什么的边界,后面响起拉链滑动的声音,杨青说:“那算了。”
脚步声刚响了两下,女生叫住他,“你别走,我小声点就是了嘛,g嘛那么较真。按说好的做,钱一分也不会少给你。”
再次提到钱,这次的脚步声更轻盈,像女孩子的脚步,她似乎扑到杨青身上,却被他轻轻推了下,她抱怨了一句,不久又传来她的呻吟声,确实压下去不少。
林好心想,女生的呻吟里好似掺杂了些什么,他着意去分辨,是杨青的喘息声,似有若无,像一片轻飘飘的羽毛。
林好意识到的第一秒,顿觉地上像着了火,烫得他坐不住,一时间全身上下的血液往两处奔腾,一处往上,一处向下。
杨青哑着声说,“别碰。”
女生声音也哑,女性的色欲有时比男性更加强烈,为色所迷的绝不只是男性。她说:“再给你五百,你让我摸一摸。”
“我说了别碰。”杨青声音冷了些,女生也感觉出来了,她再次作罢,教室里一时间只剩下女生的声音。
女生说,“你再叫几声,像刚才那样,我比较有感觉。”她又补了一句,“她说,你是答应这个的。”
她?
这到底牵扯了一些什么人?这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林好在杨青的喘息声里,慢慢掏出口袋里的钢笔,他盯着笔,小心翼翼地半褪下裤子。
林好的性器已经y了,前端把xx顶得x淋淋一块,他慢慢往后倚,拨开x口外的布料,送进去食指,他的x似乎习惯了xx,很快让食指顺利顶入。
女生说:“你腿拿开点,我要xx。对了,你自己撸一发总可以吧,加两百,我想看你xx。教室里的监控早坏掉了,我刚刚还确认过,你放心。”
林好停住动作,xx立刻紧紧包裹着他的手指,他竖起耳朵,红着脸听杨青的答案,最后听见他说,
“行。”
食指不受控地蜷缩了一下,碰到x内某处,林好浑身一道电流蹿过,敏感地渗出一些肠液,浸x了他的手指。
林好死死咬住下唇,守住任何可能发出的声音。
他的侧脸抵着木板,整张脸红扑扑的,开始出汗,借着女生再起的呻吟声,一点一点沉入中指。
杨青的喘息声变得沉了,清冷的音色坠入情欲中,染上喑哑和快慰。
林好的呼吸也更急促,他半张着嘴,臆想出杨青的脸就在眼前。
照他的性子,绝做不到把性器裸露在外,他应该把手伸进校裤里,把裆部撑起来很大一块,雪白的手指松松x弄着勃起的性器。
杨青的掌心是有薄茧的,比起脆弱娇嫩的那儿,显得c糙的手掌轻轻摩挲……
目光或许会避着女生,或许落在地上,又或许看向正前方,只再往下稍作偏移,便落到想着他xx的自己身上。
清亮的液体淌得他半个xx都是,光想到这一点,已经足够他xx。林好xx手指,撑开xx边缘,冰凉的笔身很快没了进去。
杨青曾经握着它写字,灵巧的手指转过它,他想题的时候有咬笔头的习惯,他的手,他的舌尖,他的牙齿,他面无表情的脸。
女生的声音越来越响。
林好却只能听到他的声音,他握紧笔,滚烫的体温仿佛要把它烫化了留在体内,留住他的手,
他的舌尖,
他的牙齿,
他的脸,
他的声音……
留住他……
.
张娅放肆地呻吟着,视线紧盯着他不放,杨青心里不适,但他没有拒绝的理由,他仰着头,半靠在墙上,脸侧对着她,让她只看到他的侧脸和上下滚动的喉结。
情欲越蒸腾,烧得他越清醒,他一半欲火正盛,一半又仿若隔岸观火,冷眼看着躯壳沉沦。
或许是排斥感作祟,无论他怎样抚弄性器,总是差了那么一点,张娅的呻吟声太张扬,不合他的性癖。
他喜欢隐忍的、仿佛要哭出来一样的呻吟声。
这样的想法刚划过一瞬,他似乎听到了幻想中的声音,合着似有若无地粘腻的水声,那呜咽声很低、很轻,xx在他手心凶狠地跳动了一下,一大股精流x涌而出。
杨青皱着眉,伸手去够自己抽屉里的纸,擦拭手指的时候,仍然搞不清刚刚是幻觉,还是现实。
说是幻想又太真实,但现实怎么可能如此荒谬?这偌大的教室间只他二人胆大包天。
杨青发泄完,一句话不说,坐在自己座位上收拾起书包,张娅显然很无语,但也没说什么,只是撇了撇嘴,朝他要了几张纸。
她擦xx的时候,忽然听见杨青x了一声,她第一次听见他骂脏话,竟然也觉得赏心悦目。但他冷脸起来就不太好对付,张娅问:“怎么了?”
“没什么。”他冷冷地说,“丢了把挺喜欢的笔。”

第一章是x必须勾“限”,我尽量多ghs,只能说尽量。冲着x来看的还是斟酌一下哈

02
林好在台灯下写x记的时候,发了会儿呆。今天发生的事信息量过载,超过了他处理信息的限度,他想了很久,也不知如何落笔。
钢笔摆在一侧,通身闪着金属冷光。杨青的钢笔有长期使用的痕迹,但很轻微,看得出主人悉心保管着,直到被他偷偷拿走。其实这把笔是林好以前匿名送给他的,林好准备了一枝一模一样的,打算明天代替原来的那枝还回去。
他太渴望他了,哪怕是沾染他气息的一个小物件,对林好来说都有着超乎寻常的意义。
林好小心地握着杨青的钢笔,轻轻地笑了,他眼睛下生有浅色的雀斑,笑时脸颊鼓鼓的,柔软的短发落在腮边,随着身体晃了晃。
他一笔一划写下:
-他们似乎做了什么交易。
等等。
林好忽然弯腰在抽屉里翻找起来,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杨青似乎很缺钱。
从小到大,林好对钱没什么概念,父母工作很忙,对他出手倒很大方,他经常花不完便把钱存下来,通通塞到过年的红包里,和压岁钱放在一起。他找了半天,才从一堆东西里把红包翻出来,红包被纸币撑得鼓囊囊的,林好费力地xx一叠,数了数。
那个女生说过,xx两百,揉x五百,抚摸杨青再给五百。
林好的腮帮子又鼓起来,他非常认真地一张张数着,还轻轻念出声来——很刻意地到“十二”时戛然而止。
林好的脸也不知要鼓多久,他一边后知后觉地生着闷气,一边从书架上xx一个文件夹。
好气。
林好是一个性子很温吞的人,神经反s慢到令人发指,早先发生的事常常是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
同时,他的脑袋好像很小,小得一次只能专注一件事,装满一个人。
正如下午发生的事,他当时不觉得有什么,此刻打翻了五味瓶似的,各种滋味一齐涌上来,冲得他晕乎乎的。一会儿臊,觉得自己怎么能g出躲在讲桌下xx这种事。一会儿担心,会不会有人看见。更多的就是生气吃醋,吃的还是隔了段时间的,不那么热乎的醋。
林好没控制住脾气,把宝贝文件夹啪地拍桌上,拍完自己又开始心疼,他摸摸它,说:“我不是生你的气,对不起。”
顿了顿,不甘心地背后内涵了某人两句:“有些人嘴很y,一提钱就什么原则都没有了。”
文件夹里,每一个夹层间都塞满了五颜六色的信封和信纸,像少年做过的所有绮色的梦。林好一直有收集信封信纸的习惯,他房间里有一个保险柜,专门用来放这些他喜欢的东西。
他xx一张淡青色的信纸,握着杨青的钢笔,写下第一句话:
-杨青,你好
不行,语气太疏离,林好不想暴露自己,想把写信的人塑造成思春期的少女。但他舍不得撕毁信纸,索性在你好后面很生y地添上一个字。
-杨青,你好鸭。
写完信,林好将信装进淡粉色的信封里,连带着十二张钞票。
林好想的很简单,如果他能开心,那就太好了。
男孩笑起来,雀斑像雾色的云,托着两只双月一样的眼睛。
.
林好第二天到教室,他起了个大早,外面天色微明,他推开虚掩的教室后门,走进去时还有些心虚,头低低地看着地上。教室里没人,林好径直走到杨青座位边,迅速地把信封塞到杨青桌肚里,再把钢笔塞到他同桌桌肚。
走廊里忽然响起脚步声,林好像一只受惊的小鹿跳开了,他连忙跑回自己座位上,还没坐下,从后门里走进来一男生,他“唷”了一声,“是你啊,”宋洛峰慢悠悠地道,“林丑?是叫这个名吧?好久不见咯。”
林好低着头,把书包紧紧抱在怀里,这教室里一时就他俩个,宋洛峰开学以来没找过他麻烦,这下无聊,便找趣味到他头上。
“喂,你让我看看你现在长什么样,还像不像以前那样,肿得像头肥得流油的,”宋洛峰一步步走到林好身旁,附耳下去:“猪。”
林好的身体不受控地发起抖来,他不认识宋洛峰,但宋洛峰显然认识他。
这样的人他碰到过太多了。
小时候林好被家里养的很圆润,浑身都是软x,一次冬天冻感冒了,用完了纸,也不好意思找同学借,他坐在教室里吸了一节课鼻涕。下课后,他同桌转头跟后桌说:“我觉得林好好恶心啊,妈妈说只有鼻涕虫才一直吸吸吸的。”
后桌拍桌大笑,小孩子们都觉得好玩极了,相比起来,林好的红眼圈算什么?
大家都喜欢给不受欢迎的人起绰号,他们把侮辱性的措辞通通倒到他头上,却没有人管过他是否愿意。他们叫他死肥猪、雀斑怪,却又威胁他不准向老师告状,甚至连哭都会被说成是小气鬼。
他们把那叫做“开玩笑。”
林好一直不出声,宋洛峰越来越觉得无趣:“嘁!还以为你变好玩了,怎么还跟从前一样?”他转身回了座位,掏出手机开始打游戏。
林好慢慢平静下来,没有哭,他想,林好你变勇敢了。他也不知道自己眼圈有多红,弯着嘴唇吸了吸鼻子,吸鼻涕的声音一响起来,林好先是愣了愣,莫名其妙地自己笑起来。
有些外号还真的挺形象的,不亏。
.
教室里的人慢慢多了,杨青是一个人走进来的,他穿着一成不变的校服,手指抓着书包背带,慢悠悠地走进教室。红黑色相间的外x里是一件圆领T,敞着露出清瘦的锁骨,他头发有些长了,发尾打起卷来。
宋洛峰那种人留这种发型那叫不修边幅的臭流氓,而到了杨青身上,就显得矜贵自持。谁又知道杨青穷到要靠卖身来上学呢。
林好内涵完宋洛峰,又内涵杨青,脑海里又开始自动循环播放:xx两百揉x五百xx五百……
这时忽然听见杨青的同桌“我x”了一声。
他似有所察,正好大家都去看杨青那边,林好也回过头去,只见杨青手里拿着一封淡粉色的信,他垂着眼看进信封里,神色莫名。
有人对杨青同桌喊:“虽然这年代少人写情书了,也不代表没有。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同桌却嚎道:“我也好想有土豪妹子给我表白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众人目光紧盯着杨青,眼睁睁看着他从信纸里xx一张、两张……足足十二张百元大钞,前三秒的鸦雀无声后。
班级沸腾了。
林好抿着唇,他完全没想到他的举动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一时坐立难安。他还听见自己同桌跟前桌八卦,为什么不是五百二十元,而是一千二百元。
1200,是什么神秘的数字吗?

——阅读全文加微:potxts,回复“书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