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亲嫁了只忠犬》by白紙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和亲嫁了只忠犬
作者
白纸

内容简介
尚朝郡主尚莲华嫁去穆国的路上,想的是:我大概再也不会回来了吧。
尚朝郡主尚莲华嫁到穆国后,想的是:一点也不想回去了。

床下任性娇气小公主;床上零知识意外大胆小郡主
床下忠犬贴心好男人;床上零理智横冲直撞小王子

1V1x古代爽文轻松

1 自请和亲(1)
天气回春了,尚京中的树枝都开始长出嫩叶,但城外的路还像刚溶雪一般冷,愈往北走风光愈是萧瑟。

和亲的队伍走了快十五x,前一晚没碰上驿站,就在马车中过夜,莲华只用帕子抹了抹身,浑身不舒服,幸好今天到下午就决定歇在路过的小村庄,婢女珍时忙上忙下,总算给她抬了热水进屋,侍候她泡下。

马车内虽已铺满软垫,避不过路途颠簸,把她颠得似混身骨头都要碎掉,泡进热水的时候觉得那酸是从骨髓中透出来的,跑到x里,又融在水里,舒服得叫她叹了出声来。

时珍替她洗着发,细细地按摩她的头皮:「辛苦姐儿了。」

她的脸被热水熏得红通通,闭着眼头一点一点地快能睡觉,却被珍时扯了扯头发,朦朦胧胧地张开眼睛说:「轻点。」

「是的。」珍时放轻了手劲,又说:「姐儿,不能睡呢。你今个儿只用了个大饼,秒留在叫膳了,你用过再睡,不然要饿坏了身体。」

舟车劳顿多x,莲华没有水土不服已算好的了,哪有胃口吃东西,只摇头说不饿,洗完澡绞了发就直奔床上。

珍时看她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无何奈何,想想虽是开春了,队伍越往北走还越要冷,自顾自到外室打开行装给莲华找件厚些的披风去。

听到珍时离去的脚步声,莲华才探出头来,在床上毫不优雅地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换了几个躺姿,都还睡不着。

自离京后,不管在马车中、驿站里还是客栈内,她没有一天睡得稳。认真说起来不止是离京后,自从王顾成领兵抗南花开始,她就没有好好睡过。

或是心绪不宁睡不着,或是恶梦连连被吓醒,眼底的阴影愈来愈大,母亲甚至替她请了大夫,大夫说她肝火重,开了药,她喝了好几剂也没有感到好转,便偷偷把药倒掉。

毛病没好,倒是学到一身装睡的本事,为免婢女们知道,她装睡时呼吸平稳、表情安定,甚至眼珠时不时自然转动,谁看了不以为她正在做美梦。

秒留入房,想跟珍时说些什么,被珍时止住了,她先入了内间,看了眼装睡的莲华,帮她拉了拉被子,再出外间,压低声音说:「姐儿睡了。」

「不用膳吗?」

「醒来再说吧,没胃口也是正常的。」然后两人悄悄地离开,轻轻把门合上,床上的莲华又重新张开眼。

她睡不着,却不再因为担心遥远战场上的那一个人影,而是愧疚、心伤、无力。

莲华郡主在元亲王书房外前跪了一整晚了。

初秋的午后秋老虎晒得砖地发烫,晚风却是又寒又阴。郡主昨晚托着夜宵进了书房,但不久亲王忽然大怒,把爱惜的墨砚都摔掉,郡主沾了一身墨水,被赶了出门。

亲王怒而不见,郡主也不走,就在门外的石阶前跪着,晚风渗骨,她婢女取来的披风下微微发抖,也不知道是冷的,还是累的。

亲王也整晚在书房中,待到晨光透入房间,他看着窗眯了眯眼,喝一口热茶,问身边的随从:「阿齐,她还在外面吗?」

「是的。」阿齐稍稍弯了弯腰,又道:「爷,快卯时了。」

元亲王伸手揉揉自己的太阳x,头痛的来源不知道熬夜还是门外的不孝女:「我怎么就养了这么个女儿?」

阿齐不敢正面回应,只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是啊,可怜天下父母心。」他看到放在桌角的百合莲子汤,拿起汤匙盛了又倒回去,最后喝了一口,都凉掉了,有点太甜,莲子还未熟透,咬下去太y,大概真的是她亲自熬的,空着的手在桌上敲了敲,象是决定了什么:「把那件貂毛的披风拿出来,去给她披上吧。」

这是叫郡主再继续跪下去的意思吗?

阿齐心里这样想,还是应了是,在内屋的衣橱找出披风。

打开书房的门,一阵寒风迎面而来,郡主低着头看不到表情,身后陪她跪着的婢女珍时先注意到阿齐,轻声唤:「齐叔。」

阿齐点了点头,放轻脚步走近:「郡主睡着了?」

莲华听见了,抬头看向他,他赶忙侧过身,向她行了个礼,才看见她该红的唇苍白,该白的眼却通红。

他把披风递给珍时:「爷让给郡主披上。」

那是男式披风,在她身上显得她更瘦小些,阿齐看着她,张张口还是没有说话,转身想要回去,却见元亲王已站在门口。

「尚莲华。」亲王呼了她的全名。

她不禁颤抖,整个人拜了下去:「爹爹。」

看着她如此卑微的模样,元亲王不禁握了握拳:「莲华,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爹爹,莲华愿往和亲。」

「穆国冬寒夏热,万里荒漠,不是你想象的好地方。」

莲华的额抵着冰冷的石地,她抿着唇,不发一言。

「穆国之王年届六十,c野难耐,姬妾成群,不是你想象的好丈夫。」

「在尚国,你是千金之躯,在穆国,你只是后宫三千。」

「莲华,」他重覆一个问题:「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她缓缓抬起头,/赤羽/不自觉流下眼泪,流在被风吹了整晚的脸上痛得如是滚水烫过,她开口还是同一句说话:「莲华不孝、不悔,愿往和亲。」

她有点摇摇欲坠,身后的珍时扶住了她,亲王也踏前两步扶她的肩:「扶郡主回去,叫太医。」

莲华拼命地摇着头,明明已是累透还是喊了出声:「女儿求你了。」

随从们不知该不该扶起郡主,有点手足无措。亲王深深地看着莲华,伸手替她擦去眼泪,呼了口长气,道:「如你所愿。」

元亲王是当今尚朝圣上的同胞兄长,比圣上年长十岁,惟自称慵惰,在先帝驾崩后仅以摄政王身份辅政,三年后更把全部权力交还圣上,两人感情甚佳,兄弟至今不时把酒谈欢,扺足而眠。

尚朝内忧虽不显,外患却甚重,上有穆国下有南花,南花早两月突击尚朝边境的一个城池,尚朝虽已急急调兵,却屡战屡败,更传出领军的王顾成受伤的消息。

穆国趁人之危,送来一个名不经传的王女和十匹血汗宝马,要求尚朝也把王女嫁过去以示两国友好。

尚朝的公主只有皇后所诞的一个嫡女,怎么舍得嫁去和亲,穆国也是看准这一点,边境的兵马蠢蠢欲动,现在南北受敌,皇帝烦得焦头烂额。

莲华郡主作为元亲王的么女儿,可是与帝姬一般地位的明珠,她要往和亲的消息一传出,多少想攀附的家族连呼可惜,但又对她没有落到其他家族手中内心暗喜。

她本人对这些暗涌无知无觉,趁时珍背过身去,默默想把姜汤倒掉,却还是被她抓住:「姐儿!倒掉一碗,奴婢给您端个三碗上来。」

吓得莲华的手抖了抖,但幸好没把汤水都洒掉,稳住手后盯着姜汤有些闷闷不乐:「都喝三天了。」

「才喝三天,奴婢可是准备了三个月的姜,喝到夏天就差不多了。」

她惊讶地张了张口,时珍还是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便还是低头灌了姜汤入口。

略略烫口的,流入胃中整个人都暖起来。

时珍满意地接过空碗,这次另一名婢女秒留却急急进了屋:「姐儿,三爷来了。」

莲华的杏眼睁得更大一点:「快请三哥进来。」

语毕三爷尚云锦就进了屋,挥退婢女两人,自行倒了杯热茶喝,罢了看见妹妹呆呆的样子,不禁伸手敲她的头:「你就想出这种烂点子。」

莲华缩了缩,讨好地再替他添了茶,目光炯炯地看着他。

对这个幼妹,这家中从来是没有人能y得起心肠来的,他清了清喉咙才说:「圣上下召继续支援南方。」

本来紧张而崩紧的嘴角化成一抹笑容:「太好了。」

然后她又受了她兄长一记重敲:「好?王顾成是好了,你呢?他就算能活着回来,你也见不到他了。」

「那⋯⋯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啊。」她低下了头:「就当是我把命还给他。」

「是啊,娘也说就当你当年没被救回来,死在那镜湖底了,叫你也不要给家里联系,有事报个梦回来就好。」

听起来的确是她娘会说的话,自那天她娘都没有跟她讲过话,连她叫婢女去主屋里打听一下,都被娘身边的嬷嬷挡在门口。

看她默默不语,尚云锦继续说:「我问了问常去穆国经商的朋友,他说穆国王今年六十五,最大的儿子比我们爹大五岁,只会讲穆语,周边的小国每年都上贡近百个美人,他至少收一半进宫。」

「啊,还有,」他在桌上的甜食盘中拿了块x稣,缓缓吃完才说:「穆国每年有个祭x,家家户户都猎一只羊,割了喉挂在家门前放血,把路都染红,整座城腥气冲天,森林里的野兽都被引过来。」

「哥,别再说了。」她往他嘴里又塞了块x稣,止住了他的说话:「我大概看不到你娶亲那天了,你可要好好待我嫂子。」

闻言尚云锦快快咽下口中的食物,站起来:「你三哥是个没用的,我找你二哥商量去。」

然后把她整碟甜食端走,莲华阻止不及,巴巴看着自己的茶点消失在眼前。

3635842513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635842513”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