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相催》by放飞自我的带娃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顾君励:
喜欢自己的妹妹是一种什么体验?
看着她嫁给旁人,为他生儿育女,被他人辜负
你为她难过心伤,在她身后默默守护
而她一辈子都只会把你当作哥哥

顾清仪:
当你经历过自己悲惨的一生
深爱的丈夫厌恶你,抛弃你另寻他人
回过头才发现
那个深爱着你的人其实一直身边
默默守护你,爱护你
若能重来一次,你会如何选择
男女主互宠甜文

女主重生,但没有多少金金手指

————————————————
【简介】
民国重生文(女主重生)
1V1 SC xE
伪兄妹
甜宠文(互宠)
女撩男
避雷:女主前世嫁过渣男,与渣男生过娃

偷窥(微)
黑暗里顾清仪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房间里很暗,厚重的窗帘遮住了室外的光。只隐约能听到屋外池塘里的夏蛙在杂乱的鸣叫。

她从床上翻身坐起,身上穿着一件蕾丝睡裙,赤着脚踩在地毯上,凭着印象慢慢靠近房门。

她握着门把轻轻打开了一条缝隙,门外的走廊里亮着壁灯,昏x的灯光由门缝里透了进来。

顾清仪往外探了探头,门外静悄悄的,只有一楼的大挂钟在发出滴答滴答的摇摆声。现在已经是半夜了,房子里的人几乎都睡下了。

她将门打开,赤脚走了出去。门外的地板上都铺了地毯,踩上去软绵绵的,一点声音也没有。

顾清仪走到楼梯口,扶着木质扶手慢慢的朝三楼走去。三楼的走廊有些黑,只有书房的门开了个缝,屋里的灯光透着门缝漏了出来,撒了一地的金x。

她站在楼梯口顿了顿,深吸了口气,垫着脚沿着墙壁慢慢向那扇门靠近。

站在门边,隐隐能听到屋里传来男人急促的喘息声,夹带着几声貌似痛苦的呻吟。

她靠在墙边,从门缝往屋里看。一个男子正坐在书桌前,他靠着椅背,闭着眼半仰着头。

原本整齐的黑色西装已是一片凌乱,x前的领带被他扯掉了,还解了两颗扣子,露出低下蜜色的x肌。裤子已经松开了腰带,拉链大开,微张的腿间竖着一根紫黑色的xx。

他骨节分明的大掌圈着那根胀大的x柱快速撸动,喘着c气,还不时从嘴里逸出几声低哑的呻吟。

他另一只手里握着一条粉色的布料,不时的放在他挺翘的鼻尖摩挲,似乎在闻上面的味道。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他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他呼吸也越发急促,在最后xs时,他低低的嘶吼了一声:“阿暖…”

顾清仪忙把身子缩了回来,她眨了眨眼睛,耳边还传来屋里男人发泄过后c重的喘息声。她沉了沉心思,沿着来路,又悄悄回到自己房间。

他真在叫阿暖…

阿暖是她的x名,只有家人才会这么叫她。

书房里的那个男人是她的哥哥,顾君励。

顾清仪躺在床上半天再没了睡意。她想起上一世的这天。

那天夜里,她因着白x父亲说的事翻来覆去睡不着,便在半夜上楼去找他。他亦如今夜这般x靡,但当时她并没有听清他在叫谁。

那时她年纪尚小,未经人事,虽不知他在g嘛,却还是被他吓到了,呆愣愣的站在门口看他。

他大概没想到会被她看到,有些尴尬。但他素来稳重,很快便整理好了自己,一副没事人的模样温和的问她因何来寻他,一如他往常对她的样子。

她当时犹犹豫豫没敢在继续问他,她觉得自己不该去质疑父亲的决定,最终也没有问出口。只说自己睡不着才上来找他,他当时也如往常一般将她抱下了楼,回到她的房间,哄她睡着他才离开。

这一世她虽已知后事,却还是有些惊讶。原来他这么早便对自己上了心…

前世
第二天一早,顾清仪从楼上下来,顾父和顾君励已经坐在餐桌旁吃饭了。顾君励手拿着一张报纸在看新闻,顾父见她下来,招手让她过去吃早饭。

顾清仪坐在顾君励的对面,抬头看了看他。他依旧撑着那张大报纸挡在前面。不知道今天有什么新闻这么好看,顾清仪心想。

秦妈很快给她端了白粥上来,顾家的早餐很简单,就是寻常人家吃的豆浆油条,因着顾清仪爱喝粥,便又备了几道咸菜。

顾清仪谢过秦妈,拿着勺子小口小口的喝。顾父忽然转头对她说道:“阿暖,我早间去了个电话给徐家,与他们约好了你与致深相看的时间,就在周五晚上。到时候让你哥哥送你过去。”

顾清仪低低的嗯了一声,依旧不紧不慢的舀粥喝。不一会,对面那人哗啦一声把报纸放下,拿了张g净的帕子一边擦嘴一边对桌上两人说:“爸,阿暖,我先去商行了,你们慢吃。”

话说完,放下帕子就站了起来。顾清仪赶忙叫住他:“哥哥,能不能先送我去学校?”

顾君励有些惊讶的转身看她,她一向不喜欢他送她上学,觉得太过张扬,今x是怎么了?但他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好。”

顾清仪g忙吧啦几口碗里的粥,看得顾君励一阵皱眉,说道:“我不赶时间,你慢点吃。”

顾清仪已经站起来,向顾父说道:“爸您慢吃,我先走了。”顾父笑着点了点头:“路上小心点。”

她已经拿着装着书的布袋,跑到了顾君励的面前,扯着他的西装袖口,要拖着他快走。

顾君励失笑,拿过她手上的布袋,任她牵着出了门。

她读书的女子学校离顾宅不算远,往x她都是自己坐电车过去的。开车过去也不过十几分钟的路程。

车里静默一片,顾君励趁着空档有些奇怪的瞥了坐在副驾驶的顾清仪一眼,说道:“阿暖今天怎么不说话?”

顾清仪扭过头看他,问道:“哥哥,你觉得我该嫁给徐致深吗?”

顾君励听到她的话下颚微缩,眼睛直盯着前方,半晌后才缓缓开口:“阿暖,我对刘致深了解不多。徐家与我们家祖上是世交,但清末时因着父亲被罢官便与我们家断了往来。几年前父亲在商行的宴会上见到徐伯父才再度有了来往。徐致深是徐家独子,具说才学十分了得,在上海学术界小有名气,算是个进步青年。”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但是阿暖,有才学不代表他会是个好丈夫,不要被表面的事物掩盖他的本质,你该好好了解这个人在下决定。”

顾清仪直愣愣的盯着他,脸上面无表情,仿佛透过他不知道看往哪里。

其实她听进去了,她甚至有些后悔,后悔为什么上一世最终都没问过他这个问题,后悔上一世没能听到他这番话,后悔上一世自己最后做的决定。

徐致深是不是个好丈夫没有人比她更有资格来回答这个问题。

是的,她上辈子被他的才华所迷惑,最终还是依照婚约嫁给了他。可婚后才发现一切都如此可笑。

徐致深将她视人生中的污点,认为她根本配不上他,他每x都在懊恼,愤恨自己一个接受过先进教育的新青年却不得不违背自己的意愿,被迫履行父辈定下的婚约。

成婚后他对她态度冷漠,倘若不是受家里长辈的压迫,他大概连碰都不想碰她一下。

在她为徐家生下长孙之后,他便抛下了她去英国留学。当时她还没有觉悟,甚至隐隐认同他的话,觉得自己没有他有才华,学问也不如他,便是他心里有怨愤也是正常的,只要自己努力,他终有一天能爱上她。

在他出国一年后,她在顾君励的帮助下远渡重洋终于也到了英国。没想到却看到的是他与另一个女子亲密的依偎在一起。她努力了那么久,等待了那么久,等到的就是离婚两个字。何其可笑,当时她才真正意识到,这个她为之癫狂了半生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怎么不说话?”顾君励见她半晌不搭话,扭过头看她。

她勾起嘴角露出个甜美的笑容:“我觉得哥哥你说的很对。”

顾君励瞥了瞥她,以为她在敷衍他,叹了口气,沉默着继续开车。

徐致深
周五很快便到了,徐家约在了租界的一家西餐厅里。这家西餐厅的牛排十分出名,但是顾清仪其实并不喜欢吃这些半生不熟的西餐,以前也很少会吃。

大堂里灯光璀璨,她手挽在顾君励的臂弯里,随着他寻了位置过去。

徐家的人已经到了。徐父看见两人过来站起来笑道:“贤侄来了。这位就是清仪了吧。”

顾君励微微一笑:“徐伯父,这位正是舍妹。”顾清仪对他露出个礼貌的笑容,小声说道:“徐伯伯好。”

“好好好,快请坐。”徐父笑容满面的邀两人坐下。

徐致深全程都是一脸不耐的靠坐在沙发上,甚至都没有站起。他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表情,在看到顾清仪的时候甚至没有掩饰自己脸上的嫌恶。

顾清仪知道自己现在在他看来,就像个x臭未g的小丫头。她在看到他表情的时候勾起了一个嘲弄的笑容,她低下头摆弄自己手上的餐具,没有让人发现。

其实她在嘲笑的是自己,上一世的那个她。徐致深在上一世也是同今晚这般,全程对她不屑一顾,甚至连平x里装模作样的修养都没有拿出来。

怪不得那天晚上回去之后,顾君励对他很是不满,多次劝她要好好考虑这桩婚事。可上一世的她却着了魔一般,反而被他这毫无教养的举动吸引。觉得他与平x里围绕在自己身边的那些男士不同,不羁、放纵像是小说里不受世俗束缚的侠客。

所以,是不是所有心思单纯的女生都喜欢坏男人?

有侍者拿着菜单上来给众人点单,顾清仪点了一份全熟的牛排。对面的徐致深发出一声呲笑,旁边的顾君励面色暗沉,抬眼阴郁的盯着他。

顾清仪依旧是挂着那副礼貌的笑容,把菜单还给了侍者。她不用抬头看徐致深的表情,都能猜得到方才他在她点菜的时候笑什么,大概又如上一世那般在心里笑她“土包子”吧。

他上一世没少这么嘲弄她,无论她做什么,他都觉得她像个乡下来的土包子。哪怕她在嫁他之前是上海小有名气的顾家大小姐。

顾清仪暗叹一声,没想到自己上辈子不过嫁他短短四年,哪怕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怕是连四个月都不到,她对他的一言一行却是了若指掌,不难想象自己上一世对他是有多么关注。

一旁的徐父斜眼瞪了瞪自己儿子,一脸讨好的向顾君励敬酒。与顾家这门亲事徐父看得很重,顾家是名门望族,祖上直到顾父都一直在朝为官,哪怕在顾父被前清罢免官职之后,也因其高超的医术在上海响有极高的声望。

更何况顾家长子顾君励,年纪轻轻却在上海政商两界都颇具名望。在新政府里身负要职,不仅掌握上海商行命脉,还同时担任人民银行上海分行的总经理。这使得如今的顾家在整个上海的地位几乎无人可以撼动。

也正是徐家与顾家祖上相交甚笃,祖父辈曾与顾家定下联姻之事,却因为之后的动乱在他们那一辈没有成事。如今旧事重提,顾父也愿意尊照先父遗言与徐家结亲,徐家这才得以成事。

不想自家这儿子是读书读坏了脑子,整x里净想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对这次联姻十分抗拒。要不是他母亲在家以死相x,恐怕他今晚都不会坐在这里。

徐父因着儿子整晚毫无教养的行为丢尽了颜面,一整晚都厚着张老脸对着顾家这两个小辈陪笑。

顾清仪这时才发现原来当时这顿饭竟吃得这般沉默又尴尬,想不明白上一世自己回去之后面对顾父的询问,是怎么说出“非常愉快”这几个字的。

3635842513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635842513”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