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我》by昕雨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书名:渡我(妖僧X琴师1V1)
作者:昕雨
原创 男男 古代 中x 武侠 天真受 x有

CP:邪魔歪道心狠手辣妖僧攻X天真圣母脑子有病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个患者琴师受

佛渡不尽众生,我亦无须佛来渡我,我不自渡。

==================

  ☆、第一章 红衣妖僧

  
  十二年前,竹音山石涧寺住持禅如法师收留了他昔x还未出家时的同门,琴魔释心,一凡好意,却引来了无妄之灾。
  释心刺杀禅如后逃匿无踪,但他引来的正邪两派之人围攻了竹音山。
  七x之后,竹音山石涧寺下清泉村里走出了一位红衣僧人,他脖子带着小叶紫檀挂珠,手持一根齐眉棍。细看之下便会发现,僧人所穿并非什么红衣,而是被血染得殷红的素白僧衣。
  十二年后,红叶湖畔,正直深秋,红叶湖红枫如火,然而第一次离开天音台的抚仙门弟子苏清乐却无暇留心此番盛景。
  才进入红叶湖附近的林地,苏清乐就和同门的两位师兄失散了,偏巧又遇到了隐匿在红叶湖附近的极乐谷弟子。
  他们见苏清乐容貌端丽,肤如凝脂,色若桃花遂起了色心。极乐谷本就是修行双修之法以增长内力武学的x邪之派,若被他们看上,无论男子,都会被就地奸x。并喜爱用各种手段折磨受害者。
  若是苏清乐的师兄们见到,必定能认出上前与苏清乐x近乎的十人乃是极乐谷弟子。
  偏巧是苏清乐,抚仙门宗主最喜爱的弟子,从未离开过抚仙门一步,十七年来埋首琴曲不问江湖世事。
  这一次跟随两位师兄出门,也是因为宗主之命,让他多在江湖上看一看,或许会对他的琴艺精进有所帮助。因此他自然不知眼前这群身着红衣的人便是江湖上臭名昭著的极乐谷弟子,被他们缠上,极难脱身。
  毫无戒心的苏清乐轻而易举就被极乐谷的人下x药,直至内力散去,浑身变得xx燥热不堪,苏清乐才察觉到不对。
  而此时,原本和气友好的极乐谷弟子开始原形毕露,为首的弟子露出了x邪的笑容,解了腰带,露出了白皙的x膛,走近倒在地上,全身的内力与力气都被x药散得一空,绵软无力的苏清乐。
  他只能眼睁睁得看着用布包裹起来的琴被扔在了一边,自己的纱衣被脱下。
  “你们……你们要做什么?”苏清乐问。
  “自然是让你快活。小公子年纪轻轻,想必没有享受过真正的极乐。”那人伸手解了苏清乐的腰带,将手伸入苏清乐的怀中,肆无忌惮地抚摸着他的x膛,两指捏着苏清乐的y挺的x尖逗弄。“别急,哥哥姐姐们这便带你好好享受享受。”
  “不…不…走开!”苏清乐伸手推拒,却被轻而易举的挡了回去。
  “美人,就连恐惧的声音也是悦耳的。”x了x嘴唇,俯xx子。“幸好药没有下太多,要是听不到你呻吟的声音,那该有所遗憾啊。”
  “不……不要……”苏清乐的声音绝望而颤抖。
  一柄小刀准确的刺穿了伏在自己身上那人的心脏,血溅了苏清乐一脸,那人从苏清乐身上跌跌撞撞起身,晃晃悠悠地走了几步,就倒在了一旁。
  极乐谷的人像一群受惊的鸟,四下奔散,对方却根本没有给机会他们逃脱,凌厉的棍法挥劈之间,便没了声息,倒在红枫林间厚厚的枯叶之上。
  躺在落叶之上的苏清乐愈发燥热难耐,根本无心估计身旁的情形,他想要纾解身上的瘙痒,却始终不得其法。他一向自持对那方面的需求也是寡淡如水,心中有倾心爱慕的人,却也是克己复礼,绝不带半点亵渎之心。
  而现在,两腿间的xx因为x药不自觉的y起,他只觉得股间x滑难耐,似有水从菊x中流出。现在被x药控制了的身子让他分外难堪。
  耳边靴子踩在厚达数尺的落叶上发出咔吱咔吱的声响,方才叫唤的声音已然停止,苏清乐测过头,黑色的靴子,红色的衣摆停在他的头侧。
  随即那人俯xx子,将苏清乐扶起背靠着树g而坐,他身上残留的血腥味和x前檀木佛珠的香气,刺得苏清乐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
  这人光头,穿一件红衣,袒露半肩,露出结实的x膛和有力的右臂,脖子上挂了一串紫檀佛珠,手持一根齐眉棍。像是和尚,却又不像和尚。
  衣着行头分明就是出家人的装扮,可是他凌厉肃杀的气质又身着一身红衣,加之相貌俊美,棱角分明,生生有了几分妖冶之气,让苏清乐一时之间也没办法判断这人到底是什么人,与之前那些想要轻薄于自己的红衣人又有什么关系。
  “你……是谁?”因为x药,苏清乐的声音也变得沙哑和绵软。
  司空岁星抱臂,饶有兴味地打量着浑身都变得潮红还在强忍着的苏清乐,仿佛他问的问题相当愚蠢。
  司空岁星侧了侧身子,苏清乐这才看清眼前的树林间,倒在落叶中的尸体,红衣似火,红枫如焰,十个人,方才还活生生的人,此刻就成了冰冷的尸体,秋吹吹过,粘稠殷红的血滴溅到了枫叶上,又从叶尖滴落。
  苏清乐原本躁动沸腾的血液被微凉的秋风吹冷了,他抬头,不可置信地看向云淡风轻的红衣僧人。“他们……他们纵然有过,却也罪不至死……你怎能”
  “他们要杀你,要奸x你,我救了你。你没有半句感激之言也就罢了,却来指责我?”司空岁星不屑道:“你倒是可笑。”
  “我没有……嗯…”苏清乐想要向红衣僧人辩解,他没有不感激他,他出手相助,救了自己,他是感激的。可是,纵然他们有奸x之心,却也还未施行,却因为这样取了他人性命,未免太过狠厉。
  可是话未说完,腿间那处越发坚挺因为双腿的磨蹭,瘙痒从拿出爬上脊背,一股xx从菊x涌出,让苏清乐不自觉地发出了轻哼。
  司空岁星轻笑,在苏清乐面前蹲下,抬手捏住了苏清乐的下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道:“你以为他们是什么人呢?既然苏翎不会教门人,我便替他教好了。极乐谷是以双修为主要方式的教派,他们最喜欢的,就是像你这样的懵懂无知又长相秀丽的少年和少女。他们在交欢上的手段花样繁多,这些东西,用一轮,无论是武林高手还是寻常百姓,都会成为人尽可夫的荡妇。”
  苏清乐目似点漆,此时微微睁大,眼里的水光让他的眼睛显得大而亮。
  看着这样的苏清乐,司空岁星产生了莫名的满足感和暴虐感。看啊,世人多可笑。自己身处险境时,心里只怕要把匪徒千刀万剐,可是一旦有别人替他这么做了,他又会指责别人手段残忍。
  “哦,对了。极乐谷的人喜欢共享。”司空岁星弯起嘴角。
  “意思就是,如果我没杀他们,你就得被这十个人,轮着奸x一遍。我倒想知道,你这样的小身板,能抗得过几个人呢。”
  司空岁星在苏清乐耳边说罢,伸出舌头,x了x苏清乐脸上被溅落的血迹。而后捏着苏清乐的下巴,强迫他张开嘴,c暴地吻上苏清乐的唇,勾着苏清乐的舌头交缠,带着血腥味的唾液被渡到苏清乐的嘴里。
  突如其来的吻让苏清乐的眼睛一下子睁到最大,想要合上嘴巴,却被钳着无法闭合,伸手想要抓开岁星的手,却纹丝不动,别说是中了药的苏清乐,哪怕平x估计也难以撼动分毫。
  c暴的吻持续了很久,毫无经验的苏清乐只能任司空岁星施为,每一次他喘不过气时,司空岁星便会温柔些许,给与他喘息的机会,吞咽不及的涎液从苏清乐的嘴角滑落。
  司空岁星用拇指摩挲着苏清乐被吻得越发艳红而润泽的唇摸,道“极乐谷的人怕死的很,像你这种有宗门教派的弟子,奸x过后,他们就会把他们焚烧,死无对证。现在,你还觉得他们不该杀么?”
  苏清乐喘着气,满面潮红,却还是倔强地摇摇头。
  “哦。看来你倒是一位愿意割x饲鹰的圣人呢。那么,你原本要喂的人已经被我杀了,这可怎么办呢。为了不让你愿望落空,那就请你饲我好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