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前明月光》txt百度云全文阅读作者:赵酒良

床前明月光 限
哭包小少爷和他心里有人的老攻先婚后爱的狗血故事
赵酒良

xE – x渣 – 现代 – 先婚后爱

1
秦铮回到家时,客厅墙上的挂钟时针刚好指到六。
正值冬季,天还黑着,客厅亮着一盏昏x的灯,他便借着那微光在玄关换鞋,把大衣和围巾脱下在衣架上挂好。
他边走边松着领带,路过沙发时才发现上面蜷着个人。
“惜云?”
郑惜云睁开眼睛看着他,眼里布满血丝。
“怎么睡在沙发上?天太冷了,着凉了怎么办。”秦铮走过去想把他背回房间,接下来郑惜云说的话却让他停下了脚步:“你昨晚是和他在一起吧。”
秦铮还没说话,郑惜云又道:“我看到他发在朋友圈里的照片了。”
秦铮叹了口气:“是,昨天靳桐过生x,和一群朋友一块儿约我出去……”
他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没能说下去——他看到茶几上摆着一个蛋糕。蜡烛燃烧后留下的漆黑细棒还x在蛋糕上,表面的裱花已经被蜡油滴满,看不清原貌了。
郑惜云揉了揉太阳x,小声地说:“昨天是我们结婚两周年纪念x。你说你要加班,我就没告诉你。”
秦铮觉得此时说“对不起”太虚伪了,可除了道歉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半晌还是只能g巴巴说一句对“对不起”。
“秦铮,我们结婚两年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你,你连这一点体面都不肯给我吗?”
秦铮听着他的哽咽,心里也不好受。他们自幼相识一起长大,又同床共枕两年,哪会不心疼?况且郑惜云其实是个小哭包,而秦铮最招架不住的就是他的眼泪。
然而这次郑惜云没有哭,反倒轻笑出声:“秦铮啊。”
“他已经结婚了啊,我们也结婚了。”
“对不起,我……”秦铮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郑惜云,只能再次重复,“对不起。”
郑惜云站起来,光脚踩在地毯上,粉色的趾甲盖掩在x白色的绒毛中,让人心底一片柔软。
他走到秦铮面前,稍仰起头看着他:“你知道吗?我们办婚礼那天晚上,你把xxs在我身体里的时候,嘴里还叫着靳桐的名字。”
好似当头一棒砸下来,秦铮整个人都懵了。那夜他喝了不少酒,虽然没醉但头脑已不是特别清醒,哪还记得情热之时脱口而出的名字,原来……
他竟不敢再看郑惜云。
郑惜云叹了口气,抬起手替他将领带解了,顺手整了整衣领:“我觉得,我们还是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吧。”
说完轻抬起秦铮的右手,将领带放在他手中,赤着脚上楼去了。
秦铮抓着自己的领带看着他的背影,却没有追上去的勇气。
郑惜云回到房中脱下暖和的毛绒睡衣,换上衬衫与西装。
等会儿还要上班。
虽然现在七点钟都没到,还能再休息一会儿,但他实在不想在这个房子里待着了。
他平时常备一个行李箱,以便于需要紧急出差的时候立马就能走。他从衣帽间把行李箱找出来拎下了楼。
秦铮已经不在客厅里了,郑惜云也懒得理会,直接乘电梯下到地下停车场,把行李箱扔上车自己开车走了。
办公室附近有一间公寓,他还没和秦铮结婚的时候就住在那边,上下班很方便。
等会儿过去还得打扫一下卫生。他想。
木由子
2
郑惜云和秦铮住在城北,到城中区的办公室大约半个小时车程。平时都有司机开车,郑惜云久不碰方向盘还有些手生,慢慢开了一会儿才逐渐提速。
车上还挂着“出入平安”的挂坠,玉的,秦铮找人定制的一对儿,他俩一人一个。
此时吊坠一晃一晃的,郑惜云觉得有点烦,g脆趁着等红灯的空隙想把挂坠取下来。
这时不知从哪开出来一辆车,仿佛把马路当成自家客厅一般随意,拐弯时拐过一个诡异的弧度撞上了郑惜云的副驾驶位。
郑惜云余光瞄到车子朝这儿过来时已经收回手要挪车了,然而还是没来得及。万幸的是那辆车的速度不是特别快,没造成很严重的损伤。
撞上来的车子一点儿动静都没了,只能听到发动机的声音。郑惜云狠狠皱了皱眉,下车敲了敲对方驾驶座的窗子,座位上愣着的人才如梦初醒赶忙下车。
“对不住对不住,太早了我太困了,刚才愣神了,实在对不起,您没伤到吧?”对方一脸慌乱连连给郑惜云鞠躬道歉,郑惜云看着他脸上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叹了口气问:“你是不是疲劳驾驶了?”
对方脸色涨红,有些语无伦次:“是、是,昨天太忙了,今天又早,人不清醒,真是,对、对不起,您看现在怎么办,要、要报警吗?”
郑惜云摇摇头,说:“叫保险公司吧。”
等处理好这场小意外,郑惜云一脸疲惫地撑着行李箱站在人行道上,看看手表也差不多到平时出门的时间了,打算打电话让司机过来接他。
刚解锁,钱宁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郑少爷,起床了没啊?”
“没睡醒啊,你说梦话呢?”
钱宁笑道:“我刚下飞机呢,给你带了你最爱的咖啡豆!直接送去你办公室吧?咱俩都快一个月没见了!”
郑惜云听着好友充满活力的声音心情好了不少,想到机场到自己办公室最近的就是这条路,便道:“你家派人来接你还是你自己在机场停了车?我这边出了点小意外,现在在路边站着呢,你要是方便就过来捎上我吧。”
郑惜云刚上车就收获了一个来自钱宁的拥抱。
钱宁为了一个项目出国半个月,还晒黑了一些。
郑惜云捏捏他的脸:“你那么忙,还有时间给我带咖啡豆啊?”
“那当然啊,去了它的原产地怎么能不给带?是不是感动得要哭了?”钱宁开始甩着尾巴邀功。
“是是是,你最好了。”
“不过云朵,你怎么带着行李箱站在路边啊?出差吗?机场也不是往那个方向走呀。”
郑惜云沉默几秒,把事情简单和钱宁说了。
“我x,秦铮这个臭傻x,他有病吧?我这就让戴铭哲去揍他,非把他脑子里的屎打出来不可!”钱宁听后气得半死,立马就掏出手机要联系戴铭哲。
郑惜云急忙按住他,阻止他打电话。
钱宁屈指狂敲手机壳:“那你现在打算怎么着?要离婚吗?你这段时间住哪?我有x房子闲置着,你要不要搬过去?”
郑惜云苦笑:“我们结婚又不是因为爱情,牵扯的东西多了,哪能轻易离婚?况且……”木由子
况且什么,他没说,只说自己会暂时住在以前的公寓里。
钱宁明白得很,况且什么?况且郑惜云还喜欢秦铮舍不得呗!
气归气,他了解郑惜云,这人决定了的事不容易改,看郑惜云心情也不太好,便暂时略过了这个话题,生y地开始说自己这半个月的经历。
把郑惜云送到办公室附近的公寓,钱宁便先回家了。
郑惜云给助理发了个信息说自己今早不去公司了,便走进卧室开始整理东西。
可他刚打开卧室门就愣住了:他曾经画过一幅秦铮的画像用画框装着挂在墙上,画框却不知为何损坏了,玻璃碎了一地,画像落在墙角。
郑惜云靠着门,将脸埋在两手间,深深地叹了口气,眼泪也跟着溢了出来。
人倒霉的时候,就好像全世界除了你都在逆行。
如果秦铮在这儿,就得为怎么哄好哭包云朵而头疼了。
但是这里只有郑惜云一个人。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书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