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女主,言出必灵》txt百度云全文阅读作者:青青绿萝裙

这年头,当一个女主真的太难了
女配、x灰、反派,全都对C位虎视眈眈

言真真表示,幸好自己的故事没这些问题

海边的豪华庄园,深海潜伏的黑影,暗藏奇妙博物馆的学校
这个剧本,也就只有天选之子的她才hold住

穿书女配:“言真真就是个玛丽苏女主。”
言真真:“???”

穿书女配:“你一个保姆之女,偏和豪门少爷纠缠不清。”
言真真:“呵,你对我的力量一无所知。”

女主中二少女,能言灵,文中含奇诡元素,请注意食用

看过剧本的不一定是主角,主宰命运的才是

小剧场(其实是正片):

言真真:“(▼へ▼)我,被选召的孩子,天选之子!”
凌恒:“……那我就是天选之子的男朋友。”

平民·混乱中立·美少女VS豪门·美貌善良·大少爷

第一幕

“凌家,S国最富有的家族之一,拥有惊人的财富和权势……”

冉染默念着上述浓浓的玛丽苏味儿的开场介绍,不由将视线投向了眼前华美的庄园。

这是S国排名前十的豪宅之一,名为金盏花庄园。

x白色的别墅如同一个安静的贵族小姐,矜持端庄地坐落在一片苍翠并橙红的花园中,园丁将x木修剪成了海妖,细节生动,水平高超。

x泉洒开一蓬蓬的水珠,折s出七彩的虹光。角落里羞答答地露出一抹蔚蓝,是主人家的露天泳池,而远处尽头的淡蓝则是海湾的一角,昭示着别墅非凡的地理位置。

网球场、直升机坪、大花园……这些就不用再提了,统统都有!

不愧是小言男主的家,狗血剧情的主要舞台,够壕的。冉染感慨着,嘴角微微勾起,透出几分嘲讽。

此冉染非彼冉染,她是一个穿书者,穿越到了一篇狗血言情文里,成为了故事里的反派女配。

这个女配下场悲惨,最后变成了一个疯子,关进了精神病院。冉染当然不甘心自己落到如斯下场,第一反应就是避开该死的剧情线。

然而,她穿的太晚了。

冉染已经被凌家接到了庄园里,假如没有意外的话,她也不得不在这里生活到二十岁。

在原故事里,冉染是凌家当代家主好友的独生女。冉父做生意破产,跳楼自杀,将女儿托付给了凌家,凌家便将她接回了家里照顾。

很x路的,冉染喜欢上了凌家少爷凌恒,但凌恒喜欢女主,上演无数狗血撕x大戏后,女配疯了,男女主角灰姑娘式结尾,over。

不想沦落到那样的下场,就必须自救。

冉染冷静地分析,距离故事开场还有一天,她比女主言真真更早到凌家,其实已经占了先机。

改变剧情第一步,扭转大吵大闹的跋扈形象,给主人一个好印象。

“冉小姐,到了。”黑西装白手x的司机恭恭敬敬地打开车门,请她下车。

冉染回过神,矜持又不失气度地道谢:“谢谢,不过,我不是凌家的小姐,直接唤我名字就好。”

司机的笑意真诚了一些,谦卑道:“冉小姐是凌家的客人,称小姐并不为过。”

冉染也不强求,她的人设是冉家大小姐,太随意了反而会让下人瞧不起,这样的程度刚刚好。

她下车,没有阻拦司机为自己提行李的举动,落落大方地说了句“麻烦了”。而后跟随等候在门口的管家进屋。

管家说:“房间已经准备好了,冉小姐请跟我来。”

“不急,应该先问候一下叔叔阿姨。”冉染熟知剧情,自然不会应下,拿出了林黛玉初入荣国府的谨慎。

果不其然,管家脸上闪过赞赏,口中却道:“老爷和夫人都不在家。”

冉染暗暗点头,人不在归不在,假如她没提就是没礼貌。不过老爷和夫人是怎么回事?凌家是华裔没错,但S国不是国外的设定吗??

“请跟我来。”管家引路。

凌家的庄园是现代化豪宅,和电视剧里看到的一个大屋子不同,其实分割成了多个建筑。居中的三层别墅最大,为凌家夫妇居住,客房则在隔了露天泳池的一个二层小别墅里。

说“小”是相对而言,这个客房别墅的二楼也有两间x房,xx则是一间书房和一个影音室,配备了开放式的西式厨房和卫生间。

而这一栋小别墅,全都归她所有。

这就是客人的待遇。

相比之下,女主作为被资助的保姆之女,只能住下人楼了。

啧,开局这么好,冉染不认为自己不作死的情况下,还能搞得那么惨。

她放好行李,给自己泡了杯红茶,安安静静地坐到露台上看书。不远处就是网球场,有个穿着球衣的少年正在练习打网球。

球拍击飞x色的网球,发出“啪”“啪”的脆响,十分悦耳。

这就是男主啊。

冉染眯起眼睛,一动不动地坐着,原剧情里,女配第一天就试图和男主搭讪,结果惨遭羞辱——“什么阿猫阿狗都能住到我们家来吗?”

想想都来气!

冉染才懒得自讨没趣,看到了也假装没看到,一点都没有上去打招呼的意思。

她看了看手表,现在是上午十点钟。

*

北京时间,十点零五分,机场。

广播里响起柔美的嗓音:“从上海飞往S国玛格烈城的航班即将起飞,请乘客前往登机口登机……”

登机口排着长龙,缓慢向庞大的飞机里推进。其中有一部分的人戴着同样的棒球帽,上面写着XX旅游社,显然是一个旅游团。

举着小旗子的年轻姑娘指挥着大家刷机票,吐字清晰,神情g练,像是一只勤劳的小蜜蜂,将所有人安排妥当。

等到她帮找不到位置的人找到座位,放不好行李的举起行李,顺带安抚了不舒服的一对老年夫妻,这才得到喘息之机,坐下歇会儿。

飞机起飞,颠簸,平稳。

导游姑娘解开安全带,伸了个懒腰,眼角瞥见隔壁座位的人正在揉耳朵。她马上掏出一片口香糖:“耳鸣了吧?嚼嚼这个会好很多。”

隔壁座位的乘客是个年纪很轻的女孩子,发型是极具识别性的公主切,非常漫画风,戴着一个黑色的口罩,纤瘦而苍白。

她面对突如其来的好意,怔了一下才接过来:“谢谢。”

“不客气。”导游姑娘热情而有活力,自来熟地问,“你一个人,是去S国旅游还是读书?”

公主切女孩摘下了口罩,露出张秀气的面孔。她剥开锡纸,嚼着口香糖,想了会儿说:“读书。”

“留学啊。”导游姑娘的口吻难掩羡慕,“你看起来好小,这么早就出国吗?”

公主切女孩说:“嗯,有户人家说资助我念书。”

导游姑娘眨了眨眼睛:“资助……?”

“我妈妈死了。”公主切女孩平静地说,“工伤,雇主愿意承担我的学费。”

导游姑娘“啊”了声,抱歉道:“我不知道,对不起。”

“没事。”

导游姑娘依然觉得很不好意思,尤其她刚才心里还升起了羡慕,这种愧疚驱使着她做出补偿:“我跑这条线路一年多了,不能说什么都懂,多少也有点熟悉,加个微信吧,有什么事你可以问我。”

公主切女孩想了想,掏出了手机,两人交换了微信。

“我叫刘悠,你叫什么?”导游姑娘问。

公主切女孩:“言真真。”

交换了姓名后,两人很快熟悉起来。

刘悠介绍着S国的相关情况:“这个国家不大,百分之七十都是华裔,所以你不用担心语言问题,吃的和国内差不多,不会不习惯,天气一年到头都偏热,不过靠海,还算舒服……”

言真真听得很认真。

正说得起劲,旁边的过道上却吨吨吨跑过来一个小x弹,然后以一个滑铲漂移过来,手里拿着玩具枪对准了一个乘客,嘴里发出“砰砰砰”的配音。

“走开。”被打搅了休息的中年男子很没好气。

小孩做了个鬼脸,往后一蹦,好巧不巧,撞到了刘悠的小桌板,并且不怎么意外地弄翻了她放在上面的水杯。

咖啡撒了出来。

刘悠反应很快,立刻缩开了腿,但咖啡还是溅到了她的丝袜,弄脏了九成新的小白鞋。

“哎!”刘悠心疼得皱了皱眉头,这双小白鞋花费了她三分之一的工资,今天第一次穿出来,弄脏了着实心疼。

小孩却没有道歉的意思,笑嘻嘻地继续开枪,沉浸在警察游戏中。

刘悠有点生气,却也知道计较没用,熊孩子背后通常都有一个熊家长,吵架不过是白费精力罢了。

“给。”言真真递过来一张纸巾。

刘悠谢了声,仔细擦拭鞋子上的污渍,隐约听见了自己的邻居低声说了句:“沾到咖啡……滑倒……”

她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乱跑的小孩“呲溜”一下,脚下打滑,顿时摔了个狗啃屎。

嘴巴传来剧痛,小孩蒙了会儿,反应过来了,惊天爆哭。空姐被惊动了,家长匆忙过来,把孩子抱回座位哄了起来。

刘悠吐了吐舌头,心下痛快。因为自己打翻的咖啡滑倒,真是自作自受了。

至于言真真方才那句语义不详的话,当然也被当做善意的提醒,瞬间忘到了脑后。

飞机平稳地飞行了几个小时,在玛格烈机场降落。

刘悠再度忙碌了起来,只来得及在下飞机时对言真真说了句“有事找我”,就匆匆忙忙走开了。

言真真拎起脚边的双肩包,汇入了人群中。

拿了行李走出机场,已经是晚上五点钟了,西边的天空晕满了夕阳,自有一番瑰丽壮美。

言真真看了一眼手机,上面有新来的短信,显示:【真真,走VIP通道,我在停车场等你】

她找到了VIP通道,在热情美貌的地勤小姐姐的带领下,没走任何弯路就找到了停车场。

分区,隐蔽,只有一辆车,完全不用找。

穿着西装的司机走过来,笑容亲切:“是真真吧,都这么大了。我是张笠,你妈妈的同事。”

“张叔叔好。”言真真轻声说。

“走吧,庄园有点远。”张笠把她的行李箱放进后备箱,打开车门,“你可能赶不上晚饭了,我给你买了点快餐。”

言真真摸了摸真皮座椅,看到旁边放的麦当劳纸袋,道了声谢。

张笠上了驾驶座,通过后视镜看到女孩已经拆开了汉堡,用力咀嚼起来。他犹豫了下,斟酌道:“真真,在去凌家以前,我们得谈一谈你母亲的事。”

入住

言真真放下汉堡,态度十分端正。

张笠平稳地驾驶着百万豪车,沉声问:“你真的决定接受凌家的资助吗?”

言真真眨了眨眼,仿佛很疑惑:“不是说,这是我妈妈的遗愿,所以……我不该接受吗?”

张笠一时语塞,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言真真也不催促,耐心地等待。

她妈妈叫丁湘,初中毕业后就被家里人介绍相亲,可惜因为家里穷,都是些歪瓜裂枣。后来父母生病,家里的钱都用光了,她xx还有个弟弟,几乎山穷水尽。

可丁湘的性子里有极其倔强的一面,不甘认命,联系了个朋友,偷偷出国,到了S国找工作。

因为做事麻利勤快,手脚g净,很快赚到了钱汇回家里。几年后,家里的欠款被还清,弟弟毕业找到了工作,她却不肯回来,反而考了个证书,弄到了工作签证留了下来。

S国流行请菲佣,但有些华裔不喜欢,凌家就是其中之一。丁湘因为好口碑被凌家看上,就此安定下来,一做就是二十年。

期间,她怀过一次孕,回国生下了言真真,后将孩子托付给了弟弟一家,自己仍然回到了S国。

几年前,丁湘凭借积蓄在国内买了房子,就等退休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一个月前,她出门替凌家夫妇取东西,半路上出了车祸,抢救无效死亡。因为是在工作途中出的问题,算是工伤,凌家愿意赔偿一大笔钱。

事情本来该到此为止,可是丁湘在凌家g了很多年,双方感情很深。凌家上下曾不止一次听她提起过,想让女儿来S国留学,故而提出了另一个方案——资助言真真出国留学。

言真真同意了。

以S国的经济水平,留学的学杂费远比赔偿金高得多,仅仅是国际高中一年就要五十万人民币的学费。而凌家的资助上不封顶,一直念到博士毕业都没问题。

况且,让女儿留学是丁湘一直以来的希望,这个决定怎么看都很好理解。

她十分好奇,张笠为什么要这么问呢?

“不是应该不应该。”张笠解释说,“你母亲在凌家做了那么多年,因为这层关系,凌家愿意资助你上国际学校。但真真,凌家……和普通人家不一样。”

言真真面上一片茫然,心里却想,凌家当然和普通人家不一样,有钱人做慈善可以避税博得美名,资助佣人的小孩读国际高中,怎么想都怪怪的。

可是,她就是因为“怪怪的”才会来这里。

“我不太懂,但是,妈妈既然想我来,我还是想读的。”她的理由无懈可击。

张笠叹了口气,不再多说。

言真真开始喝可乐,一副饿极了的样子。

张笠将她的表现收入眼底,暗暗叹气:小姑娘看着不傻,可马上要去一个陌生的家庭寄宿,却没有打听消息的意思,显然人情世故方面一窍不通。

就当他想主动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言真真忽然问:“张叔叔,可以问一问,我妈妈是怎么死的吗?”

张笠愣了一下,语气缓和下来:“那天,你母亲去帮夫人拿一件定制的礼服,去的路上,正好遇到了一个醉酒驾驶的人,车撞了过来,没能抢救回来。对不起,真真。”

言真真没说话,过了会儿,问:“烧了吗?”

“烧了。”张笠顿了下,问,“家里买好墓地了吗?”

“妈妈自己买好了。”言真真回答,“我回国的时候,会带回去。”

“也好。”张笠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言真真假装没看见,低头拆开了薯条盒和番茄酱包。

她很喜欢吃薯条,沾上了番茄酱的金x土豆条,就好像狼外婆故事里,咯吱咯吱咬的手指头。

车开得很快,约莫七点多钟,金盏x庄园到了。

黑色的夜幕下,言真真抬头望着世界上最壕的庄园之一,觉得它们很像蹲在池塘边的青蛙,明亮的房间是鼓出来的眼睛,黑暗的地方就是血盆大口。

站在门口渺小的他们,当然就是小飞虫了。

“走吧,我带你去房间。”张笠提着行李,带她绕到了侧门。这个门是佣人专用的通道,隐蔽而窄小,离一栋灰扑扑的小楼很近。

张笠说:“这是我和你母亲,还有其他同事住的地方,你也住在这里。”

言真真点头,一般豪宅里都有保姆房,凌家倒是阔气,直接一栋下人宿舍。

灰楼只有两层,矮而胖,不过该有的都有。张笠和言真真进去的时候,一个头发花白的大叔和两个女人正在吃饭,三菜一汤,还有水果。

“老张回来了。”白头大叔抽着烟,瞅了眼,“这是小丁的女儿?”

言真真低下头:“叔叔阿姨好。”

年纪稍长的女人问:“吃过饭了没?”

“没呢,还有点什么?”张笠问。

年轻的女人笑了:“冉家小姐也是今天过来,夫人说做点好东西,原来准备的就便宜了我们。等等老刘下了班,咱们就有口福了。”

“这样啊,那我先带真真放下行李。”张笠招了招手,示意言真真跟他上楼。

二楼看起来像是三四星级的酒店,有个休息的小厅,其他都是房间。门是统一式样,但主人做了不同的装饰,有的贴了对联,有的贴了福字,还有的挂了个捕梦网。

张笠径直走到走廊的最里面,推开了门:“这是你母亲的房间,我们决定把它留给你。”

言真真走了进去,第一感觉是香味。

房间里有很浓的檀香味,但被收拾得很g净。面积不大,约莫四十来个平方,一室一厅一卫,沙发、茶几、床、衣橱都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凌家的下人宿舍看起来比普通学校的宿舍还要优渥一些。

不过,言真真虽然没有见识过其他人的房间,却绝不会认为大家的待遇都是一样的。

张笠刚才说的“留”字很有意思。

拿红楼梦为参照蓝本的话,她觉得丁湘的身份应该相当于管事嬷嬷,其他的佣人应该没有这么好的居住条件。

尤其房间里还有一扇窗,向外延伸出一个半平方的小露台,可以吹风。

窗外有树,叶子沙沙作响,很安静。

“你母亲的遗物都收在这里了。”张笠指着沙发旁边堆着的几个纸箱,如此说。

言真真点点头:“谢谢叔叔。”

“你收拾一下东西,再过半个小时下楼来吃晚饭。”张笠嘱咐了句,把空间留给了少女。

他离开后,言真真在房间里转了圈,走进了卫生间。

她拧开水笼头,低头洗脸。在水泼上脸颊的时候,小声地说:“房间的电路因为装了摄像头,一分钟后出现问题,监控最近的灯泡闪了起来。”

哗哗的水声掩盖了轻语。

60秒后,客厅天花板上悬挂的灯闪了闪,似乎有点接触不良,但很快便稳定了下来。

言真真隐蔽地盯了两眼,关上水龙头,开始上厕所。

只有客厅的灯泡出了问题,证明厕所和卧室都是安全的,应该就不是偷窥——不偷窥装摄像头g什么?监视?

她大为惊奇,却没多管。

既然上厕所和睡觉不会被人围观,晚点解决也无妨。

解决完生理问题,她没有马上收拾东西或是翻看母亲的遗物,简单休息了会儿就下楼了。

八点半,灰楼里的佣人刚刚下班。

言真真一露面,就被张笠叫到自己身边坐下,有个胖乎乎的壮硕厨师给她端来一盆牛排烩饭接风。

不得不说,非常好吃,她不太明白这个牛排的种类,可确实是吃过的牛x里最美味的,即便只是一些边角料。

她埋头大吃,别人叫她时露出一个羞怯安静的笑容。几次下来,大家就对她失去了兴趣,自顾自地聊了起来。

今天的热门新闻是冉家小姐搬到了庄园里来住。佣人们的嘴是最松的,一般的事根本瞒不住他们的耳目。

其中一个女佣就热情地贡献了半个小时前的新闻。

晚上,凌先生没回来吃饭,凌少爷不肯露面,用饭的只有凌夫人和凌小姐。餐桌上,凌小姐对冉小姐表示了不屑,态度恶劣。

但冉小姐应对得体,并且意外地得到了凌夫人的好感。

言真真并不知道冉染的奇异之处,没多关注她,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灰楼的佣人们身上。

因为天赋的关系,她时常锻炼自己的观察能力,一顿饭下来,大致对庄园里的佣人们有了一个c浅的印象划分。

最熟悉的张笠是家庭司机,负责接送凌家的主要成员和客人。但他并非心腹,凌先生的心腹司机在凌氏财团里任职,和灰楼的佣人不是一个世界的。

所以,灰楼的人提起他来,语气都酸得恰了柠檬。

头发花白的老头子是园丁老李,老烟枪,一顿饭下来抽了三根烟,被几个女佣抱怨,却仍然不肯摁灭。

家庭厨师老刘,也是提供烩饭的胖子。他擅长做家常菜,西餐也会一点,负责平时的餐点,但若是特殊场合,凌家会从外面请大厨来做。

今天没请大厨来,刘厨师负责的晚餐,所以大家对冉小姐的分量都有数了。

女佣三个,年纪最大的叫阿赵,气势凶悍,嗓门最高,三十出头的阿杨则性格沉稳,语调不疾不徐,听旁人的口风,应该是丁湘的接班人。

年纪最小的叫阿米,才二十出头,年轻漂亮,每一寸皮肤都散发着光泽。

以上,就是目前灰楼里的主要成员。

但除了他们,庄园里还有一位特殊的存在,林管家。他是所有佣人的领导,也是凌家绝对的心腹。

言真真没想过这么快就能见到他,然而事实却是她饭还没有吃完,林管家就来到了灰楼,表示:“夫人听说言小姐来了,想见一见。”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书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