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水如嫣,君如珩》by孟德的小公主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出身富贵门第,却是家中不受宠的庶女。富甲一方的父亲以她的婚姻为筹码,将她嫁于他。

  两家名为联姻,实则各取所需。

  他冷若冰霜,腹黑暴躁,唯独予她温柔甜宠。

  他为求上位,步步为营,她曾是他的棋子,更是他不变的私心。男主分得清家国大事,却也不是什么好人 女主可爱萌怂,随遇而安 —————————— ————————————————– 有x有剧情哦!剧情为主,以x推进,慢慢升温哈!剧情主要也是感情戏,纯言情。1V1 民国全架空婚后甜文xE本文从第六章开始炖x!

  1V1 x xG 甜文女性向

  第一章新妇< 汐水如嫣,君如珩【民国?婚后甜文双c】(孟德的小公主)|PO18脸红心跳   第一章新妇< 汐水如嫣,君如珩【民国?婚后甜文双c】(孟德的小公主)|PO18脸红心跳   第一章新妇   简体版☆彡   暮春三月,江南x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   季沅汐此刻的内心,就像是落进了这三月的疯x中,拨不开也理不清,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将将才16的自己,马上就要成为别人的新妇… …   这洁白曳地的婚纱裙,精致繁复的蕾丝长头纱,搭配着手里娇艳欲滴的红玫瑰捧花……这一切,怎么看都像是为一场自由恋爱、自由婚姻而准备的高尚忠贞的爱情道具。   尽管在家中多么不受宠爱,季沅汐还是妄想过能够拥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就像这个时代所有的独立女性一样罢了。   对此,她想象过许多种关于自己爱情故事的可能,譬如父母不同意,她就竭力争取,她甚至可以为了爱情离家出走,脱离现下的优渥生活。   可是,她现在连争取的机会都没有了,几乎是在一个月内,父亲就已经定下了她的终身大事,不由任何人反驳,乃至自己还是最后知道消息的……   何其可悲?   比起身上这身行头,她自己才更像是某种不可告人的交易里随人利用的道具吧!如果是基于一场自由恋爱而发起的新式婚礼,其开放而郑重的程序对新人来说无疑是幸福并浪漫的。   但这场包裹着新时代外衣的典型包办婚姻,对于她来说是简直是种折磨。还不如旧时婚礼,可以一整天都盖着盖头,不用像现下这般强颜欢笑来的舒坦。   新郎在这群非富即贵的宾客们的瞩目下,向她款款走来……   这一瞬间,说不上来为什么,季沅汐还是有些紧张的。   眼前的新郎——乔景禹,身着黑色西服,面若冠玉却又不失英朗。不论是少年时期的军校历练,还是如今在军政两界中的如鱼得水,都让这身西服穿在他身上显得比在别人身上更要出众挺拔。   他对着季沅汐微微颔首,微弯了右臂,示意示意她挽着自己。   当下,季沅汐的心跳竟好似漏了半拍,心道:唔,长得倒是不错!   略微一愣,复才伸出手来搭在了乔景禹的臂弯。   由于二位新人家中也都不是基督徒,婚礼便不在教堂举行,而是设在了南京城内极富盛名的金陵大饭店。   婚礼的音乐在酒店大礼堂内适时响起,在场的宾客拍手祝福,仿佛他们真是世人眼中的缱绻伴侣、恩爱夫妻。   一路强颜欢笑的走来,因为身高差距,又或者是对陌生人的天生戒备,季沅汐感觉到自己搭着乔景禹的手着实有些酸。   主婚人,证婚人滔滔不绝的新婚致辞,让她顿时有种在校聆训的感觉。对于还未完成的学业,她心里满是遗憾。   好不容易挨到了互换戒指的最后环节,季沅汐屏住了呼吸,伸出手,等待新郎的动作……   她清楚地看到乔景禹拿着戒指的手竟然在微微颤抖,愣是寻了半天才对准她的无名指。   原来他也紧张?   季沅汐瞬间像是找到了同盟一般,对乔景禹弯了弯眼梢。   乔景禹突然看到新娘子这嫣然一笑,耳根不自觉地就泛红了起来。   季沅汐看到他这样,心中便更加迟疑了,也许他真的也同自己一般是这场包办婚姻的受害者呢?这便觉得与他同病相怜起来。   冗长的结婚典礼过后,季沅汐已来到了乔景禹的公馆。   她斜靠在偌大柔软的欧式大床上,仿佛陷在了一团团大红色的云朵里一般,这床倒是极舒服的,比起自己闺中的那睡了十来年的中式雕花木床来,竟也有些优势。   既来之则安之吧,季沅汐想着便沉沉睡去……   梦里自己仍在婚礼中,只不过原来那个紧张羞涩的新郎却换了张脸,像是姨妈家的表哥章启云?   季沅汐想要逃走,却怎么也动弹不了,这才急醒了。   这一睁眼,就看到了在沙发上坐着闭目养神的乔景禹。   他此时已换上了睡衣,修长的手指蜷起来撑着脑袋,额前垂下一缕微x的发丝,显然已是洗漱了的,整个人比头先婚礼上要慵懒松弛许多。   幸好是个没头没脑的梦,不知沙发上的这位人品如何?但就长相来看,乔景禹要比章启云来得清冷许多。   章启云虽有几分相貌,眉眼之间却尽是风流之姿,那双桃花眼总爱盯着人看,不知冤了多少姑娘的心。   而乔景禹尽管面皮白净,却棱角分明,处处透着坚韧和刚毅,不笑的时候就面带寒霜,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感。这样冷漠的外表,应该不至于招来烂桃花吧?   季沅汐看着乔景禹的脸,默默地在心里将二人狠狠对比了一番,不禁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这浅浅一笑,便让刚睁眼的乔景禹逮了个正着。   没事对着一个陌生男人傻笑做什么?季沅汐立马就尴尬了起来。   为了掩饰这种尴尬,她轻咳了一声不假思索地问道:“要不上床睡吧?”   话一出口,她立马就后悔了,她没想到乔景禹会按她说的做,随即就往她这处走来。   “……”   她可还没做好和一个陌生男人同床共枕的准备啊,尽管这个男人风度翩翩……   可她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这是他的公馆,况且已有夫妻之名。   心下一慌,生出一计:“我饿了,你先睡,我去找点吃的吧……”   “已经夜里三点,下人们早去歇着了,喜宴是在饭店摆的,现下家中应该也没什么好吃食了。”乔景禹的声音微哑中透着疲倦。   季沅汐刚想撑着床站起来,闻言动作便停在了一半。   乔景禹用手背抵着额头使劲按了几下,然后强撑着从这舒适的大床上起身。   “等我一会儿罢。”说罢,他便匆匆下楼去了。   季沅汐刚想跟上去,却转头一想,坐到了沙发上。这人看来还是挺和善的。碍于自己对这里也不熟,去了也是尴尬,不如乖乖坐着等他便是。   约莫过了一刻钟,季沅汐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便从沙发起身走到了卧房门口。   只见乔景禹端着一个托盘,从楼梯拐角处走来。人还未走近,便闻到了勾人的面香和葱油香……   季沅汐不由地咽了咽口水,冲着乔景禹羞涩的一笑,赶忙端过了托盘。   “也不知你口淡口轻,没敢多搁盐,若是尝着淡,便再加些酱油,滋味更好。”他温言说罢,便重新躺回了床上。   托盘里一个大碗,里头盛着香气四溢的葱油拌面,一小碟酱油,还有一杯热牛x。   周到,又细致。   “这是你做的?”季沅汐不敢相信,当下这位军政界红人,竟有如此手艺?   就算他不在军界,那也是堂堂东北军统帅养尊处优的少爷,岂会近身庖厨?就算他不在乎“君子远庖厨”的老话,竟然可以在疲乏了一天之后,半夜三点给自己素未蒙面的新妇亲自下厨?   季沅汐立马就有些不知所措的感动了,少女的心总是容易被感动的。   “嗯,吃完早些休息吧,我先睡了。”说完乔景禹便阖上了眼。   季沅汐带着感动大快朵颐后,走到浴室,一面刷牙一面琢磨自己接下来的婚姻生活。   人总是知恩图报的,哪怕只是收受了乔景禹一点点好处,也让季沅汐对这场婚姻开始转变了些许态度。   接下来的x子里,至少也得做到相敬如宾吧?   不知是一碗葱油拌面给了她勇气,还是刚刚简短的几句对话让她消除了一开始的尴尬。季沅汐蹑手蹑脚地掀开大红锦被的一角,小心翼翼地缩进被子里,尽量放轻自己,以免碰到他。   顺利躺下后,季沅汐悄悄扭头看了眼平躺着的乔景禹,鼻尖隐隐能嗅到他身上的浴液清香和若有似无的清冽酒气。   季沅汐悄悄红了脸,也忘了转过身去,就这么看着枕边人,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