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极不知寒》by鹿鲸与海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沈清x傅知寒(1v1,x为剧情服务,全免)

面冷心热蜗牛型女主x十年暗恋忠犬型男主

只因生活太苦,她需要一颗糖。
所以上天给了她傅知寒作为补偿?

簡體版1V1現代狗血甜文

相亲 <清极不知寒(1v1)(鹿鲸与海)|PO18臉紅心跳 相亲 “李玉,我可能要结婚了。” 沈清的手指在发送键上顿了顿,最终还是按了下去。 不到十秒的时间,对方立刻给了回复:结婚对象是谁?帅不帅?有房有车吗?收入稳定不稳定? 沈清盯着李玉那个可爱的粉色头像,瞬时觉得上面的猫脸变得非常八卦,她没有逐字逐句地回答她的发问,只是笼统地回了一句:不清楚,不知道。 李玉当然立即像氢气球一样爆炸了,问号夹裹着若g句数落与责备铺天盖地的砸下来,一时之间沈清得手机提示音响到快要爆炸。 回想起方才病房外面外公与她恳谈时的苍老面孔,她心脏还是隐隐地痛个不停。 病房里是她重病垂危的父亲,病房外是担心她将来无人照顾的外公,两个人都是她的至亲,都对她关怀备至,视若珍宝。 所以外公才更担心如果她父亲的病症加重撒手人寰,自己又年老体衰,不知何时也会驾鹤西去,扔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无人照顾,实在是放心不下。 不过十几分钟以前,她还可以强颜欢笑地对外公说她都已经是个28岁的成年人了有什么不能照顾自己的,让他不要过分担心了。 可走出了医院大门,面对朗朗晴空之下,炎炎烈x当空的时候,她却笑不出来了。 地面被炙烤的火辣辣的,温度也是居高不下,医院周围的人熙熙攘攘的,空气里热浪也是一波盖过一波。 可此刻她的心里却冰冷又安静。 命运总是这样不公平。 先是母亲在幼时离她而去,现在又是父亲重病在床。不知哪一x外公也会... 人生的生死离别会不会太多了?为什么总是她要经历这些? 别人28岁以前会经历这么多吗?会面临刚刚28岁就可能无父无母的境地吗? 沈清抬手擦掉将要滑出眼眶的泪珠,揉了揉微痒的睫毛,用力吸了吸鼻子,视线重新定格在手机屏幕上,她手指飞快的按着打字:明天我去见外公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如果不出意外人家能看上我的话,那么我会尽快安排结婚的。 李玉知道沈清一向是个正经的温顺模样,在自己面前偶尔也会露出俏皮可爱的样子,被她烦的多了也会还几句嘴,可像今天这样一本正经地回答她刚刚那些滔滔不绝的问题,太不像沈清的风格了。 作为十几年来最要好的闺蜜,对于沈清的事情,她直觉敏锐的很:小清,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你爸爸的病怎么样了? 就是这样简单的两句话,终于让沈清情绪崩溃。 她可以忍受别人的冷漠甚至无视,却唯独受不了亲近之人的关心。 这一刻所有的委屈和不安像是终于找到发泄的口子,一股脑儿地涌了出来,她颤巍巍地接了李玉打过来的电话:“李玉..呜呜呜...我爸爸他...他的病又严重了...大夫说他可能撑不过这一年了。” 她终于不顾形象地在人来人往的街上号啕大哭起来。连周围人异样的眼光也顾不上,左手紧紧揪住自己的另一手腕,脸颊也和听筒挨的极近,她的哭声一下子传染了李玉。 李玉的声音也哽咽起来:“你别哭了,一会我就在校友群里问一问有没有人认识专科的医生,我们再努力联系一下,也许国外会有特效药呢,你不要放弃,现在还不是崩溃的时候。” 沈清明白这不过是安慰她的话罢了,只剩一年命的疾病,已经是回天乏术了,但无论如何就跟李玉说的一样,她现在,还不到放弃的时候。 “你现在这个状态明天可以去相亲吗?对方知道你家里的情况吗?”李玉有些担心她,虽然是她外公张罗的,也知道老人家的用意是好心,但这样会不会太仓促了? 外公刚才跟她讲了一些关于相亲对象的事情。对方是外公老战友家的孙子,今年刚好比她大两岁,据说人品不错,稳重成熟,是家里的次子,上面还有一个姐姐。这些年因为一直在忙事业才没有时间考虑个人问题,据说目前已经了解了她家里的种种情况。另外外公的老战友也非常支持自家孙子和她交往,在中间一个劲儿的撮合了许久。 沈清抽抽嗒嗒的平复了半天的情绪,深吸了两口气,才把x腔那股闷意压了下去,“对方都知道,这个不用担心,不过明天我有点不敢去,你能陪我一起吗?帮我壮壮胆。” “啊?”李玉嘴张得老大,这下轮到她傻眼了。 见面 <清极不知寒(1v1)(鹿鲸与海)|PO18臉紅心跳 见面 按约定好的计划,沈清与相亲对象单独见面,李玉则提前半个小时去对方定的那家餐厅埋伏,如有不对,就立刻给沈清打电话解围,好让她可以有理由离开。 这一天沈清特地提前出门,结果相亲对象还是比沈清到的早。本来对方是想将地点定在包厢,但封闭空间毕竟还是比较令人不自在,而且李玉也看不到她这边的情况,沈清便提议将见面的位置调整在大厅,还好对方爽快的答应了。 毕竟是高档餐厅,即便是大厅的座位也有绿植作为隔断,所以私密性还算不错,沈清进去的时候,只瞥到对方坐在背对着她的位置上,所以她第一时间并未能看到对方的脸。 桌上放了一支花瓶,里面x着四五朵洁白馨香的白梗马蹄莲——这是双方约好防止认错人的标志。 沈清捏着手提包的手指紧了又紧,颇有几分即将要上战场的紧张之感,她走到桌旁探身礼貌地同对方打招呼:“请问,你是傅先生吗?” 其实在开口之前,沈清也斟酌了很久,是称呼对方为“您”好呢,还是直接称呼“你”好呢,前者太过尊重,像在与长辈对话一般,后者又怕对象觉得她不太礼貌,考虑再三,为了和对方拉近距离,沈清还是选了“你”。 昨天她和李玉提到这个细节的时候,李玉还骂她太啰嗦,都9102年了,居然还会有人在乎这个根本没人在乎的细节? 说实话,打招呼的时候沈清没有太敢直视对方的眼睛,直到对方回应她的时候,她才敢大方地与他对视。 不料这一眼却令她恍神许久,因为对方的脸,实在是太好看了。 沈清发誓,在她平生所见过有印象的那几个当红的男明星加起来都不及他一半好看,幸好此刻位置稍偏,不然大庭广众之下,他的脸一定十分惹人注目。 就连他的笑容也是沈清形容不出的温文尔雅,眼睛里仿佛还盛了一汪深泉,吸引沈清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 “沈小姐你好,我是傅知寒。” 连声音都是一百分,低沉又好听。 在傅知寒不躲不闪的注视之下,沈清明显更紧张了,为了掩饰自己盯着对方许久的尴尬,她端起咖啡来抿了一口,结果手一抖,差点将杯子翻倒。 李玉在他们不远处的座位上努力的观察着,并且还企图听听他们都聊了些什么,本来看着沈清的反应以为没戏了,可看了几分钟居然发现沈清居然有些害羞脸红。 对方到底是个什么人物?能把十几年情窦不开的沈家姑娘迷成这样? 别是个登徒子吧?李玉心里直犯嘀咕,拿过包里的望远镜试图再探“军情”。可是因为怕暴露坐的太远,现下那边说了她什么也听不见。 相亲场合下一直玩手机留给别人的印象也不太好,于是李玉也忍住了给沈清发微信的冲动,打算再观察十分钟再说。 傅知寒看沈清喝咖啡的动作不太自然,以为是她不喜欢咖啡的口味,于是体贴的又为沈清叫了一杯果汁,沈清沉吟了半晌,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凭你的样貌学历身家,应该还没毕业时就可以找到女朋友了吧?怎么还会沦落到相亲?” 恐怕都不用他主动,学校里那些见了他的女生都会乌泱乌泱地扑上来吧,难道就没有一个他能看上眼的吗? 二十几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难道不比她这个大龄单身女青年更具吸引力吗,他看上去睿智又聪明,应当知道和她相亲实在不是上算。 没见面之前她并不清楚对方的外貌条件如此优越,现在突然感觉有些自卑了,又开始胡思乱想的脑补起来,越脑补越就觉得两人实在不是很般配。 还没等对方答话,她就又自顾自地接着说道:“我觉得我们应该也不是很合适,我这个条件配不上您这样的...” 她低声说着,不自觉的又用上了敬语,无形之间把自己和傅知寒保持距离,隔了开来。 “怎么会?”傅知寒似乎一点也没有察觉她的自卑,神色语气都很认真,听上去不像是撒谎。 “我们觉得我们很相配,说实话,沈小姐,我对你很有好感。我们可以试着交往看看,你觉得怎么样?” 好感? 沈清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素白的衣裙,虽然她今天来的时候刻意打扮了一下,但她自认为自己向来不是什么大美人,没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初次见面,表现的也没有什么亮点,甚至可以说一无是处,那么傅知寒所说的好感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沈清听了傅知寒接下来说的交往两个字,内心更是惊讶不已,她还有些怀疑是自己听错了,有些不敢相信地反问道:“你说什么?” 傅知寒将拳头抵在唇边,偷偷地忍不住又笑弯了嘴角,不过两秒,他又恢复了正经的模样,认真的回答她:“我是说,沈小姐可以考虑一下能否和我交往吗?” 傅知寒穿的西装,虽然是不打领带的休闲款,但也同样帅气x人,像是天生自带气场一般。 如果有一个你第一次见面不甚了解,但却好看到令人无法拒绝的男人说想要和你交往,你会答应吗? 美色当前,色令智昏。 沈清当然答应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