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君记》by麻辣咸鱼干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江玉卿和段衡的婚事,虽说是奉父亲之命、媒妁之言,但成婚以来,他温柔端方、事事体贴,二人举案齐眉,倒也成了一段佳话。
唯独一点,他每行那事,她都十分煎熬……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段衡嘴角微勾,眼底雾霭沉沉。
她不会知道他为了那场她以为的“初遇”算计几分,盘谋几何。
【古言 1v1 h sc 微虐男 大体甜】

簡體版1V1x古代甜文

醉(微h) <此君记(古言 婚后 1v1 h)(麻辣咸鱼g)|PO18臉紅心跳 醉(微h) 是夜,夜风微凉,月朗风清。 段府小院,灯烛通明。 江玉卿放下手中书籍,拿起一旁的金绣剪,重新挑亮灯花。 “巧儿,外间仍无动静吗?” 巧儿正端着托盘从厨房走出来,听见呼喊,急匆匆用胳膊肘推开门走进内间,“还没呢,夫人,要不您先吃点甜酒酿垫垫肚子?” “不用了。”江玉卿温声拒绝,她伸出手轻触盏壁,巧儿怕端过来的路上被吹凉,这酒酿尚有些烫手。 “放在这儿吧。外头风寒,待子观回来也好暖暖身子。” 正说着,外头就传来一水儿的声响,脚步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明显。 “定是夫君回来了。” 江玉卿几乎是跳一般站了起来,她拢紧外衫,疾步步出里间。 夜色中,那一点灯火明暗闪烁。 一个人正微提衣摆,挑着这一星灯火,从黑暗中脱身而出。 江玉卿不自知地绽开一个微笑,她左手还撑在推开的门板上,右手拎着裙摆,是一个即将跨过门槛的姿势。 “夫君。” 来人正是段衡,他身上还穿着官服,头顶乌纱帽翅即使在急行时也不过微微晃动,帽檐下一双剑眉原本紧紧蹙着,待见到江玉卿,便自发舒展开来。 “你来了。”他将灯扔给后面缀着的仆从,伸出双手迎向江玉卿,神色温柔如同天上皓月。 “夫君喝迷了不成?”江玉卿闻到他身上浅淡酒味,笑着打趣,“这话原该是我说的。” 段衡一手环住她纤腰,一手握着她双手,“你说是便是。” 喝醉了还逞能。 江玉卿无奈地摇了摇头,随着他重新走进屋里,没有注意到一旁巧儿僵y的神色。 “怎么手这么凉?下人们没有照顾好你?”段衡刚松开的眉毛又皱了起来,他不算温柔地踢上门,扶着江玉卿在桌前坐下。 江玉卿松开他手,去端那盏酒酿圆子,语气略带嗔怪,“分明是你身上太烫。莫要大惊小怪。——巧儿刚热了些甜汤,你从外头回来,定吹了冷风。喝些下去,也好暖......”她的话卡在喉咙里,头顶松松簪着的步摇乱颤,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怎么...... 段衡环着她腰的那只手已然圈紧,臂上突起的肌x严丝合缝地贴在她腰身,箍的她险些喘不过气来。另一手下探,松松搭在她大腿上。他将她连同凳子拉到身前,沿着她耳后的嫩肤上下吮吻,发出暧昧的“滋滋”声。 “接着说......”他倍极爱护,一寸寸x过,从上至下,再从下至上,最后,勾着她耳垂,舌尖如同含着上好饴糖般来回咂吸。 江玉卿还端着汤盏的手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她动作僵住,碗碟不断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又来了……她最害怕的地方。 成婚多月,段衡温柔持重,端方有礼,对她敬重有加,又洁身自好,从不拈花惹x,江玉卿本该心满意足,但…… 她贝齿紧咬下唇,暖白脸庞腾起红晕,怕杯盏倾倒,只能默默忍受他的厮磨,鼻尖却已忍不住不断呼出热气。 但却从没有人告诉她,这夫妻敦伦之事,会这般难熬…… 他环着她腰的那只手微松,拇指沿着腰侧缓缓滑动,如同正在品鉴一匹上好的丝绸,随后,小臂力道微松,手掌往后撤了半步。 江玉卿正要松口气,那只手却又往前,顺着她衣衫的缝隙,如同一条觅食的毒舌,慢慢爬了进去。 感受到他掌心的滚烫,江玉卿再忍不住,端着汤盏的手松开,那只瓷盏“啪”地一声落回托盘中,倒了下去,里面莹润的酒酿倒了出来,空气中顿时漫开一股香甜的气息。 她已顾不得这些,两手按住他作乱的手,气息紊乱,“夫君不是答应我,这几天不再……” “哦?答应?哪几天?” 她的力气不能撼动他分毫,他反手抓着她,让她和自己一起攻城略地。 “……”江玉卿感觉今夜的他格外奇怪。 许是喝醉了? 她不再争辩,改而试图xx手。 段衡轻笑出声,灼热的气息x在她耳后,激起一身细小的疙瘩。 “怎么……不说话了?”他放过她手,原本放在她柔软大腿上的手也游弋而上,两手一内一外,同时狠狠握住了她的x。 “啊!”他太突然,江玉卿又惊又怕,忍不住轻叫出声,但等意识到时,又立刻捂住了嘴。 “此君叫的真好听……可惜不常叫……”段衡开始动作了起来,他长睫低垂,近乎痴迷地看着她x前布料因为自己的动作而不断鼓胀、变形。 “此君的xx好大好软,xx好小,一摸就立起来了,好舒服……” 他喟叹,手上近乎残忍地揉捏着那两团软玉,环绕着她的长腿一夹紧,江玉卿就感受到了臀后的异样。 她低下头,手上仍试着制止他,眼神却逐渐迷离。 又来了……这种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 失去力气,变得不像自己,只能如同藤蔓般依附段衡,任凭驰骋…… 而且今夜的他比往常c暴许多。 他陌生得让江玉卿感到害怕。 以往就算是要做这事,若是江玉卿不想,他也不会y来。 因此,虽说她想全数拒绝,但看到他期待落空时黯然的眼神,她还是忍不住同意几次。 可今夜…… 段衡将她转向正面,薄唇沿着脸颊一路吻过去,寻到她嫩红唇瓣,叼着下唇细细品咂。 “唔……”江玉卿偏过头,眼角隐含泪意,“子观,请不要……我不喜欢你这样。”她语气微颤,但仍接着说完,“而且你已经答应过我这几天不……行周公之礼。” 段衡浑身一僵,他xx双手捧住她的脸,缓慢却坚定地将她的脸扳回。 他凑近她,鼻尖与她厮磨,说话时几乎贴着她嘴唇,“不喜欢我这样,那喜欢谁这样?”他含住她的嘴唇深吻一口,“吴学士?”说完这三个字,他不给她回答的机会,就继续吻了起来,长舌熟练地撬开她牙关,如同久旱的人一般汲取她的唾液,再统统吞吃入腹。 吴学士是谁? 江玉卿来不及反应,她只知道这样的段衡让她感到厌恶。 她细瘦双手抵在他x膛,开始剧烈挣扎起来。 她的反抗却仿佛引线上的火星,飞速点燃了段衡。 他不再温柔,双手扶着她后脑与脖子,开始撕咬她的唇。 江玉卿尝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这让她欲呕。 更可怕的是,段衡的手又开始往下,探入她沐浴完后松松穿上的里衣,再往里,那件她极爱穿的蜜合色的肚兜…… 他刚才只是隔着里衣揉,她就已经受不了,更何况这般。 感受到他重重掐了一下她的x首,她夹紧双腿,浑身都软了下来。 “不……”她微喘,明明已经有点气怒,发出的声音却娇软柔腻,宛若撒娇。 她气段衡的轻浮,更气自己的反应。 “段衡!” 这一声娇斥仿若当头棒喝,狠狠砸向段衡,他停下手中的动作,面露迷茫,似乎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对,不能鲁莽……不然此君……”他咕哝了些什么,江玉卿听不清,但他终于松了力道,江玉卿急忙从他怀里钻了出来。 “子观今夜怕是喝多了,不太清醒,不若早些歇下吧。” x口的衣服早已凌乱不堪,她木着脸随手收拾一下,不再管他,走到里间,放下床幔,兀自躺到里侧,面对墙壁。 眼泪终究还是落了下来。 为何……还是说今夜才是他的真面目,他本来就是一个举止轻浮、轻视妻子、表里不一的人? 段衡在原地呆坐了一会儿,才站起身,去屏风后胡乱净了身,悄悄吹熄蜡烛,摸黑上了床。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