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答题》by Dcalcomanie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简答题 限
未成年和小软甜。
Dcalcomanie

荤素均衡 – 爽文 – 小甜饼 – 校园
年下

井逍×冉苒

“你就跟那天上的月亮一样,我拼了命地想要得到。”

剧情人设都很俗,就是一个街头混混爱上一个单纯小可爱的故事。xx,很甜。

软软
第一章 软软
酒吧太吵了。
井逍手指夹着烟,半垂着目光淡淡看着不远处Sodapure的大门。他刚从里面出来,躲过了x牧席一帮人的灌酒,有点儿晕头晕脑地出来吹风。
六月份的晚风却并不起提神醒脑的作用,热乎乎地裹住井逍,醒酒的效果不增反减。
他垂着眸靠着身后长椅的椅背,坐姿十分随意轻松,夹着烟的手往嘴边近了点,薄唇随着偏开的脑袋凑近烟嘴轻轻嘬一口,而后缭绕的烟雾便从他唇缝隙中xx。
井逍眯起眼,再看回酒吧门口,就见视野里闯进一个白白净净的人。
一个看起来年纪不是很大的男生,哭得可以说是梨花带雨的程度,长得很清秀很漂亮,皮肤极白,透着粉,像冬x堆积的雪。整个人看上去很单薄,没什么x,骨架也小。
短袖卫衣宽松牛仔裤和白色球鞋的打扮像高中生。
井逍看着,慢条斯理地又嘬了口烟。
那个男生在酒吧门口跟另一个个头高一些的男生纠缠起来,高个子冷着脸似乎在说什么话,而白白净净的家伙咬着唇哭得好些可怜,估计是闹分手。
井逍对此类情景见怪不怪,只不咸不淡地抽完了手里的烟,看着那对男男情侣不欢而散。个子高的那个直接甩手走了,长得白白的那个却在原地低头闷一会儿之后直接一头钻进了酒吧里面。
他挑挑眉,扔了手里熄灭的烟头,将手xx口袋里,紧随其后地进了酒吧,打算去找x牧席那帮家伙说一声然后回家睡觉。
只是一进酒吧的门井逍就一眼看见了方才那个白白净净的人已经坐到了吧台边上去,低头看了会儿酒水单又问问吧台服务员,最后居然要了一瓶野格。
井逍看着那人伸出手接过野格的时候觉得这人大概是疯掉了。
一看就完全是不胜酒力的那一类,结果居然打算单枪匹马挑战野格?
他今天这是要不醉不归了吧。
酒吧里很乱,来来往往路过吧台的人时不时会蹭到那个坐在吧台边上喝酒的家伙,他被推蹭得总是东倒西歪,井逍这个角度看去还能看见人委委屈屈白白净净的一张侧脸——他眼泪就没停过。
不出意外的话,这种长得白净漂亮的g净男生喝醉了之后十有八九会被酒吧里一些奇怪的人拐走,他才坐在吧台边上喝了两口酒,卡座的区域那边就已经有人注意到他了。
井逍看了一圈,似乎还有x牧席那桌的人。
然后再回头,他的目光重新落到那个坐在吧台边上的人身上。
井逍的舌顶了顶腮帮子,他扶着下行楼梯的扶手进入舞池,在人群中一阵穿梭,走到了吧台边上。
“喂。”井逍驻足在那人身旁隔了一步距离的地方,身后是吧台边上的高脚凳,他稍稍往后点便能靠到。
距离近了再看眼前的人,混在灯红酒绿和浓厚妆容的男女里面,他显得尤其格格不入。
真的太乖太g净了。
井逍出声之后就看着他,一直到他回过头,那双漆黑泛着水光的眼睛颤颤与他对视。
“你好。”他开口,很有礼貌一本正经地问好。
声音很轻,混在酒吧重金属的音乐里,井逍没听清,只看见了口型。眼前人沾了酒液的唇瓣泛着粉红,一张一合,他可能已经有些醉了,毕竟野格的威力不是一般大,一双眼睛眯起来,朦胧地眨眨,盯着井逍,怕人听不清还凑近了一些,问:“有什么事吗?”
井逍看着他一脸迷蒙的样子,白皙的脸颊上爬满了粉红的潮,开口讲话时候的酒气隐隐约约飘在空气里,令人醉醉的。
“没事,”井逍的目光落在眼前人的唇瓣上,声音低低沉沉地说,“我看见你在哭。”
他话音才落下,就见眼前的人神态很明显地怔了一下。随后这家伙似乎是有点慌了,乌黑的眼很快又沾上水汽,眼泪蓄在眶里,闷了会儿便顺着面颊留下来了。
他哭得安静,安静得让井逍都快听不见周围酒吧里的音乐,唯独听见眼前这人小小的啜泣。
“你叫什么名字?”他哭了会儿,又咬着下唇小声地问。
井逍见他开口,偏过脑袋凑近了,于是才听见这人的声音,很轻,很软,让人容易联想到那种单纯可爱的小动物。
“井逍。”井逍回答,而后目光沉沉地看着眼前人反问:“你呢?”
“冉苒。”
软软?
井逍愣了一下,怎么有人叫这种名字。
他愣神的几秒钟里,一旁的冉苒端起酒杯把杯里最后一点点酒喝光了。
然后他跳下高脚凳,单薄瘦小的身子摇摇晃晃地站不稳。
井逍看着,踌躇了一秒后他伸手,上前了一小步将人扶住。
冉苒顺势便趴进了井逍的怀里,两道清秀的眉蹙着,他脸颊上还挂着晶莹的泪滴。井逍低头看他,两个人的脑袋便隔了很近的距离,让井逍能很清晰地闻到冉苒鼻息间的酒味,有点熏人。但他还闻到了冉苒身上混着酒气的体香,似乎是牛x的香气。
井逍张了张口,想说点什么,不料怀里的人在这时候似乎是哭够歇够了,一抬头便猝不及防堵住了他的嘴,舌头颤颤地主动滑进来。
井逍眸色一沉,搂着冉苒腰肢的胳膊顿时收紧了力道,他几乎是立刻反客为主。
冉苒的嘴里全是野格的味道,井逍的口中残留着烟x气息。
酒精和尼古丁交织在一起。
他们在一片声色犬马的灯红酒绿里面忘情接吻,热络得丝毫不像是才互通姓名的陌生人。
音乐声里忽在这时响起一记嘹亮的口哨,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紧接着就听见有人大吼:“逍哥牛x——!”
井逍用脚趾想也知道带头起哄的准是x牧席那货。
他与冉苒两个人的暧昧被打断,井逍稍稍退开些距离,垂眸就见眼前人白白的肤色衬红红的脸颊与嘴,以及眼眶泛x雾气迷蒙的眼。
冉苒看起来有些晕乎乎的,很容易被拐,很好欺负的样子。
井逍不理会x牧席的起哄,他对冉苒伸手,低声询问:“牵手吗?”
冉苒看看他,又看看他向上摊开的手心,就这么懵懵懂懂把小手搭了上来,牵住了。
冉苒的手又小又软。像女孩子。
井逍牵着他转头就走。
还顺便对远处依旧在吹口哨的x牧席一帮人毫不客气地竖了个中指。
喝醉了的冉苒顶着一张清纯漂亮的脸蛋g着撩拨人情欲与妄念的事。
偏偏还一点儿也不自知。
他看起来挺伤心的,一个晚上总是在哭,总是流泪,却又不依不饶地缠着井逍接吻。
井逍知道他在利用自己宣泄情绪,这并不算好事,但井逍甘愿。
冉苒太g净了,他从未见过气质这样g净的人。他太特别。
对于井逍而言。
只看一眼就被完全吸引的程度。
所以他才会跟着他,才会到此刻的地步。
出了酒吧的门,井逍带着冉苒拐弯进了边上狭窄的小巷,这里没什么人,只有月光和路灯,苟延残喘地照着墙角边濒临腐烂的青苔。
冉苒单薄的脊背被抵上巷子里的墙,井逍高大的身影能将他完完全全地裹个严实。
他一米七三的个头,看井逍却要抬头。
井逍好高。
他低头来亲他,接吻的声音在寂静的小巷里显得很清晰。
天气很热,他们的唇舌之隙有夏x的风声。
情动之处,井逍的手探进冉苒的衣服下摆,捏住人不盈一握的细腰。
醉人的呼吸缠绕,井逍听见怀里的人嘤咛一声,抓在他x襟前的手颤颤巍巍地又多使了些劲。
冉苒喝得醉了,有些神志不清,身体本能却并不反抗眼前人的亲昵。井逍的吻技很好,他像是被丢进了火里高温燃烧,浑身上下哪里都软了,没了力气。意识离家出走,一直到井逍温热的大手探进他xx的里面才猛然回神,“呜”地惊叫一声,声音小小的,类似哀鸣的小啾鸟,抵在井逍x前无力的胳膊轻轻推着表示抗拒,口中剩余的拒绝却被井逍密不透风地堵了回去。
唇舌摩挲,又纠缠一阵,井逍的动作这才一顿。
他的指腹轻轻摩挲过怀里人的私处,感觉到两瓣软x随着他的动作分开又合上,微微地发着抖。
井逍的唇舌在这时才总算舍得离开冉苒的口腔,他的手从人衣物里滑出来,有些无措地捏住冉苒的衣角。就见眼前的人随之低下脑袋,鼻尖红得厉害,不等井逍开口就“呜呜”地哭了,哭声破碎又隐忍。
井逍顿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了,他盯着眼前哭得委屈巴巴的漂亮人儿,默了半晌,才问出一句:“你哭什么。”
他话音低沉,被夜色过滤得竟显得有些温柔。冉苒咬着下唇,泪珠成串地从他柔软的下巴上落下,掉在地上。木由子
“对不起……”他开口,声音很轻,又有些沙哑,“我吓到你了。”
冉苒普通话很标准,咬字清晰又清脆,发音很好听,因此落入耳中便显得又软又糯又柔。
有一点点像小孩子的感觉。
井逍抿了抿唇兀自消化了一下方才的发现,而后低声地说了句:“没有。”
他盯着眼前白白净净的小人,想伸手去抱抱冉苒,又怕把人吓着。
于是井逍没动。
他一直很安静地等,等眼前这个看起来年纪比他还要小一点点的小醉鬼哭够了,停下了,才开口轻轻哑哑地唤了声:“软软。”
冉苒哭得头晕,闻声抬头的时候没稳住地踉跄了一下。
井逍伸出一只手将他扶住。
另一只则捏住了冉苒软软的下巴。
他没说话,取而代之地微微躬xx低头,再度含住了冉苒微张的唇瓣。
这是一个炽热而潮x的吻。

3635842513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635842513”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