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夫夫》by草莓小发发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无良夫夫 限
衣冠禽兽攻X暴力毒舌受,y核带感小甜饼
x莓小发发

荤素均衡 – 现代 – 黑道 – 强强
1v1

文案

衣冠禽兽攻和暴力毒舌受相亲相爱,携手调戏下属、打家劫舍、撒狗粮虐单身狗、动不动就端人老窝、炸人总部的无良x常。

一群男人住在一起,雄性荷尔蒙比较多……

但是1v1没跑的。

无良夫夫
夜里一点,后街才开始逐渐安静下来,人们酒过三巡,三三两两互相搀扶,踉踉跄跄的走着,嘴里不停吹着牛x。
林冬青一身高级质感的黑色西装,扣子规矩的扣在最上面,同色系暗纹领带,雕花手工皮鞋踩在后街石板路上,不知是下过雨还是怎么,后街地面永远粘腻潮x,泛着冷光的水洼上漂浮着一层油腻。死鱼一般东倒西歪的酒鬼偶尔扑腾两下发出呻吟。
林冬青迈开长腿,不紧不慢地走着,丝毫不在意环境的肮脏。
他在一家酒吧后门停下,抬手看了一眼腕表,秒针刚好滑过12。他微笑,他喜欢准时,喜欢规则,喜欢完整,喜欢一切按部就班井井有条。
他伸手推了一下酒吧后门,门没有动,他按了按门铃。
一个彪形大汉打开门,同样的西装革履,上下打量着林冬青:“g什么?这里是私人会所,有预约走前门。”
林冬青开口,声音带着笑:“我是来见你们老板的。”
大汉皱眉重新打量眼前这个眉目清秀俊朗,身型颀长纤瘦的男人,或者说男孩,因为他看起来不会超过二十岁。
大汉嗤笑一声:“哪来的小屁孩,回家找你妈吃x去!”
林冬青并不生气,他拿出一张名片,食指中指夹着递给大汉。
大汉看了名片,突然神色一变,看了一眼林冬青,随后飞快转身关上门。
林冬青没有离开,没有急躁,带着微笑站在门口,等了两分钟,门又重新打开。
大汉侧身请林冬青进门。
平市有名的销金窟。
通过黑暗的走廊,又打开两扇门后,满眼的红色灯光不停闪烁,刺耳的音乐强行把心跳的节奏拉高,吧台卡座人头攒动,舞池里人沙丁鱼一样挤在一起扭动。
杂乱无章。
林冬青几不可见的皱眉。罢了,反正他不会再来第二次。
大汉把他带到一扇厚重天鹅绒对开门前:“抱歉了,林先生。例行检查。”
他手伸向林冬青,林冬青扯起嘴角:“不用这么谨慎吧?”还是配合的打开双臂任他检查。
他看着大汉的c糙的双手摸上他的西装,c砺的茧刮在丝质面料上发出声响,他能感觉到丝和茧相接触时,被挂出来,探出一丝丝的纤维,不再那么完好。
林冬青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他胃部和x腔中翻涌,想x薄而出。
他肌x有些僵y,心跳加速:“嘿!摸够了吗?”
大汉把他全身上下摸了一遍没发现武器,才转身拉开天鹅绒的大门。
门关上的一瞬,音乐和灯光也被隔绝在外,几个人围了过来。
林冬青看了这阵势,挑了挑眉。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隐在阴影里,没有动:“林先生?”他开口,声音像被地狱业火燎过一般。
林冬青:“尚老板。”
“尚某没有印象和林先生做过交易,什么时候盛炎出了你这号人物?”
尚志良坐直身体,脸从阴影处露出来,眯着眼打量着林冬青。
他左脸被火烧过,疤痕纵横交错,乍一看触目惊心。
林冬青不想看这么不完美的东西,不,不是不完美,他甚至连对称都称不上。
他不太自然的移开视线,看着红木茶几上的茶杯。他这一举动被尚志良看在眼里。
“哼,何故这小子接手盛炎后,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派这么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来……”周围人哄笑成一片,尚志良点了根烟:“他老子在的时候,见到我也得客客气气……”
林冬青依旧看着那个茶杯,汝窑的鸭蛋青,没有开片,看得出来是个新杯子,一片褐色的茶叶卷曲的贴在杯缘。
他感觉越来越不舒服,浑身躁动,有什么东西像是压不住了。
都怪何故。他心想,莫名升起有一丝委屈。
尚志良见他垂着头不说话,哈哈大笑起来,他笑起来一抽一抽,像是被什么扼住了咽喉,旁边的手下也笑起来。
林冬青抬头,眼睛看着沙发上面的裸女装饰画:“尚老板,何先生派我来,是来跟您谈新的分成。毕竟现在盛炎老大是不是老爷子而是何先生了,旧的规矩,也该改改。” 他声音清澈透明,带着些懒散,若是个漂亮姐姐,肯定会拍拍他的头,捏捏他的脸蛋,再塞一个可爱多给他,然而这个屋里没有一个是漂亮姐姐。
“呸!”一个手下开口:“你他妈什么人敢跟我们谈条件,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要谈也该是他何故自己来谈!”
林冬青躲了一下,生怕这人口水x到自己身上。
“诶,别吓着小孩。”尚志良说,“这么漂亮的小孩,何故舍得让你来?”
他话说了一半,手下哄笑起来:“何故是把他当礼物送给老大您的吧?”
林冬青突然不难受了,他像一只卧在桃花心木枝g上的花豹,慵懒惬意地x舐着自己的爪子。他直勾勾地盯着尚志良的混沌的眼睛,牵起嘴角,轻声说道:“哦?尚老板您看礼物可还喜欢?够不够跟您谈价格了?”
尚志良被取悦了,哈哈大笑起来,眼睛里透出精光,这小野猫,太满意了,何故这小子也不是不懂人情世故,这么了解他的喜好,虽然年纪大了点,但长得太是他的菜了。
他伸手招呼林冬青过来,林冬青乖顺的走到茶几前蹲下,尚志良:“乖,何故让你谈的分成,你说说看。”
林冬青从茶几上拿了纸和笔,写了一个数字。把纸往前推了推。
尚志良猥琐的笑着看着他,他的脸不笑还好,一笑被烧伤的那边就会扭曲变形,深深浅浅的疤痕像被海水冲刷过上万年的礁石,林冬青心里想着何故那张明星一样的脸,内心躁动起来。
尚志良伸出右手按住那张纸,左手伸过来放在林冬青手背上,林冬青顿时起了一身x皮疙瘩,他感觉有一根弦突然崩断了。
何故说过冬青你是个很神奇的人,越是危险的时候越冷静,越是激动的时候反而会心如止水,这是一种天赋。
林冬青现在就平静的不要不要的。他冲尚志良笑了一下,露出一颗小虎牙,然后他举起手里的笔,毫不犹豫的xx尚志良右手!登时鲜血四溅!
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包括尚志良,林冬青仿佛高兴了,站起身来整了整衣服下摆。
“啊啊啊啊!”尚志良大叫,十几个手下瞬间冲了过来。
林冬青一脚踹开一个一米九的大汉,一个刺拳打在另一个手下鼻子上,咔吧一声鼻骨折断,手下嗷嗷叫着蹲下捂着鼻子,血从指缝间流出。
十几个人围上来,林冬青背后挨了一棒子,他飞快转身夺过那根甩棍,一棍子抡在那人脖颈大动脉上。
甩棍挡住一把斧头,矮身钻进拿斧子那人怀里,推着他撞开三个人,最后狠狠的把他撞在大吧台桌沿上。
随后跳上吧台,抓起名贵的红酒洋酒瓶,丝毫没有怜惜的砸向他们。顿时房间里酒香四溢,耳边尚志良还在嗷嗷叫着。
林冬青双手举起咖啡机精准的扔在一人脸上,那人应声而倒,他单手支撑,飞起一脚,踢在另一人锁骨上,那人吭吭两声喘不过气,捂着x口跪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十几个大汉转瞬间只剩下六个。
几个人看着林冬青,不敢轻易上前。
“他妈的!给我杀了他!杀了他!”尚志良用尽了所有力气大喊,这辈子他还没这么狼狈过。
六个人拿棍子的拿棍子,举斧头的举斧头,什么都没有的就拼着拳头冲了过来。林冬青身形敏捷,贴身闪躲,一拳一个,每一击都击中要害。
他没留神,突然被一拳打中脸颊,整个腮帮子连同下巴嘴角都火辣辣的疼。
他摸了一下嘴角,指尖鲜红,流血了。
“哼。”他鼻子哼出声,看着最后这个人,对方得手了也知道是侥幸,不敢轻易再上前。
林冬青很少挨打,觉得挺新鲜,架好拳头,伸出食指冲那人勾了勾。
那人受到挑衅大喊一声冲了过来,林冬青直接伸出手臂肘窝卡住他脖子,腰腿发力使劲往下一按,哐的一声,那人被摔倒在地,四仰八叉蹬了几下腿就不动了。
黑色的中性笔直接扎穿了尚志良的手楔进了红木茶几里,尚志良没了力气,用他那沙哑的嗓子呻吟着。他不敢用力xx那支笔,看着自己手下一个一个被林冬青撂倒,他越来越绝望,天鹅绒大门隔音效果太好,外面聒噪的乐声传不进来,里面惨叫连连也传不出去。
他不知道的是,酒吧早就被清场,外面的手下也被何故带人都解决掉了。
“嘶!”林冬青摸了一下嘴角,这么疼肯定是肿了,他甩甩手腕,拳峰也破了,还不知道一会何故看见了又要怎么念叨……
他走到尚志良面前,眉头紧锁。
“你你你……你要g嘛?”尚志良尚存一丝自尊,不想轻易求饶,然而林冬青也不是非要踩着别人的人,他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他一点也不想再看见这张脸。
于是他一个手刀劈中尚志良后脑。咚!那张脸密密实实的贴在茶几上一动不动了。
黑色的齐柏林停在酒吧后门。
后排,何故抬起林冬青的下巴,检查他嘴角的伤口。
林冬青:“都怪你。”
何故笑:“是你自己说要来玩的,怎么还怪上我了?不好玩吗?”
林冬青把车前后排的挡板升上去,变成不透明的,然后坐在何故腿上,脸靠着他的脸:“不好玩……你都没跟我说尚志良长得这么恶心。”
何故搂着他拍着他的背:“好,是我不好,我们回家,好吗?”
林冬青痛快的打了一架,累了,窝在何故怀里乖乖的点头。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