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桨》by Ola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宋听苓第一次撞见母亲出轨,她妈头发凌乱,身上只随便地披了一件衣服,大腿光裸,“听苓,听妈妈的话,不要说出去。否则你会没有爸爸没有哥哥的。”为了不和哥哥分开,她小心翼翼地守住了这个秘密。
第二次是和哥哥一起撞见的,本就岌岌可危的家庭支离破碎。
没了爸爸和哥哥后,妈妈又跟她说:“想要以前的生活了?想要什么就去拿吧,我不阻碍你。”
想要什么?想要,哥哥。

在我的血液里划船,桨落下,我听见了。
***
白切黑心机妹妹x泰迪哥哥
就是一个妹妹勾引哥哥的故事【最后谁吃谁不一定
双向欲望/互相试探/皆大欢喜无比契合

1V1校園x甜文青梅竹馬

01.听苓乖 <听桨(1v1骨科)(Ola)|PO18臉紅心跳 01.听苓乖 雨天。 宋听苓没带伞,只能拿着粉色的书包顶在头上在雨幕里前行。黑色的小皮鞋踩在水洼里,将她的白色裤袜溅x,褐色的水渍在上面留下痕迹。 她看了一眼那脏渍,不悦地瘪了嘴。 这条裤袜是爸爸前几x才给她买的,哥哥也夸漂亮。看样子她回去了就得立刻脱下洗了。 经过家门口的那条街道时,她瞅见了一辆不属于他们家的黑色轿车。 雨水打在上面,将车顶盖震得砰砰砰发响。 以为是邻居的或者是路人停在这里,她便没多想。一路跑到家门口。 拿着钥匙打开家门,躲过了那密密麻麻的雨水后,她才长吁一口气。 又开始觉得肚子开始疼了。 今天是周一,爸爸妈妈都不在家,哥哥也在上学,她是因为痛经痛得受不了才请假了回家,可是这一出校门老天爷就开始泼水下来。 今天她真的倒霉极了。 可她不知道,更倒霉的事在后头。 她脱下鞋子,在玄关处就脱下自己的裤袜,赤着脚上楼,打算拿着裤袜去厕所泡着,方便洗g净。 经过父母的卧室时,她的脚步停了。 家里应该是没有一个人才对的,此刻父母的卧室里却发出了一些奇怪的声响—— 床震动的声音,还有东西哐当哐当扫落在地上的异响。 她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不害怕。而是轻轻走近,伸手转开门把手。没有反锁,也没有开灯。 扑面而来的一股汗臊子味和淡淡的腥味。 走廊处的灯光打进屋子里。 她隐约看到了床上的两人,交叠在一起,腿压着腿,脸贴着脸。 被咬住的x房。 一晃而过的胯间性器。 呻吟和床榻震动的声音戛然而止,床上的两人都看向傻愣在原地的自己。 那两张脸,一张她再熟悉不过,一张她从未见过。 她不知道是她妈瞒得太好或者是这个男的也是刚刚和她妈搅和上。她震惊得几乎失语,眼前的画面在她的认知里,是可耻的下流的不令人接受的。 陈纾蕊见门口站的是自己的女儿,提到嗓子眼的那颗心又稍稍落下。还好是她,换了其他两个,她都会觉得棘手。 身上做得正起兴的男人被吓得差点s精,一动不动像是僵在那里了,他束手无措地看着陈纾蕊。她伸手抓过被子,将两人盖住,又推开他,在被子里x了一件衣服后,朝宋听苓走过去。 陈纾蕊头发凌乱,身上的那件绸缎睡衣也只是虚虚地拢着,姣好白嫩的x房敞在微凉的空气里,上面还带着汗珠和未g的口水。随着走过来的步伐,宋听苓看到了妈妈光裸的大腿根部有几个掐痕,红紫相间,还沾了莫名其妙的液体,她不知道是什么。 手里的裤袜不知道怎么了她一时没有抓住,掉落在地上。她往后退了一步,陈纾蕊的拖鞋踩上她的裤袜。 脏了。 不想要了。 宋听苓看了陈纾蕊一眼,眼神又落到床上,那张爸爸妈妈一起买的大床。 那个男人躲在被子里,窸窸窣窣地穿着衣服。 陈纾蕊伸手去摸她的脸,被她躲过。陈纾蕊的眼神闪了闪,又去抓她的手,捏着她的下巴让她转过头来看自己。 陈纾蕊轻声说:“是妈妈,不要害怕。” 宋听苓的眼神都在颤抖。怎么能不害怕? “听苓乖。你怎么回来了?” 宋听苓没说话,小腹还是钝钝地疼得厉害,她的唇都疼得发白。 陈纾蕊摸了摸她的脸,卷曲的秀发贴在她依旧秀美的脸上,眼神谄媚,语气温和:“听苓初一了对不对?该懂事了。” “你跟他上床了。”宋听苓淡淡地陈述着事实。 陈纾蕊挑了眉毛,不置可否。 “你这是……出轨,你对不起爸爸,对不起我和哥哥。对不起整个家。”出轨这两个字对宋听苓来说很陌生,她像在嚼生字一样生涩磕绊地说出这两个字。 陈纾蕊没有否认。 “听苓,你听妈妈的话,不要说出去,好吗?” 宋听苓的眼眶里打转着眼泪,摇头。 “如果你说出去了,我们的家会散,爸爸妈妈会分开,你跟哥哥也会分开。所有你现在拥有的东西,大房子,漂亮衣服……都会消失,你会什么都没有。”陈纾蕊用温柔的语气来阐述几近残忍的事实。 她的话像刀一样刺中宋听苓的心。 “我跟哥哥会分开?”宋听苓重复了一遍。 “你哥哥会跟你爸,你会跟我。”陈纾蕊看着自己可爱漂亮的女儿,笑着说。 宋听苓的眼泪滴了下来落在地上,隐忍挣扎的神情看得陈纾蕊都心疼,但她知道事情成了。 “妈妈对不起这个家,你就原谅我一次好吗?我之后绝对不会再做这种事了。我们四个人好好在一起。嗯?”陈纾蕊又抛下一点甜头。 诱饵落在宋听苓的眼前,等着她去咬。 宋听苓一言不发,擦了擦眼泪,盯着陈纾蕊的身后的暗影说:“滚出我们家。” 男人连滚带爬地起来,狼狈地出去了,走之前连一个眼神都没有落到陈纾蕊身上。 “只有一次。”宋听苓朦胧水润的双眼里是坚定的神情。 她咬住了诱饵。 陈纾蕊点头,又称赞般地摸了摸宋听苓的头,说好。 可她知道,就算是有第二次,宋听苓也会原谅她的。 因为宋听苓不舍得这个家。 其实不是的。 宋听苓只是舍不得宋祝凌而已。 当时她只想着要和宋祝凌一直在一起。 后来宋祝凌问起她那条白色的裤袜呢?他觉得她穿得很好看。 宋听苓牵住他的手说:“脏了……就扔了。” 宋祝凌:“让爸再给你买一条?” “好呀。” - 已经高二的宋听苓还是有痛经的毛病。 昨天是第一天,今天痛感尤其明显,肚子里像藏着一根线,一段一段地绷紧。 现在是物理课,她坐在后排,悄悄地趴下了身子,捂着肚子,脸趴在冰凉的课桌上养神。 物理老师的鹰眼很快就注意到了她的异常,走下来问她是不是不舒服? 宋听苓咬着唇点头,苍白的唇被她也咬出一点血色。 “你陪她去医务室看看?”物理老师指了指她的同桌。 郁思莹点头点得快速,下一秒就起身,撑着宋听苓离开了。 郁思莹对着宋听苓嘘寒问暖。 宋听苓只是摇着头说难受。 好不容易快到了医务室,宋听苓却站在一棵树后不肯进去了。 郁思莹疑惑极了,在不远处的前方看到了一个高挺的身影。 男孩儿旁边还有一个矮了快一个头的女孩儿。 男生宽肩腿长,就算是千篇一律普通至极的校服也掩盖不了他卓越的气质。 女生甜美娇小,青春靓丽,时不时抬头娇羞地看一眼男生。 宋听苓盯着那女生看,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嫉妒与愤怒。 郁思莹拍了拍宋听苓压低了嗓子问:“那个是宋祝凌?”她不知道宋听苓和宋祝凌的关系,只是恰好知道宋祝凌而已。 宋听苓x间情绪起伏波动很大。 她的脸色愈加苍白,全身的力气都像正在快速地流走,那些愤怒失望嫉妒的负面情绪也渐渐消失,眼皮也觉得无力,闭上眼睛的时候,脑子里闪过一道白光。 她昏过去了。 昏过去的前一秒,她在想,希望郁思莹能叫得大声一点。 大到宋祝凌能听见。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