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的猫咪》txt百度云全文阅读作者:Ninna

雨中的猫咪 限
作者.Ninna

孤零零的缺爱的小寡妇xx漉漉的流产的小野猫

原创小说 – xE – 年下 – x/C
中篇 – 完结 – Gx – 西方

孤零零的一人一猫相互取暖的故事。

魔法西幻世界观,一切世界观为了x男主服务,设及男生子,产x。

01 捡到一只猫咪

雨下的并不小,淅淅沥沥的雨打在雨伞上敲击出没什么节奏感的调子。伊莉莎独自一人走在昏暗的小巷里,她穿着纯黑的淑女裙,x前别着白色的x花,她撑着把缀着琉璃珠的雨伞,被水汽濡x的卷发贴在鬓角两侧。她看上去过于精致,精致到不该出现在这种脏乱的小巷子里。

实际上她已经迷路有一段时间了。

现在是非常非常糟糕的情况,从墓地回来的路上,她和仆人们走散,拐进了从来没来过的小巷,被小偷与流浪汉的视线包围,这些让伊莉莎背后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她沿着路笔直向前,试图走快一点,然而高跟鞋在这个时候显得格外碍事,泥泞的洼地里溅起黑水,裙角因为吸水而变沉。因为紧张,她没仔细看路,转角的时候她拐得太急,鞋子踩上某种柔软的东西上,伊莉莎以为那是老鼠,她头皮发麻的后退两步,咬紧了牙才忍住没发出尖叫。反倒是她的脚下传出了悲鸣,她踩到的并不是老鼠,她踩到了一只手。很脏,而且伤痕累累,指甲的缝隙里满是污泥,手背上不止她一个人的鞋印。

那个并不是人,是一只猫魅,魅魔与猫的混血。魅魔可以与任何动物交合,也可以与它们诞下子嗣。在贵族圈子里,它们其实并不罕见,有钱人可以将它们当作宠物饲养。虽然这早已被教会严令禁止,可这些品相妍丽,又被完全驯化混血依旧是黑市里备受欢迎的商品。

可是伊莉莎眼前的这一只,他很瘦,细胳膊细腿看上去没什么力气。他很脏,浅金色的头发上沾了黑色的污水。他没有项圈,是只野猫。他的身上大概有伤,他似乎站不起来,只能在满是泥泞和雨水的x地上爬。他的目的地是阴影里的垃圾堆,伊莉莎踩到了他,可他仿佛没有痛觉一般,他连头都没有抬。他x透了,被扯成了破布的衬衫贴在皮肤上,头发和尾巴x得能挤出水。

伊莉莎已经听见了马车的声音,大约转过这个路口,她就可以回到大路上,可是他却挡住了她的路。

这种时候应该怎么做?叫他让开?她很怀疑他是否会听她的话。直接走过去?巷子很窄,她的长裙会拖过他的身体,可是那也不是什么问题,他现在看上去并没有袭击她的能力。他给了伊莉莎一个小小的纠结,她就这么站在原地,想着他能不能快点爬过去。然而雨越下越大,他的散发被雨打的贴在了前额,让他的视线变得模糊。他趴在地上咳嗽起来,喘的很厉害,他看上去很冷,单薄的身体不停的发抖,看上去身体重到连两只胳膊都支撑不住。

伊莉莎凑得里她近了点,她蹲xx,她的伞遮住了他头顶的雨。大约是突然停下的令他意外,他终于抬起头看向她,没有说话,露出迷茫的表情。他看上去十分年幼,伊莉莎甚至怀疑他有没有成年,被碎发分割成一道道的脸上就算沾了黑泥,也还透着些稚气。他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伊莉莎想,魅魔的血统无论是与什么物种结合都会诞生出惊人的美貌,就算他的眸子浑浊不清,就算他看上去又脏又可怜,他的脸还是足以让伊莉莎一瞬心思旖旎。

“你要跟我回去吗?”她问。

差不多说出这句话,伊莉莎就后悔了。人类被魔物魅惑是十分常见的事,可以被一个仅仅只见过一次的,脏兮兮的猫魅迷到精神恍惚,这对于伊莉莎是一种缺乏教养的表现。如果她想养一只猫魅的话,她有足够的钱能够买到被严格配种并且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品种,而不是他。

好在他没有反应,大约是因为雨声太大,她的声音又太小,他没听见她的话,又也许是因为他根本不想跟她走。伊莉莎心虚的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她直起身想要默默走开。可她迈开了步子,却没能走动。

他抓住了她的裙子。

他的两只手扯住了伊莉莎的裙角,他张了张口却没能顺利发出声音,可他混沌蓝眼睛里有某种光,让伊莉莎没法把裙子从他手里扯开。

02 把猫咪洗白白

谢天谢地,伊莉莎在路上叫到了一辆马车,不过为了让那只被她捡回来的猫魅能够坐进车里,她不得不多付给车夫一枚银币。一路上那只猫魅乖巧又顺从,他听话的靠着车壁坐在伊莉莎对面,尾巴规矩的搭在腿上。他的眼睛半睁半阖,看起来随时都会晕过去,可每次他的头垂下去后又会立刻抬起来,随着马车颠簸的节奏不停的摇晃。他很安静,只有伊莉莎提问的时候他才会开口说话,声音很轻,透着虚弱。

他叫尤里,是一只没有主人的猫魅。他是个懂礼貌的小家伙,他会对伊莉莎使用敬语,会称呼她为“您”。

伊丽莎并没有带着尤里回到主宅,那里如今挤满了过来吊唁的人,她带着他去了城郊的一座小庄园,那里是寄存在她名下的产业之一。

年迈的管家在看见伊莉莎时露出惊讶的表情:“夫人,老爷的葬礼?”

“已经结束了。”伊莉莎简短的回答了他。

管家当然注意到了尤里,他明显的皱了皱眉,处于礼节并没有询问太多,反而是尤里在听到管家称呼伊莉莎为“夫人”而不是“小姐”的时候,他的耳尖抖动了一下,露出胆怯的神情,不过他依旧没有主动开口。

伊莉莎扶着他进了屋子,温暖的内室让他被雨水冻僵的身体有些发抖,他的尾巴在地上不安的扫来扫去,偶尔蹭过她的裙摆。伊莉莎瞥了一眼地上以免自己再一次踩到他,这时她才注意到原来尤里一直没有穿鞋。他光着脚,脚上有细碎的伤口,地上的碎砂砾混着雨水附着在伤口上,让那里的颜色看上去很深。他在绒毯上留下了污渍,这让一旁的管家先生表现出明显的不快。他大约不喜欢尤里,这并不奇怪,贵族的佣工们就算是身份是平民,也会因为长时间接触上流社会,耳濡目染变得挑剔又小心眼,尤里并不是一只符合女主人身份的宠物。伊莉莎拉着尤里加快了步伐,她可不想听见管家对自己的唠叨。

她直接领着尤里去了浴室,他需要洗澡,换衣服,也许她还需要喂他点食物,看着瘦到几乎只剩下皮包骨的猫魅,伊莉莎想。她让尤里坐在了浴缸的边缘,然后拧开x头开始放水,听见水流声时,尤里明显瑟缩了一下,猫科动物都不喜欢洗澡,这可以理解。不过他听到伊莉莎“水温合适了”的指示后,依旧乖顺的开始脱身上的衣服。那些破布吸满了水,很难从身上扯下来,热水流进浴缸里哗哗作响,伊莉莎将x头搁在一边,她伸手想要帮忙。

“我……只有这一件衣服……”在她的手捏住那些破碎布料的边缘时,尤里看出了她的意图,他轻声同她说明。

“我会给你新的。”说着伊莉莎用力扯掉那些破烂,将它们丢进了垃圾桶里。然后她转回过头,看着尤里的裸体瞪大了眼睛。

尤里应该是个男孩子。

就算他长相秀气又稚嫩,可他的声音比女性低沉,他的脖子上有喉结,还有他的xx软趴趴的垂在腿间,可是眼前的x体让伊莉莎充满疑惑。

那具身体并不像是他的脸那样迷人,很脏很瘦伤痕累累,而且充满了让人不安的异样。他的x脯微微肿胀着,那不可能是结实的肌x,看上去充盈着某种液体,像刚发育的小姑娘那般秀气而柔软。还有他的小腹,不自然的鼓起,皮x被撑开,绷劲,泛着异样的水光。

“这是……”伊莉莎觉得嘴里发g,她吞咽了口水,手按上了他的肚子。

“呜!”她明明很轻,尤里却因为却因为她的动作失去了平衡,他的悲鸣只发出了一半便卡住,他“哗啦”一声跌进了浴缸里,水花很大,现在伊莉莎也x透了。

尤里掉了进去却没法爬起来,他捂着肚子蜷缩着身体,浴缸里的水浸没了他半张脸,看上去几乎要把他淹没,他张开嘴巴不知道是想发出声音还是呼吸,他被水呛到不停的咳嗽,伊莉莎注意到,从他的后x中xx了白沫。

伊莉莎大约明白了,虽然家族里并没有人饲养魔物,但这并不妨碍父亲在招待宾客时会买来的一次性的商品,他们大多在宴会之后很快死亡,相似的白沫糊满了他们的脸颊,小腹,腿根……她曾替其中一个做过简陋的墓碑,因为那只妖精给她唱过歌,然而在父亲发现之后,尸体被挖了出来,当着她的面喂给了看门的猎犬。

她将尤里从水里捞出来,他的x腔剧烈起伏着,眼眶发红,蓝眼睛里蓄着泪,显得雾蒙蒙的。“乖,让我看看。”伊莉莎一只手托着他的肩膀,防止他再次滑到,另一只手伸入了他的后x。借着温水的润滑,她几乎没有遇到阻碍便xx了两根手指,在大约能将手指整根没入的深度,伊莉莎摸到了坚y的金属,有着弧形的带有锯齿状的边缘。伊莉莎推测那个应该是啤酒的瓶盖,毕竟下等人能用的东西并不多,虽然xx来可能会刮伤内壁,但伊莉莎反而因此松了口气。上等人会用红酒的软木塞,那种东西泡胀了之后难xx来,甚至会留在里面直到那些可怜的小东西被活活憋死。

伊莉莎的手指在他的体内呈剪刀状分开,撑开那些柔软的x壁,尤里抵住她的肩头发出啜泣,/驰宇/他抖个不停断断续续的求她:“别……求您……”她没听他的话,用两指夹住那快金属用力向外拉扯。那一定很疼,尤里的尾巴不停的搅着水,他的手搭在浴缸壁上抓挠,发出刺耳的噪音。他们离得太近,这让尤里不敢叫的太大声,他咬着嘴唇抽泣着,压抑的哭音在浴室里回荡。

她终于把那东西拔了出来,确实是瓶盖,标签被刮花,看上去c糙又廉价。伊莉莎再一次按上尤里的小腹,这一次他没再发出声音,只是贴着她艰难的喘气,乱七八糟的液体,血混着xx从他的身体里流了出来,污染了浴缸里的水。然而内出血的情况似乎比被灌入的xx还要严重,整缸的水被染成了锈红色,带着淡淡的腥气。尤里的头埋的很低,耳朵平贴在头上,伊莉莎感到有水滴水落在她的肩膀上,她不太分得清是浴室的水汽还是他的眼泪。

好在排空那些浊液之后,尤里并没有继续出血的情况,他陷入某种半昏迷半清醒的状态。之后的清洗变得轻松许多,他倚靠着伊莉莎任由她摆弄。她替他抹上香波,搓揉着他的头发直到泡沫几乎埋住了他的耳朵。尤里的头发摸上去枯而薄,这并没有出乎伊莉莎的意料,毕竟他浑身上下都透出营养不良的痕迹,猫魅的骨骼本来就轻,而尤里更是瘦到肋骨清晰可见,伊莉莎怀疑自己可以抱得动他。倒是洗掉那些泡沫之后,他毛色让她惊喜。尤里的毛发并不是第一眼看上去那种暗沉的x色,而是偏白的铂金色,像是启明星的微光。他的身上有许多伤,不止是脚上的割口,他的背上有抓痕,腿根处最遭,泛黑的指印交叠在一起,还有不止一排破皮的牙印。他的膝盖是一片青紫色,两条腿都是。伊莉莎的手触碰着他有些肿胀的x部,在确认并没有奇怪的针孔后稍稍放下心来。

“这是怎么回事?”她揉了揉尤里的x口问他,这大概是他全身最软的部分了。

“……怀孕。”他努力睁开眼睛,回答她的问题。他抿了抿嘴,伊莉莎注意到尤里的下嘴唇有清晰的牙印。“还有流产。”大约是担心伊莉莎有什么顾忌,他在她停下手的瞬间立刻补充道:“猫魅不会生病……”他的声音沙哑的很厉害,x腔上下起伏,看上去几乎喘不过气。但他依旧朝着伊莉莎伸手,带着诱惑性质的,他轻轻勾着她的指尖。

伊莉莎看着尤里一时间语塞。

魔物的性别并不像人类那么界限分明,他们中的某些品种,繁殖能力是人类的数倍,并且大多数后代都更加接近魔族。这是常识,也是教会严令禁止人类与魔物交配的原因之一。他,怀孕?可以想象,绝大多数使用过他的人都不会有任何安全措施。至于流产,在看见了那么多血之后也并不让人太过惊讶。至于最后一点,伊莉莎明白他指的是性病,正因为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比娼妓安全的多,才会有那么多人对于群体x他们的活动如此热衷。

“我知道。”伊莉莎对尤里笑了笑,她将手从他的x口移开,摸了摸他的头,试图安慰他。她知道,这是安抚猫魅的方法,然而这看上去对尤里并没有太大效果。他并没有因为她的安抚而放松下来,相反他露出某种困惑的表情,蓝眼睛里透出迷茫。伊莉莎只好放下手,继续替他擦头发。

伊莉莎用了三缸水才将尤里清理g净,她替他擦g了身体,换上了新内衣。做完这一切后,尤里变得g净又整洁,他满身都是她沐浴液的味道,闻起来香香的,伊莉莎满意的点了点头,吩咐佣人将他抱到客房。

——阅读全文加微:potxts,回复“书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