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没海底》txt百度云全文阅读作者:一条小鳑鲏

NP/虐身虐心/xE/暗黑向/有骨科/主受/第一视角/通篇虐受,报社慎入

十五岁那年贺莲生被哥哥接回了家,他以为他终于够到了生命中唯一的光

一、呼吸

白色的墙,冰凉冰凉的,你说像不像一块巨大的墓碑,预示我们所有人都会被埋葬于此。
宿舍的床也就那么大,一下上来三个人,他们也不嫌挤得慌。裴琛的东西好不容易抽了出去,我才能有机会大口大口地喘会儿气,再弄下去大概会直接让我窒息而死。身上还压着个重重的人,我的时间概念一直很差,也不知道蒋轩这样x了我多久,反正下半身已经没什么知觉了,两条软绵绵的腿被他抬起来放到肩上,我被他顶得不住往前,脑袋被磕得眼冒星光,有点晕晃晃的。
放风结束,头又被掰到一边,裴琛那东西故意一下一下戳着我的嘴唇,不知道是把xx还是润滑液抹到了我的嘴上。我配合地张口把他的xx含进去,免得他不耐烦了直接给我上口枷,那东西还是挺伤人自尊的,戴上了之后就只能任口水不受控制地流出来,像个智障儿童。
“喉咙张开点,我要s进去。”
其实根本不需要我配合什么,裴琛话没落音,他那根胡冲乱撞的东西一声招呼也不打,狠狠地一下就直xx了我的喉管,yy的阴毛扎在嘴唇上,沉甸甸的囊袋拍打着我的脸,恶心得够呛。
“x你妈乱动个什么!”
蒋轩一下没忍住在我的肠道里s了出来,他大为光火,随手就是两个巴掌拍在我的肋骨上,他的力气实在不小,我都能感觉到x腔里回荡起了浑浊的颤音,还好他没扇我的脸,不然三天两头的来这一遭,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出去见人了。说到底这也实在不能怪我,都是裴琛那个狗东西x得太深,喉咙都要被他那东西x裂了,也不知道这次出血了没有。
好不容易等裴琛爽完了,我又主动把他们俩身下的孽根x得gg净净,希望老板能满意我这次的服务,见好就收,到此为止。我虽然身强体壮的,但也保不紧哪天就被他们折腾得一命呜呼。
“真是条x狗。”
不知道谁拍了拍我的xx,我听话地把xx抬起来,做出一副乖顺的姿态。这么长时间的训练,我已经很知道要如何听从指令了。有什么冷冷yy的东西被强行塞了进来,我回头一看,后头果然是裴琛那个变态。
那串珠子真他妈长,后面还带个肛塞堵得严严实实,他该不会要我塞着这个东西睡觉吧。裴琛对我笑了笑,摁了个什么开关,我身体里的那串东西突然就疯狂扭动了起来。
“看你一直没s,给个好东西让你也爽一爽。”
蒋轩原本在一边拿着我的手给他手交,他冷眼看着裴琛在我身上折腾,匆匆戳着我的手心三两下s出来之后就下床去浴室洗澡去了,留我和裴琛这个变态待在一起。说起来他们俩以前总是不对付,当初蒋轩x我被裴琛发现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怎么都会当场恶心蒋轩几句,毕竟上男人这种事总是上不得台面,也作不成什么炫耀的资本,况且那个对象还是我,一个被他们持续霸凌了大半年,谁都能踹上一脚的肮脏卑贱的贺家私生子。没想到他们现在居然能一起和平地x我,竟然也没人来给我颁个奖,以表彰我为世界和平做出的贡献。
蒋轩不在,裴琛愈发可着劲儿地折腾我,前头还让他x了根金属棒进去,说是让我好好酝酿一下快感。屁,我都快被他们折腾成性冷淡了还快你妈快感呢。我他妈现在只觉得疼。那根棒子说c不c,但x道那么窄,我疼得稍微挣扎了两下,那狗东西反手就在我大腿内侧咬了一口,罢了还又吸又x的,就像条发情的狗,口水糊了我一腿。
床单上都是他们俩的xx,恶臭无比,我懒得再洗,全卷作一团丢到垃圾桶里去。按照这个消耗速度,我趁着打折屯的那些床单再没多久就能被他们全霍霍完,我哥辛苦挣的钱也不是就这样拿来给他们糟蹋的。以后还是不能让他们在我床上做了,要祸害就祸害他们自己的床去,不过我得好好想想怎么才能在不激怒他们的前提下提出这个要求,要是直说我嫌他们脏,那怕是会被他们当场弄死在这儿。
生活的可悲就在于我已经被x得这么惨了,还得麻溜收拾好自己去写明天要交的作业。英语老师也是真不做人,一来就是三张卷子,才高二呢就这么折腾我们,完形填空写得我头昏脑涨,就我这点英语水平,能认得这几个选项的意思都算不错了。小学就不说了,整个初中我压根儿就没正经上过几堂英语课,准确点说是连学也没好好上几天。语文数学这东西还好,看看书做做题也能自学个七八,偏生就这英语,长得就奇奇怪怪,看着跟鬼画符似的,整本课本上就只有出版社名字那一句是中文,其他什么都看不懂,学个毛。
话虽如此,但作业该做还是要做的,要不搁明天又得被朱丽叶叫到办公室去问这儿问那儿,听她叭叭个没完,她好好一英语老师,圣母心泛滥可以去喂喂外面的流浪小动物,为什么就非得要和我过不去呢。
我抱着个厚厚的词典查单词,这是朱丽叶说的,要我平时多翻翻英语词典,查单词的时候多看看相应的用法啊词组啊例句什么的,她还真以为我过目不忘看了就能记住啊,每个不认识的单词都要查了字典再把意思用法抄在卷子上,麻烦死了。
蒋轩爽完了就再懒得搭理我,这时候还有心情折腾我的就只剩裴琛那个狗东西了。他放的东西还在我肠子里翻江倒海,我放下笔,乖巧地蹭蹭他,想要他速战速决再来一发,赶紧给我把肚子里的东西弄出去。
裴琛脱下我才x上没多久的裤子,一下一下弹着我半y的xx。
“怎么,爽起来了?”
爽你麻痹,我这是被x憋的。这话我当然不敢对他说,只能偷偷腹诽,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裴哥,我想要。”
说起来裴琛也是个好打发的,装下可怜再哼哼唧唧两声就差不多了。真后悔我之前是为啥想不通,非得y梗着脖子跟他们对着g,到头来吃亏的还是我自己。
裴琛那个变态让我抱着腿坐椅子上,自己把那串硕大的珠子一颗颗排出来。他似乎兴奋得很,变态的口味果然和我们正常人不太一样。我试着找了一下排便的感觉,想靠肠子蠕动把珠子给挤出来,可那东西进得太深,又太大颗,我努力挤了两颗出来,实在没力气了,喘着气看他。他这会儿倒装起正人君子来了,整一副袖手旁观的样子。一般用上道具的时候蒋轩是不参与的,我无人求援,只得想想要怎么取悦这个变态,让他大发慈悲放我一马。
“裴哥……”
我可怜地望着他,为了配合节目效果还y挤出了一点生理性眼泪。前头被x涨着还是挺疼的,再玩下去我怕是会真废掉了。
“这时候就乖多了,继续,让裴哥看看你吃了多少东西进去。”
这狗东西摆明了就是故意折腾我,多说无益,看样子不把这东西弄出去他是不会突然良心发现让我解脱。
x你大爷的。
我正在这儿努力呢,门突然一下开了,正对着的就是我门户大开的xx,饶是我再没脸没皮也被吓了一跳,好不容易挤出一半的第三颗珠子一下又给吞了回去。还好进来的是苏云北,我们班班长兼舍长,也是第三个上我的人。说起来他算是对我最好的那个了,被拖上这艘贼船也纯粹是因为运气不好,无意中撞到了蒋轩和裴琛在宿舍里搞我。为了不让他告诉老师,蒋轩和裴琛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让向来正直的他也参与了进来,搞得我们宿舍现在整一x窟浪府。
上我这个被x烂了的男婊子,他应该挺不情愿的,每次都冷着脸。但没办法,现在也只有他能帮我把这东西弄出来了。
“苏哥,苏哥,救救我……”
我也不知道是要他救我什么,反正下意识就这么说了,示弱就对了。之前蒋轩带头霸凌我的时候也只有他从没欺负过我,还给过我一瓶云南白药,我一直都记着他这个情。
“你们又在玩什么?”
“欸,别带上我,我才没有这么变态的爱好。”
“你他妈就高洁了,感情x他的不是你?”
“……”
三两句又吵了起来,我懒得管他们,只顾着向苏云北求助。他果然是个好人,知道我这下贱的姿势肯定是谁让做的,让我放下的话说不定x后又会被抓着这事来折腾我,索性就直接把我抱去了卫生间。
里头那东西还震得嗡嗡直响,苏云北毫不客气地一把扯了出来扔到垃圾桶里。被连续刮过敏感点,让我也有点爽到了,只是前头被堵着,xx一涨就更加疼了起来。
“苏哥帮帮我,前面有东西。”
苏云北托起我前面的东西,体贴地帮我把里面那根金属棒拔了出来,虽然动作有些c暴,但他好歹是唯一一个不往死里折腾我的。之前被狠狠整过,我也算长了记性,裴琛那个狗东西放的玩具从来不准我自己弄出来,x他妈的。
苏云北大力搓着我挺立的性器,疼得我差点叫出来,那东西肯定把里面弄伤了。
“怎么,s不出来吗?”
苏云北掰开我的xx就着蒋轩的xx就x了进去,x,他就不能稍微做下扩张吗,苏云北那东西又c又长,我感觉后面都要裂开了。要不是早知道苏云北是个好人,我都要以为他是不是在故意折腾我。
有一说一,他的手活确实不错,但是前面被那东西塞久了怎么也放松不了,里面又疼得厉害。苏云北一下下狠x着我后面,手上又不停活动着,搞了好久我终于是s了出来。但是xx里头带了点血丝,倒是吓了我一跳,我该不是被玩坏了吧。但想想好像也多大事,我以后也不会娶女人,留着这个也没啥用,他们只别把我弄死了就行,我可得好好活着。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书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