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光》by沐里mli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伪二战背景,军人VS 女学生,男主残忍,女主菟丝花,NP, c口x,结局保证xE

簡體版高xNPxxG現代

写在最前面的话+ 第一章~遗光 <遗光(军官x)(沐里mli)|PO18臉紅心跳 写在最前面的话+ 第一章~遗光 关于剧情,一开始可能会有些平淡,我有点担心,小天使们看多了那三本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女主,会认为遗光太软弱,反抗不激烈。 首先呢,我想如果遗光是那样的性格,NP有可能吗?真的想死,其实是拦不住吧?然后要整个搞残什么的囚禁,也没意思哦! 最后,文章一开始,其实我就设定了遗光是一个骄傲又善良的人。面对别人的刁难,她会用自己的方式语言回击过去,如果是要动手,那应该打不过。 她从小是被父母珍视着长大的。那个年代,江浙商人家庭,只有一个独女,说明父母也一定开明且优秀,并且非常的爱她。最后父母遭遇不测双亡,她又被善良的父亲好友抚养,那个家庭的人都喜欢她。 你们看,所以女主是在一个充满爱的环境下长大的。 哪怕她在奉先生活过,游历大半个中国,可是其实她生活的地方是租界,看到的也都是未经受战火摧残的繁荣平静的华国。(x对中正式宣战,拉开抗战序幕是1937年,此前主要是华北等地区有武装。)并没有看到饱受x本人蹂躏的底层人民的现状,她对x本人的概念就是父母老师告诫的别惹他们,离他们远点。 所以,她其实对x本人观感是模糊的,因为她并没有直接的受到来自于x本人的迫害。让她像别人一样那么仇恨,要用伤害自己的方式复仇,有点困难。 而一开始遗光想要刺杀长田,是因为长田一见面就将枪口对准了她和自己的朋友。她知道自己朋友的身份,所以认为长田会杀她,那是一种被x到极点的反抗,被长田用武力制服以后,她也就放弃了。 说句不好听的,一个生活富足,惹人喜爱的少女,会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吗?而且,她的爸妈都死了,家里就一个了,她的父母那么爱她,告诫她珍惜自己。所以哪怕再艰难也不会去自杀什么的吧。 还有一个原因,如果有小天使研究过民国时期,可能会发现,那时候,特别是上海等大城市,接受过新教育的年轻男女可能对两性关系比现在还要开放。 如果因为失身而自杀,按照遗光接受的教育,我认为她是不会这么做的。 而后面,随着中x局势的改变,抗战正式拉开序幕,遗光会经历越来越多的事情,她会一步步成长并且改变。 对祖国处于水生火热的状况有了更加清醒的认识,因此对x的情绪,对立冲突也会升级。 ----------------------------------- 奉先的冬天很冷,肃烈的风好像能吹进人的骨头缝里。 街上稀稀拉拉的两三个人,有钱的带着镶狐狸毛,狼毛,貉子毛的风帽,把双手袖在怀里,优哉游哉。 穷人们只能尽量佝偻着身体,盼着那破棉衣带来的一点点热能可以抵御严寒。 街角传来一两声库得赛,嗨呀的吵闹声,伴着急促的脚步,一群半大的少年打打闹闹的跑了出来。 安静的街顿时变得吵闹起来,行人悄悄打量了两眼,再神色不明的转过头去,心里骂着小x本崽子,脸上却在不经意接触到其中个别少年的视线时,下意识的露出了讨好的笑容。 后者接收到他们小心翼翼的讨好,回过头去,和伙伴们分享,口里带着得意。 这满洲国不过是他们伟大天皇的大东亚共荣圈的第一站罢了。最近父亲和兄长们在家里越来越多的讨论起了战争,加上国内传来的消息,种种意向指明,对华国的宣战近了。 不论是多大的男人,血液里都流淌着嗜血好战的基因。 这几x,他们频繁讨论着战争,每一个人,都渴望着拥有自己的一把倭刀,将锋利的刀尖刺向那些卑微的身体里,流出那令人兴奋的红色。 少年里有一个个子格外高的始终不紧不慢的走着,他仪容整洁,不参与讨论,偶尔听到一些狂妄可笑的发言也只是冷淡的无视,一点也没有伙伴们异常的兴奋。 “治君,你怎么看?” 被人捅了一下,长田雅治回过头,俊秀的面容上泛起一丝不耐,对上伙伴们热切的目光,他踱着步子,慢慢开口: “如今应当学好技能和知识,他x才好在天皇号召发出时为国朝奉献一切。” 他的声音褪去了变声期的生涩,平稳,冷淡,在一众毛躁的同伴里让人却有一种信服的力量。 “治君说的很有道理啊!”伙伴们服从他,一群人安静了很多,一起朝着学校的方向前进。 教室是一排宽敞的平屋,向阳的方向镶了玻璃,阳光透进来,很亮堂。男孩子们吵闹着走了进来,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统一粉刷了黑漆的桌椅,雪白的墙,簇新整洁。 他们的同学都是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子,这里是帝国在满洲办的男校。 长田雅治刚坐下,一个人风风火火的就闯了进来。 “怎么回事?” 门口的同学被撞翻了课桌,站起来抓着他的衣服不放。 “哎呀~!你们快出去看吧!来了很多女孩子啊!” 他不在意x前的束缚,激动的招呼着。 “什么?” 大多数人惊呆了,有的甚至站了起来朝x场的方向张望。 那闯进来的学生没有再解释,因为隔壁教室轰隆的脚步声,还有那兴奋的喊叫已经说明了一切。 “是真的啊?” 他们反应过来,也纷纷往门口挤去。 “治君,走啊!” 同伴皓八见他还坐在位置上,大力的拉起来。 长田雅治蹙了蹙眉,但还是任由同伴拉扯着站了起来。 中宇皓八凭借他强健的体魄,挤到了最前面。 正看见校长文仲卿领头,后面跟着大约20多个少女和女教师,她们统一穿着黑色的呢子大衣,白色的筒袜洁白如雪。 “是玛格丽特女校的啊?” 有人认了出来,窃窃私语。 长田雅治目光紧紧的追随这那支奇特的队伍,被女老师们簇拥的少女们神情紧张,有一两个甚至小心的转悠着脑袋打量着纯然男性的环境,但是在触碰到一两个侵略的目光后,受惊的飞快移开。 老师们的表情也不太好,好像有些愤怒,又有些无可奈何的悲伤。 “玛格丽特女校不是有钱人的学校吗?” “看来苏政府也保护不了他们租界的学校啊!” 学生们讨论着,那些不乏恶意的猜测隐隐暗示了他们国家的强大,这让他们更加兴奋。 其中几个站在角落里的男学生闻言脸色不好了起来,和同伴相视,内心都为自己国家的弱小而叹息。 这场躁动,直到老师们拿着戒条催赶才平复下来。 男学生们坐在教室里,眼睛都火热的看着门口,他们刚才听说了一个不知道真假的消息:因为教室不足,这20多个女生将被打乱塞到各个班级。 门开了,一身黑色教员衣服的男老师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几个娇小身影。 男学生们的眼睛似乎一下子被点亮了,不负众望的,教员走上了讲台,那几个穿着黑色呢子衣服的身影亮了出来。 长田雅治的目光和同学们一起梭巡这几个女校的学生,等视线一个一个挪到最后第三个位置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好像被施了巫术定住了一般。 讲台上教员还在絮絮叨叨着,他大概也知道男学生们的注意早就不在这里了,最后用戒尺狠狠敲击了几下讲台桌,那清脆的啪啪声终于唤回了男学生们的一丝神智。 “好了,你们先坐前面一排吧?” 中年的教员回过身,笑容温和的对女学生们说道。 她们动了动,在老师的示意下走向课桌。 长田雅治使了个眼色,旁边的男学生戳了戳前排的同学,就这样,他的命令跨过了整个教室被传递到被挪到第二排的学生那里。 砰,第一个女生刚想坐下,那椅子却突然甩了出去。 因为太过意外,女学生一个踉跄用手扶住了课桌,目光惴惴的看着那突然用脚踢椅子的第二排男生。 教员看到了一切,他严厉的要求男学生道歉。 旁边的同伴们起哄道:“老师,新同学过来得介绍一下自己呀!” “胡闹,她们只是过来上一天课。” 教员咆哮着试图镇压这群精力旺盛的青少年。 什么?只有一天?众人心里闪过失落,却更加不依不饶。 “一天也是同学啊!” “必须得告诉我们名字!”有人急切的暴露自己的目的,同伴们却起哄着赞同。 别的教室听到了这边吵闹,也不依的站起来反抗。 第一个女生眼里擎着泪花,她从来没有碰到这样的场景,胆小的性格最终还是在老师的妥协和男学生们的威x利诱下选择了服从。 从第一个开始,这就好像打开了一个开口,接下来的女生出于害怕或者是新女性的做派,也一一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一个,又一个,终于等到那倒数第三个,所有人都忍不住屏息了一般目光直视着讲台上的少女,在这近乎凝滞了一般的压抑气氛中。 她开口,“我叫周遗光!” “什么遗,什么光?” 前排的男生看着她起哄,这也是之前发生过的事情。 她(周遗光)抿了抿嘴角,格外纤细的身姿挺了挺, “公子闻之,往请,欲厚遗之。” 遗光顿了顿,看了一眼后者迷茫的神情,又仰起头,用甜润又清晰的声线继续开口: “与天地兮比寿,与x月兮齐光。” 话音刚落,没等男学生们再开口,她就袅袅的走了下来,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那个开口问名字的男学生沉默了,他盯着前面纤细的身影,听着周围人嗡嗡的讨论,他们都不懂这少女说的是什么。 可是她刚才的神情,还有落在遗和光两个字上的重音说明她的确是回答了问题,后知后觉的想通了这一切,他的脸哄的红了,有一种刀割般的火辣辣的羞耻感涌了出来。 角落里一位瘦小的男学生的脸上悄悄浮起了赞赏痛快的笑容,他偷偷的注视着第一排的方向。 他是一个华国人。 长田雅治的眼神变了,他遥望着那个少女纤弱的背影,似乎有一股不卑弱的气质。 丧家犬 <遗光(军官x)(沐里mli)|PO18臉紅心跳 丧家犬 午间休憩,几个班的女学生都聚集在了廊下,她们尽量的选择无视周围灼灼的目光,分享了自己的焦虑。 “早知道今天我就请假了!” “如果可以让佣人跟着,我就可以让我家阿翠回家告诉我爹妈来接我了。”女同学们抱怨着,显然今天的遭遇都不太好。 “遗光,你胆子真大,都不害怕吗?”女伴张幼凌挽着她的手问。 周围人不明白,和遗光幼凌同班的快速将早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真厉害啊!”有女生崇拜的看着她,也有觉得她出风头,面露不屑。 周遗光看着同学们紧张期待的眼神,笑了笑,百合花一样清新柔美的脸庞在东北冬天的阳光下发着光。 长田雅治和同学们站在远处,隔着一簇簇的人群看着她们。 少女不知愁滋味,没一会儿就眉飞色舞的笑闹起来。 她们或许以为今天早上被宪兵失误破坏的学校,以及被迫移到男校一天的学习经历,只是人生中一次奇妙的遭遇,不会泛起一点涟漪。 可是却不知道,国家和个人的命运牵绊在一起,早在很久以前就画下了结局。 长田雅治的思绪想到了不远以后的战争, “治君” 皓八打断了他安静的思考, “他们都说周遗光是最漂亮的啊!” 少年们平x里五光十色的审美在今天空前的一致。 早上故意踢椅子的男生也点点头,“她不一样,让人不敢看,又一直想看!” 虽然觉得丢脸,可是他也承认周遗光,是他生平仅见的漂亮。 长田雅治略过那些晃动的身影,看向人群中的少女,雪白的皮肤,乌黑的眉发,红粉润泽的唇在阳光下好像富士山下的八重樱。 他漫不经心的回复着同伴的问题,唇角xx了一声浅淡的唔。好像是赞同。 教室里很安静,男同学们的目光却不在那讲台上滔滔不绝的教员身上,微微往坐下挪了挪,是一个身姿挺直却纤细的背影。 被看的人仿佛毫无所觉身后的灼灼目光,她安安静静的坐着,很认真的听着讲课。 铃声响了,平x里期盼的放学时间此刻却显得那么的让人难以接受,男同学们挤挤挨挨,都舍不得离开座位。 他们看着那些少女,想开口,却又好像犹豫着什么。 周遗光的表情淡淡的,那种高傲令人只能远远的观望着她。 门被人敲开,几个下人打扮的中年男女恭敬的接回了自己的小主人。 周遗光也被一个穿马褂老式打扮的中年男人接走了。 女学生被下人簇拥着往门口走去,校门口已经停了好几辆崭新的汽车。 这种难得一见的奢华场面吸引了路上很多人的注意力,大多数男学生的表情都不太好。 他们中大多是跟随父辈作为先遣派部队来到满洲,是在军队中不得意的落魄军户,或者在国内混不下去,为了口吃的,在天皇的鼓动下背井离乡,世代是关中贫民和土地稀少的农户。 在政治中,他们是试探的卒子,也是弃子。 虽然在被统治的华国人民面前,他们是高高在上的强者,可是除了免费的上学机会,以及家家户户每月从统领的武士主中领到的仅够饱腹的粮食,再多的,按照天皇阁下的命令,他们是帝国的前锋,他们需要自己去开辟这片肥沃的黑土地,来攫取财富。 所以,男校里很多的学生甚至除了学校发的校服以外,没有第二件属于自己的衣服。 而今天,这群弱小的华国人,甚至是只能够伺候男人的可怜女性,居然有华丽的轿车,只为了来接送她们上下学。 华国人就像他们的奴隶,而现在,这些奴隶居然过的比主人还要好了。 原本内心对她们隐隐的喜爱之情荡然无存,大多的男学生都隐隐的有一种耻辱的感觉。 有个别的看着这一幕,那眼神中的恶意令人心头打颤。 管家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那些恶意的视线,周遗光目不斜视的往自己家的福特车走去。 车里有人好像看到了她。 左边的车门打开,一只精良的黑色牛皮鞋露出来,男人站直了身体,穿着皮手x的手捏着顶英国羊绒绅士帽往头上戴。 他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看着走来的少女,颀长的身材有着青竹般文雅矜贵的气质。 “父亲!” 少女脸上如同冰雾一样的清冷气质散开了,露出阳光般艳丽的让人移不开眼的笑容。 她急切的钻入男人的怀抱,感受到父亲的一只手扶着她的肩膀,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摩挲了一下她的发顶。 “今天都吓坏了吧?” 来自最亲人的关怀让人感动,遗光像小时候一样的撒着娇。 旁边一辆稍小汽车的主人走了过来,后面跟着的是她的女同学。 两个男人寒暄了一下,就各自笑吟吟的告别离开了。 长田雅治站在家门口,隐隐的听见了熟悉的细碎的哭声,那是一种含在喉咙里的呜咽,伴随着一下下沉闷的棍棒击打皮x发出的声音,还有一两下女童清脆尖锐的哭喊。 他眼神黯淡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然后坚定的伸手推开了那扇虚掩的木门。 “父亲大人!” 少年冷淡又锐意的声线让正在挥舞着棍棒的长田助停顿了一刻, 他回过头,因为酒精侵蚀而浑浊的双目眯了一会儿才看清站在玄关的少年是自己的长子。 而刚刚还在他身下哀嚎的妇人却没有跑走,反而一把抱紧了吓坏的幼女呜呜的哭了起来。 孩子感受到母亲的悲伤,也一起放声大哭。 两个女人的声音充斥在狭小的厅堂,尖锐的让人难以忍受。 男人的眼睛又亮起了一簇怒火,他c红的脸更加狰狞,吓得妇人紧紧的搂住了孩子,不自觉的往墙角退缩。 “没用的猪!” 男人辱骂着,挣了挣手中握着的麻绳,带着毁灭的气息向墙角走去。 长田雅治的目光透着一股失望还有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厌烦,却还是如往常般的站了出去。 他的父亲,继承了爷爷的武士地位,在来到华国后理所当然的被分配成为了这片的武士主。 可是他的无能,让他在来华7年以后一直局步于这一片的武士主职衔。 眼看着同期过来的武士们都升官了,或者换到了更大更富裕的区域。 他没有思考如何进取,迎头赶上, 反而开始用酒精麻痹自己。用殴打弱小的妻女来排解心中的郁闷。 长田雅治看不起这样的行为,可是他是他的父亲,他无法顶撞,只能在父亲第一次把拳头挥向母亲的时候用自己还稚嫩的身体去抵挡。 他很痛,可是却只是换来了爷爷的咆哮,还有母亲无助的哭泣。 后来,一向看重他的爷爷死了,这个家里再也没有了可以约束父亲的人,他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 他曾经问母亲,为什么不在父亲打他的时候逃出去,那个憔悴的女人只是笑笑, 温柔的向儿子解释: “助君太辛苦了,我是他的妻子,却无法分担,我非常羞愧!” “所以您就要做他发泄的人x沙包吗?”长田雅治没有说出这句话,他站起来,略过了这个可怜的女人,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讨论过这个话题。 一个有奴性的人,是无法站起来的。 哪怕是生养自己的母亲,他…… 也看不起她。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