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兄》by初来乍到一脸懵逼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为兄by初来乍到一脸懵x

原创 / 男男 / 古代 / 高x / 正剧 / 强攻强受 / 宫廷

(fu)阜子墨是个要啥没啥,朝不保夕的冷宫皇子。
打小就在冷宫自生自灭,野蛮生长。
为了生存,不得不抱大腿,利用最有权势的皇子为自己提供庇佑。
他正苦于没有目标,迷路的三殿下走进来,成为了他的目标。
却阴差阳错得罪了太子殿下,从此x子过得水深火热。
不得不两边讨好。
一边暗搓搓的喜欢着心有所属的三殿下,为此曾使尽手段想要得到他,不想螳螂扑蝉x雀在后,心上人没有上钩,他自己却被阜微兼设计到手。
原来最大的变态不是别人,是一直对他不冷不热的太子殿下!!!
病态的感情纠葛让阜子墨心惊胆战,当他觉得翅膀y了,准备远走高飞时,顷刻之间折断翅膀,关进笼子里成为了金丝雀。
傻乎乎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就是他。
强制爱,xE。
鬼畜帝王攻X总是被欺负的受

 占有侵犯

他实在是怕极了阴晴不定的太子殿下。
一直以来能躲则躲,每一次被撞见都要遭他欺负一回。
他好似很喜欢以欺负阜子墨为乐。
尤其是十五岁正是知人事的缘故,很多事情已经超出了一个哥哥应该对弟弟做的事。
比如,他总是言语羞辱阜子墨长得女气,还喜欢用形容女气的词用在他身上。
比如喜欢强迫阜子墨弹古筝,说他那双手长得漂亮,适合弹筝。
阜子墨曾经流着眼泪,哭得断断续续,十指流血的被x着弹了几回。
他忍无可忍,求助了禹王,从此远离了太子。
他知道禹王在同太子争皇位,赢了,他做禹王的臣弟,输了,他也愿意陪他流放到偏远地区。
但他没想过太子一直惦记着他,他根本去不了青州。
他没办法和禹王在一起了。
当阜子墨被绑着送上太子寝宫时,只看见他烧了那封传位昭书。
“老四那个蠢货还想谋逆,做假诏书。”
“孤本来对这个位置没什么兴趣,他想要,给他也不是不可以,孤都打算配合他一回的,但他不该藏着你。”他脚下烧着一个火盆,把那封诏书丢进了火盆里,一边朝阜子墨走去,一边脱衣服。
“他现在自身难保,已经护不住你了……你最终还不是落到了孤手上。”他眼里充满了贪婪和诡异的兴奋。
阜子墨被绳子高高捆绑着双腕,惊惧的看着魔鬼一步步走近自己。
“呜呜……”他嘴巴被绑着无法出声,更无法挣扎躲避,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将手伸进自己的衣服里放肆的抚摸着。
触感柔滑的肌肤,发间的香味,都引诱着魔鬼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
“说你跟娇花一样还不承认。”他抓着头发放在鼻间,陶醉的闻着那一阵阵冷香,“你好香……”舌头x过那白洁柔软的耳垂,再含在口中用牙齿碾转玩弄,感受到身下之人发颤的躯体,轻笑一声,热息x在他耳蜗里,“好弟弟,哥哥疼你好不好。”
说罢,落在阜子墨身上的手毫不客气的撕裂了他的衣服,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和x前的两点,可怜兮兮的暴露在空气里。
金尊玉贵养出来的皮x,端得是皮娇x嫩,冰肌玉骨。
再加上那张姿容绝世的脸,谁不心动呢?
这是个天生的尤物,要不是生在皇家,早就被达官富人生吞活剥,关在笼子里圈养一生了。
不过眼下他的处境也没好在哪里去。
阜子墨睁着眼睛,溢满了泪水和恐惧,连连摇头。
太子冷着一张脸指尖划过他的肌肤,好似在想着怎么把他一寸一寸的吃掉。
换作以前他可能还会耐心一些,可他现在已经耐心尽失,从他知人事的那一天起,这个长得漂亮又娇弱的弟弟一直都是他的求不得的渴望。
他从前为这样背德的情欲感到恐惧和不齿,可他得知阜子墨与禹王同吃同睡时,又痛恨嫉妒得牙痒痒。
同样是兄弟,凭什么他只能远远躲着避着?碰不得看不得。
就算是流放也要跟随,做梦!
他同野兽那般扑捉到猎物一样,迫不及待的享受属于他的盛宴。
吻过阜子墨的额头,眼睛,脸庞,一直到锁骨,再往下。
一边霸道的宣布,“你只能是我的。”
兄弟又如何,一样能让他快乐。
从他知道男子之间也可以有鱼水之欢时,这种近乎变态的渴望已经深深的融入了骨血。
他充满侵略性的举动把人吓得不轻。
那模样仿佛要将阜子墨剥皮抽骨,连血带x吃g抹净才算满足。
当他撕裂阜子墨的褥裤分开那双漂亮的长腿,一低头看到那不同寻常的地方,眼里闪过一抹赞赏。
第一次在承恩殿破他身的时候,他其实很是惊讶的。
怎么会有男子同时拥有两性象征。
他很快想起宫里有麒麟子的传说。
麒麟子是皇室百年才会诞生的存在,他们拥有男子的特征,且也有女性的特征,能生育后代。
麒麟子生出来的后代有很大概率都是xx,他们的命运大多都很悲哀,每一代麒麟子都会成为整个皇室中人的玩物。
不过当时他心疼,在他昏过去的时候,没有真正要了他,只用玉势破了他的身,算作警告。
提醒他离禹王远一点。
但是起了反作用。
想到他与禹王的亲近,太子脸色瞬间冷下来,指尖划过那xx口,阜子墨激烈的挣扎起来。
可惜他被绑着,这点挣扎微不足道。
“他碰过你没有?”太子问着,一直盯着哪里,眼里暗欲越来越深。
阜子墨难堪至极,几次想要合拢双腿都不得劲,好不容易并拢,又被强行分开,下一刻,他惊骇的看着太子犹豫着,埋首在他双腿间,温热的唇舌x过那难以启齿的部位。
阜子墨震惊,激烈的挣扎起来,“唔唔”的叫个不停。
太子想听到答案,便解开了蒙着他嘴巴的布条。
隔着自己还未褪下的褥裤顶了顶阜子墨的xx,充满威胁道,“孤只问你一句,他有没有碰过你?如果答案不是孤想要的,那后果也不是你想要的。”
阜子墨深知太子的阴沉和霸道,只怕这件事情不能善了,连连点头,“碰,碰过。”
都是男人,他深知这一点,尤其太子那么霸道的,若是知道自己被碰过,大约会很嫌弃。
但他猜错了。
太子明明笑着,却让他心生恐惧,他拍了拍顾宴的脸,“孤再问你一次,他当真碰过你?”
阜子墨颤抖着道,“碰过。”
下一刻他惨叫出声,只见x前一边的xx被太子用指甲狠狠剐蹭,疼痛让他激烈颤抖着,“好痛,你饶了我吧……”
“有没有碰过你!最后一次……”
“没有,没有!”极力的否认后,太子终于放过了那一点红缨,阜子墨抽搐着缓过来。
但他很快便羞耻又难堪的叫出声来,“不要……!”
x热的唇舌含住那一处,气息x在xx上,他无力的想要后退,被抱着腰肢退无可退。
他喘息着,“不要x……脏……啊……!”
x热柔滑的舌头已经刺入缝隙里,可恶的四处探寻,吸吮,近乎x乱的水声清晰的响起,他只能羞耻又难堪的受着这荒唐的一幕。
太子停下来道,“你是被宫人们仔仔细细洗g净了才送到孤的寝宫里,那里脏了?”他朝那吹了一口气息,“甜得很。”他想了想,补充道,“x答答的,流了很多水,”
“哈……我们是……兄弟,你这是……乱伦!”他语气破碎不连贯的说着这句话,试图提醒太子生而为人的羞耻心和道德感。
只听得太子嗤笑一声,起身抓着他后脑,不允许闪避的吻着阜子墨,勾缠着他躲闪的唇舌。
阜子墨嫌恶心,很是抗拒,可他越抗拒,太子越要x他接受。
直到他们分开,阜子墨偏头g呕几声,什么也吐不出来,只是非常反胃。
太子冷眼看着他g呕出泪,指尖抹去他流下的生理泪水,淡漠道,“这皇宫里,肮脏事那么多,你怎如此天真,尤其是我们这样的人家,有几个是遵守世间规则的?”他x着阜子墨颤抖恐惧的眼睛,吻去残留的泪水,“兄弟又怎样,谁能说,谁敢说孤半句不是。”
他语气暧昧道,“当什么燕王,当太子妃吧。”
阜子墨的声音充满了颤音和隐藏的恐惧,“太子……皇兄,你放我罢,您想要什么样的人没有,何苦让自己染上污点。”
太子沉默片刻,叹息一声,“晚了。”
话音刚落,他在阜子墨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挺身而入。
近乎悲凉的想,我放你,谁来放过我。
年少时他憎恨自己的情不自禁,躲着避着,憎恨阜子墨让他心动而不自知。
到头来眼睁睁看着他和禹王走在一起笑颜相对。
嫉恨就像毒药,餐食着他的心脏。
我要得到你,掌控你。
凭什么我在地狱里,你置身事外。
这是他的求不得。
太子如同野兽,只一味的掠夺,想也知道,除非吃得饱饱的,否则绝不停下。
阜子墨在这一晚叫得凄惨无比,声音都哑了,也没有一个人来救他出这x乱的地狱。
爱若为秽海,便是孽障深渊。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