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英]养猫日记by尋久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我英]养猫x记》作者:尋久NP

内容简介
真的不会写文案总之就是我爱消太要给他生小猫咪!
Cp相泽消太副cp麦克
视角:上帝视角各人物视角切换开头穿x叙述注意时间线本文包含以下内容。1女主金手指大开2剧情狗血助攻3幼女强x生子犯罪等重口味内容好孩子切勿模仿!注意避雷不喜勿入!
简体版xG同人校园二创
结缘
那是一个或许应该成为错误的开始。
……
一间普普通通的公寓里,娇小的女孩泪盈于睫,口中无法抑制的xx带着哭腔的呻^吟。明明对于尚且年幼的她来说应是一件痛苦的事情,然而从身体深处异常的涌出过于强烈的快^感使她几乎失去理智,脑中空白一片浑然忘记了羞耻,只能被动的承受着。
而一边,伏在女孩身上的男人则完全是另一种状态。与此刻衣不蔽体神情迷乱呜咽的女孩相比,他一身黑衣仅是稍有褶皱,眼神平静甚至表情都没有什么变化,仿佛将身下的女孩弄成这幅样子的不是他一般。
确实,于他而言这并不是一场欢爱。
男人克制着动作,尽量减少女孩的负担,同时除却必要甚至都不去触碰她的身体。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男人皱了皱眉,伸手将女孩抱起来调整姿势让她坐在自己身上,一手支撑着女孩的身体,另一边手臂扶着她动作起来。
尽管他对于这事没多大兴趣此刻也因为本能的生理反应而产生些许快^感。然而对于女孩来说却有些过于刺激了,她蜷缩在男人怀里,双手无力的攀附着他,脚趾都卷曲,像一只小兽,不明白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任人摆弄。
女孩泪眼模糊,恍惚中看着男人的脸,伸手摸了上去,糙的,还有隐隐刺手的胡渣。脑海中一闪而现快得抓不住的什么东西,却本能的用手环上男人的肩膀。男人没有排斥,他本以为她是想靠在自己肩上,却没想到女孩以此为支撑抬头吻上了他的眼睛。
他下意识的闭眼,驰宇柔软而x润的触感象是带着一种魔力使他总是g疼的眼睛舒缓开来。亲吻逐渐变成x舐啃咬,他伸手阻止了女孩的行为,在对方用不明所以的迷蒙眼神看着他发出一声呜咽之后重新将她压在身下,男人的呼吸有些加重,用力动作起来。
快感冲击着女孩的神经,声音越发支离破碎,最后意识陷入短暂空白。
在退离之后他不过片刻就调整好了呼吸,在看到女孩身上不正常的红晕终于消失后才轻吐一口气,起身整理衣物。
女孩意识渐渐回归,却因为太过疲惫,困意袭来,挣扎着想要起身也无力。恍惚间看到男人在她的书桌上写着什么然后又转身走过来。男人动作轻柔的替她盖上被子,宽大又略有c糙的手掌抚上她的脑袋,开口道。
“现在的你可能还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等你明白,任何时候想要我付出代价都可以,”说着他顿了顿。
这些话她只模模糊糊听了个大概,实在撑不住合上眼之前听到低低的,带着浓浓懊悔的一声……
“…抱歉。”
———————-
“……?大将?”
“…!!”
凛久猛然回神,看到一张放大的脸在眼前,唔了一声,“…对不起,我走神了。”
药研藤四郎象是无奈一般抱着手臂道,“晚饭已经好了,大将别再发呆了,现在身体虚弱不好好补充营养可不行。”
“嗯,我知道了。”她将手中那张看了无数遍的纸条重新折好小心放进口袋,站起身来跟着药研走进客厅。
饭桌上已经摆了不少散发着热气的料理,鹤丸兴致勃勃的戳着一颗丸子,准备下嘴时被眼疾手快的药研一记手刀打落,“大将还没有入席,太失礼了鹤丸殿。”鹤丸嗷了一声却没反驳,老实的等着。
“嘛~主也快来坐下,今天的料理可甚是美味,山姥切他们也是用心了哈哈”一旁的三x月眯着眼优雅的品尝着今x晚餐仿佛那是什么山珍海味。
“…三x月,你也…”药研无奈的扶着额,也最是拿这个人没办法。
“这些就是最后了。”山姥切国广和笑面青江一人端着一个盘子进来。
“哦哦哦!”鹤丸的眼睛亮起来,“真有你们的啊!”
药研看了看他们身后问道,“大典太呢?”
“他在主的房间里看着,说是等我们吃完了再来交换。”山姥切放下盘子,扯了扯头上的卫衣的白色帽子,试图把自己藏的更深。
“主?不舒服吗?”青江微笑着看着凛久,手已经端起饭碗,说着关心的话却是我饿了您不快点落座怎么开饭的意思。
“真的没关系吗?”山姥切回头看她,兜帽下碧色的双眸隐隐发亮。
凛久露出一个微笑在他们的包围中坐下,“没关系啦,只是今天剑术练习有些累了而已。”
“主何必那么拼命呢,不必那么x迫自己也已经做得很好了。”鹤丸叼着丸子很是不解的嘟囔。
“哈哈,主就这么想去吗?那个…什么…恩…什么学校。”三x月无论说几遍都还是记不住名字,含糊带过。
“是雄英。”药研补充。
“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哈哈哈……”
“嗯,我想去,”凛久点头,理由她已经和他们好好解释过了,如今不必再说一次。
“可是如果是为了……”药研还是不能认同,却被打断。
“哈哈哈既然是主想去的,那就去吧”三x月终于睁开眼睛,露出那一轮皎洁的新月,里面倒映着凛久的淡淡的影子。
“主在哪里,哪里就是老爷爷的容身之处哈哈…”
她终于笑了起来,声音也愉快起来,“谢谢你,三x月。”
“既然您已经决定了,我们自当跟随,只是还请您保重身体。”山姥切中规中矩的发表意见。
“这个世界这么有趣,那个雄英学校里面应该会有更多的惊喜在等着吧,加油啊主!”鹤丸十分欢快。
和大家一起温馨的吃着晚饭,凛久也久违的感到放松了,最近不光是剑术的练习,个性的使用她也下了苦工夫,毕竟离她参加雄英的招生考试只有不到一年了。
晚饭过后,大家开始各自收拾,为了她能专心准备考试跟随她的刀剑们几乎将所有其他的活都揽了过去。
然而收拾完之后整个房间便陡然安静下来。
凛久端着给大典太留的饭菜穿过走廊来到自己的房间,“大典太,我把饭菜带来了,趁热吃吧。”
背对着她做在榻榻米上的高大男人缓缓回头,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缓缓起身向她走来,接过盘子说了声“谢谢,鹤丸他们已经回去了吗?”
凛久笑了笑点头,走到刚才大典太坐着的地方蹲下,“今天可算是闹腾累了。”
面前是一个软乎乎的垫子,里面有两只毛茸茸的小x猫缩成一团在呼呼大睡,白毛的猫咪绒毛像丝缎般顺滑,纯黑的猫咪毛发则略显凌乱。
凛久无声的叹了口气,小心翼翼的将垫子抱起来放到旁边的床上,她的枕边,“大典太也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我会叫你的。”
紫发的男人点点头,端着盘子径自离开到隔壁的大房间去了。
……
温习了一段时间功课,洗过澡后,凛久躺在床上看着在空中一一展开的十张卡片。
她本是一名审神者,在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她所拥有的能力通通都表现为了这个世界的所特有的,几乎人人都拥有的特殊能力—-个性。
或许是因为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的个性明显和其他人有着明显差别。卡片,自她三岁觉醒个性开始就能看到自己身边所围绕着的十张卡片,也只有她能看到。
起初十张卡片里有七张都是空白的,有三张写满了文字,就象是游戏中的技能卡一样。她作为审神者与生俱来的能力被具象化了。
最开始是武器召唤,即将刀剑显形,作为武器使用或者是赋予人的形态都可以。再就是审神者必备的符纸使用能力以及结界。
前者由单一的治疗符纸变成了单纯的含有灵力的符纸,虽然是消耗品但使用得当几乎可以组成各式各样的效果十分实用。后者则由原本为了防止误伤或是战斗时破坏严重而展开的结界领域变成了小范围类似时空静止的效果,不过使用时间颇有限制,最多不过十秒她就能累得虚脱。
拥有复数个性的人虽然不多但也绝对不少,每个人能承受的力量总是有限度的,不然总会对身体产生负担。复数个性拥有者拥有两三种个性已是被上天恩泽,再多说不定就会变成白痴了。
凛久当时看着自己剩下的七张空白卡片沉默了。
她有问过其他拥有多种个性的人,对方的回答都大同小异,使用个性就象是吃饭喝水一般自然而然。
很明显不会有卡片之类微妙的东西出现。那么……会不会她的个性本身就这些技能卡呢……
这也只是想想罢了,于他人而言凛久只是一个被上天恩泽的复数个性拥有者。
她的资料卡上登记着武器召唤和威力增幅两种个性。
那是在某一x,她与三x月在道场练习剑术时的事情了,木剑挥下时将地面砸出一道深痕,明显不是只有五岁的她能搞出来的威力。经过专门的鉴定之后判定为对自身或物体进行增幅的个性,若是跑便会体现在速度上,若是跳便体现在弹跳力上,实在是个很实在的个性。
如今她来到这个有个性的世界已经15年,在这期间通过契机其他卡片也陆续觉醒。有非常实用的,也有没什么用的。
有用的比如在战斗中优势明显的领域内五感强化,没什么用的就比如……
凛久转过身看着在身边的小垫子里睡迷糊的两只小x猫,指尖温柔的抚摸着它们柔软的绒毛,渐渐的,手指变成了x球,头上长出了猫耳朵,身后是一条大尾巴……
白色的大猫咪打了个哈欠,g脆放弃大床窝了进去,小垫子一下子变得狭窄起来。小猫咪们似乎感觉到了她的温度,滚进了她怀里拱了拱。
心之所向
清晨的温和阳光透过层层树荫将光辉散落在这座半掩于林木中的神社,平添一抹神性。
八神凛久出生在这个神社,有记忆起便是同自己的爷爷生活在一起。爷爷是这座神社最后的神官,随着个性时代的迎来,拜访神社的人也急剧减少,人们不再信仰神明,这座神社就象是被遗忘了一般寂静。
爷爷去世前曾经将八神家世代传下来的神物交给她,希望她能成为巫女守护这里直到25岁。
可惜,这个愿望注定无法实现了。
大典太坐在客厅里,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穿过纸门出现在眼前,“早啊,大典太。”
凛久将怀里已经醒了却还在喵喵蹭着撒娇的两只小猫咪递给大典太,后者小心的接了过去。小x猫们象是不满的呜咽了几声随即发出淡淡的柔和的光芒,四肢伸展,显出了原本的模样。
x声x气的两个小宝宝,甚至走路都还在不稳晃荡,却熟练的攀爬上大典太坐在他怀里发出啊啊的可爱声音。
与他高大的体型相反,大典太的动作十分小心温柔,试了试温度,将已经准备好的x瓶塞进嗷嗷叫的两只小团子嘴里。她们马上就安静下来,小孩子喝x时总是带着异常的认真,只是睁着x润的大眼睛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这样的画面竟然十分和谐温馨,凛久吃着早饭想着。
早饭过后她换上了运动服穿过庭院来到原本作为神殿使用的道场,随手捞了一把木剑,空着的一只手则凭空xx一把刀剑。
“那么今天就拜托你了,鹤丸”她轻声说。
樱瓣散去,显出身着白色狩衣的付丧神,他将本体立在一旁举起了木剑。
“今天会有什么惊喜在等着我呢?我的主。”他带着淡淡的笑猛的便朝凛久斩下,剑气带起一阵风在地面留下一道浅痕。
两道身影快速来往间的细节外行人很难精确捕捉,三x月做在一边的长廊上看着,“主的进步可真是大啊哈哈哈”
忽然从旁伸出一只胖爪子扯住了他发上的流苏,“啊,啊…”
“啊哈哈小女娃娃可饶了爷爷吧,这可不是吃的……”三x月苦笑着将白发的小女孩巴拉下来,忽然感到盘坐的腿上一重,另一个黑发女孩子垂着眼正努力的爬上来。
“小孩子精神可真是好啊哈哈…”他摸摸这个的头,将她们放在自己腿上坐好,“想看主君练习可要乖啊……”
凛久挡住对方一击,后退两步,调整呼吸,握刀的手腕隐隐作痛,y接鹤丸的攻击还是有些勉强,力量上终究有着不小的差距。
但是她并非没有优势,但她已经在诸位刀剑的长年磨练中具备了较高素质,周旋一二不是问题,鹤丸以刀剑之身能展现精伦的剑术配上自身不弱的灵力,是个强劲的对手,但他并不具备这个世界所谓的个性。
木剑上缠绕着的增幅让她能使出与鹤丸相匹敌的威力,依靠增幅个性也能堪堪跟上对方的速度,甚至反应力方面也有五感领域替她捕捉动作轻快的对手。
“砰!!”
在坚持了一段时间后她终于被击倒在地,胜利者收起指向她的木剑活动了一下手腕,伸手将她拉起来。
“主又进步了呢,个性使用流畅了很多,不像之前那样不是消耗过大累倒就是使用中断衔接不上,真是令人吃惊。”他爽朗的笑着说道。
“因为大家都不手下留情啊,这都做不到怎么行,”凛久解下发带散下高束的头发,“我不过靠着个性才能勉强一战,还是差得太远。”
一阵哒哒哒哒的声音传来,凛久俯身接住了两个兴奋的小团子。咿咿呀呀的x音触碰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妈…妈”白团子做出握剑的姿势,挥动着小爪子。
“…bon!!”黑团子双手举高打开扑在她怀里。
“妈妈要去上学了,你们要乖啊~”被可爱的女儿们治愈了练习的疲惫,凛久在她们的额头上落下各自落下一个吻。
换好制服,凛久站在门口回头,“今天就麻烦你们看家了”。
面前是一个被怀里的女孩扯着流苏往嘴里塞的三x月和一个双手举着女娃娃飞高高的鹤丸。
“……”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