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难却》by李非言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情深难却 限
作者.李非言

行云流水般的友情散尽,迎来唯你一人的余生光阴。

原创小说 – GL – 中篇 – 连载
xE – 支配服从 – 荤素均衡 – 现代

青梅青梅的虐恋情深

【不算轰轰烈烈,也非细水长流,只是刻骨铭心。】

弱x强食,物竞天择

而她,能否护得住她?

强势攻×病娇受 GL&xDSM

起承转合系列第一部。

————————————

①bdsm向为主 sm有

②破镜重圆,身心皆虐

③驻站作品,是本人搬文√

相遇有缘,感谢阅读

以上,比心

第一章 回头x

程简萱推开厚重的雕花大门,落地玻璃窗外能看到一片树林,暖洋洋的阳光斜s进空旷的调教室里,给冰冷的色调添上一缕温度。

雪白的波斯绒地毯铺遍每个角落,房间中央摆着一张单人沙发,有个若隐若现的身影倚着头陷在里面,像遗世独立的王,高高在上,俯瞰众生。

墨色的真皮沙发四周空无一物,如往x的萧涵那般,不需要任何陪衬。

白橡木打的柜子占据了整整一面墙,每个方方正正的抽屉里装着不一样的玩具,让人既恐惧又好奇。

我拥有世间最完美的盛宴,现在却把她弄丢了。

伏在沙发前方半米处,充当着茶几的角色,腰踏处稳稳地放着一杯艳丽的红酒,仿佛等待着谁伸手勾走。

秒针走过的声音提醒着程简萱,没有,没有人了,再也没有人冷冷开口,说动一次五鞭,说难受也忍着,说这一小时就当惩罚。

也没有人在她快坚持不住的时候洋装看书累了想喝一口酒,却拿起了再没放回。

虽然……没有酒她也没能坚持多久。

有一段时间萧涵像是迷上了“置物”,程简萱也被跟着磨出了几分耐性,不至于一刻钟都跪不住。

“主人!”

高脚杯离开皮肤的感觉是那么熟悉,跪伏在地上的人突然弹起,眼神聚焦后又蒙上了暗淡。

“程小姐,萧总不在。”

男秘书的声音貌似恭敬,细听又似嘲讽。

是啊,她堂堂程家大小姐,自己求着当奴隶,还让陌生男人撞见,多丢人。

“滚出去,”程简萱推了男人一把,“谁准你进来的!”

男秘书连晃都没晃一下。

也是,萧涵带在身边的人,怎么可能没点武功底子。

伸手夺男人手里的杯子,被避开,红色的液体溅出几滴,男人不满开口,“不管萧总和您有过什么交集,四楼都只有萧总和她的现任sub可以上来,您这副样子出现在这里,实在不是为客之道吧。”

这副样子,什么样子?

程简萱看了一眼自己赤裸的身体,无力的笑了笑。

物是人非事事休。

她这样是逾矩,还是不知羞。

男秘书很“绅士”的没有凝视她,而是把目光挪到一边。

默默把刚刚脱在沙发上的连衣裙x好,程简萱开口问,“那些玩具她在你身上用过几样?”

“她没碰过我。”不难看出,男秘书其实是渴望萧涵对他做些什么的,只是从未如愿。

程简萱笑了,莫名就有优越感涌上来,看,你连被她碰都不配,我简直……哈哈,程简萱你什么时候卑微到跟人比这个了?

带刺地说道:“也不是你哪里不好,而是她萧涵不会动窝边x的,既然是致丞的员工,怕你这辈子都没可能叫她一声主人。”

像是扳回了一局,心里明快不少。

男人一僵,做了个请的手势。

她只能装作爽快离开。

才刚到客厅就听到熟悉的停车声音。

该是她回来了。

的确是。

萧涵。

黑白通吃,雷霆手段。

弥暮会馆资深女dom,Y城单身贵族。

除了有些无伤大雅的特殊癖好外,堪称完美。

而跟在她身后走进来的那个少年,让程简萱瞬间有了危机感。

gg净净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欺负一下,又下不了狠手,恨不得抱在怀里怜惜的气质,太符合萧涵一贯欣赏的类型了。

“程小姐,好久不见。”程简萱做梦都在思念的声音响在耳畔,却不是“简萱”或者“萱萱”,而是例行公事的“程小姐”。

“嗯,好久不见,主……萧涵。”

压下差点脱口的“主人”二字,程简萱心头有些泛酸。那个少年,应该就是萧涵的现任sub吧?不然又怎么会被带到这栋别墅来。

萧涵看透了程简萱的心思,开口道:“这是希漠,弥暮的会员。”又向希漠介绍道,“程小姐,我的一个……”偏过头来打量了程简萱一下,斟酌了一个身份给她,“合作伙伴。”

程简萱脸色煞白。

现在是真的,要断g净了?

连朋友都不算……

有佣人泡了新茶过来,希漠服侍着萧涵落座,男秘书客观地汇报工作及在四楼调教室撞见的“程小姐”的所作所为。

一切都是那么井然有序。

程简萱就像一个多余的人,坐立不安。

终于,萧涵注意到她的尴尬。

“程小姐,首先抱歉,没能及时回来赴约。”这样瞧这还真有一点道歉的模样。萧涵话锋一转,又道,“但四楼是我的私人领域,请不要乱闯,相信程小姐是最清楚这里的规矩的。念在初犯,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多熟悉的语调和台词。

萧涵一直很喜欢这句,且说到做到。

连程简萱最嚣张那会儿也不敢踩这句话的底线。

现在听来,除了是威胁以外,更多的是放过的宽容。

希漠乖巧地跪在萧涵的身边,闻言像宣告所有权般把头靠在萧涵的大腿上,蹭了蹭。

——那是我的位置!

程简萱在心里呐喊,却没有立场讲出来。

“关于贵公司提的意见,致丞会尽力配合,至于城南那块地皮的具体事宜,我想程小姐也不会太清楚。我今天晚上会直接和程总视频,就不劳烦程小姐现编现卖了。李叔,送客。”

她还一句话都没说。

萧涵就把她否认了个彻彻底底。

“等下!”

程简萱拿出那份合同,“萧涵,我舅舅把这块地皮交给我负责了,我想去你书房慢慢谈。”

男秘书接过合同,交给萧涵浏览。

“可以,”萧涵挽住希漠,“程小姐先请。”

二楼书房。

有侍者跟上来。

程简萱坐在书桌前的沙发上,脑海中不断闪现出她在那张书桌上被萧涵玩到xx的各种零碎画面。

羞耻。

抬头却撞见萧涵看穿一切的眼睛。

而后是美男添香的场景。

萧涵坐在书桌后,背景是顶到天花板的檀木书架。里面装满了程简萱看不懂的原版书,以前看不懂,现在也看不懂。

希漠半坐在老板椅的扶手上,手搭过靠背,环在萧涵脑后,熟门熟路,显然不是第一次了。

原来除了我,其他人也可以这么亲密地靠在你身边。

……

“程小姐?”

“……啊?”程简萱回神,“唔,好,你说的对,就这么办。”

希漠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主人问你喝咖啡还是喝橙汁。”

萧涵喜欢有教养的孩子,这么当着客人面笑出声,希漠怕是要吃点苦头的。

侍者见机行事,知道此处不需要他,很自觉退了出去。

希漠也反应过来自己的失礼,吓得滑到椅下跪好,认错:“主人,希漠错了,请主人责罚。”

果然,萧涵对他吩咐:“到二号室等我。”

希漠就着那姿势不敢起身,往门口爬去。

程简萱暗叹,这男孩子真乖巧,那副样子离开,还不忘懂事的关门。

怪不得萧涵喜欢。

但是萧涵是她的。

只能是她的……伴侣也好,主人也罢,只是她的。

秒针走过的声音。

很好,现在只有她和萧涵两个人了。

她也想,跪在她脚边,请求惩罚。

“程小姐对这个合约还有什么补充吗?”

“没有。”

“但我有,”萧涵说,“城南离市中心较远,这块地皮虽好,但终归有限制,这个价位……”

“价格你随便减,我完全同意。”

“随便减?”萧涵问。

“对,我白送你都可以的。”

萧涵以一种你真的无药可救了的眼神看她。

她迎上她的目光。

——我知道这块地皮重要,所以才求来,给你。

程简萱没说出口。

“呵,拿着家里的东西四处乱败,程简萱,你可真是毫无长进。”

程氏集团奄奄一息,这位千金小姐还拿为数不多的不动产来糟蹋。

果然是宠坏了的孩子。

扶不上墙。

……

萧涵生气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程简萱认为,这是她的良机。

绕开茶几冲到萧涵身边,跪下,做着萧涵亲手调教出来的动作,诚恳地说:“主人,萱萱错了,请您狠狠地惩罚萱萱吧。”

当初让她认个错可是百般扭捏,这下倒好,自己上赶着求罚,还添油加醋,修饰得矫情可笑。

可惜她错不错,跟现在的萧涵,没有关系。

“程小姐,请自重。”

冷淡的语句给了程简萱当头一棒,提醒她今非昔比,提醒她当知自重。

泪,无声滑落。

“主人,不要这样好不好,求求你,不要这样,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改,我以后都改,我求你,让我回来吧,”越说越控制不住,泪痕越来越多,程简萱摇头,“萧涵,我不想走的,你再……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仿佛要把这些天的委屈都哭尽,“你不要找别人,我乖乖的,乖乖的当你的萱萱……”

萧涵捻起她的下颌,“你怎么还是不明白,我们结束了,你不要这么作贱自己,没人再替你负责。”

“不,不要……萧涵,我胃疼……主人,萱萱胃疼,”一把抱住萧涵的腿,“主人揉揉,好不好,萧涵,你抱抱我好不好。”

我不要你去找别人了,我不要你不理我了……

我可以懂事的。

我可以比那个希漠做的更好的。

打着轻颤。

这下不止胃病犯了,还头晕。

萧涵拥着脚上那一团,柔声开口,“简萱,别哭了。”

是萧涵专属于她的温柔。

程简萱抬头,望着萧涵。

“你的眼泪不值钱。”

……

轰!

有什么东西坍塌破碎了的声音。

分开那天她说的:我救你一回/驰宇/,折腾半年,友谊散尽,从此两清。

早该看明白,结束了,就该一刀两断,还来犯什么贱。

程简萱,她早就不要你了啊。

“萧,涵。”

不知道想说什么了,只能念她的名字。

今天的她在别人眼里就是一个疯子吧。

杀萧涵未婚夫的时候,她就已经疯了。

萧涵,萧涵,萧涵……

“嗯,”萧涵算是回应了一下她的呼唤,“程小姐,那块地皮我就不签了,您的情绪波动有点大,我让袁秘书送你回去。”

要赶我走了,也好,别平白在这丢人了。

有人扶着下楼,上车。

是我给萧涵选的那辆,她最爱开的那辆。

当时不甘不愿地瞎选的,怎么贵怎么来。

性能倒是对得起价格。

一路上都没有什么颠簸。

浑浑噩噩的。

可能是发烧了。

萧涵啊萧涵。

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

袁秘书把生无可恋的程小姐交还了程家,又赶回山悦别墅。

作为萧涵的私人秘书,在那x别墅里是有房间的。

有房间而已,他可不敢肖想萧总。

他和她只能是下属和上司的关系,绝不能有半点逾矩。

比如说,他私自上了四楼,就得自觉去领罚。

今晚,不知道是几个人的不眠夜。

袁瑔苦笑一下,又感叹:也可能只是我一个人的。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