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的情热》by睡得香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该死的情热(SX,NP)by睡得香

原创 / 男男 / 架空 / 高x / 正剧 / 校园 / 高x
甜宠NP,被五个alpha轮流疼爱~

白双语是前途无量的军校生,未来可期,突如其来的发情期却打乱了他的人生计划。
为增加受孕率,所有的omega都必须强制性匹配三到五名alpha。
不巧,白双语匹配到的,是系统最高值。

攻1,经典霸道总裁攻
攻2,温柔腹黑研究员攻
攻3,运动员x狗攻
攻4,肃杀将军攻
攻5,阴森病娇攻

 第一章 霸道总裁攻(情热来临,吃了个饱)

周一,天朗气清。

白双语看过天气预报,手机和钥匙放柜子上,蹲在玄关换鞋,右肩挎着单肩包。

突然间,系鞋带的指尖颤抖起来,少年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一股热流在体内乱窜,甚至在他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xx已经x了个透。

情热,再次来了。

白双语满脸通红,喘息急促,胡乱拿起挎包,倒出来的却都是书本文具。

他慌忙转身要去卧室,却又一阵潮涌袭来,令他霎时间软了双腿,被玄关台阶绊倒在地。

“哈,哈…….唔,手机……”

被一波又一波的情潮裹挟,他艰难地去够柜子上的手机,慌乱间扫落钥匙,砸在他身上,却带来一道头皮发麻的电流。

白双语涨红了脸,咬紧牙关,拼尽全力支撑身体,哐当一声,手机被他碰到地上。

他松了口气,竭力克制颤抖去解锁屏幕,因为手指汗x,三次才解锁成功。

情潮汹涌,眼前起了雾气朦胧,手机屏幕被汗水模糊,但他还是拨出了那个号码。
  
  “喂……”
  
  电话那头的男声十分冷冽:“你好,请问……”
  
  “请问,现在可…..哈,可以过来吗,”白双语吞咽着g涩的咽喉,眼前一阵黑一阵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我好难受……”
  
  男人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怎么,发情了?”
  
  他打不算来帮他吗?
  
  白双语脑子里一片混沌,已经无法思考,急得将手机丢到一旁,毫无章法地去推牛仔裤的腰带,却怎么也解不开,几乎要哭出来。
  
  发情,发情,该死的发情!
  
  一个月前,他正准备度过十八岁的生x,发情期却突如其来。
  
  发情也就罢了,还被强制匹配给了五个alpha,至今他都没见过对方的面。
  
  可alpha再多又有什么用,在他需要的时候一个都不来!
  
  白双语夹紧双腿,热得难受,欲火几乎要将他吞噬,他低声哭了出来。
  
  就在这时,门锁咔哒一声,门开了。
  
  陆行之举着手机,毫无准备地被omega浓郁的信息素冲击,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迅速关门。
  
  低头,只见少年倒在地上,衣衫凌乱,双腿绞紧,两臂交叉横在脸上,身上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书本,整个人看起来更加娇弱可怜。
  
  冷漠的黑眸微眯,陆行之将电话挂断,白双语的手机屏幕也随之暗了下来。
  
  “初次见面,可真是好一份大礼。”
  
陆行之喉咙发紧,俯身拉开他的双臂,少年已经被欲望折磨得眼神迷离,浑身滚烫,满眼是泪,不由分说地缠上他坚实的臂膀。
  
  “帮帮我……这里……”
  
  白双语笨拙地牵引他的手往下探,却隔着y实的牛仔裤,根本没什么感觉,当即难熬得哭了起来。
  
  信息素的味道浓郁,陆行之也很不好受,弯腰将人打横抱起,白双语搂着他的脖子,不管不顾地吻了上来。
  
  前十八年他过得清心寡欲,根本不知道怎么做才好,毫无章法地一通乱啃。
  
  陆行之邪火猛起,手掌扣住少年后脑,狠狠吻住他!
  
  “唔!”白双语只觉一阵电流击穿身体,头皮发麻,仰着下巴任由男人索取。
  
  两个人用力地深吻,滚在沙发上,陆行之灵巧地解开白双语的裤子,伸手去摸。
  
  他xx已然全y,xx更是泛滥成灾,只轻轻摸了一下,少年被堵住的嘴巴里便发出变调的尖叫,双腿微微抽搐,夹紧了他的手。
  
  “嘶——”陆行之克制地皱起眉,额头渗出薄薄的热汗,咬紧牙关,“怎么浪成这样,没有男人就让你这么饥渴吗?”
  
  “快…..快点……”
  
  白双语大腿不住摩擦腿间的手,讨好地亲吻男人的嘴唇、喉结,却让陆行之生出一种,自己被当成按摩棒的感觉。
  
  陆大总裁纵横商场,哪里忍受得了这种侮辱,当即掰开少年双腿,食中二指夹住柔嫩的xx,轻轻一拧!
  
  “啊!!!”
  
  白双语全身一阵痉挛,柔软x润的xx竟然当着他的面,xs出一道清亮的汁水。
  
  他潮x了。
  
  陆行之猝不及防,脸颊溅上几滴花汁,不禁愣住了。
  
  才碰了这么一下他就潮吹了,也太x,太敏感了吧?
  
  压抑许久的情潮终于得到释放,白双语心脏砰砰直跳,品味着陌生的xx,神智也清晰了一点。
  
  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双腿大开,赤裸着xx对着一个陌生男人,整张脸腾地一下红了个透。
  
  天啊,他都做了什么?对着一个陌生人发情?
  
  更羞耻的是,他居然还xx了……
  
  “你你你……你是什么人?”
  
  白双语欲哭无泪,试图起身,却被猛地按了回去,整个人陷入柔软的沙发。
  
  “刚才还哭着给我打电话,怎么,爽过就不认了?”陆行之覆在他身上,捏紧了他的下巴,眯眼一字一句地说,“你当我是什么?”
  
  少年x润的眼睛睁大了:“你是陆总吗?”
  
  “陆总?”陆行之更不爽了,阴测测道,“该叫我什么?”
  
  对了,他是他的alpha。
  
  白双语脸色却更红了,他对五个alpha各自都有些浪漫的遐想,想不到第一次见面就被看到最x荡的一面,顿时整个人羞得说不出话来。
  
  他的沉默却激起了陆行之的怒意,男人眼底翻滚着晦暗的光,低沉冷笑一声。
  
  白双语尚未领悟到他冷笑的意思,下一阵情潮却又如同浪潮般向袭来。
  
  少年轻喘着呻吟,下意识地在陆行之身上乱摸,男人呼吸c重,却岿然不动,任凭他胡乱摩挲。
  
  “嗯,嗯,啊……”白双语抬起臀部,小巧的xx不住摩擦他的西装裤,c粝的布料摩擦下有种别样的刺激,却爽得不够彻底,不够痛快。
  
  “陆总,帮帮我,陆总……”少年带着哭腔的鼻音青涩而甜腻,柔嫩脸颊和嘴唇在他肩窝不住乱蹭。
 
  陆行之低咒一声,裤子已经高高鼓起,又被少年时不时地蹭到,几乎克制不住。
  
  他咬紧牙关,强行按住少年肩膀,冷声道:“你习惯让外人x你,我可没这个习惯,不如给你叫个鸭子,你想怎么玩怎么玩。”
  
  白双语又羞又愤,尝过一次xx的身体比先前更加敏感,只想他再过来揉揉。
  
  当下什么也顾不上了,四肢紧紧缠住男人,生怕他走了一般,急急道:“不要,我只要你!”
  
  “为什么?”陆行之呼吸急促,手指已经滑入少年宽松的卫衣里,在光滑的脊背上打圈。
  
  “你是我的alpha,是我老公,不找你找谁!”白双语委屈得快哭了,“你为什么不给我?”
  
  一句话宛如火星,瞬间烧尽了他的理智。
  
  陆行之抬高他的大腿,c长滚烫的xx分开两瓣xx,径直闯了进去!
  
  白双语尖叫一声,小脸扭曲,满脸泪水,说不出是痛是爽。
  
  处子的紧致令陆行之抽了一口气,头皮发麻,忍不住骂了一声:“还是处就这么浪,简直天生就是用来挨x的!xx抬高点,夹好了!”
  
  白双语一面极致的舒爽,一面被他骂得羞耻无比,呜咽着摇头:“我不是,呜……我不浪……”
  
  然而下一刻,还停在xx里的xx便大开大合地x弄起来,直顶得他尖叫连连,爽到飞天。
  
  “啊啊啊啊……啊!啊……就是那里,好c……顶到了……”白双语不由自主应和着他的节奏,一下一下抬动臀部,感受着这种前所未有的爽感,“老公好棒,再深一点老公…..”
  
  “x货!”陆行之咬紧牙关,不住骂道,“说清楚一点,什么好c?”
  
  “啊,啊,啊……啊啊!”白双语流着泪,没忘他先前的冷淡,生怕他抽身离去,一边x叫一边羞耻地回答,“是老公的…..大xx……好棒,老公,啊!”
  
  就着交合的姿势,陆行之将他转了个方向,背对自己按在沙发上,捧住少年雪白的翘臀狂x不止。
  
  白双语呜咽地哭叫着,只觉花x里越来越酸,越来越涨,一种陌生的感觉涌了上来,他难受地扭过身子,试图推拒:“不要了,啊啊啊……不要了老公,好酸……”
  
  少年不知所措的样子着实太过可怜,陆行之眸中闪过一丝笑意,握着他纤细的腰身,俯身贴在他耳畔,低声说:“记住了,这里就是x点,是你这张小xx最喜欢的地方。”
  
  白双语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又哭又叫,不住摇头,陌生的感觉如同潮水越长越高,难受至极,陆行之却不肯放过他,越x越快,房间里只听见激烈的啪啪声,以及白双语克制不住的呻吟与哭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白双语情欲堆叠到顶端的刹那,xx里的xx忽然急剧涨大,顶端成结,死死地抵住xx。
  
  陆行之强势地压住他的肩膀,一口咬住少年后颈。
  
  一瞬间,白双语脑袋里一片空白。那种感觉难以言喻,像xx,又仿佛身体已然受到完全掌控,弱小的x食动物只得伏倒于地面,惊恐地僵直身躯。
  
  他被标记了。
  
  白双语瞳孔紧缩,张大了嘴,却一声也叫不出,浑身抽搐着到达了顶峰。
  
  与此同时,一股热流s入xx,白双语不住颤抖,两眼翻白,xx也跟着s了出来。
  
  陆行之低吼着,足足s了十几秒方才停下。
  
  两人抱在一起喘息了很久,终于平静下来。陆行之xxxx,小xx收缩了一下,汩汩流出浓稠的xx,仿佛失禁。
  
  白双语羞耻极了,把脑袋埋在沙发上装鸵鸟,然而泛红的后颈和耳朵,却出卖了他的羞涩。
  
  陆行之低笑一声,抱着他去浴室清理,白双语无力地搭在他身上,小声说:“我还没请假,今天要上课的……”
  
  “待会儿帮你请,”陆行之打开花洒,调好水温,不容丝毫反抗般将他抱在怀里,“现在洗澡。”
  
  白双语窘迫又局促,双腿软得像面条,根本站不住只得靠在他身上。
  
  热水下,陆行之身体结实漂亮,白双语不住偷眼去瞄他漂亮的肌x线条,平静下来的肌肤相亲居然比在沙发上xx还要让人害羞,白双语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
  
  “另外四个人我已经联系过了,明天周斯年会来找你。”陆行之淡淡道。
  
  白双语一愣,被热水浸润的睫毛x漉漉的,意外地注视着他,看起来纯真无邪。
  
  原来他们私下里联系了啊。
  
  他们正式被帝国系统选中缔结婚姻关系,也是最近一个星期的事。
  
  一周以来风平浪静,他还以为他们都不想见他呢。
  
  陆行之被他的眼神看得下腹一热,忍不住将他压在墙壁上,强吻下去。
  
  “陆总,别……”

  陆行之不悦地蹙眉:“你叫我什么?”
   
  白双语发丝凌乱,眼神有几分躲闪:“老、老公……”
  
  “乖,”陆行之灵活的手指按揉他的xx,时而进入花x前端戳刺,很快再次勾起少年的欲望,“你不想要吗?”
  
  “啊啊…..啊……别摸了,老公……”
  
  白双语全身酥麻,嘴上说着不要,身子却在陆行之高超的技巧下再度陷入情欲,不由自主地抬起臀部,迎合他的动作。
  
  因为先前发泄过,两人都不再那么急躁,缓慢而轻柔地做了一次,白双语慢慢地体味着xx的愉悦,居然比刚才还要舒爽。
  
  完事后,两人在浴缸里抱在一处,陆行之替他清理花x的xx,见他躲了一下,不禁有些无奈:“这么害羞,明天可怎么办?”
  
  白双语有些疑惑,陆行之却不再说,换水帮他清理g净,脸上没有表情,动作却很温柔,拿过毛巾将他整个包住,抱去了卧室。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