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君的宠姬》txt百度云全文阅读作者:迟迟

原创 / 男女 / 古代 / 高x / 正剧 / 高x / 玄幻
云山神君一朝不慎,中了魔族的毒,需要药人xx滋养,方能解毒。神使们广巡天下,却遍寻不得。
神君降怒凡间。大安朝已是风雨飘摇,登基不久的新帝迫于无奈,为求神君息怒,献上了先帝万般疼宠的九公主。
**************
狗血玛丽苏剧情x,剧情x剧情x,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非纯x

第一回

凡世已经进入黑夜,而昆仑天峰之上的九玄行宫,仍旧沐浴在灿烂的晚霞中。
“神上。”
“神上。”
司墨清早外出,现在才回来,脸上仍带着倦色。对仙娥们的行礼视若不见。
云山神君司墨,是天界赫赫有名的战将。前段x子天界在他的带领下击败了魔界,天帝就将这九玄行宫赐予了他。
昆仑山乃是天地灵气所钟,九玄行宫建好之后,各路神仙都蠢蠢欲动,想问天帝借住几天,以助修行,没想到天帝这么大手笔,直接赐给了司墨,惹得神仙们又羡又恨。
然而天帝师出有名。司墨虽然胜了魔界,却不慎中了魔界的毒,这行宫是赐予他养伤的。一下就把异议都堵回去了。
外界诸多纷扰,暂且不提,在九玄行宫侍奉的仙娥们知道了这事,都高兴得不能自已。
云山神君司墨俊美无俦,法力超群,是天帝身边炙手可热的神君,不知多少仙娥倾慕于他。能侍奉在他身边,真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他一路行来,仙娥们纷纷低头行礼。他径直走到了殿门边,问道:“安姑,人带来了?”
安姑是九玄行宫的掌宫仙子,论年纪,是司墨的长辈。司墨中毒后住到九玄行宫,她对司墨关怀有加,司墨也对她颇为尊重。
安姑点头,“神上今x可好些了?”
司墨神情淡淡,“差不多。”
差不多,就是没有变化的意思。
魔界刁钻毒辣,给他下的毒,是媚毒。
若是普通的毒,他能用法力x出来。可是这毒十分奇特,不但x不出来,反而融入他骨髓之中,除非行欢好之事,才能解开。
偏偏司墨修习的是清心寡欲的心法,若是与人欢好,轻则折损修为,重则修为全失,还可能让与他欢好之人也损失修为。
中毒后,他每天清晨就去昆仑山灵气最充沛之处吐纳调整,想试试能不能把毒x出来,可惜毫无进展。
安姑叹气,用眼神警告周围蠢蠢欲动的仙娥们,让她们不要轻举妄动。
想要一晌贪欢、自荐枕席的仙娥们有的是,为了和云山神君一夜春宵,她们完全不在乎自己那点微薄的修为。
可是司墨不愿意牵扯别的神仙,思来想去,索性派出神使,去凡间寻找药人。
说是药人,其实是与他命格相和、不容易互相损害的女子。而且凡人没有修为,就不用担心修为损失。
殿门打开又合上,神君没有搭理她们,惹得仙娥们伤心不已,又嫉恨上了殿内的凡人女子。
区区一个凡人,也配与云山神君春宵一度!
仙娥们怎么想,司墨完全不在乎。
寝殿里燃着重重烛火,殿门合上后,他看着安放在床上的少女,“就是她?”
听见陌生男子的声音,少女颤了颤,却没有出声。
她一动不动地躺在锦绣堆里,光洁莹润的胴体一丝不挂,只是眼睛被锦带蒙上了,双手也被合绑,放在x口。
感觉到肆无忌惮的目光在身上来回,少女的手指都开始颤抖,紧紧咬着嘴唇,脸色煞白一片。
司墨静静看了一会儿,问安姑道:“不是说没寻着合适的人?”
接连二十多天,神使们一无所获,惹得他震怒不已,将神使们训了个狗血淋头。
怎地又找到人了?
安姑低声道:“是凡间的公主。”
司墨挑了挑眉。
安姑有些尴尬:“神上在昆仑山发怒……凡间天子以为是上天降怒了,便将他妹妹献了来。”
司墨了然。
九玄行宫本来是天帝的行宫,昆仑山又是凡间的龙脉,若是真命天子,的确能感应到一些东西。
大概是被吓住了吧。
安姑又说:“我已用各类药材给她沐浴过了,神上尽管享用便是。”便行了礼,退下了。
听她的意思,少女和一碗汤药没有区别。
对于凡间的公主而言,这是折辱。
可是少女只是抿了抿唇,依旧没有开口。
她安静地躺着,听见有人走过来,站在床边,开始脱衣服。
窸窣的声音停下了,那人上了床,头边的锦褥陷下去。
她甚至能感觉到他注视着自己的目光,那么冰冷无情,平静无波澜。
修长的大手在她颊边游走抚摸,忽然长指一伸,挑开了锦带。
司墨想知道,被凡间天子献上来的小公主,究竟长什么样。
肤如凝脂,唇如丹朱,是个刚刚长开的小美人。
然而那双被锦带蒙住的双眼,美则美矣,少了该有的光泽。
黑珍珠一般的瞳子暗淡无光,呆滞无神。十分可惜。
司墨忽然生出一个念头。
倘若这双瞳子灵动起来,变得清灵剔透,那该是如何的……
勾人?
少女仍旧一动不动。司墨短促地笑了笑,意有所指。
可惜了,居然是个瞎子。”

第二回(x)

炙热的气息逐渐贴近,吹拂在她脸上。
少女的呼吸陡然变得紧张。
她看不见,只能靠声音辨别自己的处境。陌生男子的呼吸贴过来,让她手足无措。
x润的吻落在她额头和鼻尖,春雨一般缠绵。
她微微颤抖,表情写满惊惶,却不敢推拒。
她记得皇兄的叮嘱。
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公主了,而是献给神仙的祭品。
她以为皇兄在骗她。祭品只是个借口,暗地里准备杀了她。
因为她和皇兄并不是一母所出,而且她的母妃比皇兄的生母更加受宠。先帝在时,皇兄对她就是淡淡的。
要将她献给天上的神仙?
真的有神仙么?
神仙会将活生生的她带走,剥得一丝不挂,放在床上,等人宠幸?
莫不是被皇兄塞到了哪个臣子家里,做了无名的宠妾,以此羞辱她吧?
她尽力压抑住惊恐的情绪,竭力忍着流泪的冲动。
多么希望这只是个梦啊……
司墨浅浅地亲吻她的脸颊,薄唇落在眼角时,感觉到她的眼皮在颤抖,低眼一看,两行清泪划过眼角,滴落在枕边。
司墨挑眉。
这么怕他?
他拨弄着少女的鬓发,指尖挑起那颗将落未落的泪珠,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她静静躺着,没有回答。
司墨等了一会儿,凉凉地笑了笑。
都到了这里,还当自己是公主么?
刚刚还充满怜惜的吻,顿时变得c重起来。
司墨低下头,挑起她的下巴,在她洁白的脖颈上重重地吮吻着,留下一个又一个鲜红的印迹。
少女的呼吸变得杂乱无章,绑在x前的双手似乎想推开他,却被他拽着绳结,按过头顶,两团盈盈的雪峰便显露在他眼前。
司墨的注视带着温度,她愈发无措,想从他的注视下逃开,双腿也跟着蜷缩起来,又被司墨屈膝压住。
身为先帝最疼爱的九公主,她何曾被人这么对待过?
巨大的羞耻感席卷而来,她感觉脸上似有火烧,却听见他说:“不盈一握……小了一些。”
什……什么?是说她的腰么?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只带着薄茧的大手就罩住了一团雪峰,指尖拨弄着雪尖儿,缓慢地揉弄着。
耳边轰地一下,仿佛有惊雷炸开,羞耻和恼怒一齐袭来,让她顿时僵住,不知如何是好。
好在那只大手没有继续作恶,揉弄了一会儿便松开了,才让她得以喘息。
所以,这“神仙”只是把她当做玩物,随手摆弄么?
她愣愣地,一时回不过神。
还没等她放松下来,那只大手又落在了她小腹上,两根手指缓缓探下去,伸入了她腿间的隐秘幽谷。
少女陡然惊喘一声,双腿乍然合拢,司墨却早有准备,已经跪坐在她腿间,膝盖一伸,便将她双腿顶开了。
腿心被人侵入的感觉是如此突然,她抖得越来越厉害,喘息乱如飞絮,上下飘飞,似乎要急哭了。
他怎么可以这样!
司墨的眼神却依旧淡然,甚至有些不耐烦。
这凡间公主还是处子——谅她哥哥也不敢随便找个人糊弄他。这幽谷紧致得很,他刚把手指伸进去,就感觉到温热的内壁紧紧地绞过来,再往里伸了一些,甚至就此进不去了。他稍稍弯曲手指,她就抖如筛糠,眼泪拼命往外冒。
这样敏感又脆弱的身子,要怎么容纳下他?
可她偏偏是目前仅有的药人。
司墨只得耐下性子,继续用手指引导她。
纱帐里渐渐响起轻微的水声,少女的腿间变得泥泞起来。司墨的动作不快,弄了一会儿,足够让她适应手指的侵入。
感觉到她放松了很多,司墨深吸一口气,伸入的手指从两根变成了四根,每次伸入又退出时,还会顺势往外扩张一些。
刚刚软化的娇躯又变得僵y,弄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松软下来。
司墨更不耐烦了。
只多两根手指,就敏感成这样,照这样下去,弄到次x清晨也别想入了她的身。
而且,弄这么久,她反应不大,反倒是他的欲火都被勾起来了……
司墨索性撤了手指,径直俯在她身上,一手扶着欲身,龙首顶在了尚未完全开拓的花x口。
少女顿时僵住了,表情写满了不敢置信,惊怔得连呼吸都忘了继续。
他另一手按着她的身子,腰身往前一送,龙首便顶开了柔软的xx,有一小部分欲身陷进去了。
他保持着这个姿势,一手按着她的双手,另一手托着不盈一握的雪峰,一边揉搓着,一边挺着腰身,不由分说地往里推进去。
她的身体过于紧致,每前进一分都很困难,几乎寸步难行。
可是司墨已经完全顾不上她了。
他是天界战将,天帝尊前炙手可热的云山神君。他要勾勾手指头,多少仙娥会主动扑上来伺候他,哪会像这样,纡尊降贵地伺候起她来。
他忍得够久了。
司墨无视了少女紧蹙的眉头,看见还有一小截欲身没进去,便继续往里挺身。
他只进了一小寸时,她便蹙起眉,勉强还能忍受陌生的饱胀感。
然而这神仙没甚耐心,不消片刻,就不顾她的感受,径直侵入了。
她张开双唇,急促地喘息着。
好痛!
侵入她身体的xx不知究竟有多大,如此蛮横的动作,让她痛不欲生。
什么羞耻,什么礼节,她都顾不上了。
他就像一把巨斧,自下而上,要将她活生生劈成两半,她完全无法思考了。
可是,即便这般疼痛,她也只是无助地喘息着,一声都没吭。
司墨挑眉,看见她酡红的小脸,便当她动了情,稍稍撤出,就凶狠地一顶,硕大的龙首径直碾开了花心,将脆弱的花x填得满满当当。
少女的呼吸又是一抽,险些没喘上来。
她是初次,疼痛还没消减,就被顶穿了花心……她实在是承受不住。没有当场晕过去,已算是她心性坚韧了。
司墨静静俯视着她,见她疼成这样,也只顾着喘息,连声呻吟都没有,不由心下不悦。
是不想委身于他,所以故意忍着么?
还没人能给他云山神君脸色看。
尤其她还是个凡人女子。
就算是公主,又怎么样?
照凡间的说法,她现在已经是他司墨的人了。要不要宠,要怎么宠,都是他的事,旁人无权置喙。
司墨仍旧顶在她最深处,只抬高她一条腿,让她侧过身子,便狂风骤雨地xx起来。
他就不信了,这么弄上一两个时辰,她还能嘴y。
纱帐内的人影上下纠缠起伏,碧色纱帐规律地摇晃着。床榻发出沙哑的吱嘎声,就这么断断续续地响了一两个时辰。
司墨有心给她颜色看,便用仙法吊着她的神识,让她保持清醒,没有中途晕过去。
她仍旧一声不吭。
司墨便愈发强横。
于是,少女便被他挟卷着,在情欲中清醒地起伏了两个时辰。
他的凶狠与蛮横,c暴与肆意,都深深印刻在她的记忆里。
虽然看不见他的脸,可是闻见他身上清淡的青x香味……她想,她可能至死都无法忘记。
再次被他抛上情欲巅峰之时,酥麻感从尾骨直窜上天灵盖,轰击着她的神智,她呼吸急促得几欲死去。可他那xx仍旧钉在她体内的最深处,没有半点软化的迹象。
什么时候可以结束……
她恍惚地想。
“你叫什么名字?”
第二次听见他这么问,她嘴唇一动,脑海中忽然生出一个念头。
难道神仙只是为了问出她的名字,才对她这么c暴?
她苦笑着,嘴唇翕动,拼力呼吸,喉间才勉强发出一句怪声。
那xx停顿片刻,再度碾开了花心,他双手握着她的腰,将她紧紧压在欲身上,炙热的体液灌注进来,将花宫喂得满满的。
脑海中似乎有根弦铮然断裂,她的意识终于变得模糊。
终于结束了?
隐约中,似乎有嘴唇贴着她的,舌尖撬开了她的齿关,暖暖的气息在她全身游走,让她放松的同时,将她疲累的神识拉入黑暗之中。
她昏过去了。
司墨吻着她,欲身仍旧埋在花x里,借着她的身体运转功力,x退媚毒,感觉到浑身说不出的轻快。
只是看着她的眼神有些讶然。
不止是瞎的,还哑了?
她真是公主么?”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书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