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香》by青山七里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余香 限
作者.青山七里

明恋的竹马要和我弟弟订婚了。

原创小说 – xL – 中篇 – 完结
AxO – 强强 – 青梅竹马 – 相爱相杀
年上

可这和我帅有什么关系。

————————

“我化作一团烈火与冰山缠绵,妄想把它融成一摊温柔的春水,可谁知我自己先熄灭了。”

那么骄傲的一个我啊。

第一人称受视角

隐忍腹黑冰山攻×睚眦必报美人受

老狐狸×花孔雀

AA转Ax恋。私设如山。

——————————

非渣贱

酸甜口,小虐怡情,有反转

此文又名《我与那个锯嘴葫芦的爱恨情仇》

第一朵玫瑰

“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您是我见过最美的omega。”

听到这话时,我正坐在一家环境优雅的西餐厅,对面是一位外形出众又幽默风趣的alpha,面对他毫不吝啬的赞美,我掩嘴笑了下,装作也被他迷的神魂颠倒的模样,一边切牛排一边安静听他侃侃而谈,/赤羽/时不时冲他抛个媚眼。

餐厅里冷气开的有点足,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对面的alpha毫无知觉,开始给我讲他的探险趣闻。

要早五年我肯定没有这么大反应,可是现在不行了,我越来越怕冷了。

我耐心地听alpha讲完去b国探险的故事,才看了眼腕表,故作惋惜地说:“抱歉啊,我今天下午有事,我们改天再约,好嘛?”

alpha也有些失望,但还是表示谅解,说:“好,介意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吗?”

“当然不介意。”我从口袋里拿出沓便签撕下一张,龙飞凤舞地写下一串数字,写到最后一个的时候我迟疑了一下,才缓缓落笔,然后递给他。“今天没有带名片,抱歉。”

alpha接过我的纸条,连我的手一起抓住,在我手背落下一吻,又释放出信息素来,顺着我的指尖缠上来。

尽管x皮疙瘩起了一身,我还是没有xx我的手,待他放开,我才站起身。“我去下洗手间。”

我走进隔间,把刚才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太恶心了,实在是太恶心了。

我本来以为回国能好好吃顿像样的中餐,结果这几天的相亲对象像是商量好了一样,一齐订了西餐厅来倒我胃口。

我面无表情摁下抽水键,然后走到洗手台,拧开水龙头开始洗手,洗了大概三遍,alpha的信息素才淡了下去,我甩甩手上的水珠,开始欣赏起镜子里的自己。

唇红齿白,眉眼如画,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我百思不得其解,摸了摸有些发g的唇,用指腹上的水把它润x,弯弯唇角,眸里含笑,对着镜子开始发x。

谁不喜欢又香又软的omega呢?

可惜我不是,哈哈哈哈哈。

我含了口便携漱口水漱了漱嘴,双手x兜,哼着小曲走出卫生间,鼻尖闻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好像是我的信息素,我呼吸一紧,又抽抽鼻子,没有了。

可我还是不放心,像只尽职尽责的警犬,低头在自己身上嗅来嗅去,但只闻到了一点松木香,是刚才那个alpha的信息素。

还来不及仔细想,就被高大的身影笼罩住,我狐疑地抬起头,这才发现自己挡了别人的路,看身形应该是个alpha,“抱歉…”待我看清alpha的脸,嘴里的话说了一半,后面那一半像鱼刺一样卡在嗓子里,任凭我怎么努力也吐不出了。

“回来了?”alpha身姿挺拔健硕,面容矜贵冷淡,湖蓝色的眸子没有什么温度,似乎是在打量我,准确地来说,是审视,就好像我是一批漏d百出满是瑕疵的工件,而他在考量我是否要回炉重造。

回不回来,和你有关系吗?我在心里冷冷地想着,但好歹我也是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了,场面话还是会说一些的,况且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也过去好几年了,这时候和他计较反倒显得我小心眼。

于是我露出了笑容,语气却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嗯,回来了。”

我这个人就这是这么小心眼,我喜欢他的时候,他什么都是好的,拉的屎都是香的,他对我摆冷脸就是酷,对我发脾气就是爱憎分明,他只要勾勾手指,我就会连滚带爬地过去。

可是现在不同了,我已经过了“为他疯为他狂为他哐哐撞大墙”的脑残阶段了,唯一的念想都被他亲手葬送了,所以看他哪里都不顺眼,长那么好看有什么用,一张臭脸摆给谁看?真想撕下来踩在脚下。

我脑补了一会他被我收拾的狼狈模样,见他也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准备随便聊几句就撤,于是我挑了个话头:“真巧啊。”这意思就是,怎么这么倒霉一回国就碰到你了,有话快说说完滚蛋行不行。

“我手机这几天一直收到些alpha的约会邀请。”alpha并不为所动,看着我淡淡道。

“哈哈,这样啊,那说明你魅力无限呗。”我尬笑着,没想到他能这么快发现是我搞的鬼。

“你g的?”他问。

“怎么可能?我这刚回国哪有那闲心…”确实是我g的,除了刚才那个相亲对象,前面六个我都留的他的联系方式,只不过那是他好几年前的电话号了,我以为他不用了。

“最好是。”他看着我,语气带了些威胁,我甚至在空气中嗅到了他信息素的味道,和他这个人一样冷冰冰的。

玩笑都开不起吗这个人?他再把那股冰碴子的味往我身上沾我就要告他性x扰了好吗…

我正要开口,就看见一个娇小的omega走到他身边,噢,那是我的弟弟,准确的来说,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

他家人好像都很喜欢吃别人从嘴里吐出来的东西。

我亲爱的弟弟看到我,似乎有点惊讶,他伸出手拉了拉alpha的衣角,怯生生地叫一声:“容哥…”

容哥…

啧啧啧,我在心里模仿了一遍他的语调,胃里一阵恶寒,尬的我脚指头都能抠出一座梦幻芭比别墅。

我这才想起来,我爸不止要给我找相亲对象,还得雨露均沾给另一个宝贝儿子找。

AO配,天仙配。真他妈的好。

我突然就觉得给别的alpha留他的联系方式这一举动十分的幼稚,好像在妄图引起他的注意,明明都知道我们不可能了,又去招他g嘛呢?

好在我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这么想着,我对我可爱的弟弟笑了笑,还打了声招呼:“嗨。”

然后转过头来,目光坦荡,直视面前的alpha,勾勾唇角,说起谎话来眼睛眨也不眨:“我就先不打扰了,改天一起吃饭吧。”不等他回答,我就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去他妈的改天,老子一眼都不想看见你。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