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熟》by时候覅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晚熟 限
作者.时候覅

晚熟的弟弟,早熟的哥哥

原创小说 – xL – 短篇 – 完结
多重视角 – 第一人称 – AxO – 现代
骨科

第一章

同法洛的第一次会面是在暑气初现的五月。我从布满x光的空旷街道走回家中,穿过并不辽阔却也不能算作是狭窄的庭院,微微踮着脚拉了把悬挂在门廊边在当时对我来说还有些过高的风铃,好让妈妈知道我回来了。然后我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妈咪?”我一边脱鞋一边呼唤着她,对于她没有像往常那样走到玄关处来迎接我而感到有些诧异,和略微的不满。在不久的沉寂中妈妈的声音便从楼上温柔地落了下来:“瑞恩,我的宝贝,到楼上来,到妈妈的卧室里。”

我顺从且毫无异议地很快上了楼,那时我还没有意识到母亲含带着疲惫、惊喜、满足语气的话语和被户外的阳光映照得分外明亮的客厅中悄无声息洋溢着的恬淡和温馨的气氛对于我的未来意味着怎样深刻而巨大的改变。直到我走进她的卧室,看到她手里环抱着的那个粉嫩、白皙又脆弱可人的小生命时,我才明白过来,这就是爸爸妈妈跟我提到过的那个“礼物”,这就是那个在妈妈的肚子里待了很久、并且给她带来了很多不便和麻烦的小东西,他看起来好大,比在妈妈肚子里时显得要大,但他看起来又那么小,/赤羽/小得妈妈一只手臂就可以把他撑起来。这就是我的弟弟,我幼小、珍贵、又无比可爱的血亲。我站在床边,看着他还稚嫩,而且说实话,有些丑丑的脸时,在心里几乎只花了一秒钟就完全接受或者说是谅解了这个小家伙将和我共同分享甚至是争抢这个家庭里所有的宠爱、食物、空间等等一切资源这一事实。我想那一点也没有问题,因为我也会好好爱这个浑身散发着x香味的孩子的。那时我六岁。

法洛像是一个纯洁的小天使般从天而降落在了家里、我母亲的怀里、我的眼里。他几乎可以说是我看着长大的,当然我们俩都是在父母的眼里逐渐长高长壮并且成熟的,但对于我而言,法洛几乎是一出生就占据了我们全家所有的视线,注意力和关怀,疼爱,宠溺,那当然也就包括我的。在那个下午我的身份突然从接受者变成了给予者,我不再是家庭的中心,不再是父母心中唯一的掌上明珠,不再获得父母最多最甜蜜的宠爱,转而,我成为了我的弟弟忠实的拥戴者,和保护者,甚或,比我的父母有时还要更来得虔诚。我从未忌妒过他,也不曾怨恨过他,可以说,从见到他的那一刻起我就爱他。我爱他,把他当成我世间与我最亲密的人,他是我的弟弟,也是我的朋友,是我的玩伴,是我忠诚的跟班,而我疼爱他、保护他、陪伴他,从他诞生于世,到我们各自成年,这一点都从未变过。

我属于一个家里比较早熟的孩子。叛逆的情绪比青春期的生理反应还来得早,但也没早多少。和我颈间的喉结一同突兀起来的还有我那颗在那时分外躁动不安的心,或许也和家里转移了关注的重心在我弟弟身上有些关系,总的来说长辈对我疏于管理,并且因为我头脑灵活,在学校的功课大多应付得过去,所以在我的身体急剧发育和拔高的那段时节里,我的父母和老师都几乎是自暴自弃地任由我那样不受管束地野蛮生长——除了法洛。我这个弟弟在那时异常执着地肯定他对我这个飞扬跋扈的哥哥有着义不容辞的看管、保护和负责的权利,以及权力,所以尽管那时荷尔蒙充斥着我的身心让我好斗好战、且无比热衷寻衅滋事,但因为法洛明确地要求我“必须”在放学以后同他一起回家,我还是得承认,在某些确实情况混乱的x子里,他的确为我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我就是在那时成熟的,生理意义上的完全成熟。在某个晚霞满天的x昏我和不思进取的同伴在一条脏乱的街道上和别校的不良分子打架时,我突然感到力大无穷,精力旺盛得有别平x,最主要是有源源不断的热和力从我的掌心和四肢x发出来,连双眼都被荷尔蒙给刺激得发红。那晚我威震四方,西藩区最不好惹的阿尔法名号由此而来,但我并不以此为傲。也可以说自从分化之后,那股子叛逆和冲动的劲就从我身上慢慢淡化了下去,和控制荷尔蒙一样,我得学会慢慢控制我的情绪和身体,如果能那么轻易地就给生理的反应所x控,那我的理智也太不堪一击了。所幸的是我并不是那样,我们家族里的人都不是那样,理性在我们家族中占据了很坚实和重要的地位,因此我们富庶、富饶,且十分精益求精。那段疯狂又饱和的时光最终我从中获得的大概就只有那个聊胜于无的名号,以及残留在我血液中挥之不去的一种名为“争强好胜”的因子。

自那之后,也可以说是成为阿尔法后,我在学业以及言行举止各方面的表现,都逐渐地朝以我父亲为标准的“社会精英”所靠拢,在我是无意识的,在旁人及父母看来却是基因不容置疑的结果所致。没人相信我在两三年前还是个几乎面临着被关进少管所的危险的麻烦孩子,但法洛告诉我他早就知道我一定会变成这样,一定会是这样,“因为你就是个天才,哥哥。”他这么对我说,“虽然他们说不是,但我知道,你就是。你绝对就是。”那时的他还是个孩子,一个已经能看出美貌和风骨的孩子。法洛更多地遗传了母亲,白皙的皮肤和纤细的身形,冷静柔和的性格,以及美丽动人的五官特征。我则就相应地遗传了父亲的许多特质,高挑的身材,英俊又带点孩子气的面容,纤长有力的四肢,以及旺盛浓黑的毛发。所以某种程度来说,母亲从内心深处其实更偏爱于我,父亲则更偏爱于法洛。我知道这么说、这么归因会显得有些奇怪,但这就是事实,我们没法抵赖或者隐瞒。

我几乎是一直坚定不移地认为着,法洛是欧米茄,或者说是将要成为欧米茄。那太明显了!他的脸,他纤长的双腿,天生的微微卷曲的头发,x润清澈的眼眸……我简直想不出来他还会是别的什么性别。我没有狭隘,我打心眼里真的就这么觉得,法洛是天生的欧米茄,完美的欧米茄。如果用“我觊觎着我的弟弟”这样的说法来形容我对法洛x渐汹涌的迷恋和占有欲的话我觉得是不准确的,我并没有觊觎,应该说打从我脑子里某个掌管逻辑和高级情绪的部分开始工作起,我就已经自动地认为法洛是属于我的所有物了。所以没有觊觎,没有阴暗的意x或是强迫,我一直用我独有的方式保护和拥有着我的弟弟,而且他对此也一直知情。

这就能够解释,为什么,在我们全家的宝贝,我珍爱的弟弟,迷人又可爱的小法洛,终于步入了青春期时,我会比任何一个人都还欣喜若狂,同时担忧万分。我几乎是一有空就会朝家里跑——那时我刚进入首府大学,从市区到城郊往返得花掉我将近一天的时间,但为了我含苞待放的、骨朵般惹人怜爱的弟弟,我心甘情愿,且甘之如饴。更重要的是我不愿意让任何人代替我在他分化的时候陪伴在他身边,那只能是我,也必须是我,因为,这在我来说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可害羞或者羞耻的,因为在那时,我的小法洛已经与我相爱了。

他一般都会称我哥哥,生气时,特别指对我生气时,会对我直呼其名,“瑞恩——”第二个音节发得很重,咬牙切齿似的,十分可爱。我虽然急切想要对他进行占有,但这欲望终究还是能被我x趋强大的理智所克服。我本不愿让尚且年幼的他,我的弟弟,我的法洛,成为我热烈情欲的无辜牺牲品,因为正常而言我显然可以寻求其他与我年龄适合的伴侣,来合理发泄我在人生当中最血气方刚的阶段里所长久积蓄的汹涌澎湃的生理欲望,但我没有,我拒绝了,当然不会对任何人说出我独身的理由是为了对我的弟弟保留我身体和荷尔蒙的忠诚,因为我想或许是法洛也不能理解我这么做的原因,更别说其他人。但很快我的弟弟就证明了我这艰难做法的正确性,通过一个甜美热烈的吻。

那应该就发生在我十九岁的那个夏季,法洛也刚年满整整的十四岁,在我同朋友毕业旅游归家的那晚,就是那一晚,法洛终于向我展示了他作为弟弟,对年长又成熟的哥哥深深眷恋而又异乎寻常地倾慕的情感。高考完的长假炎热得让人窒息,我其实也是受一众朋友的邀请才答应同他们一起南下,沿海岸线一路游行。没想到这次罕见的离家催发了我的弟弟罕见的热情。我刚刚到家,背着灰尘仆仆的、用妈妈的话来说十分“巨大”的登山包,在和他们打过招呼后就上了楼。法洛的卧室门关着,我轻轻敲了敲,准备简短地告诉他我回来之后就赶快回房间换掉汗津津的衣服,事实上,我还希望他不要开门,因为我也不想让他看见我这副脏热狼狈的样子。

但法洛开了门,并且在我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的时候就捧着我的脸一下子吻了上来。这和平常我们温馨可人点到即止的、象征亲情的触吻还不一样,虽然都是嘴唇的接触,但那时我已经能感受到这个亲吻的不同寻常。它漫长,而且热烈缠绵。法洛柔软的唇瓣紧紧含吻着我的,从他不断搂紧我脖颈的双臂我能感觉到他有多想让我主动地回吻他。他的呼吸灼热而急切,很快也煽动了我。我几乎是抱起他走进房间,然后用力又克制地反手推上了门,整个过程中法洛都不允许我放开他,所以我一手紧揽着他柔韧纤细的腰,边亲密地吻着他边抱着他正在不断长高的身体走向了书桌旁的小沙发。背包我在进门时就脱下了,掉落在门后g净的地板中央,我丝毫顾不上,法洛跨坐在我腿间居高临下地吻吮着我的嘴唇、我的舌头,让我深陷在沙发椅里的身体愈发瘫软,也愈发炽热。

“宝贝……宝贝。”我好不容易在吻得快失去意识前停了下来,边喘息着边看着他俊美小巧的脸问了一个我最为担心和关切的问题:“你分化了吗?”

但法洛只是微撅着他x润绯红的嘴唇看着我轻轻摇了摇头,一时间我的脸上也克制不住地露出了有些失望的神情。像是特意为了让我高兴或者振奋,我的小法洛又捧起我的脸对我说了一句话。

“但我知道我是欧米茄。”

“为什么?”我惊讶地睁大眼睛。

“因为我感觉到了。”他低声对我说完,就再度热情饱满地吻上了我的唇。

我却是疑虑重生。感觉到了?怎么感觉到的?成为欧米茄,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是身体的还是心理的?我的法洛……是因为“感觉”到了自己即将成为欧米茄,所以对身为阿尔法的哥哥突然萌生了具有性意味的情绪和冲动吗?

当我有些走神的时候,我的弟弟用他独特的,清澈又低沉的声音呼唤了我的名字。他说:“瑞恩……”撒娇般的充满糖果的甜味和少年青涩的柔软。他吻着我的嘴唇,又亲吻我的脸颊,然后一头靠在我的颈窝伸手抱紧了我的肩膀。

“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我抱着他纤瘦的身体贴在怀间,轻抚着他的后背低声轻柔地安慰到:“宝贝……哥哥也很想你。”

然后,出乎我意料的,法洛撑起身体神情严肃地看着我的眼睛,又问了xx这样一句话。

“所以你在外面有和其他人睡觉吗?”

我又惊讶又忍俊不禁地看着他,抱着他的腰边笑着边摇头地回:“当然没有!”

他随即奖赏般地又吻了吻我的嘴唇和眼睑,然后搂着我的脖颈格外认真可爱地命令到:“那你以后都不准和其他人睡觉了——”面对我明亮宠溺的眼神他的声音又害羞地小了一些,“除了我之外。”

那时我被他的勇敢和断然震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只得抱着他一遍又一遍地、怜爱地亲吻他柔嫩的嘴唇。

我想我的法洛还是令人欣慰地长大了。

3635842513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635842513”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