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友》by砍今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xLx友
作者.砍今
现代 / 强强 / 高x / 甜宠
完结

文案文案
司源和路豪是x友,他们关系不错,一块儿四年了。
有一天司源说他累了,于是他们的x友关系戛然而止。

1 – 就是下午差点没下来床。
  八月,酷暑,蝉鸣得还是很凶。
  空调冷气很足,但显然照顾不到床上纠缠的两个人身上。
  司源热汗滚滚,掐着身上男人精瘦的腰,一下又一下直往深处顶弄。对方随着他的顶弄不间断地流泄出炽热的喘息,双腿颤抖着去推拒他,被司源直起腰x吻,于是伸出舌头和他粘腻地纠缠。
  “呃啊,你他妈慢点……司源……我受不了了……”
  司源并不回答,汗水流经他锋利的眼皮,蜿蜒过他高挺的鼻骨掉落下来,砸在对方的小腹。他找准了对方的敏感点,不停地攻占,被对方抓住肩膀,紧拥着进入xx。

  粘腻的xx顺着两人交合的地方滑落下来,司源xx自己,取出x子扔进垃圾桶,轻轻在还在轻颤的对方脸上落下一个吻。
  “你休息吧,我去给你清理一下。”
  路豪依然没从刚才的情热里缓过来,后x仍在轻轻地收缩,让拿来毛巾清理的司源受到了一些阻碍。
  “乖,放松。”
  “我……你!我没法放松——!”路豪缓过来,赤红着脸,开口就是一句脏话,“你今天怎么这么猛,要顶死我了……”
  司源拿着凉凉的毛巾给他擦身体的动作顿了一下:“看你心情不好。”
  路豪翻了个白眼,顺着他的动作翻了个身。

  “那可不吗,他要结婚了。”
  司源冷静地克制自己的喜悦,表面不动声色地问:“谁?”
  路豪抱着抱枕/赤羽/,丧气地说:“你说呢,赵维云呗。”
  对方像个大型犬一样嘟嘟囔囔,孩子气地抱怨,因为刚才的运动腰还是软的,所以没法站起来,不然早就跳起来了:“还让我看新娘照片,我真服了,怕谁不知道他媳妇好看是吗。要是老子当时没忍住跟他说我喜欢他,他那表情肯定变得比花脸儿还快。”
  司源收起毛巾,半垂着眼皮看他,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心情不太好的征兆。
  他走开去了浴室,留着路豪一个人在床上躺着,等到他出来,对方已经睡着了。
  他裹着浴袍,头发还是溼的,坐在床边看熟睡的路豪。
  他把空调打高了一点,拉起空调被给对方盖好,揉了一下他毛茸茸的头发,靠在床头看书。
  
  他们是x友。
  司源和路豪是大学同学,两个人大学的时候交集并不多,即使他们在一个大学城,且系的楼离得很近。
  路豪是工科生,为人开朗热情,整天写报告跑实验室,最忙的时候半月见不到人影,朋友很多。司源是商科生,小组讨论teamwork很多,大二大三因为要出席很多商业活动就开始西装革履,人很冷淡。
  两个人就像南北两个极端。
  他们两个唯一的交集就是刚才路豪刚刚提到的赵维云。
  赵维云是路豪学校的学生会长,为人温和聪明,喜欢游泳,是个直男。
  司源在一个商业聚会上认识的他,赵维云很健谈,不讨人厌,可以交个朋友。
  那天赵维云生x,司源受邀,也是他大学期间第一次碰见路豪。

  大学生正在忙实验,来的时候穿得随随便便,T恤都是皱的,他并没有先去包间,反而先去了男厕换衣服。
  他拽下衣服,露出精壮柔韧的上身,正好对上推开门愣在原地的司源,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是不是挡到你了?不好意思啊,我换好就走。”
  司源摇摇头说没事,打开水龙头在那里慢悠悠洗了一分钟的手,兴致勃勃地看着对方从头到脚换了个遍,从皱巴巴的工科狗到酷酷的潮男,反戴着帽子,有一点不老实的头发翘起来,说是唱hiphop的都有人信。
  路豪跟他打招呼:“走啦。”
  司源矜持地点头。
  没想到包间再遇上,路豪笑得很惊喜,招呼他过来坐,男孩儿在五颜六色的灯光下露出整齐的牙齿,因为唱K太闹,帽子被旁边的人撞掉,腰部的衣服卷上去了一点,露出柔韧有力的腰腹。
  司源轻笑一下,走了上去。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路豪喜欢的人是赵维云。
  
  他们熟悉起来很快,路豪性格豪爽,带点憨憨,身边总是朋友很多,司源本身就有意接触,自然不会排斥,因为他本身的性格冷静稳重,让路豪不由自主地放开倾诉,他们表面上关系很好。
  路豪那天手里拿着两瓶罐装啤酒,没头没脑地来司源租的房子这儿开喝。
  司源很注重生活质量,这里的房子离大学城较近,骑个小电驴也就几分钟的路程,但是多是老人,小区安静,绿植很多。
  司源开门开灯,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他刚结束一个晚宴,斯文的平光眼镜还没摘,一眼看到窝在沙发上的醉鬼。
  路豪喝的很凶,不管不顾,酒液顺着锁骨流进衣领里,屋子里都是啤酒味,连带着他也是。
  司源叹了口气,轻声喊了一句:“醉鬼。”
  醉得不省人事的路豪竟然听见了,冲他嘿嘿笑了两声,含糊道:“你来啦…赵维云…”
  司源摘掉眼镜找到毛巾来擦他嘴角锁骨处的酒液,夺过对方喝剩的酒扔进了垃圾桶里,手上不可避免地沾到一点。
  “赵维云,我不好吗,我那么喜欢你…”
  司源以为自己足够冷静,但是在听到赵维云的名字的时候呆在原地足足一分钟。
  健气的男孩儿乖乖地任他摆布,从脸到身体都是他喜欢的,但是嘴里喊着别的男人的名字。
  他面色复杂地盯住满脸眼泪的路豪,放下毛巾去阳台抽菸。
  他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伤心,高兴应该高兴路豪也是gay,伤心在于,路豪喜欢的不是自己。
  之前生x的换衣服和路豪明明大条却耐心收拾自己的细节浮现在脑海里,司源吐出一口烟,想呛咳。
  他自行撕心裂肺。
  在抑制这份感情的时候,他就做好了面对这种情况的心理建设,但没料到来的那么快,让他的建设彷彿破瓦逢洪,分崩离析,功亏一篑。
  
  司源在察觉到自己是个同性恋的时候是高中,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的性向,接着像压石头一样把它压在了最底层。
  他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照顾这些,庞大的家业让他生来背负重担,作为责任心强野心大的人,他前行的方式比大多数人都要艰难。
  和路豪成为x友也是机缘巧合,他无意暴露自己的想法,朋友的身份维持得得体又恰当。
  路豪那天早上起来很尴尬,给他道歉之后问他自己没说什么胡话吧,司源摇头否认,只是告诉他别喝那么多。
  路豪咬了咬牙,下定决心,闭了闭眼道:“再也不喝那么多了,耍酒疯也不能连累你,这都是酒味儿,我收拾吧,我今天没课,你去上课吧。”
  你可以连累我的,我愿意。司源不着边际地想。
他轻轻地摸了摸他的头发:“没事,放着吧,你不知道怎么收拾。”
  路豪皱起眉头:“你这人怎么这样的?你教我不就完了?怎么能再让你收拾,昨天我闹你那么晚。”
  “没闹,”司源打断他,制止了他要走向卫生间的步伐,“真不用洗。”
  他猛然想起卫生间里没来得及收起来的bl杂志,但是青年动作很快,已经拿起自己的衣物走了进去,接着视线扫到那些书,动作停住了。
  “你……是gay?你是不是知道我喜欢赵维云了?”
  静默维持的时间不长,但也绝对不短。
  “你昨天喝醉嘟囔了半天,”司源深吸口气,“现在可以把东西放下了吗?”
  路豪轻轻地指着杂志封面那个男人,对方古铜色的皮肤竟然和麦色的路豪有几分相像,路豪鬼使神差地说:“你喜欢这种类型的?”
  司源瞠目结舌,想说不是.

  路豪已经撩起了衣服,露出自己柔韧温热的八块腹肌,转过身对着他,眼神明亮里带着点自嘲:“你看我怎么样?做我x友可以吗?”
  他应该拒绝的,路豪一看就是昨天晚上受刺激了,可能赵维云对他说了些自己猜不到的话,应该拒绝得很彻底,自己不能像路豪一样不冷静,司源想。
  但是理智管不住冲动,那个叫冲动的东西一看见路豪要灰暗的眼神就已经脱离了他的思维,奔涌出口了。
  “好,别哭。”
  司源拿开他手里的衣服,偏头吻住流泪的青年,他轻柔地重复:“别哭。”
  路豪流着眼泪被按在床头,双手被皮带束缚住,被温柔地进入了。眼前的男人怜爱又温和地寻找他的敏感点,额头上出了一层薄汗,他体内的东西推进地十分缓慢,对方象是在碰什么易碎的瓷器。
  这不对,不用照顾我,他想,你明明该更锐利,更有攻击性的。
  他收紧后x,擡腿夹住对方紧绷的腰。
  就是下午差点没下来床。
  
  没想到这样的关系,竟然一直维持了四年。
  司源收起手里的报表放在桌上,用手轻轻戳了一下路豪的脸。
  睡梦中的路豪察觉到触碰,头偏了偏,压住他的手,柔软的脸贴着他的掌心,睡的很安稳。
  该断了,这样好累。
  司源垂下眼睛,关掉床头灯。
————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