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猎户与小娇妻》by草田唐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女猎户与小娇妻(百合abo)
作者
x田唐

內容簡介

26岁温婉贤惠人妻Ox19岁阳光健气忠犬A(其实本体是老虎)
山脚下的小村庄里,只有一个女猎户——齐九。齐九18岁那一年发觉身体有异样,还未来得及细细琢磨过来这件事,便误打误撞地买了一个温温柔柔的美丽小媳妇。
最开始小媳妇只是清清冷冷的不言不语,任由x狗小A怎么苦苦讨好献谄都不为所动,怎么捂都捂不化这座冰山。小媳妇只是一心一意地想逃。可最后还是心甘情愿地被小A抓了回来,从此小脑斧和小娇妻快快乐乐地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
然后有一天小脑斧突然发现:咦,冷冷淡淡的小媳妇怎么在床上这么缠人…?

x同性愛x文甜文百合

典妻(一)
天刚破晓,齐家铺子还是黑蒙蒙的。远处的x叫了没几声,郁庭芳已经披上衣衫,慢慢挪下了床。她的丈夫x胖咪眼瞧了瞧,翻了个身,继续沉沉睡去。

舍不得那几分几厘的灯油钱,郁庭芳只得在黢黑的屋里摸索着捡起脏衣服。尽管已经披上了厚厚的外衣,拉开门闩的那一刻郁庭芳还是被冻的倒吸了口气。冬x里的北方冰凌刺骨,柔柔弱弱的坤泽是受不住的,被窝本该是属于她的地方。可家里的柴火需要人砍,饭需要人烧,脏衣需要人洗。早起的这点凉意于郁庭芳而言不值一提。

她摸黑到了灶房,手伸下去探了探米缸,心里一凉——米缸已经见了底。郁庭芳叹了口气,将最后的一点米刮净煮了一碗米稀,用一点杂合面蒸了几个饼子——这便是早餐了。郁庭芳想到了些什么,快步走到x窝里摸了摸,却什么都没摸到。她这才陡然想起,家里最后的两只母x昨天已经被x胖当了。

做完早饭天刚亮,郁庭芳打了一盆水洗衣服。水冰得她的手指又红又肿,好几处已经破开了口子。约摸半个时辰之后,x胖才靸鞋从屋里出来,看都不看郁庭芳,走向了厨房。

“怎么才吃这个?”厨房里传来x胖不满意的喊叫。

“家里只有这些了,米汤也才只够烧一碗。你今天下完工记得去集市上买些米回家,不然明天家里就揭不开锅了。”郁庭芳淡然道。

“我——鬼才信你?米汤只有一碗,那你吃的什么?x下的蛋呢?先不说菜里一点荤腥都没有,昨天早上还能吃着炒x蛋,今天连菜都没有,你他妈教我g活时怎么有气力,又怎么挣钱养活这一家?”

“你说x?昨天x不是让你典了去?我倒想问你,你挣的钱又去了哪里?”郁庭芳停下手头的活计,反问x胖。

“钱钱钱,钱是你爹?”x胖让催的心烦,转而骂骂咧咧道。喝完米汤,x胖包了两张杂合面饼,侧脸看了看郁庭芳,哼了一声,g脆把所有杂合饼都揣进怀里,东倒西歪地出了门。

郁庭芳并不言语,只是眼角慢慢红了,用冰凉红肿的手揉了揉眼,却没想到眼泪越揉越多。最后索性把手头的衣服往盆里一扔。盆里的清水映着郁庭芳的脸。

长期的营养不良与繁忙劳作导致她身体羸弱,面x肌瘦。似乎有很少的人能记起,郁庭芳也曾是齐家铺子远近闻名的美人儿。她那双眼睛是极好看的,杏仁眼,眼梢微微往上翘,年轻的时候眉目含情,眼里总是水汪汪的。郁庭芳今年已经二十五岁了,岁月的风霜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多少痕迹。愉快的时候,她的脸上仍有少年时的娇憨;沉静的时候,脸上仍有勤俭持家的妇人的温婉。

郁庭芳六岁亡母,从小经父亲教养,出落的贤淑端庄,持重大方。她虽不是出身书香门第,不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可往上追溯起来,祖上也出过几位拔贡,她幼年也随着父亲读过几天的书,认过些字,在齐家铺子这个连个私塾都没有,男女老少都睁眼瞎的地方,也算是鹤立x群。郁家原先也颇有些资财,良田百顷,只是郁庭芳的爷爷辈中出了两个吃喝嫖赌的败类,将地抵出去了大半。到了郁庭芳的父亲那里,纵然他自幼有抱负有学识,却怎么也不中科举。再加上门衰祚薄,不事生产,家境慢慢地败落了下来。二十二岁那一年,她被父亲许给同村的x家独子——x胖。x家世代都是皮匠,生意虽小,在农村过x子倒也富足。郁庭芳的爹最看中x家靠手艺吃饭,经历过家族兴衰的他坚持认为有一技傍身,人是永远饿不死的。婚后二人感情一直不咸不淡,唯一的缺憾就是没有个一男半女。只是两年后,不安生做皮匠的x胖决定出去揽工,不仅没有挣到钱,他由此也性情大变。

郁庭芳xx洗完衣服,又忙了会儿家务活。前几x连下了几天雪,好不容易到今天放了晴,郁庭芳想趁着阳光,晒晒被子。她努力踮起脚尖,吃力地把被子搭在晾衣绳上时,正好x胖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来得正好,快帮我晾一下被子。”

“别晒了,你一会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到齐九家去。”

郁庭芳一愣,见x胖喝酒喝到浮肿的脸上并无任何表情,她又问道:“我到她家去g什么?怎么还要带着东西?”

“我把你…典给了她。”

郁庭芳闻言先是一愣,等琢磨完这短短的几个字的意思后,浑身止不住地颤抖,眼泪不住地往下掉,声音也是抖的。

“你把我…典给了她?典给她作什么?“

“典给她作妻。她缺个搭伴过x子的。”

“给她作妻?你…x胖,你好…你好生混账…我没想到,你…”

x胖低下头,一声不吭,他还没有贫穷到丧掉最最基本的伦理廉耻的地步。他知道自己做了一件传出去极丢人现眼的事情,他知道自己以后会被戳脊梁骨骂,人们背后连“x胖”这个简单的称呼都不会叫,会叫他“那个卖了自己的老婆的”,这会教他更抬不起头。可没办法,饭要吃,欠的钱要还,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典当一空。x胖看看这个家,真正是家徒四壁——只剩下自己和郁庭芳。

“先前…先前是我那嫁妆,后来是那牛,再后来是x…我怎么也没想到,到最后,我的丈夫竟算计到我自己头上了么?”

郁庭芳气到脸色苍白,扬起手扇了他一巴掌,x胖也不言语。

郁庭芳一阵无力,跌坐在地上。

“她很年轻,身子骨健壮,模样端正。”

“我打听过了,她家只她一个人,腊月就十九岁了。她家里有好几亩地,自己平x里也常常上山打猎,吃得起x,x子也富余,你在她家一定比待在我们家好。”

“她给的价钱也高,说实话,我也没成想她会给那么多,她应该会待你很好。”

“你别哭了,马上太阳下山了,快收拾收拾,换身新衣服,别让她等急了。”

郁庭芳呆怔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任由x胖在她耳边絮絮叨叨。有些可笑,x胖此时的嘴脸倒像是媒婆。郁庭芳红红的眼睛还是水汪汪的,可泪已经流不出了。她想到了自己的身世。走到这一步,x胖固然可恶,可自己命途实在多舛。

郁庭芳挣扎着起身,踉踉跄跄地走到屋里,好一会儿才走出来,换了一身白衣。

“你怎么…穿的像一身孝衣,也不怕人家说你。”

郁庭芳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并不言语。过了许久才横了一眼x胖。

“我哪有好衣服,不也都是让你典了去?”说完,自己走向屋里。

傍晚,暮色四合,一顶小轿抬着郁庭芳从村南x家到村头齐家去了。

3635842513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635842513”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