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缠》by华晶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求缠(x,1V1)
作者
华晶

內容簡介
怕死,或是想活?她哪个都不是。

她只想留在他身边。

中止,或是继续?两者皆是沉沦。

调教是双向的过程。将她变做人,将他心作囚。

高冷乖巧型女主X高冷腹黑型男主。奴隶X调教师。

***
暗黑系调教文。脱离现实,放飞自我,酣畅淋漓。
别问虐不虐,会有糖的。
***

1V1SM現代

01.定罪
云哲见过形形色色的委托人,雇主也好,买家也好,都对货物有着不同的要求。最长的,他见过整整十三页A4纸,细致到每天见面的表情和唇角弧度。

最短的,只有一句话:调教成一个绝对服从的性奴。

今天的委托,显然是让他印象最深刻的。

没有委托人,也没有代理人,只是从船上运下来一个盖着黑布的铁笼子而已。就像所有即将被送入岛上调教的通货一样,根本没有任何人会在意死活。

可偏偏,附带的委托书里,夹着一张将近八位数的支票,那是给他的为期一年的佣金。

附带的要求却只有短短三个字:别弄死。

如此冷淡,毫不上心,就连送过来的方式都这么随便。云哲都有理由怀疑,这个货物在船上就已经死了。

黑布掀开,云哲终于见到了接下来一年的调教对象。

比他矮上许多的女孩,看上去有些瘦弱,第一眼只看到她的半边脸,又被及腰的黑发遮住些许,但依然能看出与众不同的清冷。

像是开在海上的月光花,只有在海妖的歌声下被月光莹照而开,无人得见,无人可采。

“无名?”

更有意思的是,资料栏上却写着无名二字。身高173,体重59KG,年龄十八岁。

虽然她是蜷缩成一团静静地呆在这狭小的铁笼里,但云哲从她那纤细的样子能判断这体重很明显量错了。

在笼子里说话不太方便,云哲叫助理打开了铁笼,叫做无名的小姑娘爬出来,跪在地砖上,只是静静地瞧着他手中的资料纸。

“要带下去重新检查吗?”

助理察觉到云哲的表情,显然也觉得体重那栏应该再减去10。

“不用。”

云哲发觉了问题所在,“职业,杀手?”

他没有再等,而是俯xx,直接将这女孩身上的衣物扯了下来。送入岛上的货物都统一着装,一件薄薄的白色衫子,很像麻袋,一扯就碎。

伤痕累累的手臂并不瘦弱,肌x恰到好处。云哲不禁皱起了眉头,只觉得这漂亮的肌x线条十分难得,此时被各种刀伤刺伤鞭伤影响,一点也不美观。

调教师对待奴隶就像是对待一件作品,虽然还没有接手,但云哲也不愿意要一件充满瑕疵的胚。

他问她:“为什么叫无名?”

女孩的嗓子沙哑,但不至于难听,只是在船上太久缺水而已。就像大哭过一场似的,“任务失败,代号收回,没有名字。”

前因后果解释的十分清楚。

云哲喜欢聪明的奴隶。呆呆傻傻的那一类,调教起来很无趣,也很累。

从那支票的签名来看,云哲隐约能猜到不愿意露面的委托人是谁。岛外传闻,不久前黑白两道都进行了一场血洗,新的少主登位,大有年少轻狂却无人不从的气势。

只是这个女孩是怎么回事呢?

“按理说,任务失败,应该直接被杀了灭口才是。为什么会送到这岛上来给我呢?”

还是将他从一年一度的休假x里紧急抓回来,云哲俯xx,看着她漆黑色的眼睛,很是讥讽,“一个杀手能爬上主人的床,你也算成功了。”

“我没有。”

她回答得g脆:“我不知道主人这么做的理由。”

还当真是一点信息也挖不出来。云哲却觉得头疼,甚至棘手。

如此高昂的佣金,足以购买岛上最顶级的成品奴隶。可给云哲的时间只有短短一年。

本以为会是一个极其桀骜不驯,自以为是,耍小聪明的货物。

可谁知,竟然如此温顺。

“我知道你们这些杀手组织都有自己的安排。你几岁做的杀手?”云哲直接问最紧要的问题。

“从小就是。”见面前这调教师理解的不够清楚,女孩又说:“从记事起就是。”

“啧。”

云哲能够明白麻烦在哪儿了。他下了一条最为简单直白的命令:“卸下左臂。”

咔啦一声,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甚至牵动了旧伤,鲜红的血从结痂的伤口处缓缓冒出,流淌,她用手成掌,静静地接着。

“接回去。”

云哲的表情已经很难看了。助理明白这是他发怒的前兆,提前离开了房间。

又是咔啦一声。

只有云哲的表情动了。

实在是太听话了。

云哲站起来骂了一句c话。一拳锤在那个不请自来的铁笼上,骇人的声音在房间内回荡。

他回过头,看见女孩还是跪在那儿,掌心的血已经凝聚成了一滩。

“在调教开始之前,我有一个问题要向你确认。”

云哲将自己的领带扯了,半蹲在她的身前,几乎扼住她的喉咙,“对于你而言,究竟是怕死,还是想活?”

女孩的回答也很直白。

她静静地摇了摇头,如实回答:“您吩咐就是了。”

云哲最不想听到的就是这句话。

如果是怕死,自然是有各种折磨手段叫她听话。如果是想活,自然有各种诱惑攻防磨平棱角。

可生死都不在乎的人,该怎么调教呢?

一具空荡荡的x体,真是索然无味,毫无乐趣。

难怪要给他那么高的价格……

云哲顿时明白他这一年需要做什么,如何将面前这个女孩,调教成一个‘人’。

让她能够自己回答怕死或者想活。

真是最高难度的委托了。

打碎是很容易的事,可重拼之后又打碎重塑,那就是难上加难。

“强人所难。”

已经调教成型的杀手,又要云哲调教成一个勾人欲望的性奴。人可不是什么软泥,装进模子里就能重塑。

云哲揉了揉眉心,到底还是没有将这个委托拒绝。毕竟连同铁笼一起送来的,还有一支银白色的手枪,里头上膛了一颗子弹。

还附带了一句极其挑衅的话:她知道怎么用。

“你应该知道,处女是很难调教的。我讨厌麻烦,也没空和你循序渐进。”

云哲到底还是不愿被如此挑衅,他站起来,脚尖抬起她的下巴:“作为你的调教师,以后你应该叫我为主人。而我,应该给你一个见面礼。自己选,想用器具,还是真人?”

无名的小姑娘定定地望着他,漆黑的眸子里头什么都没有,却像深海般莫测,叫人什么都瞧不见。

“我想主人来。”她毫无血色的嘴唇吐出这句话,“可以吗?”

她分明是知道可以的。

云哲的笑容极其玩味,他发现,这个小姑娘还不至于彻彻底底成了一块腐朽将尽的x。

“你知道吗,勾引调教师,这可是重罪。”

鞋面擦过她的下巴,云哲缓声道:“你给自己挑了最高难度,向我解释一下为什么。”

她依旧十分诚实地回答:“想要早一些出去,见到之前的主人。”

“为什么?”是有情感余债还是什么别的,云哲仔细思索,并没有下脚踩她。

“因为他说,从您这儿回到他身边,他若是满意,会给我一颗子弹。”

同那颗手枪里上膛的子弹一模一样。

云哲能见到她眼中闪着淡淡的光,无比暗淡,在她的脸上却无比鲜明。

他立刻用脚将她踩了下去。

“该开始调教了。”云哲复述她主人的三字要求,“这一年内,可别死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