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txt百度云by酱梨全文阅读

內容簡介
你是我迟来的相遇。 无期的流浪。

1
徐西宁今天回徐瓿那里吃饭了,因为后妈姜知尧怀孕了。
徐瓿高兴地不得了,四十六岁的年纪还能得子,男人的一大幸事。尤其,产检之后医生告诉他是个女孩儿。徐瓿已经有两个儿子,自然期待这颗还未蒙尘的明珠。叫他一定得到。
车子还未行驶到门口,徐西宁便见到那滑稽的场面,热夏的天气,有工人在栽植一片梅树,徐瓿站在一旁指挥他们,还说什么制冷设备不久便到,不x梅花便能开放。夏虫梅雪两相见。
他唤他一声,徐瓿眼睛飞过他一秒,又盯着工人了:“你进去吧,你哥也在。”
厅里凉快,不是冰柜那样僵尸冷,是爽利怡人般的凉风,皆因建筑机巧和不常见的设备。
姜知尧着一袭真丝白裙,款款下楼,素脸朝天也丝毫不减的媚气。徐西宁只看了她一眼便折身返回餐厅,那儿炖了x汤鱼胶,瓜果硕硕。
他拿了杯冰水兀自喝起来,“西宁”,是徐宁逸,看来他心情不错,是该不错。“哥,爸怎么种起梅花来了?”
“她喜欢。”徐宁逸面色平静。
他是什么打算呢,会和徐瓿摊牌吗,他能忍受自己的爱人躺在别人身边,自己的孩子叫别人父亲吗。他明明是爱她的。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他一向拿不准,他有些期待徐宁逸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我们家终于要有个女孩儿了”徐瓿宠溺地看着姜知尧,姜知尧拿杯冰水在喝并没有看徐瓿,她什么也吃不下,不想吐,但是没有食欲。
“不要喝冰水了,对宝宝不好,喝点汤。”徐瓿说着就给她盛了一碗x汤。
“预产期是什么时候?”徐西宁问道,
“11月16,还是个小蝎子呢。诶,趁你们都在这儿,给你们妹妹想个名字,小名也行。”
“妹妹?差辈儿了吧。”徐宁逸瞟了眼他又立马看向姜知尧,她在喝汤,没反应。
“差什么辈了?”徐瓿觉得他有些阴阳怪气,不知是不是受了元藻的指使。
“等她出生我都20了,可不是叔叔了。”徐西宁笑道。
“多大都是妹妹,对了,你休学一年了,怎么样现在?”他这个小儿子最不受管教,表面上乖觉,骨子里叛逆固执得很。他很为他的前途担忧,不像徐宁逸,到底是大哥,比他成熟多了,自己的公司做的有声有色。
“挺好的。”徐西宁漫不经心地回道。
“哼。”徐瓿轻轻哼了句,换以前他一定得说一顿,但是知尧不喜欢他发脾气。所以这顿饭吃得还算平静。
“下个月是知尧的生x,你们得到啊。”饭后徐西宁正准备离开,徐瓿来了这么一句,徐瓿变得主动了,以前的他几乎任何事都只说半句,后面的叫你自己领会,暗地里施压,表面上一派祥和宽容的虚伪模样。现在同样的令人厌恶,但更坦白了。
“好”两人同时应答。
他和徐宁和徐宁逸一道出门,一前一后走着,两人身形相差不大,徐宁逸更修长清瘦些有些生人勿进的气质,徐西宁则看起来温和有礼,只是眉宇之间好像总挂着一丝半缕的忧郁。
“西西啊,晚上有空吗?”手机里传出清冽女声,徐西宁听了心紧了又松,腹部一阵翻涌,“有的,妈妈,我在哪儿接你?”他的声音又变成小狗了。
她2
2
晚上8点36分,徐西宁着一x黑色正装到场,厅里音乐舒缓悠扬,灯光明亮柔和,元藻坐在落地窗前的位置,旁边坐着三男两女,衣着打扮鲜亮不俗。
“西西来了”元藻远远就望见他,朝他招了招手。今晚她上身白衬衫xx黑色半裙,除了手上一条金色细手链在无其他装饰品,素得很。
“西宁要不要坐下来喝杯酒呀,你蒋叔叔从法国朋友那里带回来的。”赵悦举了举手中的酒杯,声音不禁变嗲了些,徐西宁自从上了高中之后好像换了个人,越发惹人心动。
元藻只是清秀而已,徐西宁却有一双琥珀眼,清透的瞳孔像只远古走兽,眉骨鼻梁却分外坚毅,一张平直的唇笑起来便有了弧度,更不必提他那副可上秀场的身架子。举手投足间牵动着在场人的每一道眼光。
“不喝了,悦姐,还要开车呢。我先带我妈妈走啦,各位请慢用。”他放出一个淡淡的笑,搀着元藻离开餐厅。
进了电梯元藻才松了口气,无奈地对徐西宁说:“一群人加起来都几百岁了,还要通宵去闹,早知不告诉他们我的事了,被他们抓着不放。”
徐西宁静静听着,手还没从她身上放下,人则倾在她身前形成一堵墙护着她,将外部的一切都隔绝。在这个小小的隔间里,只有他们两个,这须臾片刻,她就站在他面前望着他,即使一年不见,还混合着烟火冷气,他还是能捕捉到那股属于她的气味——沉静无人之地,湖边那一大片细密的芦苇荡,太阳晒着,它们在悄悄地流汗,直到有风吹过来那氤氲在里的热才四散开来。是的,那不是一种气味,而是一股热,它们将太阳的灼转化为熨帖的热,驱散你身上的冰冷,叫你不必遭受与它的惨烈对抗。
徐西宁一颗心远远近近不知来回跳了几次,眼圈红着,强忍着泪,她现在就站在她面前,可思念翻涌而来,比以往的任何时刻都要强烈,刹那之间就要将他淹没,仿佛他再不做些什么她便会凭空消失。
“西西,你怎么了,不舒服?”元藻见他要哭不哭的样子,双手撑着他。
“妈妈,我好想你。”他全身颤抖着,紧紧抱住她,任凭眼泪掉落,他如何有那么深的想念,将自己都摧毁。
“好了,我不是回来了吗,我们先回家好吗,别挡着别人了。”元藻听得电梯门关了又开开了又关,有些不好意思。
徐西宁抬起头来,满脸的泪,元藻拿出纸巾帮他擦了脸,好像回到他很小的时候,他从小就爱向她哭,她也总为这样为他擦泪。只是如今得仰着头。
外面下起了大雨,噼里啪啦地打在车厢上,车内温暖安静,元藻坐在副驾,时不时望望徐西宁,他已经恢复过来了,但她心里还是担忧,她觉得他一定遇到了什么难事,不然不会在外面就哭了。他上初中之后就很少在外面哭。
“西宁,你吃饭了吗?”徐西宁撑着把伞搂着她正要上楼,听得她这么一问,肚子还真有点饿,他忙完自己的事情就来去接她了。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2”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