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鸾》by时候覅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青鸾 限
作者. 时候覅

花季少女,和中年男人

原创小说 – xG – 短篇 – 完结
xE – 现代 – 致郁 – 意识流
悲剧

两个少女和一个清冷的中年男人互相纠缠的故事

完全虚构,是假的。看不下去就不要看了。

接近午饭时间的x场人总是很少,站在校长办公室门外能把全景看得很清楚。风雯双臂搭着不锈钢的环状栏杆朝楼下望了一会儿,从走廊尽头的教导主任办公室里走出来的江尔很快来到她的身边。

“谈完了?”风雯把脸颊枕在手腕上,偏过头微笑着看她。

身材纤细的江尔背倚着纯白的瓷砖墙,两只手肘后靠着台面,只低低“嗯”了一声。

风雯还在看她的脸色,尽量态度乐观地问:“怎么样?学校同意了吗?”

江尔摇摇头转过脸来看她,清秀淡然的五官上还是有些失望的情绪。

风雯有些诧异地一笑:“那、他们就真让你这样辍学了?”

抬头看着顶灯周围破碎脏乱的蜘蛛网的江尔仰着纤细的脖颈轻轻叹了口气,末了低下头,声线平静地:“……也没有别的办法。”

风雯这时收敛笑意站直身体认真想了想,疑惑地问:“这种情况不该有政府补贴吗?或者申请贷款?”

江尔又摇了摇头,低声回她到:“政府补贴我家一直有拿。”她看着风雯,眼神里有些默契的暗示,“只是用不到我这儿。”

“贷款。”江尔又声线平和地对她解释,“我家连贷的资格都没有。”

这属于一个家庭比较沉重的客观条件,还是学生的她们当然对此都无可奈何。风雯感到惋惜,为江尔:“这真x蛋。”

江尔还是低声细语地应:“嗯。”语气温和地对好友的话表示赞同。

她们在和煦的春风和并不强烈的阳光下静静站了一会儿,一直望着x场绿油油x坪的风雯突然又对她起了话头:“你知道初中的时候我其实听说过你。”

江尔习惯性地看向她,附和地回:“是吗?”

“真的。”风雯眼尾带笑,语气又很认真,“你难得来一次学校,又长得漂亮。男生们都巴望着见你。”

江尔终于笑了笑:“你就知道说这些来哄我。”

风雯转过头看她,清脆的声线还是悠悠然然的:“我是在哄你。”又补充,“但我没有说谎。”

江尔黑亮的眼睛望着楼外一个并不具体的方向,里面的水雾渐渐多了起来:“你是想说舍不得我?”

“岂止呢。”风雯转过身来面对着她娇俏地一笑,伸手撑住脸颊,“我是真想把你留下来。”

江尔低了低头,耳边的长发落下来挡住她瘦削白皙的脸,风雯帮她把那捋黑发撩开。

“我说真的。我帮你想想办法。”

她们两个人里,风雯一向是更有主见的那一个。对于她做了决定的事,江尔不会出口g涉,也不会试图更改,只用点点头表示赞同、或者知情就够了。

风雯甜美开朗的笑容几乎只对着熟悉喜欢的人才会露出,换句话说,这样的她,在学校里几乎只有江尔见过。她们互为彼此最诚实的好朋友,自高中入学以来,这样的友情已经持续了一个学期零一个月。可在所有形影不离的陪伴时间里,她们对对方的家世都一无所知。

如果不是这个周二教导主任突然把江尔从数学课上叫去了办公室,风雯不会知道,她最好的朋友一家的生活标准,时至今x还游离在贫困线的边界。这在她们世代居住的小乡镇上并不是一件常见的事,但也没有那么罕见。江尔面临着家庭经济问题导致的辍学,而风雯想要帮她。但在江尔看来,除了巨额的中奖彩票和学校的开恩赦免,没有别的解决办法。

她没想到的是,风雯真的为了她找来了一张“巨额彩票”。

一份价值数万的社会无偿捐赠金。

江尔第一次见到潘林越的时候,觉得他长得并不像是个百万富翁的样子。

一个普通的中年男人,气质有些文弱。身材高挑,手指细长,周身上下gg净净。鼻梁和太阳x两侧有眼镜戴过的痕迹,很浅,不注意的话根本无法看到。

这样一个男人慷慨出资解决了她剩下两年半的学费问题。为什么?他们明明素不相识。

签订完一切文件后男人和校长都站起了身,一直坐在旁边像个陪衬一样的江尔于是也跟着站起来。男人骨节修长的手温和有礼地朝她伸过来,她有些诚惶诚恐地接过:“……潘叔叔。”

“好好学习。”男人只对她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声音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男人的声音,只不过莫名和蔼。就像所有中年人对着别家孩子时那样的亲切和友善。

“会的。”江尔不知道为什么说话时声音总有些抖,和男人握住的手也是。她从没经历过这种场面,理所当然地感到紧张。但她好歹还是记得在松手前最后补了一句很重要的话:“谢谢您…”

男人微笑着朝她轻轻点点头,被校长请下又交谈了些什么。江尔如蒙大赦,一步没停地跑回了自己的教室。所有人都跑去了食堂吃午饭,只有风雯还坐在教室最后一排把腿架在桌子上翘着椅子玩。

她见江尔回来,弯着圆圆的眼睛朝她一笑:“结束了?”

尽管在这之前风雯什么都没对她说过,但江尔依然丝毫都不怀疑,潘林越就是风雯为她找来的帮助。她心里其实惊奇多过高兴:“……你是怎么认识、”她顿了顿,谨慎地措了下词,“…这个人的?”

风雯嘴里嚼着泡泡糖把纤细匀称的两只腿放下来,看着对面一脸不知所措的江尔,勾着唇真心实意地笑了笑:“我没告诉过你吗?”

江尔看着她秀气的红红的嘴唇一张一合,最后那句话的意思像阵风一样地轻飘飘吹进了她的脑海中/赤羽/。而在说出那句话时,风雯还是一副平静又顽皮的语气,仿佛这一切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他是我爸爸。”

江尔那天回家后,只告诉了独身的父亲自己可以继续上学的事,没有透露那个隐秘的捐赠人。忙着做饭和照顾弟弟的父亲并没有对她的告知给予太多思考和注意,只简洁地回应了一句:“知道了。”

在洗完家人的衣服上床睡觉后,江尔躺在枕头上有些控制不住地回想起上午和潘林越见面的场景。彬彬有礼的男人,看起来像是比她的父亲年龄还小。但实际上,江尔知道潘林越的真实年纪。是风雯告诉她的。一个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中年”的年纪。

比她大了那么多岁,但是是怎么保养得那么……年轻的?江尔在这晚临睡前的回想里最终承认,她今天第一次见到的潘林越,比电视上的很多人都好看。

这并不是因为他资助了她的学业,所以让她这么觉得。但或许也有些那个的原因。

金钱使人年轻。

有了这样一位身世显贵的父亲,江尔也能理解,为什么在学校里,风雯会表现得那么随心所欲,那么无所顾忌。这很正常,如果她有这样的父亲,她也会和风雯是一样的表现。自由,无拘。

可惜她不是。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