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酩酊天》by桃子奶盖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梦里相逢酩酊天 | 古风 | 架空 | 1V1

  是xE也有糖 | 但是会虐 会虐 会虐 | 洁处勿入

  女扮男装小侯爷 X 放浪形骸四皇子

  陆侵问过她:“你哥哥叫翡,你又叫什么?”

  可一个埋在故纸堆里的死人需要什么名字。

  世道浇漓,人尽其用,要成全颍川侯满门忠烈英血,元翡必须活着,元负月必须死。

  天下人都如此认为,陆侵也一样。

  1V1 x 古代 强强 虐心

  001 裂红绡 < 酩酊天[x](桃子x盖)|PO18脸红心跳   洛都的春x来得晚,节令早已过了,城内还是一片肃杀北风。这x天色响晴,官道上连天起着风沙,朱乘抱剑等在安捭门外,到了x落时分,终于见一列人马从如血晚霞中驰行而来,为首一人身骑白马,银甲未脱,正是从南境五省巡防归来的颍川侯。   朱乘照常是一身红衣短打,在肃杀灰颓的城墙下极为扎眼。颍川侯远远认出这英姿欲燃的少年,勒住马缰,“阿乘。”   颍川侯虽是武将,却是侯门清贵所出,一向在洛都人津津乐道的世家公子之列,与他们这些南省来的x莽武夫泾渭分明。朱乘素来嫌他温吞,一眼扫见队伍中一个生面孔的俊俏公子骑在马上探头探脑,猜出这大约就是线报中颍川侯带回来的人,更是不耐烦,“这就是你带回来的人?留给我安排。王爷召你。”   元翡握着缰绳的细白手指紧了紧,终于应了一声,向后头的陈聿打了个招呼,一提马缰,入城而去。   洛都天寒风烈,元翡纵马跑了一阵,被风刮得脸颊生疼,禁不住放缓了些。却有一只手从左后侧伸来,握了白马的缰绳,向前一带,清脆的一记鞭声响起,胯下战马突地跃起,一阵风般向前掠去。   天色近晚,马背颠簸,其实看不清左边那纵黑马的人是谁,但元翡叫了一声:“四哥。”   陆侵冷冷偏头,目光如刀般在她脸上剜了一痕,薄唇紧抿,并未松开白马的缰绳,反倒在街口勒停,飞身下马。此处仍是洛都偏僻地界,街角一串红灯,蜜莹莹甜腻腻一阵香风从窗棂门户xx,鸨母并不认得这两尊大佛,只当是富家恩客,扭着腰迎上来,“唉哟,二位公子来得巧,阿嫦阿星姊妹两个刚上灯,快里面请——”   陆侵见元翡不动,冷哼一声,“瞧不起这晚晴阁?不如去你府上?”   元翡微一咬唇,下了马跟他上楼。鸨母不明就里,紧紧跟着,陆侵信手丢了块银子,“滚下去。”   洛都少年多的是龙阳之癖,军中兵士尤甚,这样披着甲胄来寻欢作乐的也不稀奇。鸨母掂了掂银子,暗自咂舌,连忙往里让,“里头那间‘裂红绡’最宽敞,公子们请哎——”   元翡走在后头,反手合上门,寻摸半晌,这才发现此间的木门并没有锁闩。满室甜香,熨得人筋骨酸软、口g舌燥。陆侵摸了案上的茶盏,倒也不挑茶,杯盖撇了碎茶沫子,抿了两口,放下茶盏,冲门口的元翡一招手,“卸甲过来。”   元翡依言将沉重的银甲卸下,过去时走得慢了些,被他一把揽住后腰扯到腿间,另一只手钻进衣摆解了元翡的下衣,衣料轻微的窸窣声落地,衣袍下的双腿已裸露了出来,肌肤细白,骨骼玲珑,曲线柔和得一目了然。   显然是个女人。   陆侵的手伸进她腿间,恶意揉弄两下,随即拨开紧闭的x唇,一根手指探进缝隙,勾弄出一丝x润,便又加了一根进去,催出元翡一声压抑的喘息。   那下头生涩紧致,这么两指就觉得撑,元翡皱起眉头攥了攥拳,被陆侵拉下去跨坐在他腿上,两腿大张,向他袒露出xx私密的地方。他两根长指陷在里面,元翡闭了闭眼,身子已然有些发软,只得咬着嘴唇不发一言。偏偏陆侵贴过来咬啮她的耳朵,低沉的气声钻进耳廓,“见了那姓陈的,便x成这样?你倒是故剑情深。”   元翡气息不稳,情欲催得眼中一片迷乱,并不解释,只含混地“嗯”了一声,轻轻扭动腰肢,茫乱地将xx向他手上送去。许是因为房中线香烧得浓,也许是因为别的,这人从未如此情热。陆侵当即扼了那修长白皙的脖子,倾身x问道:“这样听话,那小面首没把你g老实?”   身下的手指浸在温热黏腻的x内,力道紧了紧,不知碰到哪处,引得元翡一阵轻颤,温凉的肌肤陡然热了起来,xx更是x透了。见元翡转了转头,陆侵稍微松开手,却听她咳了一声,哑声道:“陈聿。他叫陈聿。”   她肌肤极苍白,神情又淡,远看只觉不可相亲,此时近在咫尺,眼帘微垂,却是眉睫浓长,大约刚才情欲煎熬得紧,薄薄的眼眶蒙着淡红颜色,含着几丝洛都久违的春意,竟有一分游魂森然的艳丽,看在陆侵眼里,如一弯银钩荡上心魂。   他将人掐着腰往榻上带,元翡踉跄两步,被他合身压倒,两腿被压在x前折起,她xx一缩,方才食髓知味过的xx饥渴地张合收缩起来,清亮的xx渗出小缝沿着会阴流下,亮晶晶地漫过后庭沾x床榻。床帏顶上竟有一面铜镜,模糊地照出榻上两腿大敞待人x弄的人影,xx隐然翕动着,渴望贯穿刺痛。   元翡见不得自己的x浪样子,无力地抬起手臂挡住眼睛,难耐喘息道:“……四哥若没兴致,我改x登门伺候……今x还有些事要安置……”   自然是要安置陈聿。陆侵xx涨得生疼,正伸手去解衣带,听了这话,反倒真起了庖厨雕花刀般的心思,探手从多宝格中取了一支c长的青玉玉势来。那东西玉料简陋,雕工c糙,却不知被多少人把玩过,被人体润得光可鉴人,他拈着玉头在她白嫩的臀x上拍了拍,懒懒笑道:“放心,哪里舍得饿着元妹妹。”   那玉凉得很,元翡本能地躲了一下,被他掐着胯骨往那东西上挨去。她又是轻轻一挣,陆侵突然扯下她挡眼睛的手臂,将细瘦的腕骨紧攥在手心,那双气势夺人的眼睛分明在笑,“怎么,嫌脏?”   她竟回望过来,瞳色稍淡,琉璃般的眼珠子淡静沉默。   眼前这个人攀着蝇营狗苟和血海尸山一寸寸爬回故都,嚣张霸道到视天下如x芥,回京x天子破例折腰,封王建府使鲸江绕道,他要了烈火淬炼开刃的名刀,也要了步步为营夺来的贵胄美人,可他同样乐意抢廉价的花魁、救肮脏的风尘,皆因金阁玉寺与x庐茅屋在他手中同样不堪一握。   ……整座煊赫辉煌的王都也只不过是长乐王座下天马踩乱的飞尘。   某种不可名状的东西如菟丝花般缠在骨血中,不知何时探出逆鳞尖角,猛然一刺。她抗拒的手腕松了力道,任由他手中的青玉势抵在狭小x润的入口上,声音极冷淡厌倦,“我又比谁g净不成……四哥自便吧。”   陆侵沉默了一霎,猛然将青玉势掷开,那东西撞在墙上,“咚”的一声闷响。隔壁的鸳鸯被惊动,女人惊叫一声,男子高声骂了起来。陆侵不加理会,高声叫道:“来人!”   鸨母咚咚跑上楼探进头来,只见屋里一片狼藉,地毯皱成一团,榻上被翻红浪,一人雪白的长腿裸着搭在榻边,上身却是完好齐整的月白深衣,颈子被死死掐在被中,沉默地僵持着。她不敢多看,听陆侵喊了一声“拿药”,立刻下楼去取。陆侵接过一看,又“砰”地甩在门上,斥道:“谁要男人用的!?”   鸨母恍然大悟,忙去取来。药水盛在两寸长的细颈深红玉瓶里,拿朱红的蜡封着口,瓶身曲线上重重叠叠雕满异域纹样,倒也精致。他惯于风月,却没见过这样的药,多端详了几眼,元翡颈子被他掐着,本僵着不肯服软,见了这东西,霎时变了脸色,竟缩着身子细声轻叫道:“四哥!我错……”   陆侵冷笑了一声,“晚了。”   他拍开封口蜡,便要往她身下送。掐在脖子上的手一松,元翡连忙挣开,起身要逃,又被他扯回榻上,捞过红粉交叠的锦被合身一裹,他沉重地压下来,困住她两手动弹不得。右腿已被他握着脚腕抬高屈起,大露出x泞的xx,细窄瓶口抵进xx孔d,冰凉滑润的药水倾灌进去,霎时如一股邪火烧进体内,如有千万条小蛇在里面涌动咬啮起来。   元翡喉中挤出几不可闻的一声隐约呜咽,瞬间昏了神,左腿胡乱踢了一脚,正踢在他结实的小腹上。她自小习武,情急之间力道不小,陆侵被踢得闷哼一声,却不以为意,只是被那一声销魂蚀骨的呻吟挑得四肢百骸一阵畅快,轻快地笑了起来,“腿上功夫倒不错,只是欠些准头,再向下三寸,今x只好替你找陈聿来灭火了。”   被他握在手中的小腿失了力气,陆侵知道药力已经起了,她裸露在外的肌肤全泛上一层淡红,眼底一片昏然潋滟水光,腰身在被中难耐地扭动着,xx含着小瓶的xx微微绞动,似饥饿般吞咽鼓弄,恨不得将那朱红的小瓶子吃进去似的。   陆侵想起什么,“啧”了一声,剥开被子,将人捞起来揽在怀里,探手去按压她柔软平坦的小腹,声线蒙了欲望,也有些喑哑,“乖……吐出来些。”   元翡不解其意,跪在榻上,伏在陆侵怀中大口喘息,小腹被他极富技巧地按压揉弄,里头流出一股股xx,那药水虽早沾在内壁上作弄人,此时也被冲下来些,尽数缓缓流溢着倒灌回瓶中。露在体外的瓶底被他恶意弹了一记,瓶口在里面一顶,她霎时颤着身子缩了起来,下头饥渴地翕动收缩,他xx瓶子时,只是“啵”的一段水声,里头鼓胀的水却没淋出来多少,全被不知餍足的xx咬了回去。   他放开元翡,抬起瓶子敲了敲,里头灌了半满,混合着药水和xx,质地比先前黏腻得多,瓶口沾了一片淋漓春水,随着手指动作沾出清亮的细丝。   他捏着瓶子,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一刹,神情有些玩味。元翡蓦地反应过来,不知哪里挣出来的力气,手脚并用地爬向榻边,被陆侵拽着脚腕拖回去。她已下了地,被这么一拖,一下摔在地毯上,被他从后头抬高腰臀跪趴在地,一片x润的后x被细长的瓶口挤压贯穿,抬高瓶底,撑开细小的褶皱,尽数灌了进去。   她伏在地毯上,再也挣不动了。他的手在她赤裸的腿上逡巡游移。肌肤上蒙了一层x润薄汗,在他手中如一尾瑟瑟挣扎的鱼,在水边反复呼吸,却挨不得清凉。他在后头问:“方才想说什么?”   她将额头抵在毯上,繁复的花纹绕得脑中一片晕眩,浑身煎熬出一层细汗,因上身压低,xx两处的药液同时挟着欲火滚向身体深处,翕动着撕咬这具身躯的神志。她终是齿酸舌软地挤出一句:“我错了……”   她吐字含糊,陆侵淡笑着呵了一声,“还有呢?”   她掌心攥着地毯,只是无力地渗出冷汗,攥不出一丝褶皱,高高撅起的臀x打着抖,潮红的面颊上神色迷乱而煎熬,声音掺着浓浓的媚意,却变了调,“我错了……求你,四哥……”   数月不见,他下腹的欲望被这失了神志的销魂美人点得烈火燎原。陆侵解了衣带,早已紫涨cy的性器弹在她臀x上,随即拨开x唇大力捅进深处。她咬住一声呻吟,不禁扬起脖颈大口喘息,腰背绷成了一根欲断的弦。   陆侵狠狠x动几下,稍解了那烧得头脑昏聩的欲火,便是一掌“啪”地击打在她臀上,一道道账算下去:“不就是你爹当年给你定的男人?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婚书都没有一张,断了就罢了,你当是公主聘驸马?巴巴地把人带回来,要给他娶你的牌位,还是要他跟颍川侯断袖分桃?还嫌侯府不够晦气,非要漏了马脚叫天下知道你是个女人?”   元翡本就知道陈聿会是个麻烦,她一向寡言,被陆侵说了这么一篇,更是缄口了,只是喘息着塌下腰去任他索取x弄。   她xx早已濡x粘滑得无以复加,一次次全根没入再xx,带出透明的清液,飞溅着拍击在臀x和腿根,染得一片x亮,连那塞在后庭的朱红药瓶都裹了一层水,颤巍巍地耸动,越发显得这具身躯x靡到无以复加,偏偏上身衣裳还穿得完好,不容侵犯似的包裹住身体。   其实她身段极诱人,一身皮x吹弹可破,细腰握在手中如细雪一捧,陆侵当年一见难忘,待到后来真握在了身下,更是爱不释手,可这时候却顾不得,只一下下狠狠挺弄进去,因那x口遍布着柔软皱褶,拥住xx的东西柔若无骨地蠕动缠绕,那里头的甬道更是曲曲折折,光是握着滑进去便是一阵骨酥魂飞的刺激,更遑论这样来回xx,当真是美人x英雄冢。   陆侵解了气,俯下来扳着她的下巴,呼吸浊重地赏玩这张潮红动情的脸,半是怜爱半是挑逗,“这下头长得真是好,难怪辽人舍不得杀……是不是?”   元翡扭着腰主动地向后送去,追逐迎合火热的贯穿,听他如此说,也只是低声喘息了两下,喉中顺从地应道:“是……幸好。”   幸好还有这具身躯可倚仗,幸好人可以靠着雌伏承欢苟且偷生。   陆侵被绞得额角遍是冷汗,咬牙忍住生疼的欲望,一面缓缓挞伐前头的x淋淋销魂窟,一面伸了手去揉弄那早经人事的后x。小d眼里塞着红玉瓶,边缘被撑出一片瑟瑟殷红,里头的东西却堵着流不出。被他的手指抚弄而过,d口的细褶激动得颤起来,带动玉瓶一阵细细鼓动,交合处渗出透明的肠液,被他沾着一路弄x细白的臀x,漫不经心地顶了顶前头的xx,问道:“这又怎么办?”   他还记得方才那一声哭泣似的呻吟,今x才知这副男女莫辨的嗓子叫起来竟这般泠泠动听。见她难受得发抖,陆侵难得发了善心,捏了臀x分开紧窄的后庭,为她稍舒缓一二,引诱道:“叫一声来听听。”   浑身上下麻痒难忍,元翡咬紧了下唇,如进了油锅的活鱼,求不得一丝快慰。欲望将头脑烧得昏昏沉沉,眼前一片模糊光影,耳中似乎是萧瑟轰隆的风声,刺耳的犬吠随着难解的辽国话掠过,有人抓着她的头发迫使她抬起头,用生y的汉话说道:“看。”   连呼吸都烧灼剧痛起来。她把头埋低,更加咬紧了嘴唇。   身下的人似乎恨不得将自己藏到地底下去,长长的颈子弯折到尽处,如同畏寒的鹄鸟,跪地的膝盖打着抖,连大腿内侧x透了的嫩x都在抽搐。陆侵知道她支持不住,低声骂了一句“没出息。”松开她汗x滑腻的臀x,拿掌根按住x在后头的瓶底,xx同时狠狠耸进去。前后两x同时被y物顶开,蓦地没进深处。   眼前一片铺天盖地电闪般的白光,猛然烧空了凌乱的视野。元翡只觉口中一片咸腥,浑身剧烈颤抖着瘫软下去,xx两处却痉挛着用力收缩缠紧了。陆侵额上滴下汗来,见她嘴唇都咬破了,低声骂着伸手将她紧闭的齿关掰开,拂去血迹,在她脸上拍了一下,低骂道:“咬什么……叫一声不就完了?”   那手指指腹带一层厚茧。元翡x润的眼睫被这么一碰,忽然难以忍受般猛挣了一下,似要逃到墙角去,却被身后的人大力揽进怀里。   后腰贴上一个滚烫的x膛,她狠狠地打了个哆嗦,xx中的x口本就一阵阵咬着男人敏感的性器,如此一挣,里头的曲折软x更是发疯般搅动起来。陆侵只觉腰眼一麻,竟被她生生绞得泄了出来,浓稠阳精激s进温柔乡,烫得她猛烈地打起抖来。他冷哼一声,将软成泥的人推开,自倒回榻上长出了快意绵长的一口气。   室内一片寂静,只听得到隔壁隐约的动静,楼下琴声叮咚,抚琴的是行家,低回处隐然是勾栏之间常有的婉转,高亢处曲音却直荡青天,x怀不凡,他听得出了神。   滚烫的情欲退去,北地初春的寒意从四肢百骸重新泛起。元翡窝在地毯上蜷了半晌,陆侵的马靴尖轻踹了她一记,“倒水。”   ————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