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森林》by弃吴钩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钢铁森林,幸而有你。

提示:
周瑾x江寒声
女主视角的先婚后爱,男主视角的爱情长征。

簡體版1V1x現代女性向

01 <钢铁森林(弃吴钩)|PO18臉紅心跳 01 雨夜。 玻璃窗上,雨痕斑驳,模糊了城市中星河一样的灯火。 这是跟江寒声结婚后,周瑾第一次回家。 过去的一周,她简直忙得昏头转向。 市郊区的通河岸边发现了一具女尸,法医根据死者头颅上的伤口,初步推断是他杀。 海州市一向治安良好,南城区的管辖范围内已经半年没出过命案,这次有围观群众拍摄了视频、照片等,发布到网上,一下就引起不少的关注和舆论。 市局领导亲自责问案情,重案组不敢懈怠,这一周里,周瑾以及其他同事几乎x夜不休、马不停蹄地在调查。 可惜一周过去,案情没有太大的进展。 回到办公室,周瑾疲惫得有些睁不开眼,强打起精神,翻看走访调查的笔录。 久了,脖子僵y得发疼,她仰头揉着,再低头时,才看见她办公桌下那束已经快要枯萎的玫瑰花。 这是三天前收到的,当时她要出任务,玫瑰花里的卡片也没来得及看,就随手丢到办公桌下,直到这一刻,周瑾才终于有时间去注意它。 一张卡片,应当是花店附赠的,淡粉色的纹理,上面用钢笔写下遒劲有力的字体,“致周瑾小姐”。 这手好字,周瑾想认不出也难,是江寒声送得。 她将玫瑰花捡起来,放回桌上,捻着g萎的xx,好一阵儿,她才知道自己应该回家一趟了。 江寒声在大学当教授,为了出行方便,就在学校附近购置了一x公寓,是个一居室,平时只有他一个人住。 今天也是周瑾第一次来到他的家。 公寓宽敞明亮,装修色调灰白偏冷,一如江寒声本人的性格,冷淡、沉默。 她脚上踏着江寒声的拖鞋,身上穿着江寒声的睡衣,直到这时,她才恍然认识到,她真的跟这个男人结婚了。 周瑾的心莫名其妙跳了跳。 这时,江寒声从洗漱间出来,门“咔哒”一声,声音不大,但让她惊了一惊。 周瑾抬头望向他,“江……” “吹g头发再睡。” 周瑾是短发,乌黑柔软,看上去g练爽利。 其实她小时候头发很长,跟缎子一样又黑又亮,后来一剪刀下去,就成了现在的长度,倒也不心疼,少了许多烦恼。 她遵照江寒声的指示,回洗漱间将头发吹g了再出来。 江寒声已经上了床,正借着床头灯看书,书面看不清,也不知道是什么书。 现在周瑾也根本没心思去关注他在读什么书,她在想:“我该睡哪儿?” 跟他睡一张床?他们从见面到结婚,不过就三个月,两个人的进展远没有那么快,贸然上床,恐让江寒声以为她图谋他的美色。 打地铺? 这主意挺好。 周瑾说:“我睡地上,明天一早还要回局里,怕吵醒你。” 江寒声抬头看向她。 他的眼是丹凤眼,眼尾狭长,眼皮单薄,瞳色漆黑漆黑的,目光就似手术刀一样锋利,能将人彻头彻尾地剖开。 江寒声的学生给他这样看一眼,估计要鬼哭狼嚎,然而周瑾从他的目光里就看出一种神态:“你见鬼了吧?” 虽然江寒声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可无形的压迫让周瑾明白,她就不能睡地上——江寒声的绅士风度不允许,但他本人也分明没有一点要舍身去打地铺的意思。 周瑾乌龟一样地挪上床,靠着床的边边,扯了点点被角,小心翼翼地躺下。 “明天几点?”江寒声还在看书,貌似心不在上头,突然问了一句。 周瑾一愣,“什么几点?” 江寒声说:“几点上班,我送你。” 周瑾连忙拒绝,说:“不用不用,我自己乘地铁过去,很快就到了。你忙你的就行。” 江寒声:“不忙。” 周瑾:“……” 凡是江寒声打定主意的事,当真很难拒绝。 过了片刻,江寒声放下书,伸手将床头灯拉灭,房间里一下全黑了。窗帘并不是完全的遮光,有些许光亮透进来,晦暗朦胧。 两个人沉默,再沉默。 周瑾知道他没睡着,他肯定也知道她没睡着,装下去太尴尬,周瑾试图打破这份尴尬:“你刚才看得什么书?” “《指环王》。” “……哦。” 这实在不像是江寒声会看得书,周瑾以为他要看一堆高深莫测、连书名都让人听不懂的专业书籍。 没想到是魔幻小说。 周瑾g巴巴地说:“我就听说过……电影拍得很好……” 他低低“恩”了一声。 周瑾又说:“玫瑰花,我收到了。谢谢。” 江寒声不冷不淡地回答:“学生做实验种得。你喜欢就好。” “哦,那谢谢学生。” 江寒声:“……” 周瑾认为这样短暂的交流是必要的夫妻任务,她完成任务,就能安心地说一句:“我睡了。” 江寒声没有回应。 静静的呼吸声在房间里此起彼伏。周瑾累得要命,可真躺下来,一时半会儿反而睡不着。 她想起与江寒声的婚姻。 两个人小时候就认识,长大后就不常联系了,如今能再见面,还是因为双方父母组局。 对于婚事,江家和周家的父母比他们两个当事人还热情。江寒声和周瑾约过几次会,八字还没画上一撇,上一辈的就已经在盘算怎么当亲家。 江寒声话不多,性格也淡,没想到做事情倒是惊天地泣鬼神,三个月后就跟她求了婚。 更好笑的是,周瑾做事风格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竟然一口答应了。 江寒声至少忠诚。 周瑾最看重他这一点。 “周瑾。” 他唤了她一声,周瑾本来昏昏沉沉的神志渐渐清醒过来,她梦呓似的应了句,“我在。” 略带凉意的手掌抚上周瑾的背。 她浑身打个激灵,彻底清醒,反弓着腰,躲开江寒声的手,回头问:“g什么?” 猝不及防的,炙热的气息侵犯似的近了,江寒声吻住她的唇。 一下浅,一下深,浅是试探,深是忘情。 周瑾愣了两三秒,等反应过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抗拒。他身上有g净清爽的味道,周瑾说不上来,可闻着舒适又安心。 他的吻并不激烈,却深情,又不知道哪里来的本事,仿佛天生,知道怎么用一个吻来表达他的请求。 周瑾至少感觉得出。 她没那么矫情,答应跟人结婚,还要清高地拒绝这种请求。何况江寒声长得那么英俊。 她扯着他的领子,渐而热切地回应他的吻。 唇舌纠缠间,他抬手捏住周瑾的脸,与她分开少许。黑暗里,只有他的眼睛里有焰火光芒,像星辰一样。 周瑾轻轻喘了几声,故作镇定地说:“你身上真好闻。” “是么?”他声音有点沙哑,周瑾听着,耳尖痒痒的。江寒声凑得更近,轻声问:“会比蒋诚好么?”

3635842513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635842513”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