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御沟》by疏影浮月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1v1 x原部落世子x晟朝才女 剧情和x并举,中间还会有配角的x,保管x香四溢。
文案:
“凌烨,你老是跟着我g嘛。”
“最近不太平,我担心你。”
“那你也不用搂着我的腰吧。”
凌烨赖皮地笑了,笑得沈昭想暴捶他。

酒席上,琴音一出,众人瞬间安静,向屏风后的不知名琴姬投以惊诧目光。只有凌烨仍端坐在座位上,盯着手上的酒杯不知在想什么。
霎时,宛转悠扬的琴音转向凌厉,萧萧杀气扑面而来。一人突然从屏风后出现,手上利剑直指凌烨。“是琅嬛宫的人。”席上众人皆纷纷后退,生怕自己被伤及。
剑气凛冽,所过之处酒翻菜洒,但扫向凌烨时却被阻隔。凌烨头也不曾抬起,手上白玉杯一转,击中刺客太阳x,令来人血溅当场。旋即飞身到屏风后,搂起琴姬的腰就离开了。

“我说,琅嬛宫那次,你怎么一下子就认出我了。”沈昭用手指在男人x膛上画着圈圈,匀称的肌x手感很好,睁着xx过后水润的眼眸看向头顶的凌烨。
凌烨没说话,一翻身把沈昭压在了身下,吻上被他啃得红肿的唇瓣。
“你你你,不是才来过一回嘛……嗯…轻点”

这是一个架空的朝代,男主外表俊朗翩翩公子,从小被送到晟朝当人质,只在女主面前耍无赖。
书名来自于唐伯虎的一首艳诗“桃花在渡头,红叶在御沟”

簡體版高x古代x文不限

x原秋猎(漠辽王x胡缨 微x) <红叶御沟(x)(疏影浮月)|PO18臉紅心跳 x原秋猎(漠辽王x胡缨 微x) 与晟朝北疆接壤的漠辽一族自武帝时便与与晟朝结有兄弟之亲。双方签订盟约,数百年的时光中边界安定,互不侵扰。 当今漠辽王育有四子,都取了个汉人名字以示友好,嫡子凌云封为贤王,其地位与晟朝的太子相当。 贤王其人,龙章凤姿,天质自然,剑眉星目,面容俊朗,七尺之躯英伟轩昂。凌云自十五岁起便跟随父亲平定各部落叛乱,久经沙场磨炼,由内散发凌云之气。 他的妻子是青x部落的长女拓跋嘉。二人琴瑟和鸣,育有一子名唤凌烨。两人由青梅竹马成为夫妻,是x原上广为传颂的一段佳话。 次子早夭。三子凌烁与凌云一母同胞,都是王后所生。王后在生凌烁时伤了身子,近年来身体越发虚弱,出不得远门,但对这个来得艰难的小儿子,王后异常疼爱。 凌烁被娇宠惯了,从小闯了祸就让哥哥背锅,常惹得漠辽王额爆青筋。早早地被封了荆王,给扔到边陲乌兰郡历练去了。跟着大将军在沙场上受了几番血雨冲洗,凌烁改去了毛毛躁躁的毛病,也学会了常写信向母亲报个平安。晒得黝黑的面孔透出刚毅来,却还保留着性子里的恣意潇洒。 今年雨水充沛,丰美的水x把马儿养得膘肥体壮。部落族人个个不愁羊群的x料问题,让自家孩子跟着羊群,放任羊只在辽阔的x原上漫步,自己夫妻两个躲在帐篷中行闺房之乐。帐中咿咿呀呀的女声透过帐篷传出,挠得过路的人心痒痒的,急急地拽着自己家婆娘回帐篷,引得旁人一阵哄笑。 健壮的少年们常骑一匹骏马驰骋在x原上,远远瞧着散落的云朵点缀绿茵之上,奔向心爱的姑娘身旁,摘一捧野花送给那个满脸娇羞的姑娘,悄咪咪地揉上一把,令她化成了水,倚靠在怀中,旖旎撩人。 漠辽王心情大好,领着贤王一家并一个新纳的娇美仆妾胡缨,在王卫队的守护下,向着东边的库洛森林出发,进行秋猎。 一行人在上午抵达森林前的开阔谷地。仆从们忙碌地布置着营帐。 “娘,我要去找野果子玩。”凌烨举起白白嫩嫩的小手,扯着娘亲的衣角,使劲把拓跋嘉拉向林子里去。 贤王一脸不乐意:“臭小子,你娘赶了这么多天的路累着了,自己和克苏玩去。”克苏是凌烨的伴童,正在帮着他阿爹克必思喂马。 “阿爹你又要和娘亲造小妹妹吗?让娘亲陪我玩嘛。”凌烨嘟起了小嘴,不乐意地摇着手下攥的衣角。 童言无忌,凌烨声音又大,邻近的几个仆从听了都在暗暗发笑。 拓跋嘉脸上起了红晕,抬头瞪了凌云一眼,“烨儿乖,我跟你去”,挎了只篮子站起身来,牵着凌烨的手向林子走去。留下贤王一人在原地咬牙,“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小崽子。” 另一边的帐篷中却是欲火朝天。 “噢,缨儿你的口技越发好了。”漠辽王大腿张开,坐在铺着羊毛毯的床上,胯间的xx正被一个美人吞吐着。漠辽王左手抚摸着爱妾那一头令他爱不释手的柔顺秀发,右手隔着衣服捏住了她的x尖。 “呜呜……”嘴巴被堵住的胡缨扭着xx,求着漠辽王再多揉揉。 漠辽王掐了一把胡缨的翘臀,不满地向上顶弄自己的xx,“小x货,继续x,别停。”又按住胡缨的头激烈地进出。 “把衣服脱了,自己含进去。”漠辽王拍拍胡缨的脸颊,把自己的棒子xx来。上面挂着的银丝与殷红小嘴相连,x靡不堪。 蛮王谋反(x) <红叶御沟(x)(疏影浮月)|PO18臉紅心跳 蛮王谋反(x) 没了漠辽王的揉摸,胡缨身体越发空虚,情欲如同蚂蚁爬满身子,痒得她胡乱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只乱乱地除去了亵裤,就往漠辽王腿上坐。对准巨龙一坐到底,胡缨圆润的脚趾蜷缩起来,自己扭动腰肢上下起伏,发出小猫一般餍足的叫声。 漠辽王掀起胡缨的上衣,一片雪白晃花了他的眼。伸出大掌包住了一侧xx,手上c糙的茧子引得胡缨颤抖了一下。 “小x货,x过多少回了,还这么敏感。”漠辽王轻笑着,张嘴叼住了另一边红嫣嫣的xx,极尽x弄。右手啪啪地打着胡缨上下晃动的臀瓣,雪白的肌肤上浮现出大片红印。嫌胡缨自己动得太慢,他拢住她的细腰,把她快速地上下提弄,搅起咕咕的水声。 “啊……王您……您太厉害了……要把……把妾弄……弄死了。”胡缨双手环住漠辽王的脖子,x前雪x漾开波浪,xx也紧紧咬住c长的xx。 漠辽王把胡缨抱起,用自己xx堵在胡缨xx内,把她放在了床上。 “王,求您快些动吧。”胡缨青丝四散在毯子上,越发衬得她皮肤白嫩。深陷情欲之中,胡缨用手揉搓着自己的双x,妖媚的狐狸眼水蒙蒙地看着漠辽王。五十的男人正是欲火最旺的时候,哪受得了这妖精的诱惑,双手托住了胡缨柔软的xx就大力xg起来。 “让你惹我,小x货,一天不g你,这小x就发痒是吗?”漠辽王恨恨地说,把她翻了个身,猛xx去,再退到x口,三浅一深,惹得胡缨的娇呻都破碎了。 “这就受不住了?”漠辽王看着再一次xx的胡缨,嗤笑了一声。巨棒摸索了一番,很快找到了那个熟悉的凸起点,狠狠地向上顶。 “啊.....啊别..别碰那里。”胡缨紧闭双眸,手上攥紧了毛毯,xx紧紧收缩。 漠辽王恶意地向着那个点冲刺,还伸出手拍打摇晃的雪x,发出清脆的声音。数次猛烈xx后,两人一同攀上了xx。漠辽王劳累地躺在床上,睡着了。 胡缨没有动,还保持着趴着的状态。一滴清泪划过胡缨脸颊,安静地或许连她自己都没发现,本该布满情欲的眼睛一片清明。她拿薄被拢住了自己,但片刻后又觉得没意思,放开薄被,唤帐篷外的女奴端进一盆水来,为漠辽王擦拭身体,再给自己清洁。收拾完之后,胡缨也累得躺在床上睡着了。 x原的秋xg燥清爽。低垂的蓝天一碧万顷,毫无一丝云彩,仿佛伸手就能触到。贤王却突然感觉到大地在颤抖。顾不上g净与否,他伏到地上,侧耳听着从远处传来的轰鸣。凌云急忙站起,传令士兵前去通知漠辽王和王卫军。又让随行的阿嬷赶紧去找回王妃和小王子。 凌云脸色阴沉地看着远处的地平线。军旗扯动,飞沙四起,塞上风云接地阴,杀气腾腾席卷而来的人群中,为首的是他四弟,凌元,封号蛮王。 所幸王卫军早早接到命令,此时已穿戴好盔甲,列阵以对前方来势汹汹的人马。片刻,对方军队已经站定在谷地前。 “凌元,你这是g什么!”漠辽王看见对面骑于骏马之上,战气凛凛的小儿子勃然大怒。 “造反啊,父王你不是看见了吗。”凌元一副混不在意的样子,眼光斜斜一瞥贤王,充满了对漠辽王的嘲讽。看着眼前胡髭花白的男人被气得双手发抖,他感到无比痛快。偏心的阿爹,很快我就会让你后悔的。 “贤王,今x也让我试试你配不配得上这x原的王座。”蛮王手持弯刀,大臂一挥。身后的士兵立刻冲向前方,和王卫军展开厮杀。鲜血四溅,染红了绿x。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