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辞》by敬亭山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傲娇霸总大公子×身娇体软美少女

一开始大公子以为救了个累赘,可养着养着竟然变成了心头x,真香1对1,he

食用说明:一为谈情,二为开车,请勿考据。本文某些细节设定较历史背景常识有所出入,因为一切都要为“苏”让道!

簡體版1V1x古代

第一章 初遇 <浮生辞(1V1,x)(敬亭山)|PO18臉紅心跳 第一章 初遇 盛夏的夜风穿过积由罗寺的大殿,拂过金身罗汉,挥之不去的潮热,尽x被佛音笼盖的伽蓝圣地此时只剩下聒噪的蝉鸣。 泠葭轻轻移开搭在肩膀的扇子,养娘一径的鼾声让闷热的夏夜更添烦腻。她们被圈禁在这里已经一轮寒暑,不知道还有多少x头可盼。 这里是临着积由罗寺后山门的一处僻静偏殿,外人哪里能想到,x间香火繁昌之处,还有一群昼夜不卸甲的禁军把守着几个老弱妇孺。 这一年中,泠葭突然如春芽似的抽长,当时随身带着的三两x襦裙都开始渐渐不足,她拉了拉身上的这间绛纱襦,身上发出汗来,直将叹息。 直到后半夜,泠葭迷迷糊糊,似梦非醒,耳边除了养娘的鼾声,渐渐添了旁的嘈杂,也不知是谁高喊一声,泠葭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转头爬起身从半抬的窗棂处探看,这一看却真惊出一身冷汗,只见前头大殿方向火舌吞天,这下里细听,燃烧发出的噼噼啪啪,声不绝响,其中又含着一众比丘的呼喊,再看原本守在殿外的人,一个个也仿若热火上的蚂蚁,混乱成一片。 “秀娘醒醒,快醒醒!”泠葭转身猛推养娘,养娘这才转醒过来,待听得外面渐起的乱声,也猛然间意识到外间生了变,忙大惊失色的要奔出,刚迈出两步却被泠葭捉住。 泠葭示意其禁声,悄声走到门边,方推开一道细缝,只听得一闷声,来不及xx的剑还收在剑鞘里,剑的主人却早已被切颈而亡。 还热烫的血溅在她月白的裙摆上,泛起一阵腥气,泠葭捂住嘴,早已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不知从何处窜出一群黑衣人,此时正与禁军缠斗在一起,本来围住这偏殿的总有三四十人,此时却不足半数,想是其余的人都分拨到前殿扑火,却无料到此时竟有人来此趁火打劫。 养娘被目下的一切吓傻,不禁一声惊呼,临近的禁军见她们已将房门打开,很快又分出几个围拢上来,x得她们退回屋内。 可眨眼间的功夫,不知从哪里窜出一个清瘦的黑衣人三两下就放倒了门前的禁军。泠葭看着他不过几个抬手起落,原本聚拢在门前的人就都已伏倒在地了。 远处正缠斗的一个黑衣人,分神低喊道:“带人先走!” 近处这个清瘦黑衣人便折返回身形,又冲她们疾步而来。 这人身后是熊燃的业火,不知可是大殿前的撞钟被火势烧断了垣梁,巨大而沉闷的撞出一声闷雷,连脚下的土地都微微震颤,而他脚踏火光,身随雷鸣,一步步向她而来。清瘦黑衣人金铜色罩面将他半张脸覆住,她在暗处往明处看,早已失控的火势将暗夜点亮如白昼,可她分明看见一双晶亮漆黑的星子。 “我儿快走!”养娘此时却从身后冲出来,一把抱住那黑衣人的腰身,泠葭大惊失色,只见他一个倒手,剑身翻转,以剑柄击中养娘的后颈,养娘便如面人一般软倒在地。 泠葭一步步后退,直到背抵住墙垣,实在无路可退,这一瞬,脑海间竟蹦出许多桢画面,到人间不过十年光景,却也经历了许多人一辈子不曾经历的,方才还抑制不住的颤抖,可当这个黑衣人如山一般将自己x入角落,却反而平静下来。 这个人年岁应不大,身形明明还是个少年人,可周身的气息却不似这个年纪该有的,她清楚知道自己与他反抗是没有一丝胜算的,可束手就擒偏又不甘心,怕是逃离虎x又入狼窝,还不如自行了断落得g净。 可他似会读心之术,她将张嘴想往舌根咬就被他一把钳制住双腮,动弹不得。 他手上的护掌冰凉一片,贴在她的下巴上,手下力道十足,似将她的下巴卸掉一样,他向上捏起她的脸细端详,口中方出三言两语,却是金石掷地般的凛冽之声,“你若早存死志何必等到如今?那倒省得我们费这番功夫。”说罢他冷哼一声松开了手。 泠葭听得这话却似被人抽了筋骨般脱力软xx,幸而撑住身旁的长案才不至于跌倒。可那黑衣人哪里还给她喘息的时间,一手攥住她的右臂,直将她扯过来,低声道:“给我打起精神来!如今我们几个能不能全身而退就在你一人身上,你若误了我的事,到时不用你自戕,我定助你一臂之力!” 说罢,扯起她,连拖带拽奔出门去,一路上几多禁军上来阻拦,都被这黑衣少年一一放倒,泠葭第一次近距离感受到所谓的近身x搏,一刀下去,血x蹦出,弄得她几欲作呕。 这少年不知经历过什么,在这等同炼狱一般的地界犹如虎入丛林,辗转腾挪,急奔快走,本来快要出后山门,却从斜里冲出几人阻拦,禁军已被火势和忽然冒出的黑衣人乱了性,早已不顾其他,见人便杀,一个刀光从泠葭头上斜批下来,少年刚刚卸去身前的威胁,耳后传来刀斧破空的声音,实来不及回身用剑身抵挡,再想拉她撤身也已失了时机,只得xx拉住她的左手以臂当刀。 这一切刀光剑影只在片刻间发生,泠葭甚至没看清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便见砍杀自己的那个人已被放倒在地。泠葭本以为这少年的左臂不保,可只见他夜行衣已被割破,下头还贴x覆着一层金丝软甲,原是这玩意儿替他二人挡了一煞。 被割破衣衫的少年忽然暴怒,竟撇下她朝几个阻挡退路的禁军迎上去,留下她站在原地,进退不得。 待他扫清障碍,回身冲她伸出手,只见他那一双波澜不兴的眼,仿佛经历的这一切对他来说再平常不过。 泠葭是被他扔上马的,他将她用一身宽大的黑披风包裹住,蚕茧一样,毫不怜香惜玉,一裹一扔,人就到了马上,几次她都以为自己要跌下去,可总有股力量将她拉回。 夜风习习,马蹄笃笃。 夜奔不知几许,马上覆着罩面的黑衣少年身前抱着一个娇小的少女,月光下,那是玉似的一双人。 第二章 闲话 <浮生辞(1V1,x)(敬亭山)|PO18臉紅心跳 第二章 闲话 风拂杨柳,雨打芭蕉。江南的初春总逃不开雨师纠缠,烟雨绵绵,让人都生出发霉的错觉。 如坠收紧了香包的口子,左右打量了下,方心满意足的伸了个懒腰,喜滋滋地吊起来炫耀,“大功告成!” “难得你做这个倒爽快。”沉湘揶揄她,转头扫过一群小姐妹,笑道,“连着五x没有出过x头了,但愿明天x爷儿赏脸露个头吧。” 明x恰是上巳,每年三月三平江府都会在江边举办春浴x的典庆,上至门阀士族,下至庶民百姓,都可前往,不过士庶有别,虽可同与,却不可同处,江上一处百年庄园,原是前朝遗留下的,后来辗转落于平江傅氏,常x也无所用处,只到年节当个典庆的场所。 平江大姓门阀不过傅、吴、王三氏,几个大姓士族轮流坐庄,今年轮到傅府。 傅氏一族原本祖籍会稽,后因门阀暗斗,后避祸平江,经历三朝更迭,大浪淘沙,自傅氏太爷那一辈起,便领了镇守九江郡一职,如今世袭到第三代,家主傅英权加授使持节,长子傅燕楼自小常随其父在军中,如今傅英权大有隐退之意,自前年开始,数次江巡已由傅燕楼代领其职。 此次上巳典庆由傅氏一族在燕园主持,广约士族大家同赴,每年上巳,赶上同年及笄世家小姐们,总要趁这个时节约在一起同办行礼,各家上了年岁的高门老妇,虽然已放权给各自的儿媳上住中馈,下安各家,可每逢年节,总要聚在一起闲话许多,也正好趁这个机会,将各家等娶待嫁的儿女们彼此相看。 傅府的老太君如今年过七旬,武将侯门出身的小姐,年轻时跟随傅老太爷也经了一番动荡,可天性放达直疏,最喜欢与小辈们聚处,又无豪门大户主君的架子,平x总喜欢那些娇俏可人的小丫头在一起,因而这次上巳典庆早已放话出来,让阖府上下的丫鬟们待那x也可着最鲜亮的衣裳,不论仪制,不拘绳墨,让她们跟着自成一隅,也跟着一起过个热闹的女儿节。 所以如今傅府上至主母小姐们,下至伴身丫鬟,都兴致勃勃的等待明x的春浴x,高门大户别说小姐,便是丫鬟也难得出趟门,因而大家都难得的期待起来。 “你们说明天谁会主持执柳祓禊?”如坠做完香包便无所事事,不由好事起来。 每年上巳都会指定一人为一众女郎执柳祓禊,往年都是几家高门的老太太或主母轮流主持,三年前,几个高门闺阁不知染了什么不知名的病症,先后没了几个小姐,后来轮到过上巳,便由几个高门里选定出家主或嫡男子弟主执柳祓禊,意在盛阳压邪,护佑一众女郎平安顺遂。 “明天就到上巳了,大公子还未回呢。”不知谁人提起这个。 “大公子一向不理会这等闲事,自然不会为了一个春浴x的典庆拨冗回来。” “虽说今年轮到咱们府主持,也未见的就是咱们府的大公子,旁的士族少爷们那许多,你们细想想头些年这时候,大公子回来过几趟?” “主子爷们的事什么时候轮到咱们议论了,仔细言行吧。”沉湘在这里面算最年长的,平x也最老持稳重。 芳介放下手上针线,笑道:“沉湘姐姐,现下又无旁人,不过咱们姐妹几个私话罢了,又不当真。”言罢转头笑问泠葭,“你可知你的正经主子何时回来?” 泠葭如今是傅燕楼房里的大丫鬟,自十岁被收进府里,这些年一直在松园当值。傅燕楼常年行军在外,一年总有大半年在外巡守x练,难得归家。 “未曾听得归期。”泠葭头都未抬,依然手上不停针。 其他人听得这话表情都各有蕴意,谁不知道傅燕楼如今房里就泠葭一个近身使唤的,也许老太太和主母也有意让她给大公子做个房里人,如今的这几个高门大户家的待嫁小姐,哪个不把眼珠子拴在傅家大公子身上,不说年纪轻轻便位高权重,便是那身皮囊也足够人眼热,未来这大公子的夫人必然是这几个世家中的某位小姐,就是不知哪位能拔得头筹了,不过对于她们这些下人,便是能入得他的房里做个伺候的,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了。 原本她们都以为泠葭早就是大公子的人了,不说从小一起朝夕相处的情分,便是泠葭这模样,如果放一般男主子房里五六载,早就盘上坑了,可前x主子xx放恩典给下人们裁制春装新衣,她们一群小姐们聚在内室试衣,换衣时几个人都瞧见泠葭上臂上仍晃着一点朱砂,这便奇了,也让众人生出还有一步可争的念头。 傅府不若一般高门士族,妻妾成群,傅老太爷那辈起就只有老太太一个,听说年轻时也有过别的侍妾,不过后面都驱散了,到了傅英权这里,也不过一妻一妾,主母华氏端庄沉雅,对子女教育严苛,对于承继祖业的长子更是如此,对他房里的人都是经过华氏精心筛选出来的,近身的侍女只选了泠葭一人,这也难怪,哪个做母亲的不想把最好的给自己的儿女,泠葭的模样身段别说傅府,就是整个平江府也再难找出个塞过她的,众人本以为板上钉钉的事,那次裁剪新衣之后,各自却有了新的计较。

3635842513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635842513”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