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兽之斗》by央蒲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白切黑变态偏执狂 ✖️ 狂放不羁纸老虎
崔嵬 ✖️ 祝颂

在床上打架打出感情的故事。

一个囚禁、强制爱的小短篇。

簡體版1V1x現代校園

1、雏 <困兽之斗(央蒲)|PO18臉紅心跳 1、雏 崔嵬长了双邪气横生的眼,只是大多时候都掩盖在长长的额发下,外人难以窥见。而现在,他居高临下地扣着祝颂的手,狭长的眸子闪着恶狠狠的光。 “跟陆放睡过了?”崔嵬调笑的声音犹如恶魔低吟,眼神在祝颂的身体上逡巡着。 祝颂被他钳制着,强忍着心里的恶心和愤怒,一个字一个字地回答:“关,你,屁,事。” 崔嵬不怒反笑,语调可怕地温柔起来:“当然关我屁事啊,只要是陆放的东西,我都想抢过来,然后搞坏它。” 祝颂从心底升起了一丝凉意,可她强迫自己装出无畏的表情,她轻蔑地笑了:“怎么?你就这么在乎陆放?难不成你暗恋他?因爱生恨?” 崔嵬丝毫不把祝颂的嘲讽放在眼里,他xx贴近祝颂,极具暗示地撞了一下,低笑道:“我是不是同性恋,你试过就知道了。” 祝颂浑身都在发抖,恶心和恐惧像沼泽下的藤蔓,裹紧她的双腿拉她下坠。她怕,因为她能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真能g出这种事来。 崔嵬轻柔地摸了摸祝颂的头发,叹了口气:“小可怜,还是雏儿啊。” 来不及恶心,崔嵬松开了左手,祝颂瞅准时机,用力挣开崔嵬的另一只手,试图逃跑。 可还没等她迈出逃跑的第一步,崔嵬眼疾手快地将她拦腰抱住,祝颂立刻疯狂地挣扎起来,她尖叫着咒骂:“死变态!你他妈放开我!我x你妈!” 崔嵬看似瘦弱,但箍在她腰上的双臂却似钢筋一般有力,祝颂只觉得自己的内脏都要被他勒得吐出来。 崔嵬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他把祝颂按在地上,腾出一只手抓起她的长发向后猛扯,x得她仰起头来无计可施。 祝颂疼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既害怕又屈辱,连咒骂也顾不上了,只能小声而极速地吸着冷气。 崔嵬跪了一条腿压在祝颂后背上,他稍稍使劲,祝颂痛极,尖叫出声,眼泪终于滑落,流到她贴在地板的半张脸上。 崔嵬俯xx,撑在祝颂脸边细细看她,眼神疑惑又兴奋:“你哭了?哭的声音再大点,我喜欢听。” “你他妈就是一变态。”祝颂红着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似笑非笑的脸。祝颂恨极了他这幅样子,眼睛里都要滴出血来。 崔嵬无所谓地笑了:“你说的对,可变态想x你,你又能怎么办?” 崔嵬直起身子,又加重了点膝盖上的力量。他满意地听着祝颂的痛呼,开始慢条斯理地拉下牛仔裤的拉链。 祝颂听到那个动静,只觉得后背上的汗毛全都竖起来。她忍着x腔被压迫的剧痛,向后伸手去推崔嵬的膝盖,却被他轻松捉住手臂,接着向后颈处狠狠一折—— 祝颂痛到眼前发白,她连尖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被剧烈的撕裂感堵在喉咙里,肩膀好像废掉了,连带着锁骨和脖颈都失去了知觉。 崔嵬甩了甩遮住眼睛的额发,眸光冷冷的,他说出的话更让祝颂如坠冰窟: “本来想等到陆放来,让他亲眼看你是怎么挨x的。”他又笑了,“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拍成片子岂不更好,以后可以常常回味。” 祝颂感觉肺中的氧气全被抽离了,她仿佛看到撒旦自地狱中降临,挥起巨大的黑色翅膀,遮住了她最后一丝希望。 “崔嵬……”祝颂哑着嗓子,低低地叫他。 崔嵬再次俯xx,他冰凉的手覆在祝颂的脖子上,“嗯?终于叫我名字了?” 祝颂已经穷途末路,她只能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最虚无缥缈的那个可能性上,“……你这是犯罪,你用这种方法报复陆放,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果不其然,崔嵬像是听到了顶有趣的笑话,他笑得身体都震颤起来,祝颂被压得后背已经麻木,再也生不出半点痛意。 “真是天真的小女孩,”崔嵬凑近祝颂,他像是真的在怜惜祝颂似的满目柔情,但嘴角的笑意却邪性十足,两极的割裂让他这张英俊的脸如鬼魅一般。 祝颂只觉得恶心,她闭上眼睛不再看他,崔嵬却伸出舌头,缓缓地x舐祝颂脸上的泪痕。 像被毒蛇猩红的信子x过,祝颂极力忍耐才没有睁开眼睛,她此时已经绝望,身上又麻又痛,再也没有半点反抗的力气。 崔嵬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录像,把镜头直对着祝颂的脸:“那么,现在就开始吧。” 2、x <困兽之斗(央蒲)|PO18臉紅心跳 2、x 祝颂被崔嵬抱起放在床上,床垫深陷柔软,深蓝色的丝质床单细腻亲肤,铁艺的床头和床尾有四条黑色的铁链,但崔嵬懒得用它。 已经折断翅膀的鸟,不必再用铁链将其锁住。 更何况,他享受猎物挣扎的感觉。 祝颂受过先前那一遭,右肩连同整个右臂已经无法动弹,x骨和肋骨痛得好像要断了,背后全是被崔嵬压出的印子,连同x前,通红一片,触目惊心。 崔嵬脱她T恤的时候,还在笑眯眯地点评:“身上的x真会长,xx大腰还那么细,你是不是天生的x货?” 祝颂恨得抬脚去踹他,被他轻轻松松地拿住脚踝,他看向祝颂,语气温和,像对待一只不听话的猫咪:“乖,留着你的腿,弄断了就不好玩了。” 接着顺势脱掉她的短裤,手掌在她的大腿上流连。祝颂抬不起上半身,气得x口一起一伏,更加剧了痛感,只能咒骂:“我x你妈。” 崔嵬勾着唇角接下话头:“你x不了我妈,你只能被我x。” 崔嵬软y不吃,祝颂无计可施,她终于赤裸裸地成为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崔嵬拿过床头柜上正在录像的手机,举到祝颂脸上,“来个特写吧。” 接着一寸寸地向下移动手机,崔嵬兴奋地看着手机屏幕里被放大的祝颂的每一寸身体,精致的五官,纤长的脖颈,平直的锁骨,被压红了的xx,两颗xx都被他仔仔细细地照顾到了。祝颂咬紧牙关,闭紧双眼,她拼命地自我催眠,来抗衡崔嵬对她的凌辱。 可当崔嵬要掰开她的双腿,将摄像头对准她作为女性最为隐秘的部位时,祝颂终于崩溃了,她像疯了一样尖叫起来,睁开的双眼里血丝遍布,她用尽力气起身,挥动唯一还能活动的左手,打掉了崔嵬手里的手机。 啪嗒,手机落在远处的地板上,声音清脆。 祝颂脱力落回床上,刚才那一下,就像绝症患者的回光返照。此刻她已经毫无抵抗之力。 崔嵬也不恼,他像情人般摸了摸祝颂汗x的额头,温柔低语:“不怕,这房间有四个摄像头,没有了手机,也能录个完整的。” 祝颂淬满了恨意的眼睛看向崔嵬的脸,那是一张极具欺骗性的皮囊,他用最单纯最无暇的外表,g尽世界上最恶心最下贱的事情。 崔嵬眨眨眼,把祝颂的恨全盘接收,他慢条斯理地脱xx上的衣服,露出精瘦白皙的身体,他的上身肌x紧实,腹肌线条起伏明灭,两条人鱼线下黑乎乎的一团,中间挺立着一根c大xx,一对囊袋沉甸甸地坠在xx,彰显着迫人的力量。 祝颂嫌恶地偏过头去不看他,她漂亮的眼睛再次闭了起来。既然要发生的事情已无可避免,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去面对它。 可她面对的是崔嵬。 他偏不能让她如愿。 崔嵬眼中精光四s,他x了x嘴角,如法x制地再次掰开祝颂的双腿,祝颂心中警铃大作,还未反应过来,温热的触感包裹住了她的xx,一条灵活的软物还在直直地往里钻。 祝颂忍不住向下望去,一颗黑黑的脑袋伏在她的腿间。 崔嵬在给她口交。 这个事实让祝颂如遭雷击,事情的进度已经大大超出了她理解的程度。 她以为自己只是让崔嵬用来报复的工具,崔嵬要做的只是在她身上泄欲。 可,让泄欲工具先爽是什么x作? 祝颂来不及想那么多,她身下的感受太过强烈,崔嵬c粝的舌面自下而上x过她的的x缝,把两瓣小xx分到两边,露出紧闭的x口,那条狡猾舌趁机长驱直入,在紧致的甬道里灵活地xx起来。 她从未被人造访过的私密部位,被崔嵬这样直接强烈地对待,又酸又痒的感觉在xx炸开来,那酸与痒的后面还牵出了一丝陌生的快感,那快感虽细微,但足以唤醒她的身体。 崔嵬x到了一丝液体,是她分泌的。 崔嵬退了出来,用手在她的x口挖了挖,一些亮晶晶的液体粘在他的手指上,他把祝颂分泌的xx抹在她的脸上,祝颂锁着眉闭着眼,强迫自己不去理会。 崔嵬用手指点点她的嘴唇,笑了:“装什么贞洁烈女,不过是x两口就流水的货色。” 祝颂气到一定程度也累了,她睁开眼睛看他,怒极反笑:“有本事你就别x,要x就别他妈废话。” 他喜欢她顶撞他的样子,那样故作凶狠地露出爪牙,但到底也不过是只野猫,被老虎咬住后颈还是要乖乖受辱的。 崔嵬眼里的邪气又重了几分,那种邪魅祝颂只看一眼就心惊x跳。他黑发黑眸,面皮白净,五官g净得无可挑剔,可就是这样一副不沾染世俗的脸,再次埋到了她的腿间。 他托起祝颂的xx,把她的下半身往自己脸前凑。高挺的鼻子压住上方肿胀的xx,灵活的舌再次进入x漉漉的xx。下一秒,崔嵬的头开始快速地左右摆动,他的鼻梁飞快地碾过挺立的xx,他的舌头伸在xx里极速地左右扩张。这股快感来得猝不及防,祝颂的xx在他的手里抖得像筛子,她竟不能自已地把下半身向崔嵬脸上凑,她似痛苦又似愉悦地呻吟:“嗯嗯……不……” 崔嵬知道她快到了,摆动数下后重重地朝xx一吸—— 祝颂的腰在空中绷成一道弓。她颤抖着,发出长长的喟叹,身下涌出大量黏腻的液体。 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次xx。

3393419108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393419108”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