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零一》by脆冬枣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零点零一 限
和我的老师玩了一把先婚后爱。
脆冬枣
发表于3周前 修改于2天前
原创小说 – xL – 短篇 – 完结
xE – 现代 – 小甜饼 – 校园
先婚后爱

被我爸妈强制婚配给了我的老师。

算不上斯文败类的Alpha老师x有点乖又不太乖的Omega学生

第一章
1%
第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喻珩一个人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九月的天气很舒服,窗外带着暖意的风把他白皙的脸蛋和鼻尖都吹出了一层淡粉色。

“那个就是新转来的学生吧,看起来好安静。”

“长得好漂亮啊,这就是我的梦中情o吗。”

“人家才刚来你就这么多想法,要不要脸?”

身边的同学小声地在讨论他,喻珩有点不自在。他其实并不是一个安静的人,只是暂时懒得去社交,毕竟没有哪个昨天刚被家长强制配婚的孩子第二天还有很多闲心管闲事。但听那些言论越来越偏离他本人的真实情况,喻珩只好把面向窗外的脸转过来,准备亲口打破这些无厘头的谣言,还没开口,忽然全班都安静了下来。

门外走进来一个高大有型的男人,他穿着正装,西服外x微微敞着,衬衣扎进裤腰,西裤从腿根至脚踝熨得一丝不苟,皮鞋擦得锃亮。

从服装就能看出一个人的生活状态,这人必定是一个斯文有礼的人。喻珩在心里默默下了结论。

往上看,那脸自不必说。鼻梁高挺,五官立体,皮相极好,看衬衣之下那微微鼓起的肌x,是个绝世好A没错了。

喻珩第一次感到色令智昏,作为一个条件优越的o第一次感到春心萌动,但是下一秒,他砰砰乱跳的心就跟打了哑x似的,差点就此停在x腔里。

“同学们好,我先向新转来的同学介绍一下我自己。”那人站在讲台上,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我叫程则,是你们的地理老师,也是班主任。”

“咚!”教室最后排传来东西坠地的声音。

“怎么了,喻珩?”程则手里把玩着遥控器,和喻珩来了个对视。

喻珩连忙弯xx子去捡水杯,磕磕巴巴地道歉:“没、没事。”

程则挑了挑眉,像是什么都没有察觉到一样,继续讲着高二新学期的安排。喻珩惊疑不定地盯着他,戳了戳同桌。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这个老师的名字是哪两个字?”

同桌xx一张x稿纸,用水性笔洋洋洒洒地写下了两个字:程则。喻珩脑内一阵蜂鸣,对方似是一定要摧毁他最后一层心里堡垒似的,小声地对他说:“程老师信息素是荞麦茶味儿的,可好闻了。”

喻珩呆愣地说了谢谢,同桌大方地拍拍他的肩:“嗐,没事,我叫江洵,有问题都可以来问我。”

他没心情回答江洵,昨天的记忆慢慢浮上脑海。

偌大的房子里,喻珩面对自己的父母,红着眼眶。

“你们就这样把我嫁到别人那去?就这样?”喻珩长得实在是精致,落了泪只要是个正常的A都于心不忍,“我在你们心里就这么不重要,你们帮我决定婚姻都不问一句我的意见,甚至现在才告诉我我已经是别人家的人了?”

“小珩,我们真的不是——”喻锋试图安抚他的情绪。

喻珩抬手打断了他的话,他知道后面的话无非就是生意场上的这这那那,他不关心,也不想了解,只是深吸了一口气,扯出一个牵强的笑:“没关系的,你们宠了我这么多年,我现在付出一点也没有什么。就这样吧。”

他慢慢转身,上楼回房,窝在被窝里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敲门声把他吵醒。

“小珩,对方给你办了转学,转到了三中,那里离他近一点,明天他回去接你。”

“他叫程则,前程的程,法则的则,是个信息素为荞麦香的Alpha。”

喻珩咽了口口水,又拽了拽江洵的袖子。都是omega,之间也没有什么距离。程则无意往那边一瞥,看到两颗脑袋凑在一起。

“江洵,我想起来,我有一个朋友,他相亲相到了自己的老师,你说出现这种情况的几率有多大。”

江洵摸了摸下巴,随即说道:“零点零一。”

第二章
接人回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喻珩做了几个深呼吸,勉强平静下自己超速的心跳。

“后面那两名同学,好好听讲。”程则握着遥控器轻佻地勾了勾手,那模样本应该是帅气而迷人的,此时喻珩知道了这位就是他的对象以后,倒怎么看都不那么顺眼。

迫于官威,他们俩老老实实地坐回座位上,乖乖地听从安排。

“接学校通知,明天进行一次摸底考试,考六科,你们准备好。”程则最后轻飘飘地落下一句话,不出所料,在班级里引起一阵x动。

喻珩的前一排坐着一个男Alpha和一个女xeta,趁着这个空当,转过头来敲了敲他的桌子。

“你好喻珩,我叫方池,她是颜媛。”那个Alpha说道,“你是从哪转过来的?”

没想到有人主动搭话,喻珩说话磕绊了一下:“我、我以前是二中的。”

“那你成绩也很好吧。”颜媛也凑了过来。

喻珩腼腆地笑的时候,精致得像个陶瓷娃娃,他露出一截虎牙尖,答道:“还行。”

程则在讲台上拍了几下手,示意安静。

“大家自己自习,等第一节课老师过来。”

喻珩刚低下头在抽屉里拿书,一道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喻珩,跟我出来一下。”

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喻珩吐出一口气。江洵捕捉到这个动作,拍拍他的肩,好像有点意外,还是安慰道:“没关系,我们程老师人很好的。”

——管他好不好,我只觉得我要死了。

喻珩脑内的小人崩溃大叫道。

他几乎是带着上战场的心走出教室门,和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夫打了个照面。

“喻珩,”对方开口了,喻珩心里的小人此时正在迎风狂奔——“跟同学相处得怎么样?”

十分正常的一句话,既没有相认又没有为难。

喻珩这才微微抬起头,默默地打量起程则。

“还不错,大家都很好相处。”他稳稳当当地回答。

程则比喻珩骨架大上许多,再加上Alpha和Omega与生俱来的差异,喻珩的头顶才堪堪到程则的嘴唇那儿。他默默盯着小o头顶的发旋,抑制住心里的一阵悸动,维持住为人师表的正经。

“那就好,有什么问题记得找老师,都可以帮你解决的。”程则温润地说道,“回去吧。”

得到了赦令,终于结束这上刑般煎熬的会面,喻珩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地逃回教室。前脚甫一踏上门槛,身后那人悠悠补上了一句:“放学我在校门口等你。”

这句话落下简直比“放学别走。”还要恐怖,喻珩哪敢回头,愈发加速了步子回到座位上。

敢情在最后等着我呢?

喻珩把脸深深埋进了手掌里,肩膀都松垮下来。

好在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地理课,程则只是在午休和晚自习前来了教室。表现得也很平常,偶尔有一些交流,任旁人来看也没有任何逾矩的地方。若不是早上谈话那最后一句话暗暗挑明关系,喻珩都要怀疑是自己撒了癔症,对自己的老师图谋不轨。

喻珩坐在一群甚至没谈过恋爱的少男少女中,觉得自己好突兀。谁能想到,这间普普通通的高中教室里,藏了半个已婚人士呢。

挂钟的指针指向数字十,最后一道铃声响起,关书摆凳子的声音震天响,秒针还没晃晃悠悠地转过一圈,教室已经空了大半。

“喻珩,你走哪个门?”江洵背上包,站在一旁等喻珩收书。

一天过去,喻珩和周围几个人已经玩得不错,但是第二性别不同终究还是要避嫌,其他几人告了别就离开了,只有同为Omega的江洵留了下来。

喻珩这才想起来程则没告诉自己具体在哪个校门见面,示意对方等等,背对窗外悄悄拿出了手机。

“你还带了手机呢?不怕被老师发现?”江洵惊道。

喻珩边划拉手机边笑:“躲起来用,没关系的。”

他在心里想道:班主任都是我名义上的对象了,还怕什么。

打开手机,找到昨天找喻锋要的手机号,发送了一条短信。

【你在哪个门等我?】

没过几秒,对面回了消息:【东门,黑色保时捷。】

【好的,我马上过来。】

喻珩把手机塞回兜里,背上包和同走东门的江洵一起往外走。程则在后面看着,加快了脚步抄了近路,占着腿长的优势抢先上了车。

程则清完东西准备下班时,也回想起来自己还没和对方商量好地点,匆匆下楼站在后门打算和喻珩一起出去,没想到那孩子人还没出来消息先到,往里探头一看,发现他玩手机的动作老练得很,完全看不出来在偷偷摸摸做什么。

有些无奈又觉得好笑,回了消息亲眼看着人收到才放下心,又匆匆往车上赶。他叹了口气,觉得自己活像打了一道游击战。

喻珩从校门口走出来,就看见马路对面一排小轿车里赫然停着一辆SUV。确认了车标,快步往那边走去。

江洵意识到了什么,拽了一把喻珩:“那是你家的车啊?”

喻珩犹豫了一下,不是很想承认他和程则是一家的,但是也没法解释这层关系,只好点了点头。

“你是不是特别有钱啊。”江洵拽着他不松,“我的珩,要不你包养我吧。”

“有毛病吗你?”喻珩笑骂,心里想着以这辆车的价位,肯定只是程则为了上班特地挑了个不算显眼的车,要真把车库里珍藏的车开出来,江洵估计得直接把自己打包好送到人家手里。

两人分手过后,他才走近那辆车。车窗上贴了膜,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情景。

“噌。”是车门解锁的声音。

他心下会意,拉开了后座的门,钻进了车里。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