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潮与凉风》by海鲜皮皮酱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春潮与凉风

內容簡介

睡了本命以后,他成了我弟弟。
伪姐弟、虐男主。
男主实力演绎什么叫“不作死就不会死”“报仇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成长型女主,从天真到成熟。

和时尔分手的第一年,路子及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
和时尔分手的第二年,路子及经常半夜梦醒,一身冷汗,开始出现神经衰弱的症状。
和时尔分开的第三年,路子及偷偷去看她,她和别的男人在家门口接吻,他记得她临走前说的最后一句话,不敢去出现在她面前,痛苦到开始自残。
和时尔分开的第四年,路子及被明确诊断出中度抑郁症。
和时尔分开的第五年,在他陷入更深的泥潭前,她拉了他一把。

海岛孤鲸(前言)
飞机降落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本来是应该傍晚就到了,可是一场雷雨阻拦,生生把时间延长了六个多小时,南方就是这点不好,一到夏天,各种名目的台风就跟排好队似的一个接着一个来,伴随着的还有暴雨,飞机延误是常有的事情。

要是平常时尔也就不着急了,她这几年被磨平了性子,已经不像少女时代那么活泼妍丽了,可偏偏她这趟回南城老家是因为父亲突然病了,即便几年不常联络,可毕竟是亲生父女,时尔怎么可能真的不忧心。

等行李的时候旁边站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穿一身半贵不贵的西装,头发也不知道上了多少发胶,固定的跟假的似的,一眼接着一眼的瞥时尔,还以为隐藏的很好。

等时尔的行李来了,他才终于忍不住,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搭讪说:“这位小姐,我们是不是…”

“没见过。”时尔看都没看他,把行李箱拽了下来后转身就走。

可那男的是真没什么眼力界儿,等到自己的行李后愣是追着时尔跑了过去。

“以前没见过不要紧,我们现在不是见过了吗,我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孙奕,在华诚的深圳部做营销部经理,华诚你应该知道吧?就是…”

那男人一路上上嘴都没停,倒真是做营销的人才,时尔懒得搭理他,双目直视,步伐飞快。

这位“经理”被落了面子,不可谓不尴尬,只是他看了看时尔穿的一身衣服,肩上的挎包,手上的行李箱,都是些价格不菲的东西,就都忍了下来。

时尔正忍到巅峰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是个陌生号码,为了挡住这个“经理”的废言废语,时尔想都没想就顺手接通了。

没成想是她,姚莉枝,她父亲的等了几十年才娶回家的女人。

姚莉枝的语气又轻又软,就跟怕吓到时尔似的,甚至带了些唯唯诺诺的讨好,她说:“时尔,我是…姚阿姨啊,你安全下飞机了吗?”

时尔去了深圳几年,这是头一次接到她的电话,她的右手把手机攥的紧的厉害,指节处甚至都有些发白,而那个“经理”竟然还试图和她搭话。

“你再多说一句,我就要叫保安了。”暂且把手机放下,时尔侧目看着那个男人,十分平静的说道。

可那男人愣是被她那眼神瞧得一阵哆嗦,“装什么装,不就有几个臭钱吗,蛀虫富二代…”眼见讨不找好,“经理”嘟嘟囔囔的走了。

可手机那一头的姚莉枝是真的愣了,她大概以为那句话是冲着她说的。

“时尔?”

时尔重新把手机放回耳边,保持良好的修养:“您别误会,不是冲您。”

“哦,哦…好。”姚莉枝仍然是心有戚戚焉,半晌才想起来说正事儿:“今晚风很大,小路开车去接你了。”

姚莉枝这句话一说出口,时尔才真的皱紧了眉头,快出站了,她甚至停下了脚步,许久都没给姚莉枝回话。

姚莉枝显然也是有些心虚,g笑了两声,又说:“关键是风太大了,又这么晚,最近不安全…”

时尔使劲闭了闭眼,吐出一口浊气,把心里那股子烦躁压了又压,才努力没有冲这个已经对她惧怕到如此地步的女人发脾气。

她费了些力气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些,说:“行,我知道了。”

挂电话的时候,时尔刚好出站,即便是半夜,接站的人也不是少数,可就算是这样,在一片人潮中,她还是一眼就看到了路子及。

其实说实在,并不是时尔的眼睛多好使,她从高中开始就近视加散光,二十米之内人畜不分。

实在是路子及太显眼了。

他和几年前有很大不同,没了个人风格极其强烈的一身散漫服装,没了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和帽子,没了璀璨的耳饰和戒指,如今,路子及是一身正儿八经的西装,衬的他身高腿长,宽肩窄腰,187的大高个儿往人堆里一站,愣是把别人衬托的像是刚从泥地里爬上来似的。

时尔有些想笑,而且是付诸实际了,她知道路子及也瞧见她了,可还是没忍住露出了个极其不友好的嘲讽的笑。

两人都互相瞧见了,再装下去就没意思了,时尔也从不是那种小气的人,她甚至大大方方的主动走了过去。

路子及明显是有些愣住了,他明知道自己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迅速迎上去,可那脚仿佛粘在地上了,他喉头一哽,紧张的动都不敢动。

直到时尔走到他面前。

周围是变幻的人流,耳边响起的,出了机场广播的提示音,就是相逢的人们的互相问候,他们有的兴奋到尖叫,有的高兴到哭泣,哪怕再平静的,也是互相予以微笑,互道一声好久不见。

没人像时尔和路子及这样,竟然沉默到这样的地步。

这不是路子及想象的重逢,在他的设定里,为了这次见面,他练习过无数次,他在深夜梦魇中醒过来的时候,就会琢磨这事儿到太阳升起来,他该说些什么,做什么动作,才能让她不那么厌恶,让她自在一些?

琢磨了这么几年,竟然一点儿都没用上。

他再次这样光明正大的面对面看她一眼,只觉得满心的感恩和委屈,感恩的是还好她没躲着他,委屈的是她这样子好像是已经全然放下。

路子及用的指尖狠狠掐了掐手心,才x得自己露出一个平常的笑来,他听见自己对她说:“行李我来拿。”

竟然连招呼都没打,路子及恨不得当场给自己一巴掌。

好在时尔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她十分好说话的把行李顺手递给了路子及,眼底是波澜不惊,平平淡淡吐出几个字:“麻烦你了。”

怎么会麻烦?路子及被她那种淡漠的眼神瞧的一阵心酸。

他抿了抿唇,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轻轻说了句:“不会。”

南城的夜景一向很美,几年不见,这个城市仍然一如既往的温婉、大气,连灯红酒绿都盖不住它从根底散发出的那股厚积的古城韵味儿。

时尔坐副驾驶,把车窗摇下来,看一闪而过的梧桐树,虽然有些陌生这街景,但是心底里竟然有股奇异的平静。

夜风习习,时尔似乎闻到了一缕细微的香味儿,大概是从路子及身上传过来的,是那种温和大气的陈木香,又缠绕着一些海岛蓝鲸的孤独失重感,沉淀在人的心头,重重的向下挤压。

时间已经太晚,路上的车、行人都很少,可路子及的车开的却不快,他一只手握着方向盘,总之控制不住的去看身边的那个人。

夜风把她快及肩的头发吹出优美的弧线,而她的侧脸在半明半暗的昏x光线下愈加精致可人,比前几年更甚,几年的时间似乎把她身上全部的好都打磨出来,叫人多看一眼都是心碎。

很难想象,现在这个内敛到有些冷漠的时尔,就在几年前,还像个小姑娘一样,被他亲一口都会脸红上半天。

车行驶的方向和时尔想象中不一样,竟然是有些往郊区走的,时尔记得为了工作方便,她爸爸一向是住市区多一些。

“这是去哪儿?”她问道。

“嗯?”路子及大概是没想到时尔会主动和他讲话,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时叔叔这两年都是住南屏山。”

哦,对了,时尔突然记起来,姚莉枝比较喜静,嫁进时家第一年就说过想去南屏山那x别墅住。

时尔没忍住,嗤笑一声,说:“这才几年,变化可真不少。”

原是没指望路子及回应的,姚莉枝怎么说都是他妈,做了这么多年的儿子,他什么都不能说。

可时尔竟然听见他的声音,仍然像第一次听到的那般惊艳悦耳,清亮到了极致,如同春风穿过绿林,又如同清泉滴入山涧。

他极认真的说:“我没变。”

时尔皱眉:“什么?”

路子及又重复一遍:“我从来都没变。”

我迫切的,需要你,渴望你,爱上你的那颗心,从来都没有变。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