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养》by瑾玥玥玥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收养 限
作者.瑾玥玥玥

许一川想收养一条狗

原创小说 – xG – 短篇 – 完结
xE – 支配服从 – 高x – 现代
治愈

如何用温柔驯养一条狗。

酒吧停止营业了,最后一批客人也带着他们的玩伴离开了。酒保在吧台清理杯子,她在角落里清理自己。

应该没有人会使用自己了。她找到了一块客人留在这里的手帕,擦了擦身上的污秽。今天又添了伤,药似乎不够了。可她没有存下多少钱,不知道酒吧老板愿不愿意再借给她一点。

有个人在朝她靠近。

她的目光落在男人的皮鞋上,黑色的,亮得能映出她的脸。看起来就很贵。

这样的男人不会找上自己,她x了x手上的伤口,不让血珠滚下来。弄脏了这样的一双鞋,她可赔不起啊。

男人没有离开,而是蹲了下来。她有些好奇地抬起头,看到了男人的脸。

她应当认识他的,是许一川。

许一川是有名的调教师,她还有主人的时候就听说过他了。她很久没有看到过他的公调了,他怎么会对她有兴趣呢,他是来嘲弄她的吗?

“我缺一条狗,你愿意吗?”

她听到了他在说话,一字一句都清清楚楚。他在对她说话。

她有些反应不过来,却有一个问题脱口而出。

“您有别的狗吗?”

她坐在许一川的车里,才回魂过来。

她被许一川捡走了,他只是说只要她一只狗,她就心动了。就好像喝多了酒,晕晕乎乎的,身体的反应和思想都剥离开来,喉咙里的伤一点也不影响她说出那个好字。

只有她一只狗,这是多大的诱惑啊。

她不是一只好狗。

她的第一任主人在她之前已经有了六只狗,所以她叫小七。可是她的主人唯独不喜欢她,只喜欢看她被关禁闭时的恐惧,和深陷情欲无法疏解的无助。

所以她跑出来了。她跑回了酒吧。

她背叛了她的主人,所以她的主人说,谁都可以上她,可以对她做任何事。

没有人再要她了。

酒吧的老板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客人心情不好、找不到伴的时候就可以把她拉过来爽一发,而老板只需要在客人做出过大伤害的时候制止一下就可以了。

有多少人用过她,她早就记不清了。

她蜷缩在后座上,还来不及后悔,恐惧已经占据了她的全部思想/赤羽/。她开始发抖,喉咙的疼痛让她无法吞咽,连发出呜咽的声音也很困难。

许一川知道她是怎样的狗吗,许一川会对她做什么,会再把她丢出来吗?

“到家了。”车子停下,许一川下车替她打开车门。

她把头埋进膝盖里,没有听到他的话。

直到许一川握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才把她拉回现实——她的主人在她面前。

“出来吧。”许一川松开了手,没有在她身上多停留。

是的,她这么脏,主人不愿意摸她的。

她垂着眼睛,迅速地从车上下来,膝行着跟上主人。

进门,她没有敢抬头看房子是什么样的,而是跪在门垫上,等主人的命令。

许一川转过身来面对她。

“我只要你记住一件事,我就不会把你丢掉。”许一川低头看着她,“你是我的狗,你的身心都是我的。”

她亲吻了他的皮鞋。

她会遵守的。她想,只有他还要她。

“我要重新给你一个名字,你想叫什么?”许一川问。

她早就想不起来她的名字了,只记得有人喊过她阿执。大概是她的小名吧。

“阿执,可以吗?”

“可以。”许一川点头,“现在,起来。”

阿执愣了一下,起来的意思是让她站起来吗?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遵从主人的命令站了起来。

许一川给她拿了一双拖鞋。是新的,带着绒。主人叫她换上。

她脱掉了自己的鞋,冰冷的双脚埋进绒布里。柔软,温暖。像她的新家。

如果这里可以成为她的新家。

许一川带她去了浴室。

她身上有很多伤,背上是刑具使用不当留下的,xx和腿根上有烟头的烫伤,xx上有不止一个穿刺,因为拉扯不停出血,又得不到及时治疗,已经化了脓。xx上也有一个穿孔,上面原来挂着一个铃铛,被许一川解下来了。身上的伤都留下了疤,她的身体很丑,每一个把她捡回去的人都这么说,然后第二天再把她丢掉。

她洗澡的时候很安静,趴在浴缸的沿上,许一川让她怎么动她就怎么动。碰到伤口的时候她也没有反应,只是在许一川的手指伸进她的x里,抠挖出一大团xx的时候,她才瑟缩了一下。

她很脏。

xx里混着血,顺着许一川的手指流下来。或许那里面还有x液。她想着,她把她的主人弄脏了。

许一川没有说什么,清洗的动作g脆利落。没有过多的温柔,却也没有刻意弄疼她。

温热的水撩过她的后背,许一川拨开了她的头发。后颈上有一块疤,仔细看能看出一个图案。是她第一个主人打的烙印。

手法不专业,而且没有进行护理,伤口上的疤痕纠结在一起,一定是疼极了,又化了脓,反反复复好几次才长好的。

许一川的手指一落上去,她就条件反s地缩了脖子。这不是她最疼的一个伤,却是她最忘不掉的。

他们使用她的时候,往往会露出那个烙印,鞭打它,用针扎,用火热的蜡油烫。她是一只背叛主人的丧家犬。

“求求您,别打那里,太疼了。”她说。

她每次都会这样说。

许一川的指腹划过疤痕,先是一阵针扎似的密集的疼,随后疼痛褪去,留下的麻和痒。

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许一川没有打她。那个伤口早就愈合了,不会再疼了。

“我会给你一个新的烙印。”许一川说。

她扭过头,睁大眼睛看他,下意识地摇了头。第一次的疼痛让她刻骨铭心,她害怕。

“不会很疼,也不会化脓,我会让你忘记你原来的主人。”许一川抚摸着她的后颈,语气毋容置疑,让她不由地想去相信他。

许一川花了半个小时给她清洗完身子,并没有让她穿上衣服,而是直接把她领到一个房间。

像是一个诊室,柜子里摆着很多的药品,还有一张牙科椅似的椅子。许一川让她躺上去,她乖乖照做了。

“您是医生吗?”她睁着眼睛看他。

许一川一边戴手x,一边应声。

“张嘴。”

他打开了无影灯,把手指伸进她的嘴里。她乖乖地压下舌头,张大了嘴。

喉咙红肿着,还有撕裂伤。

随后,许一川又给她的xx和其他伤口上了药,药水滋进伤口很疼,但是她没有乱动。她想,她的主人和别人不一样,他不会伤害她的。

主人说,药要一天上两次,她的伤才能不留疤。

然后她被带去了她的房间。

阿执第一眼看到的是房间的窗户。很大,几乎占据了整面墙。玻璃很g净,月光明晃晃地照进来。

然后是窗边的地毯。

也是毛绒绒的,看起来厚实又温暖。

房间正中的床被她选择性地忽略了。许一川站在她身后,问她喜不喜欢。

阿执的眼睛亮亮的,/赤羽/她抱着主人给她的新睡衣,目光无法从那块地毯上移开。

“喜欢。”

“去睡觉吧,穿好睡衣,不要着凉了。”

许一川替她关上了房门。

家里有地暖,即便不穿睡衣也不会觉得冷。但阿执觉得要听主人的话。

在新家的第一个夜晚,不应该着凉的。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