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部的共享玩物》txt百度网盘全文阅读by搞学

余青是个色情漫画家,看似老实,却有着放荡的欲望。
除了画色情漫画按时交稿,他还有一项工作——充当编辑部的性玩具。
腹黑冰山、病娇美人、阳光忠犬、温柔大叔、童颜痴汉、优雅男神……每天都和他互相解决着xx。
np文,年上年下都有,年下多一点。

交稿1:被高冷编辑玩跳蛋/马克笔x到潮吹

“啧。”

陆长帆发出明显的不满声,合上《放荡学校》的原稿。

余青怀疑他天生就是那副冷眼,像寒冰一样扫着人,仿佛要化出冰柱子把自己戳穿了。他明明长得很帅,白皮肤高鼻梁、坚毅的脸部线条,却因为深邃的眼里缺少了人类的温度,看上去没什么女人缘。

陆长帆轻启薄唇,说了足以让余青产生心理阴影的一句话:“还是不行啊,余老师。”

修长的双手重新翻起原稿,在有问题的地方勾勾画画,“这个地方还是太拖沓,这里和这里的对话仍旧很平淡,最后的分镜冲击力也不够,吸引不到读者眼球,既然是色情漫画,为什么不把生理器官画得再细致一些?故事本身很精彩,但马上就要完结了,现在正是xx部分,我希望这一话能够再亮眼一点。”

余青为漫画杂志《Girl,s Night》供稿,《放荡学校》讲的是一群少男少女群p滥交、情x纠葛的故事,因为前任责编离职,副主编陆长帆亲自担任了责编。

面对他的种种意见,余青无以反驳,因为理智上知道,他说的都是对的。

虽然陆长帆人还年轻,而且几周前才开始对接自己的作品,但入职两年便抓住机会坐上副主编的位子,这几周提的意见也是一针见血,余青在他的指导下,原本不温不火的这部《放荡学校》,人气也开始稳步上升。

这已经是第三次返稿,但余青不得不承认,自己十几年的漫画生涯经验,完全比不过这个年轻人,在实力面前,他不得不妥协。

他懊恼地收回被一顿指摘的原稿,“好,我再改改……”

陆长帆轻微叹了口气,“余老师,您难道还是不在状态?”

余青紧张道:“没、没有啊……”

陆长帆用客观冷静的眼神,像蛇一般盯着他,“难道是昨天的跳蛋还没满足你?”

“没、没有的事……”

尽管他辩解了,但陆长帆仍然冷峻地皱眉,从风衣内袋里摸出一只遥控器,按下按钮。

“呃啊啊……”余青猝不及防,拿着原稿的手一抖,稿纸哗啦啦散了一地。

小巧的跳蛋在他隐秘的窄x里震动,他甚至能听到细微的嗡嗡声,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腿间一路窜到脊柱,他又“啊”了一声,扶住沙发边瘫软下去,“陆……陆主编……”

陆长帆说:“再帮你一次吧,直到把原稿改好为止。”

 

余青被迫大张着修长白皙的双腿,供陆长帆观察xx的满足情况。

xx无力地耷拉在胯下,腿间长着一口肥嫩红艳的雌x,被xx保护着的狭窄xd里,伸出一根粉色的电线,衬得小x更加粉嫩可爱。橄榄球形的跳蛋便在这深处震动,连带着柔嫩的xx和xx也摇摇颤动起来。

陆长帆凑近了看他的嫩x,鼻尖都快顶上xx了,“就是因为余老师的xx没有满足,才改不好稿子的吧?”

跳蛋从昨天陆长帆来后就在嫩x里了,余青夹着它赶了一天的稿,但无线遥控器在陆长帆手里,先前只能憋屈着自己在桌下磨腿夹x,画着稿的时候自然也是心不在焉,怎么可能满足?

直到刚才陆长帆按下按钮,他才终于被放电的跳蛋按摩到xx,爽得大腿发抖,嫩x里积攒的xx也顺着电线流了出来。

“真是浪,非要跳蛋震动起来才爽。现在满足了吗?”陆长帆挑眉看着他,“今天能好好修改原稿了吗?”

余青明白陆长帆就是故意要让他忍耐一天,但也不敢指出,忍着委屈道:“能、能改好的……我马上就去改……”

陆长帆却仍旧冷着脸,“我不放心。不够放荡的作者是画不好《放荡学校》的。”

他说着捏住粉色电线,缓缓拽了出来。x口被摩擦,变得更加敏感,越是收缩着想要留住线,就越是被磨得瘙痒难耐。

“嗯嗯……”余青呜呜地哽咽,嫩x里的x水也跟着被拽了出来,粉色的电线外面裹了一层亮晶晶的xx,又x又可人。

“不、不要拽出去……”余青哀求道。他宁愿含着震动的跳蛋改稿,也不想里头空空的什么东西都不来疼爱。

xx刚刚尝到快感,不满足地收缩着挽留,但跳蛋被扯到x口,肥厚的xx被撑薄了,却仍然翕动着想要夹住跳蛋最c的中间地带。

陆长帆毫不留情,“啵”地一声,x淋淋的跳蛋被xx来。

“呜呜……好不容易才……我今天一定会好好改的……”余青还没被跳蛋玩够,委屈地求饶。

被塞了一天的xx突然空dd的,好不习惯,失落地缩回了x,却一时也合不拢,嫩生生的粉x露在空气里打颤。

陆长帆冷静地分析道:“我怀疑跳蛋太短,按摩不到余老师的g点。有没有什么长的东西?”

他四周看了看,锐利的眼神落到余青的工作台上,走过去挑了一支直径半厘米的马克笔,试了一下笔帽松紧,确认不会轻易掉落,回来用细长的笔对准余青的xx。

余青不可置信,“这……这个……”

要是用笔捅进去了,他以后还怎么用它画画!

陆长帆说:“和自己的工具亲密接触,也是优秀漫画家的必修课。”

由于信任的惯性,余青一瞬间竟然相信了他的鬼话,被马克笔六角形的笔头抵着xx口x了进来。

“嗯啊……”笔头又冷又y,而且特殊棱角不同于圆滑的跳蛋,x口竟然有些奇异的痒和爽,感觉新鲜,紧紧地夹着本应该用手握住的笔。

和余青本人的抗拒不同,他的xx真是饿极了,什么都吃,大口吞咽着把细长的笔杆往里拖,不一会儿就吃进大半截,只剩陆长帆几根修长手指握住的部分。

陆长帆却并不欣赏xx的饥渴,冷冷地说:“吃太多了。”

他往外抽了一点,笔夹倒勾x里的嫩x,一直往里缩的xx猛地往外翻出。

“啊啊啊!”余青刚受到从未感觉过的刺激,下一刻又被笔头一顶,狠狠地戳在g点上。

“唔啊啊啊啊啊!!!”这比跳蛋的震颤来得要直接凶猛地多,花x噗哧噗哧地连xx水,空气中迅速散开一股腥甜味道。

“这不是爽得更快吗?”陆长帆问道:“还想要跳蛋吗?还是要笔?”

余青也没想到这么快就潮吹了,瘫软地歪着脑袋娇喘,“嗯啊……要……要笔……”

陆长帆摇头,“你还是不够放荡。想想《放荡学校》的女主角应该怎么说吧。作者不亲身体验,很难知道台词应该怎样写才合适。”

余青只是画画而已,没有试过自己把台词念出来,被陆长帆这么一说,竟也觉得自己原先设计的台词不太真实。

陆长帆提醒他道:“现在还想被我戳g点吗?你的x这么x,应该还不够吧?”

“嗯……”余青尝了被笔x的甜头,抱着自己的大腿,难为情地张口,“x、xx还想要……还想被捅g点……”

“这就对了。”陆长帆再次狠狠xx几下,摩擦xx口,最后一下戳上g点。

红通通的xx口连带着白嫩的大腿根和x臀一起绞紧了,“啊啊啊……xx……xx被笔捅了!……要x水了!呜啊……!”

先前只能自主摩擦的两片xx被外物x得猛烈震颤,嫩x里也像开了闸门似的往外泄水。若不是因为笔管x在里面,而且又爽,余青肯定以为自己是没忍住漏x了。

一支直径半厘米的马克笔就让他如此的爽,陆长帆虽然是冷笑,但也终于破天荒地笑了笑,又从工作台上挑了几只笔,有的还沾着墨水,一根接一根地xx窄小的嫩x里。

“呜呜……”余青捂着嘴,xx被慢慢地撑开,笔头有圆的、有方的、还有带突起棱线的,敏感软嫩的xx全都能清晰地感觉到。

陆长帆xx去所有的笔,红的蓝的黑的挤在一起,足有一根水管那么c,他拿出手机对准余青的xx,还上手拍了拍白嫩嫩的臀x,“给编辑部的各位看看,余老师今天也是个x货,变成了自己的笔筒。”

“呜呜呜……”余青哭着摇头,虽然被羞辱了,但隐隐又兴奋起来,xx等不及要被自己的笔g,x荡的x水从被撑开的缝隙流出。

“想……陆主编……我是个x货……想做笔筒……被笔x……求你了,快让我x水……”

“嗯,再拖下去你就没时间改稿了。”陆长帆想了想,蹲下去握住一大把笔,在远远没被满足的xx里xx起来,重点捅他的g点,像是赶紧把他捅爽了好完事似的。

“啊……啊啊!”数只或圆或尖的笔帽同时往敏感点上冲撞,收回来时不同长短c细的笔夹勾着xx,那x又只有那么软嫩的一层,余青闭着眼睛尖叫,“xx里面……啊嗯……会被捅破的……啊啊啊陆主编!”

“你的xx可不是这么说的。”

红润的嫩x愉悦地被当成笔筒,任由数支笔自由进进出出,xx吸附着y梆梆的笔杆,xx深处绵延不绝地流出xx,甚至有的从笔的缝隙中间也能x出来。

“不、不行了!真的要被勾烂了!……唔啊不要再勾了!”

“但你的x水不是越x越多了吗?”陆长帆严肃地重复着手上的动作,“不能停,我是在帮你成为最好的色情漫画家。”

一直在空气中颤动的xx,竟然因为xx里的颤动,也自己x出xx,像从x道口撒x一样一小股一小股地连续飚出,味道也是腥x的。

陆长帆冰山一样的脸庞终于笑了,“余老师这么x荡,就该好好在自己的身体上取材。”

陆长帆又捏着他的下巴,让他看腿间——x贱的xx被他自己的称手文具x得一片银光泛泛,d口还在汩汩地往外冒x水,像个只会流水的瀑布似的,浪荡不堪。

陆长帆说:“现在知道主角的xx应该怎么画了吧?画不出来记得照照镜子,世界上最x的x就长在你身上,别浪费了。”

“知、知道了呜呜……”余青感觉像被夸奖了,心脏突突地跳,“我一定……会画出世界上最x的x……”

陆长帆站起身体,又恢复了冰山脸,居高临下地,“余老师,除此之外,你还应该说什么?”

余青在他视线下大张着白皙的长腿,x里仍x着那把沾满xx的笔杆,抬起眼皮可怜巴巴地道:“谢、谢谢陆主编,帮我开发我的xx……”

“嗯,”陆长帆点头,从沙发上拿起自己的包,“明天我没空,稿子改好了麻烦余老师自己送来吧,顺便编辑部的各位也挺想你的了。”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书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