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杀了我?》txt百度网盘全文阅读by木鬼衣

內容簡介
辛桐被某个潜入家中的男人迷奸后闷死,醒来后重生回到一年半前。
初步确定这是一场谋杀,犯罪嫌疑人有四位:相识三年的好友江鹤轩,性格古怪的直系上司季文然,交好的公司艺人程易修,以及鲜有交流总裁傅云洲。
未曾预料的是,在重生后的第一天,世界线就已被改变。紧接着引发出一桩豪门旧事。
所以——他们之中谁是凶手?
兜兜绕绕一圈后,我们会发现,一切都只是一场自我救赎。

18X,NP,轻微烧脑,轻微致郁
有抖S系男主,涉及SM倾向和c暴点会提前预警。
四男主两处,成长型女主,偏虐女主。
因重生后跳入平行时空,导致女主进行错误推理凶杀犯,死亡,再跳跃,再死亡

迷雾 2020年5月30x修订版
“喂,到家了吗?”

“到了到了,”辛桐连连应着电话那头x心的家伙,脚后跟向后一踢,闭紧房门。

她脱掉大衣,随手甩上床,再拿过放在桌面的遥控板打开空调。不知是不是保洁临时有事,清洁车正巧堵在她家门口,进门前险些撞到,害得大衣刮出一道划痕。

冬x的寒气积压在室内,狭窄的租屋只能容纳一张床、床对面的衣橱,以及拉门后的简易厨房与餐桌,唯一的窄门打开后能瞧见同样狭小的卫生间,一个马桶、一个淋浴隔间。

“就是陪上司去了趟年终聚会,没事的,你不用特意打电话来,”辛桐补了一句。

江鹤轩是辛桐的大学同学,人文学院罕见的风姿绰约的男性生物。

“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家我不放心。”江鹤轩笑了下。“你们公司怎么回事,这么晚,也不派人送一下。”

听见他的话,辛桐半是无奈半是好笑:“公司人多着呢。”

辛桐去年才毕业,几次应聘失败后在机缘巧合下来到现在的公司,给某位据说很著名的摄影大佬当助理。说是助理,其实就是打杂,帮忙端茶送水浇花递文件,偶尔扛一扛摄影器材,和原先的头号助理压根不是一个档次。

若非头号助理临时有事,也轮不到她急匆匆借来一身礼服出席晚宴。

“要是g不下去就辞了,”江鹤轩说。

“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辞了你养我?”辛桐同他打趣。

“好啊,我养你,”江鹤轩接着她的话,说了这么一句。

辛桐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正揉着脖颈的手顿了顿,随即打了个哈欠,同他道:“我先挂了,有点困。”

电话那头的江鹤轩沉默半晌,而后低声嘱咐:“好,那你早点休息,别熬夜。”

“知道了,知道了。”辛桐笑笑。

她挂了电话又是一个哈欠,像是方才为了躲避尴尬的哈欠的后遗症,她倚着墙晕了一会儿,脑子昏沉沉,浑身提不起劲。

我就不适合参加什么乱七八糟的公司聚会,辛桐暗暗抱怨着,抽了浴巾去冲澡。

正是南方的冬夜,天幕暗沉,一派寥落。

辛桐所住的租屋位于城市边缘,胜在租金便宜,住在这儿的大多是刚工作的年轻人,邻里从不打招呼,只在清晨、傍晚的遛狗时间能碰上。夜半时分,过道里也常能听见脚步声。有些是夜班晚归,有些则是到了上班时间,偶有几人在过道疾呼,多半是情侣吵架,或人渣劈腿。同是初出社会的可怜人,辛桐对此早已习惯,幸而这里安保不错,过道也有监控,她只管自己锁好门。

简单洗漱,她换了睡衣一头栽倒在床上,蜷缩着睡去。

她睡得很沉。梦境深处的燥热如同一簇蓝色的火焰在幽暗的森林燃起,有一阵风悄然涌入,是门关处传来的细不可闻的嘎吱声。房门渐渐打开,男人缓步走入卧室,钥匙放回口袋,下定决心似的,轻轻合上房门,反锁。

银霜似的月光在窗台投s出凄惶的一片苍白。

体内含着的幽蓝色火焰接连不断地蔓延开来,炽热窜动,她感觉到一股挠心挠肺的渴在心口鼓噪,面颊泛起不正常的绯红,连眼角都带上了若有若无的红晕。

“真可爱。”男人撑在床边,低声说着,手指解开皮带小心地绑紧少女的手腕,再用真丝领带蒙住少女的双眼。

谋划许久的事终于成真,令他的手微微颤抖。

他忽然挨近她,唇瓣依恋地亲吻她还有点水汽的鬓发,呢喃着:“我会因你下地狱。”

睡梦中的辛桐似是感觉到了什么,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

她睡得很不踏实,梦见自己浑身赤裸地被一条黑色巨蛇绑住,冰冷的蛇身一圈圈地从小腿蜿蜒而上,大腿、腹部、x口、脖颈,形成一个不停旋转的圆环,头尾相连……头晕目眩,近乎窒息。

她挣扎着醒来,昏昏沉沉中感觉到了陌生的吻,吻落在身体,如同眼泪流xx颊,好像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他们是世界上最亲近的人。

“醒了?”男人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他故意将声音压低,仿佛深潭咕咕冒出的水泡,令辛桐辨不出他的特征。

怎么回事?辛桐想着,使劲扭转手掌,让指尖向下蹭到绑住手腕的物体——是皮带。发生了什么?她屏息,眼前黑暗令她无所适从,逐步攀升恐惧x迫她赶紧尖叫呼救,可身体却病态地一丝力气都提不起来。

男人全然没理会少女的困惑,冰凉的指尖沿着大腿向上攀岩,划过细嫩的肌肤,轻柔地隔着xx剐蹭x口。指腹故意往xx上摁,画圈似的揉搓。

她的鼻尖随之发出不适的轻哼。

他俯身凑到辛桐的唇边,怜惜地亲吻她的唇角。手指灵活地钻入xx,修剪的圆润的指甲打开玫瑰色的x,往内缓慢而磨人的抽动。从未被开启的通道明明已经xx妖异的汁水,却频频挤压着圆柱形的异物,希望让它赶紧离开。

她深陷这等诡异的近乎绝望的温柔中无法自拔。

男人满意地笑了下,蹭了蹭她的脖颈。

他药下的很足,足以慢慢享受今晚,也是唯一的一个晚上。

对方头发很软,她能感觉到,像是小动物的绒毛。

“你……”辛桐哆哆嗦嗦地想说话,但一张嘴,唇角便不受控制地流出肮脏的诞液。

“嘘,”男人发出一声促音,舌尖x过她的唇角。左手撑在床榻,仿佛靠近一朵紧缩的花,他呼吸缓缓加重,辗转而上。

辛桐死死合着嘴,在体内灼烧的火焰被扰乱了,仿佛要将x腔穿透。

是梦吗?她拿不准。

男人似被少女细微的强横惹怒,兀得xx手指,转而掐住少女的脸颊,毫不留情地掐着腮部的软x,x她张嘴。

“啊……”辛桐的背部骤然弓起。

男人的舌头趁机闯入她柔软的口腔,色气地吸吮,将她的软舌强y拖出。

“小骗子,”他闷哼,“你也喜欢我的,对吧。”

他几乎是含着她的舌尖在说这些话,未等她发出似哭似嗲的声音,对方的嗓音里便先一步弥漫出甜腻的味道,像徐徐涂抹开的x油。

辛桐觉得自己被不得了的东西缠上了,她的小腿不自觉颤抖,男人裸露的性器随之挤进来,起初是温顺的,可xx来,就成了刀柄。xx被入侵的细碎疼痛令她失声刹那,徒留鼻翼翁动,幸而对方动作不算c暴,并未感受到传说中破处时撕心裂肺的痛苦。

“你也喜欢我的,对吧,”他还是说这句,语气那般低缓,

性器稍稍退出后再猛地贯穿,不顾她的战栗只一昧地捣弄稚嫩的阴x,乱七八糟,

少女不由绷直身体,手指无力地蜷曲着,舌头还被男人蛮横地绞住。她触电似的颤抖着,xx像是被掐坏的水蜜桃般泻出股股汁水,滑嫩狭窄的通道可怜地蠕动,神经兮兮地吸吮、排挤入侵的异物。

“好x,第一次就这么x,是喜欢我的意思吧,”讲话的声音太轻了,头一着枕就听不清楚,辛桐微微侧过脸,耳朵听得十分吃力。

“喜欢我,喜欢我,说你喜欢我,”他冷不丁扼住少女的咽喉,十指收缩。“喜欢我,听到没,说喜欢我!”

快要无法呼吸。

“喜、喜欢……”

听见少女的话,男人手指一松,性器猛地x到最深处,顶到最深处都不肯放松。酸麻的感觉再次袭来,令她紧紧地夹着男人的xx,被入侵的感觉过于清晰,她甚至能感觉到两瓣xx夹着xx,正色情放荡地吸吮,在他xx时恋恋不舍地挽留。

肌肤好温暖。

细碎的酸麻感一节节攀升,辛桐克制不住地仰头埋在男人的颈窝。她只觉得身体一轻,兀得被巨浪吞噬般脑中一片空白,身躯微微抽搐,xx涌出一股温热的液体。

他的脖颈出散发着某种无法形容的木香,像是某个记号,又或是线索。

男人顺势垂首去x着她的耳朵,xx几十下后骑着她将股股xxs入的xx。

辛桐茫然地歪头倒在床上,皮肤发烫,不知所措。

“你和我想的一样。”男人忽然说,他炽热的呼吸x洒在耳廓,仿佛能将她灼烧成灰。“和我幻想的一样美。”

他说着,毫无征兆地拉过被子猛然捂住辛桐的脸,大掌压住少女的口鼻!

还没从情欲漩涡逃离的辛桐惊恐地扭动身子,双腿无力地踹着床单,但一切的反抗都被他死死按住身下。药物和氧气不足令她浑身乏力,仿佛垂死挣扎的鸟在他的掌心扑腾,心脏砰砰砰加速跳动。

“别怕,我很快就会来陪你。”男人自顾自地说着,更为用力地闷住少女的口鼻。

辛桐浑身一颤,失去了知觉。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书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