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故犯》by刀下留糖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明知故犯:明明知道不能做,但还是去做了。

*
每个胖子的心里都有一个白月光。
周恪一是个胖子。
他的月光是陆沉沉。

“可是我听说胖子那个……都很小哦。”
**

“我想告诉你,相爱太难,但少年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
***

排雷:女主和男二曾有过边缘性行为。
****

问题少女×白月光胖子

簡體版1V1xG校園x

胖子 <明知故犯(刀下留糖)|PO18臉紅心跳 胖子 七月盛夏。 高三十班是重点班,和高三其他三个重点班以及高一、高二的重点班单独安排在一栋教学楼里。 陆沉沉搬着箱子从二班所在的普通班教学楼里出来,再到十班报道,才用了五分钟。 一中是A市有名的重点高中,重点高中当然没有暑假,现在不过是7月下旬,学生们就被学校叫回来学习,美其名曰说是自愿补习,教育局为了升学率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样的学校最不欢迎她这种走后门进来的转班生,二叔为了把她弄进十班颇费了些心思。 外头太阳很毒,抱着一箱子书,陆沉沉手臂发酸,眼睫上流过的汗水迷了眼睛,她g脆闭起一只眼,视线不经意地扫过不远处,愣了一下,下意识地躲到了一旁。 搂搂抱抱的程沁和叶峥没有注意到她,两个人黏糊在一起调笑着走远。 陆沉沉出一颗脑袋,不知道是不是晒得有些中暑,她眼前黑了好一阵子,脑神经抽搐了两下,太阳x一突一突地疼。 但再疼,她还是死死盯着两人离开的方向,眼睛都没眨一下。 大夏天贴那么紧。 她翻了个白眼,在心里默默腹诽。 看起来就像两根油条一样。 油条迟早都是要下油锅。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微微一震,陆沉沉把箱子放地上,自己一xx坐上去掏出手机。 信息简单,三言两语,来自闺蜜余霁。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陆沉沉想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回,静了好一会,默默把手机放了回去。 * 十班的班主任姓杨,是个四十出头的温和男人,带着金丝框眼镜,眼神清明,笑起来的时候像尊弥勒佛,每条皱纹都带着慈祥。 陆沉沉抱着箱子进门的时候他正在看桌上一沓的成绩表,神色认真,眉头微蹙。 陆沉沉斜眼看过去,不巧,第一张就是她的。 十班是重点班,陆沉沉成绩在普通班里还算不错,放重点班里却是实实在在的下游,因为她有点偏科,而且本质上并不热爱学习。 老杨抬起头,幽幽地看着她,叹了口气,摇摇头。 “陆同学,你知道老师平时都爱听什么吗?”老杨一脸痛心。 陆沉沉站定,淡淡道:“不知道。”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 老杨:“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 老杨叹口气,低头摸了摸自己的眼镜边,“因为要教育自己慈悲为怀。” “……” 老杨叹息:“你们啊——” 陆沉沉敏感地抓住老杨字眼中那个“你们”,有一瞬间的疑惑,然而还没等她想明白,办公室门口就响起了另一道声音。 “报告!” 老杨的战火瞬间转移,伸手抽过一沓成绩单中的第二张就给拍在桌子上。 啪的一下,掷地有声。 “周恪一你给我过来!” 一个庞大的阴影缓缓凑近陆沉沉,伴随着有些厚重的脚步声,陆沉沉的身旁出现了一个面积有些“壮硕”的阴影。 同学 <明知故犯(刀下留糖)|PO18臉紅心跳 同学 陆沉沉没有回头,她的目光完全被桌上的成绩表吸引了。 成绩表以折线图形式呈现,几道折线甚至有好几点接近重合。折线图旁边是小小的列表,表内是高二下学期期末成绩,包括班级排名和年级排名。在表格最xx是年级排名,一个黑色大写加c的“9”,不醒目,但刺眼。 “周恪一,你看到你这成绩了吗!”老杨拎着薄薄的纸,脸色难看,“你和我说说你到底是什么想法?你是打算参加残奥会吗跛脚成这样!还是你对我有什么意见?” 没人应。 身边呼吸声浓重。 陆沉沉侧眼,余光瞄到校服的一角。 黑白相间的运动款,尺寸偏大,一般来讲同学们订的都是M或者L,少有的抽条较快的男生会穿XL。 她预估,身边这件大概是XXXL。 “周恪一,问你呢,别装哑巴!” 身旁终于冒出来一声低沉g净的嗓音:“我对你没意见。” 陆沉沉一愣。 真好听。 如山涧月色下的清泉涌动,清澈明朗,又带了点儿夏x午后的慵懒,滑过耳畔引起心尖阵阵酥麻。 那个时候还没有关于“低音x”的概念,陆沉沉却觉得这是听到过的所有声音里辨识度最高,最让她无法忘记的一种,光是听听就有一种浑身过电的感觉。 她起了好奇,再侧了侧身子,悄悄抬起头望了眼,想窥探一下声音主人的面貌。 一只修长的手搭在办公桌边缘,男生懒懒散散地站着,嘴唇微微翘着,眼神在周遭游移,看起来既乖巧又漫不经心。 大半个身子,差点把陆沉沉的去路挡住。 …… 和那把嗓子不匹配到了极点,这是一副被上帝关上门的身材。 “你少来,你觉得你这成绩能看吗!”老杨气得哆嗦。 周恪一伸出手,xx自己的成绩表,翻了两下,说:“还算能吧。” 老杨:“能什么能?你最能!” 周恪一折了纸,脸上带着温和的笑,眯着眼,像没有什么脾气似的:“你别气了,我下次继续努力。” 老杨一口气没顺上来,又生生憋了下去。 半晌,露出一个无奈的笑,挥挥手,“迟早被你气死,你说你,明明其他理科成绩都不错,怎么就……算了算了,把你新同桌先带回去吧。” 周恪一像是才发现办公室里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懵懵地转头,陆沉沉总算看到了他的脸。 摸着良心讲一句,只看五官的话,算是清秀的。 脸庞意外的很白净,没有痘痘,皮肤细腻得过分,办公室惨白的灯光打在头顶,他的脸上一个毛孔都看不出来。 而那双眼睛更是,瞳孔很黑,但眼神清亮,望着陆沉沉的时候微微一怔。 陆沉沉配合着,挤出一个略显生y与敷衍的笑。 周恪一却只是怔怔地看着她,没有回应她的笑容,也没有说话。 长达五秒的时间里,他们彼此都是沉默的。 五秒后,老杨怒其不争,拍了下卷子,飞尘四起。 “我说周恪一,你别搞得像没见过美女一样行不行?!” 震惊四座。 周恪一猛然回过神,低下头没有说话。 老杨怒其不争:“带走带走。” 顿了下,加上一句:“你俩好好学习,相互促进。” 陆沉沉抬起眼,静静看着周恪一。 他把成绩表卷了卷放进口袋,瞥了眼她脚底下的箱子,弯下腰准备搬起来。 校服撑得鼓裹,条纹紧贴脊背,像马上就能裂开。 周恪一抱起箱子,对陆沉沉说:“我们走吧。” 这声音。 陆沉沉恍惚着,觉得自己闭上眼睛就能溺死在他的沙哑磁性里。 她点点头,转身跟着他走出办公室。 拐进十班门口,周恪一走到教室最后角落的一个位子,两张桌子紧紧挨在一块儿,其中一张上放着乱七八糟的各种书籍。 他弯腰,把那些东西一股脑儿扫到另一张桌子桌d里,腾出地方来,超大号的校服因为他这个动作显出他宽阔的肩膀。 坐在前排的是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精瘦精瘦的男生,听到声音回头,见着陆沉沉,眼底一亮,挑着眉说:“哎呦这哪儿来的漂亮妹妹?” “曾一帆你瞎叫什么?”旁边一个女声响起。 曾一帆的女同桌转过头,看到陆沉沉,惊了一下。 “哎,还真是个漂亮妹妹。” 陆沉沉朝他们笑笑,简单地说:“陆沉沉,陆地的陆,沉睡的沉。” “我叫任晴雯。”女孩也笑,露出两个可爱的梨涡,“任性的任,晴雯就是《红楼梦》里的晴雯。” 说完又拍拍那个男生:“这是曾一帆。” 陆沉沉点点头,心想他俩可真有意思。 周恪一腾出地方后,她把箱子挪了进去,最后一排空间大,手脚也舒展得开。 “你、你是陆沉沉?”曾一帆后知后觉地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卧槽,陆沉沉?!我没看错吧!卧槽!活的——” 任晴雯一拍他后背,“你够了啊。” 曾一帆哇哇大叫,“我就看看都不行啊!” 任晴雯冷笑一下,伸手要拧他耳朵。 曾一帆保命为上,不情不愿地转了回去。 任晴雯不动声色地瞄了陆沉沉两眼,垂下眼,若无其事地也转过身去。 陆沉沉皱起眉头。 她看懂了任晴雯眼里的意味,那种眼神她熟悉到不行。 从小到大,在很多同性的眼里她都读到过的,若有似无的敌意。 她和曾一帆…… 陆沉沉笑了笑。 自习课铃响了。 曾一帆趁着没老师,低头悄悄用手机发消息,恨不得把校花坐到自己后桌的这件事美化成校花成了自己的女朋友,广而告之。 好基友很快回信息:真是本人,有传说中那么好看么?和照片差别大不大? 曾一帆回:差别不大!真好看,特么我今天感觉卷子都能多做两张。 基友:啧啧,羡慕,光是看着就够养眼的。诶你别说,我刚听到的一消息,说她和男朋友前阵子才分手。 曾一帆张大嘴,回:真的假的? 基友:真到不能再真,听人说是她男朋友劈腿了,她本来不是和她男人同班的吗,眼不见心不烦,这才转了班坐你后头去了。 基友:你可得感谢人家,哥们,这是你离美貌最近的一次。 曾一帆直起身,没忍住,斜过眼去瞥后方。 陆沉沉正低着头,整理着桌上不算凌乱的考卷,从这个角度能够看到她姣好的侧脸,两鬓垂着几缕碎发,不知道是营养不良还是天生的,发色泛着微微的棕,衬得她皮肤更白。 阳光跳跃在她的眼眸中,铺陈出一个新颖的世界。 冷美人啊冷美人。 够冷,也够美。 真特么好看。 他在心里第一万零一次羡慕胖子。 妈的,艳福不浅。 * 晚上十一点半,男生寝室。 周恪一洗完澡吹g头发,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看到几个室友挤成一团,都围着曾一帆的床在看什么。 走近了听,声音有点奇怪。 再一看,果然,小小的手机屏幕上,一男一女赤裸相缠,男人压在女人身上,有力的臀部一耸一耸,女人雪白的腿大大张开快成一字,随着他的动作发出似欢愉似痛苦的呻吟,双手无助地攥紧床单,红唇微张,神识迷离。 男人撞进去一下,她就叫一声,圆润的x跳动,屏幕拉近,可以看到男人黝黑的手揉在她的x上,重重抓起,吃进嘴里。 寝室里的呼吸声也浓重了几分。 曾一帆盯着屏幕,眼睛都不眨一下,耳根子红的不得了,问身边的人,“王翔,你看这女的,像不像咱班新来的转班生。” 王翔沉醉在画面里,没搭理他。 曾一帆抬头,看见直直地站在床前的周恪一,诶了一声,问他:“胖子你来看,这像不像你新同桌。” 周恪一犹豫了下,低xx去。 女人已经到达xx,手指抠在男人的背上,娇声喊着一连串x语,整个人明显沉浸在性爱的余韵中,意犹未尽地蹭着男人的身体。 男人顺势再xx去点儿,撞了两下,xx来抖动臀部,全都s到她的x上,xx糊满了x部,顺着x沟往下淌。 周恪一打量了下女人的x,再看了眼几个眼睛放亮如狼的室友,神色暗了暗,沉声道:“不像。” 曾一帆没反应过来:“什么?” “不像。” “不是吧?”王翔摇头,“我看着还真挺像的。” “不像就是不像。”周恪一直起身,“阿姨要过来了,小心手机被没收。” 曾一帆闻言,吓了一跳,慌里慌张地把手机塞回枕头底下,左顾右盼。 “哪儿,哪儿呢?” “我靠,胖子骗你的,你别上当,继续看。” “不行,我这手机是背着我爸买的,万一老师告诉我爸,他得扒了我层皮!” “阿姨都睡了,不会来的。” “那也不行!” …… 周恪一没理他们,走到床边掀开薄被躺了进去,胖嘟嘟的身躯把床铺占得满满当当。 闭了闭眼,脑子里冒出来的还是刚才那部片子里的画面,女主角身材很好,腰细腿长,难得的是x也很大。 可他努力去回想,怎么也想不出女人的脸,倒是在反复描摹着生理动作的时候,不经意就想起了另一张漂亮脸孔。 漂亮脸孔和脑海里的女人慢慢重合。 周恪一敏感地发现,原本生y无趣的画面竟然一下子生动了起来,好像安上了这张脸,一切就有了灵魂。 他皱了皱眉,想到了王翔他们刚才的评价。 哪儿像了? 一点都不像。 她生动多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