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by鬼迷心窍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上部

文案:

刘青青第一次绝望的需要何暨时,他在陪新妾

刘青青第二次绝望的需要何暨时,他在护外室

一场天灾,十年分离,刘青青早已放弃了何暨

下部

文案一:

愧疚和后悔似一块巨石,压的何暨十年无法喘息,直到,他重新遇到了他的发妻,青青。

文案二:

文案三:

十年前的何暨心地善良,路遇乞丐都会心生不忍,掏空荷包

十年后的何司空,为了重新得到发妻,会眼都不眨眼的弑她至亲,断她羽翼。

★男主前期渣★
高x古代狗血虐心女性向
定亲
刘青青从记事开始就发现自己多了段记忆,她混乱了好一段时间才接受了现实

七岁这年,继母王氏终于给刘秀才生了个儿子,娶名刘昊。刘青青莫名沦为烧火丫鬟,xx灰头土脸的做饭洗x布喂x,一次对着满盆令人作呕的衣裤,她实在忍不住了,对着刘秀才哭:“爹,为什么都是我一个人做,为什么姐姐不g活。”

刘秀才不高兴:“只给你弟弟洗个衣服,就哭哭啼啼闹腾半天,女子最重要是勤婉柔顺!”

刘青青:“那刘昊也是田梦梦的弟弟啊!”

刘秀才恼怒,只好让刘青青和王氏带来的继女田梦梦一人一天g活。

八岁这年,田梦梦改名刘梦梦

十一岁这年,刘昊开蒙学字,刘青青也跟着练习繁体字,刘秀才斥她浪费笔纸,道:“女子无才便是德。”

刘青青大受刺激,内心隐藏的灵魂不能接受,捏着背篓,尾随着村里猎人进山,准备挖第一笔金,好离开这个迂腐的家里

最后被一条青蛇咬了腿,吓的差点昏过去,以为自己要死了

当然没死成,因为蛇没毒

十二岁这年,王氏做主把刘青青和刘梦梦分别送进了布坊和酒庄做零活,补贴家用,因为纸笔昂贵,刘昊每年的束脩也很贵

她不知道刘梦梦在布坊怎么样,但是自己在酒庄抬一天酒坛子,累的几乎走不动路,更加渴望逃脱,心中的发财梦也始终未歇,琢磨了一年,从书本找到了商机/赤羽/,如今的书本上的字还是手抄本,就代表眼下印刷术未出

可她年纪又小,手中无银无人,若有异动,只怕会被当成异物架出去烧死,她只好按兵不动

十三岁这年,十四岁的刘梦梦与布坊掌柜之子互生了情愫,掌柜一琢磨,刘梦梦是秀才之女,绣活也学的又快又好,配儿子也使得,便亲自上门提了亲。

问名字,测八字,算吉x,婚期定在了明年年底。

刘青青感慨不已,系紧了腰带,继续搬酒坛子

十四岁这年,刘青青与酒坊掌柜终于能说的上几句话了

刘青青:“咱们坊里的酒这么好喝,只在这一个镇子上卖,太可惜了…”

掌柜大惊,被她一言说中了心思,第一次与下人探讨了起来

最后掌柜打赏了刘青青一两银子,刘青青捏着这块碎银子,因为平x里工钱都被王氏领走了,这算是她长到这么大第一笔收入!刘青青真觉得无处可藏,寄存在掌柜处

她求掌柜给她一个机会,掌柜沉思了半刻,替雇了个牛车,摆了几坛酒,让她与另外两个伙计去挨家挨户敲门推酒

长城不是一x建成的,她与阿文,熊三奔波了半年,寄存在掌柜处的银钱已经超过五两

十月底,王氏为刘梦梦置办了丰厚的嫁妆,两亩地,三个x木箱子里六x成衣,六匹布,六对首饰,六两银子压箱底

对刘青青承诺,到时候她出嫁也是这个规格

刘秀才哈哈一笑:“还不快谢谢你娘。”

刘青青顺从:“谢谢娘。”

十一月,刘梦梦风光出嫁。

十五岁,刘青青和阿文,熊三回卖酒路上狗血的遇到了山匪,酒被打劫一空,隔了几x,那几个山匪竟寻上了门,说他们当家的就爱这个辛辣味,要长期订购

真是峰回路转,掌柜再次给他们三人打赏

刘青青已经十五岁,在山匪只劫酒不劫人之后,刘青青对着铜镜认真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外表,长年累月的g活和暴晒,使的她又黑又糙又瘦,这平板的身材,说她是个男的,都有人信…

刘青青面对暴击后,暂停了对钱财的痴迷,去胭脂铺里看了一圈,没什么补水护肤的东西,只有一些脂粉香膏…

刘青青觉得又触到了商机,按耐心中欣喜,买了盒香膏意思意思就回了家

王氏一眼瞧见她手里的香膏,惊呼:“这得多少银子,老爷,你瞧瞧青青,真是当家不知柴米贵,好端端买这些浪费银子的东西g什么?而且,她哪里来的银子?”

刘昊已经八岁,刘秀才把他从学堂换到了书塾,束脩更贵,去年又大手笔给刘梦梦办了嫁妆,今年又少了刘梦梦的那份工钱,x子莫名过的就紧巴巴了起来

刘秀才沉着脸:“你藏私房钱了?”

刘青青摇头:“酒坊里客人落下的,我捡了回来。”

王氏恍然大悟,道:“你小孩子家,用不着这个,我给你收着,到时候放你嫁妆里。”

刘青青顺从的递给了她。

刘青青为了美貌,暂停了抛头露面去卖酒,托熊三若看到跑商,给她带一些x瓜西红柿等种子回来。

哪里敢动家里的x蛋,那都是刘昊才能吃的,集市里一个铜板两颗蛋,她每天买两个蹲在酒窖里敷脸,不时捣鼓捣鼓xx,琢磨如何提出精华水,同时也在x药铺子抓了几味药,就在酒坊厨房里熬着喝

二月底开始捣鼓的,如今已经八月份了,还是黑黑瘦瘦的,刘青青气的摔了镜子

更让刘青青生气的事,刘秀才与王氏给她定了一门亲

是隔壁何家村里秀才的小儿子

刘秀才开心的连声道:“门当户对!门当户对!”

刘青青木着脸到镇上托酒坊里的人帮她打听
嫁妝
五x不到,刘青青连秀才次子隔壁几口人都打听出来了,十月酷暑,她却手脚发凉

刘青青反复自问,人活一遭,难道就是为了受罪的吗?没人告诉她答案,没人教她怎么做。

最后她只能软着声音求刘秀才:“爹,我想再留在家里几年,再给弟弟挣点纸笔钱…”

刘秀才感动她的贴心:“爹知道孝顺,可是这门亲事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你嫁过去后,还是可以每月送些纸笔钱给你弟弟的…”

刘青青忍了忍:“……爹,我不想嫁给那个何暨!”

王氏惊呼:“什么?不想嫁?青青你可知道那家三间青砖大瓦房,手里几十亩地,而且那何暨现在已经是童生了,过两年必能考上秀才,我和你爹挑了多久,托了多少媒人,才给你挑来的好亲事…”

刘秀才也黑着脸:“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容得你不想不想的,你也别去酒坊做工了,就呆在家里绣嫁衣!”

刘青青:“………”

十月初八,刘秀才接了聘礼,两家和了八字,敲定了开春成亲

婚期太紧了,就好像急着撵她出门似的,刘青青一时恼怒,一时绝望,一时又觉得…

算了,就这样吧。

十一月初,刘青青看到王氏给她准备的嫁妆,觉得,还是不能这么算了

黑着脸进了刘秀才的房里:“爹,不是说,姐姐什么嫁妆,就也给我准备什么嫁妆吗?如今可是连姐姐的一半都没有!”

王氏看了刘秀才一眼,转身坐在木床上低头抹泪,好似受了天大的欺负

刘秀才一叹,语重心长:“青青,当时没估算到……而且你弟弟马上就又要交束脩了,家里以后也没了收入,就靠这点银子生活…青青,绝不是爹偏心,要是早知道,爹肯定不给梦梦那么多嫁妆…”

刘青青为不公平对待而气的发抖,一时口不择言:“刘梦梦才是你的亲身女儿对不对!而我是捡来的对不对!”

刘秀才大声呵斥:“混帐!你说什么胡话呢!”

王氏也抬起一张泪脸:“青青,你这样的话可谓诛心,家里但凡有好的,我哪一样不是给你留着的…”

刘秀才也生气了起来:“一点也不知道体谅家里的困境!难道你想把咱家家底都掏空了带去夫家,补贴外人?”

说着说着,反倒成了她的错,刘青青鼓着嘴,气呼呼的回房,一脚踢在嫁妆箱上

隔x,刘青青安静的做好了早饭,雇了辆牛车,去杨家村外婆家

初时,她只是想让外婆给她讨个公平待遇,没想到却触到了外婆的伤心处,她一拍桌子:“之前不闹,是顾及着你,想他们能善待你……如今却是不能了!老大,喊上两个人,今x,我们好好跟刘贵聩好好算一算你妹妹的那笔账!”

刘青青一头雾水跟着杨家人行动,直到刘家的两间青砖瓦房里的家具摆件被外婆等人似土匪扫荡般端空了

她才觉得事情好像闹大了,她有点不敢看刘秀才

舅舅杨勇连床都拆了,挥动着胳膊,在院子里把木床劈成一块一块

王氏哭哭啼啼:“这让我们晚上怎么睡?”

杨勇怒骂:“不要脸的娼妇,我妹妹的嫁妆床,你倒睡的安稳!”

王氏被骂的羞红了脸,缩在刘秀才身后。

刘青青不好意思一直g站着,帮着杨勇把碎木头块搬到牛车上,惹来了刘秀才的怒目:“孽女!”

外婆一瞪眼:“你敢骂我外孙女?刘贵聩你这不要脸的东西,要不是我闺女,你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旯里刨地呢!”

刘秀才焉了,垂下了头

院门口和路边挤了一圈围观的人,突然人群里喊了一声:“让让,村长来了!”

立在角落似鹌鹑的刘秀才脸色闪过羞恼:“村长怎么来了?”

王氏喜的迎上去:“村长,你一定要帮我们做主,这杨家村的人欺到我们村头上了…”

刘秀才急忙大吼:“闭嘴吧!”

然后对村长拱拱手:“家务事,不劳村长费心了。”

王氏泪汪汪的:“老爷…”

村长一头雾水,不肯走:“你可是我们村的秀才老爷,哪能—”

刘秀才不让他继续说,推搡着他出了院子

王氏不敢单独留下,也跟着出去了

外婆重重一哼:“他还算知道点廉耻。”

杨勇面带鄙视:“他敢闹?”

几个人喝了点茶水,歇了歇,继续搬搬敲敲,最后连院子里的两只大母x都提上了牛车

临走之前,外婆目光似箭s向刘秀才和王氏:“老大,那贱人头上的是你妹妹的金衩!”

刘青青惊讶的望着外婆,从她能记事开始,王氏的头上可是经常戴着这支蝴蝶金衩的

杨勇几个健步上去,一把夺了过去,连带的发髻也扯乱了:“呸!不要脸的娼妇,你也配戴我妹妹的首饰!”

王氏敢怒不敢言,对着刘秀才:“老爷,那是你送我的金衩…”

刘秀才撇开头

牛车慢吞吞的转动了起来,外婆半搂着刘青青:“不怕,外婆重新给你置办嫁妆,就在我们家风风光光的出嫁…”

刘青青垂下眸,带着鼻音嗯了一声

杨勇听的心酸,拍x脯保证:“舅舅也给你置办嫁妆!”
成親 小修
每年的年底酒坊生意特别忙,人手却不够,因为伙计都想请假,熊三寻到杨家村问刘青青能不能帮几天忙,掌柜说双倍工钱

说实话,目前刘青青已经不差钱,从刘家抢来的,她这两年存的,外婆舅舅给的,她兜里都好几十两银子了…

可她还是戴上舅母亲手缝制的帽子,跳上了熊三的马车

酒坊堂内站了不少人,排着队等着买酒,刘青青迅速投入了打酒的队伍里,忙碌到下午

阿大舒展了下筋骨:“青青,你照看一下,我去垫垫肚子。”

刘青青脆声应好

眼角余光瞄到一个高挑的身影跨进门槛,她立刻转身迎上去:“客官,今x打点什么酒?”

少年穿着一身暗灰色的长棉袍,皮肤白皙,长相清俊,手里抱着一个酒坛

刘青青怔住了

……是何暨。

少年清亮的眸子望着刘青青,温声:“劳烦小哥,帮我打半坛竹叶青。”

刘青青有点懵,其实她跟何暨见过一面的,就是十月份何秀才带着他上门相见的时候…

何暨等了一会,见活计不搭话,疑惑:“难道今x酒都卖光了?”

刘青青抿抿唇,接了他怀里的空酒坛,默默的给他打了半坛封好。

何暨有礼的道了谢,抱着去柜台付了银两,便离开了。

***

刘青青一共帮了十x工,掌柜给了她一个红封,说:“多了的,算给你的成亲礼金红包。”

她笑眯眯的揣进怀里:“谢谢掌柜。”

许是女为悦己者容吧,红封里的银子,她当x便花光了,购置了成衣,头花和胭粉

刘青青开始注意打扮,放下每x扎的高高的马尾,自己修了杂乱的眉毛,再画上眼线,眉眼就特别突出,非常好看,然后换上衬她肤色的孺裙,铜镜里便浮现了一位清秀佳人。

外婆摸着她的脸:“简直是变了个人。”

年初一,刘青青回了刘家村一趟,想给刘秀才磕头拜年,却院门紧闭,邻居说他一早带着刘昊去王家村给孩子外婆拜年了

年初五,刘青青已经把所有亲戚都拜了一圈,收获满满,下午再次回了趟刘家村,刘昊站在门槛,小小脸上满是敌意:“你来g什么!”

刘昊才八岁,小小年纪,情绪很容易被大人感染。

刘秀才平静的问她吃了没有?

刘青青顿时松了口气,心情复杂,她一直渴望逃脱刘家,可为了各自原因她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回来,或许是流言蜚语,或许是为了成亲当x不能没有父亲在,或许…

她呆了半个时辰,便离开了,刘青青自认自己礼数已经做足,成亲那x来不来,就随刘秀才了。

三月初八,宜嫁娶,刘青青拒绝了喜娘给自己涂白粉新娘妆,自己修了妆容,换了大红嫁衣,对着外婆舅母微微一笑,朱唇皓齿。

携着五抬嫁妆箱子,被扶进了花轿,一路吹吹打打至何家村,拜了高堂,入了d房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