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拾》by苏他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三拾》作者:苏他

內容簡介

手把手教你xx的军火商姐姐(邢愫)x问题高中生弟弟(林孽)

我们都应该屈服于身体,它总是比思想勇敢。

“邢愫,你有心吗?”
“你陷太深了。”

1V1

01
林孽高三了,哪回月考都稳定市前三,清华没跑了,但他们班主任却不敢对他掉以轻心,因为他是她带过的最混蛋的学生。他这种混蛋还不是那种张扬式的,是不动声色的。

过了年没开春,林孽就因打架被处分了好几次,班主任为了拿优秀教师,成天为他欺上瞒下。

所幸辛苦有回报,这回月考,林孽又拿了市第二。

月考完了放假,钟成蹊在校门口等他,见面给他根烟抽:“德莱文走起?”

林孽叼着烟,等他点。

钟成蹊歪嘴笑了下,给他点着。

林孽抽一口:“不去。”

钟成蹊:“打球?”

林孽不说话了,明显的拒绝。

钟成蹊嘬口烟,烟头碾在垃圾桶上的灭烟沙里:“那晚上去蹦迪吧?我上回跟你说那哥们给了我个x餐,六百八的卡,野格管够。”

正说着,过来两个女生,散着头发,穿着校服,脚上AJ,问林孽:“林孽晚上去唱歌吗?”

钟成蹊替他说:“不去。”

那女生瞥他:“问你了吗?”

钟成蹊:“我也不去。”

三人就闹起来了,你一句我一句,逗着乐。

林孽抽完最后一口,灭了烟,走了。

回到家,他姥姥在打麻将,跟街坊,来二十块钱的,嘴里也叼着烟,一边抽一边骂骂咧咧地怪牌烂。看见林孽回来,眼都没抬一下:“厨房有晌午剩饭,你自己热。”

林孽没搭这话,问她:“房钥匙呢?”

姥姥这才瞅了他一眼:“g什么?”

林孽:“有人要租房。”

姥姥就从花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多少钱租?”

林孽:“两千六一个月。”

姥姥不乐意了:“学区房两千六?这是没睡醒就出来租房了?”

桌上的牌友搭话:“两千六可以了,咱们三线城市,基本上都是万数来块钱一年,两千六合一年三万多呢。不少了。”

姥姥翻个白眼:“你说的那是什么破房?回迁的,我们家那是商品房。”

牌友吃瘪,yzbb不吭声了。

林孽也早拿钥匙出门了。

他们家是拆迁户。姥姥有个畜牧场,面积不小,就在市边上,后来开发,拆迁办给他们家数字是两百万,外加四百多平米。

姥姥六十岁了,但人没糊涂,觉得拆迁办那帮人忽悠她,就找北京的评估机构做的评估。评估出来是八百万,她当下不g了,到相关部门折腾了一通。

人说她少个证,就值两百。

姥姥脾气不好,就问他们了:“是不是我证儿给你拍桌子上,就按我评估说得来?”

当时管事儿的也不觉得这老太太有什么能耐,就敷衍地应了。

姥姥回头就托人找关系把这证办下来了,主要是她的畜牧场一直正规经营,四十多年历史了,值这个证。

早前国家也没有政策说必须得有证,就算是有,也是下边落实的不到位,根本没传到她耳朵里,不然又不花钱,她为什么不办?

证拿下来了,拆迁办不认,说晚了,这就跟知道拆迁了还续楼的行为一样,违规,没有补偿。

姥姥就要上访,一层一层的来,当地部门怕了,就跟开发商商量着,重新找了评估师,又给畜牧场做了一个评估,最后评出来六百万。

这跟她自己找那个差了两百万,也不行啊,但既然人家拿出诚意来了,她也愿意妥协,六百万就六百万,但那四百多平米,不要回迁房,要商品房。

开发商牙都差点碎了,可这老太太横,惹不起,还是妥协了。

姥姥老伴儿死的早,她一人把一儿一女拉扯大,儿子长大出国了,用不着她x心。女儿二十岁就要嫁人,姥姥不同意,把她锁家里,她就绝食,还要跟姥姥断绝母女关系。姥姥心疼,但也心狠,就是不松嘴,后来女儿偷着跑了,私奔了,走之前还给姥姥留下一条,说出了这门绝不回来。

姥姥很难过,那几年脾气变得不好,成天骂骂咧咧的,谁都说她这个人厉害,刻薄,不好得罪。

这样的x子没两年,女儿回来了,瘦了,憔悴了,还带回了一个儿子。

姥姥什么也没问,给她煮了碗面,然后把她做的小衣裳给娃娃穿上,告诉他:“我是你姥姥,我叫郝秀梅。”

第二天,女儿又走了,再没回来过。

姥姥看着这小外孙长得好看,想对他生气,都气不起来。

算了。

养着吧。

又过了两年,女儿才把这小东西的出生证明等证件寄过来,姥姥看着他那个名字,眉头皱的老高:“林孽?取得什么鬼名!”

姥姥有想过给林孽改名,可那两年他们那儿管得严了,花钱也改不了,就算了,后来就懒得改了。

*

林孽去了他们学校对面小区,他们家那几x房在那边。

三单元1102,1202,2202都是他们家的,两x一百七十平大三室,一x九十多平复式。租客是他们学校老师,本来整租一x三室,但一听价钱要五千多,就要了主卧,带独立卫生间的。

老师早就在小区外等了,看见他笑了笑:“吃饭了吗?”

林孽:“等会回去吃。”

俩人说着话往里走,进了门,林孽让他自己看,觉得合适就租,当天签合同,当天就能入住。

老师越看越喜欢,就签了,签完林孽又嘱咐了两句水电费怎么缴,天然气怎么买,说完把钥匙给他。正要走时,来个女的。

他无意间瞥了一眼,没看清脸,不过身材挺好。

从小区出来,也就走了半米,姥姥给他打电话,让他把1102阳台那桶葡萄酒拿回来。

酒是先前住户自己酿的,走之前留给姥姥的,她一直忘了去拿。

林孽返回1102,刚打开门,就听到一阵激烈的喘息,男女混合的,其中女的声音很性感:“你行不行?这么半天没找到入口?”

林孽面无表情,到阳台拿酒,出来进去都要路过主卧房门,那会儿听的最真切,男的好像不行,女的也一点面子都不给,直接说:“够快的。”

刚听到这句,门开了,女的已经换了件细带的裙子,光面的,看着像真丝的,跟林孽四目相对。

林孽提了提手里的酒:“拿东西。”

女的倒不惊讶,双手抱臂,靠在墙上,左脚提起,脚心抵着墙,看着他。

林孽看她是不信,又补充了句:“真的。”

女的不感兴趣,她就想知道:“好听吗?”

林孽:“什么?”

女的:“我问你这动静好听吗?”

她说话时,林孽看到了x前凸起的两点,她没穿内衣。

他这个年纪,对女人说不上有什么探究欲,但也是有些东西分泌过多的年纪,这一看,就y了。当他察觉到这一点时,也没有很局促,准备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走人。

女的却不让他走了,看到他下边鼓起一包,朝他迈了过去。

老师这时候叫她:“谁啊?你跟谁说话?”

女的没回头,眼还在林孽脸上:“没谁。”

林孽被她看的更热了,把酒桶放了下来。

女的突然抓住他,隔着裤子,被这个手感惊到,挑起了眉。她比他矮十公分左右,微微靠近他还有点小鸟依人的既视感,她嘘声说:“多大了?”

林孽被她握住,心跳都快了,却并不紧张:“你摸不出来?”

女的喜欢他这个回答,解开了他运动裤的裤绳,手伸了进去,攥住他滚烫的一根。

林孽呼吸开始错乱,不听他支配了。

女的慢慢动起来,那件东西在她手里越来越胀……还是年轻好,东西也是最好的。

林孽没被女人撸过,她手法很妙,节奏也掌握的很好,那种快感像是掺了毒药,有一种死亡的气味萦绕在他鼻前。他知道是她身上的香水,可心里不这么想,就觉得是毒的味道。

女的弄到一半,停了。

林孽的快感戛然而止,他贴近她耳朵,用低沉又略微沙哑的声音说:“弄出来。”

女的把手收回去,退回到墙边,继续抱好双臂,脚心抵墙:“我就喜欢弄一半。”

林孽轻轻皱眉,整个人还跟火烧一样,“你会给我弄出来的。”

女的微笑:“我不会。”

说完,她很不负责任地进了卫生间,打开了水龙头。

听着流水的声音,林孽醒过来了,但身体没有,可也不准备留了。

他人一走,女的从卫生间出来,看了一眼门,脸上是满不在乎的神情。

老师叫她:“我好像可以了?还做不做?”

女的进去只是抓起了自己的衣裳:“短暂的可以?等你什么时候把阳痿治好了,再说。”

老师的脸在一瞬间红透:“邢愫……”

憋了半天,他说:“你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