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错》by温瞳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春错by温瞳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x / 搞笑 / 轻松 / 美人受
他想望的人,原来早就傻傻地撞进了自己怀中。
他渴望的人,他要不顾一切占有他的怀抱。
双向暗恋,假交易真恋爱。

左深(傻白甜攻?) x 段迟梦(黑莲花受?)

又名:我买到了自己的暗恋对象、他被暗恋对象买了

避雷提示:
1、没文笔没逻辑没剧情。
2、为了开车放松,全部xjb乱编,请勿携带大脑观看。
3、苏苏苏,攻必须帅,受必须美。


甜甜甜
 01高冷校x遇到清纯美人
 
宽敞的包厢中彩灯光晕迷离,不知谁在嚎着走调的情歌,男生女生们笑闹一片,猜拳喝酒、摇骰子打牌玩转盘游戏……各有各的消遣,唯独这场生x派对的主角坐在角落里喝闷酒。

左深,年方18,尺寸比18大,身高在18后面加个5,估计还得长。左家占据着军政要职,左深是C市当之无愧的太子爷,可惜太子爷被家里看得严,狐朋狗友虽多,谁也不敢在他成年前带他乱搞,太子爷便还是个雏。

左深遗传了一副好相貌,是身份证照片也能出道的俊美,他眉目间受家中影响带了几分异于同龄男生的锋锐,但毕竟年纪还小,五官仍残留些许青涩。

按理说这样的身份相貌,不论左深取向是男是女是人是狗,放在言情小说还是纯爱频道里都是早恋的男主,可他来者全拒。

今夜是朋友们为他准备的派对,好哥们前一天就给他透了消息,说是今晚帮他“成人”,都是带把的,谁听不懂暗示?这群公子哥们就搓着手等他开荤呢,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

好友们不管多风流,不管玩的是旱路水路,至少审美品位都不错,猜也知道真给他安排人的话不会太差。

左深其实有点纠结,他心内觉得第一次应该跟喜欢的人做比较浪漫,但这正是他喝闷酒的原因。

他按亮手机屏幕,显示的是一片空白的聊天框,昵称备注为:做梦。

他在对话框敲下一句:我在熔岩庆生,你要来玩么?

然后删除,改成:今天是我生x,球祝福(*╹▽╹*)。

再次删除,修改为:钱浅生x你来不?

还是删除,直接眼不见心不动的关机。

他在发什么疯?他本来就怀疑自己不太对劲,似乎喜欢上了男生,今晚就该趁着机会验证一下对女孩是不是不行了……

左深烦躁地扒了扒头发,一口喝光杯内的酒。

包厢内的光忽然打得更暗了,音乐也戛然而止,朋友过来拍他的肩,“阿深,我们送你的礼物来了。”

门被拉开,一列女孩或男孩鱼贯而入,x的x,纯的纯,c看过去都是美人。

左深本来没什么兴趣的扫视了一圈,脑海里接收迟缓的图像令他心中猛地一跳,又仔细看过去。

站在最末端的一个少女,穿着简单的白裙子,身形纤瘦高挑,一头长发被松松别在耳后,暧昧灯光下露出的脸庞清致秀逸,长得就像……就像段迟梦。

包厢内灯光昏暗,那女孩位置离左深几乎成了对角线,是最远的距离,看的并不清晰,他疑心自己喝大了出现幻觉了。

段迟梦简直阴魂不散!

可只要想一想那张脸,想到这个名字,燥热如火猛冲左深腹下。

朋友们还在起哄,“阿深选一个!”

“我觉得阿深可以选几个哈哈!”

“阿深你挑好了没啊?!你快挑完我们好下手了。”

“熔岩的头牌都在这儿了,左少不会一个看不上吧?”

左深心烦意乱地站起身,“我上楼了。”他走到白衣少女前c鲁地抓住对方的手就拽着往包厢外走,不顾身后一片鬼叫。

左深带着少女大步进入电梯,面色凝重,没再瞧对方一眼。他心内悲凉,自己还是成为了花天酒地乱放x的渣男。

但是x不到xxx,睡个长得像的也不犯法吧……就是这姑娘无辜被当成替身有点可怜,要不、帮她从良好了?

等等?我x不到谁?我想x谁?为什么电梯还不到?他妈的垃圾会所!

“那个、您没按楼层。”

身后传来低声提醒,不像一般女孩子嗓音甜软,反而有些清朗。

左深头脑风暴之下却没注意,用力按下顶层,心事重重地领着自己买春对象进了x房。

一进房间左深就意兴阑珊地吩咐女孩:“你先去洗澡吧。”

然后自己跑到吸烟室里吞云吐雾,他有些没出息地后悔那一瞬间的冲动,可现在人都带上来了他再退回去,明儿C市王八蛋少爷圈里就要传他阳痿不行。

左深吸尽一支烟,决定今晚y着头皮睡吧,反正听说xx第一次都早泄,眼一闭再一睁一x就结束了。

他出了吸烟室,浴室的门也刚好打开,女孩光着脚踩在地毯上,没换会所提供的浴袍,还穿着那件白裙子,裙摆盖过了膝盖,遮不住线条流畅的小腿,陷在灰色地毯中的两只脚莹白生嫩,像还未成熟就被挖出来的藕。

左深忽然有些热,随即失望地想,他还是对女孩的身体有欲望。

但他突然觉得不对劲,对方不像洗了澡的样子啊?

女孩一副怯生生模样,垂首没看他,左深问:“你没洗澡?”

对方轻声答:“我来前洗过了,也做好准备了。”

左深一听这声音神情骤变,“抬头。”

女孩犹豫半晌缓缓抬起头来,五官清秀,组合到一处就是标准校x的俊逸,此时顶着一头长发别有种雌雄莫辩的清纯秀美。

可是再如何楚楚动人,“女孩”没化妆,细看还是男孩,在包厢内昏暗光线下还能遮掩过去,被明亮灯光一照妖精都要现形。

C大校园墙自左深入学就被两个人的告白占领,平分了半壁江山的就是他眼前的“美少女”。

左深咬牙,“段迟梦?!”

千百种念头涌上喉间,左深马上就要爆炸。

“你为什么在这里?”

“是谁叫你过来玩的么?”

“你打扮成这鬼样以为是化妆舞会还是什么?”

“别告诉我。”左深冷冷说道,“你真是来卖的。”

段迟梦不由自主退了一步,怕他吃人似的,羞愧地点点头。

“我需要钱,对不起。”

左深此刻感谢极了好友们的礼物,他冷笑,“熔岩的头牌?”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气得恐怕开窗就能变成天外飞仙,呼出的气息都是灼热滚烫的,曾经出现于x梦中的人当下站在他眼前,穿着纯洁的白裙子,跟他说要卖身。

“你卖几次了?”左深心中又怒又痛,原本打算y着头皮睡一觉,现在头皮不用y了,倒是xxy得他心痛!

段迟梦小心翼翼地望他一眼,乖乖回答:“今天是第一次,我没想到会遇到你……”

左深差点失去理智,“怎么?卖给我你还不愿意了?给老子过来!”

他嘴上说得霸气,没等段迟梦动作就上前弯腰一把将人扛到了肩上,“你要敢不愿意我今晚就强了你!”

左深扛着人坐到床沿,摆弄段迟梦坐进怀里,面上气得冷酷凶狠,耳尖却冒了红。

“第一次卖也能当头牌?你会吗?”

段迟梦直直伸手抓住了左深勃起的xx,害羞地说:“你y了,我帮你吹好不好?”他感到手心里的xx跳了跳,无声暗示段迟梦对方的激动。

左深恶狠狠地瞪了段迟梦一眼,惊奇对方怎么能用羞涩的样子这么直白放浪的,但他不得不承认,一开始的兴致缺缺变成了想x段迟梦一整夜。

等一下!他第一次啊,万一早泄怎么办?!虽然平时撸的时候时间也不短,但是x自己的手跟x段迟梦那能一样吗?!

等一下!段迟梦刚刚说也是第一次吧?!说不定比他还早泄,小问题,不用慌。

也不对啊!第一次出来卖不代表是第一次xx吧?!要是段迟梦坐地能吸土,这谁顶得住啊!

左深按住正偷偷揉捏自己xx的手,严肃地问:“段迟梦,你被人g过没有?我怕脏。”

段迟梦眼眶微红,“没有,初夜价格比较高,我才来的。”

左深看着说出这话的红润嘴唇就火大,一口咬了过去,听到段迟梦发出声痛吟后便松开齿列轻轻x弄他。男孩的唇瓣柔软,像滑嫩的布丁或是果冻,吸吮拉扯时又无比柔韧,似乎可以尽情蹂躏不用担心它坏掉。

左深气恼下一吻就上了瘾,紧搂着段迟梦亲着人不放,x热的舌头用力顶进段迟梦齿间,勾到那尾嫩x贪婪地搅,段迟梦咽不下的唾液都被他吞掉,同时也把自己的喂进这软嫩的唇里,舌尖翻搅缠弄摩擦出令人心痒的酥麻,两人吻了许久,恋恋不舍地分开时舌头还探在空中x舐。

气氛倏然变得火热暧昧,左深握紧了段迟梦的腰,y痛难以忍受,他摸了摸对方质感奇好的假发,哑声道:“把它摘了。”

段迟梦抬手摸索发网卡扣,取下了假发丢到地毯上,男孩的短发被压得蓬乱,显出几分青涩的可爱。木由子

左深着迷地盯着他,将手探入白裙子里,顺着段迟梦光滑的大腿一路抚摸上去,然后动作一顿。

段迟梦居然敢不穿xx!他疯了吧!

头皮还是没y,就是发紧,左深脊背都麻了,他掐住手里y挺的性器,“x货,光着xx来的?”

段迟梦脸颊飞红至耳后,被左深狼一样的眼神看得全身都热,侧首躲避他视线,小声说:“刚刚在浴室脱掉的。”

左深把段迟梦放到床上从旁趴进他腿间,把自己运动裤和xxc暴地拽开,y胀的xx被释放出来,他按了下段迟梦后脑,“吃进去,客人想s你嘴里。”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