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雾》by刀下留糖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其雾
作者
刀下留糖
內容簡介

★阅前提示(必看)★:
1.虐文,狗血且中二,满地玻璃渣,慎入
2.清粥小菜,偶有x沫,慎入
3.1V1,SC,开放性结局,非传统意义xE,慎入

*
“北风其凉,雨雪其雾。”——《诗经》

*
她爱着他的时候像一头小兽,攥着他的感情撕咬不放。
离开他的时候像一把锋利的刀,x在心口血流不止。

江将军遇到了一个女人,和他八年前死去的未婚妻长得一模一样。
上京的人都知道,江将军和他的妻子是活人与死人的冥婚。
他的妻子早在八年前,被他杀死了。

*
孤傲羽林卫×天真小郡主
=心怀天下将军ד死而复生”女尸

簡體版1V1虐心重生女性向

宸音郡主

冬雪初晴,乍暖还寒好时节。

小酿提着食盒穿过青石板路,屋檐下x照剪影重重叠叠,她一身杏红衫子,脚步轻盈,裙摆随着脚步摇曳飞起,一张鲜嫩的小脸在讨喜的颜色映衬下更显娇俏,屋檐下还有雪花簌簌落下,衬得她更像冬x的一只蝶,鲜艳迷人。

这只蝶飞过青石板路,飞过冷杉树,飞过落雪的屋檐,往东边尽头的院子飞去。

飞啊飞,裙摆下脚步里,藏着满满的萌动和不为人知的野心。

东边尽头的院子,便是疆场上回来的武将,将军府主人的住处。

可惜天不遂人愿,一脚尚未踏入院门内,便被人结结实实拦在了门口。

东院的管家婆子唤作茗姨,一张面容白净到吓人,站在一地未化g净的雪里,和雪色没差几分。

“去g什么!”凌厉的声音穿耳而入。

小酿被吓得有些怵了,到底是刚及笄的少女,还没练就一颗钢铁般的心,细柳样的身段在风中重重一颤,惹得守院的护卫都侧目。

“去,去给将军送吃的。”她声音糯糯。

前头一声冷笑,细长的手指力道万钧,重重点在她额上,茗姨不屑的嗓音掷地有声:

“骗劳什子呢,将军今x根本不在府中,要你送什么吃的,给鬼吃啊!”

话到此处,突然停了下来,嘴里那声“鬼”字抖了抖,手指僵在半空。

小酿吓怕了/赤羽/,没发觉异样,哆哆嗦嗦地抱着食盒发抖。

“罢了。”茗姨叹口气,冲她挥挥手,“下去。”

小酿抱着食盒,来时像蝶儿,去时像猴儿,见鬼一样逃出东院。

茗姨看她身影消失,面无表情地转身往回走,脚步踏过青石板,慢慢走向东院深处。

半晌,她像是想起些什么来,抬起头望着远方长空,那儿冷杉丛立,茫茫天际苍白一片,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了黑白两色,黑色割裂苍穹,白色冷的像座座墓碑。

恍惚间,耳边好像又响起一人的声音,她总是喜欢踩着落雪而来,提着一盏小小的灯笼,身上披着黑色大氅,戴着风雪帽,颈间一圈白狐狸毛,脸上因为吹了风泛着红,明明呼口气都冷极,她却笑得比x头还暖,看得人心尖都软。

“茗姐姐是知道我今夜要来,所以特地在此处等着我的吗?”她的眼笑弯成弦月,清亮的声音里有着风雪的凉,“果真是我的好姐姐,x后我一定要和江淮说道说道,让他给你许一个好人家。”

茗姨,不,那时她还被叫作“茗儿”,尚不是东院的管家,只是老管家的女儿,帮上了年纪的父亲在夜里守着小侧门,时不时就得给这二八少女开个门缝,放她悄悄溜进东院。

“我才不要嫁人呢。”她一边开门,一边小声嘀咕,“这种话说着羞不羞……”

“哎呀茗姐姐你说话被我听见了。”她往前跑两步,回头吐了吐舌头,“都是江淮那个坏胚子总这么说我,把你们都带坏了,我要好好收拾他。”

茗姨看着她一张清丽晶莹的脸庞,嘴角爬上无奈的笑意,这女儿家身份说起来尊贵,但没什么官家小姐的刁钻脾气,平x里和她总打成一片,是以她和她讲话不时都会忘了拘谨。

好在她不介意,小女孩儿情窦初开,心里眼里都是自己的心上人,不会和她多计较半分。

茗姨望着黑色大氅的一角消失在拐角里,慢慢掩上侧门,心头不无叹息。

堂堂恭谦王家的宸音郡主,每夜每夜往将军府里跑,算是个什么事儿……

少主子平时稳重自持,在这上头也真是个不知事的,竟都不阻着些,好像还十分享受,听伺候内室的绿萝姐姐说,上回夜里,少主子还同宸音郡主行那档子事,郡主身上被弄得全是青紫,第二x都无法下床……

茗姨想着想着,神识就模糊起来,因着那实在是太久远的记忆,猛一回想,竟然都想不起到底是几年前的事了。

那年应该是大和九年,原本签了停战协议的南越突然发难,兵临青霭关,少主子也是在那时第一次披挂上阵,正式带领三军出征。

算起来已经八年了。

宸音郡主没了快八年了。

八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管家的女儿从“茗姐姐”成了“茗姨”,说着不嫁人的话如今也已生儿育女,老管家年迈,抱着孙儿享受天伦之乐,含饴弄孙好不快活。

八年前的少主子从羽林卫成了大将军,名震三军,功高盖世,太平盛世时不需要他行军打仗,仍旧威名不减,宛若一道灵符,护着上京的周全。

漫长的光阴,斗转的x月,茗姨瞧着他从意气风发的少年郎渐渐褪去青涩,一身冰冷戾气,腰间佩剑沾了无数鲜血,神鬼都莫敢近身。

人都道江将军年少有为,是上京里顶好的良婿,茗姨却记得八年前江淮着一身戎装,跪在摆着棺木的灵堂里,哭得肝胆俱裂。

七x后,宸音郡主的葬礼同婚礼一起举行,江将军以活人之身娶了死人为妻。

一块牌位摆在江家灵堂,上书“妻,江陆氏”。

可上京里头,谁人不知那宸音郡主当初是如何死的。

茗姨没有忘记,她知道江淮也没有忘记,只是他们谁都不敢提。

造化弄人,真是造化弄人。

若当年宸音郡主没死,恐怕如今将军府就是另一番光景。

可人死不能复生,世上又哪来那么多“如若是”。

3635842513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635842513”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