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深火热》txt百度网盘全文阅读by草莓炒糖

內容簡介
【大小姐与两位老实男的爱情故事】

他们是水,是火
也是她身后隐形的小披风

双男主,八极拳 VS 二胡
男主视角
情节涉及男一男二灵魂互换
轻松清水,甜中带咸,适合通勤时阅读,请勿期待双管齐下


NP校園甜文喜劇青梅竹馬
第1章 一生就是一窝
这年八月,赵慈失恋了。

午x烈阳下,摔烂的手机撂在垃圾桶里,挖空的半只西瓜躺在脚边。

他独坐在阳台上吃冰糕,化了的糖水和泪水混在一起,滴滴哒哒的。

三位兄长心系胞弟,他们扶着门框探完病情,决定合伙给赵慈打一剂强心针。

被推举为慰问代表的赵二哥,生有一双薄情阴毒的三白眼。

然而他不似大哥只会过嘴瘾,他若要帮忙,就一定能具体到项目,落实到岗位。

半小时后,他端了冰西瓜走进来,把勺和瓜都呈到赵慈面前。

“拿走,我不吃。”

“矫情。这可是我亲手从大哥嘴里夺下来的,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赵慈抓起勺子,一抬臂,将它xx了瓜瓤里。

“…… 还难受呢?”

“嗯!”

“阿慈,这事很好解决,你暂时避一避,明天我亲自登门找阿云谈判。到时候老三也去,看在我俩的面子上,她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这次说什么也没用了。我现在就是后悔,刚才真不该威胁她的。”

“别后悔,死马当活马医,试完了你才知道成不成。再说谈一次不行,我们可以每天每夜堵着…… ”

“死缠烂打不会有好下场,这不都是你教我的话?”

“我说的话是圣旨吗?阿慈你也这岁数了,不会独立思考?来,先把瓜吃了,吃完我陪你练拳。”

赵慈脸上挂着两行泪,猛地抬头看二哥。

“明天再谈也太迟了,等会儿练完拳我就去找她。”

“找。”

“你们谁也不许拦着。”

“不拦。”

“那你陪我一起去。”

二哥点头。

“记住了阿慈,我就是你的胆。”

+

坐言起行的赵氏四兄弟,来自潭城著名的刀客世家。

此族常年盘踞在城东,男丁兴旺,一生就是一窝。

他们和某种大型犬很相似,身材高大威武,文化素养较为低下,道理一般讲不通。

有其父必有其子。

四弟固然根不正苗不红,可他骨相皮相生得好,俊得教人过目难忘。

赵慈肤白,眼型锐而扬,一张潇洒英气的瘦脸,从十二岁开始就再没长歪过。

众人皆知这男娃不挑食,好养活,哪怕喝凉水,都蹭蹭地往上长个子。

赵慈从来不吃钙片,但他发育过剩,除了天生的窄腰长腿之外,还会提笼换步打八极拳。

据说,这种野性耐x的形与神,是得了列祖列宗的组合型真传,一点掺不得假的。

+

想当年,赵慈的太爷爷威风八面,一身反骨且是二刀流,江湖人称豹哥。

赵慈的爷爷先天弱视,兼有反社会倾向,他身高一米八五戴个圆框眼镜,进进出出得人唤一声清叔。

斗转星移,转眼间改革的春风吹遍大地。

像赵氏这种靠着砍人发迹的世家,亦不得不面临转型的危机。

既然挑断手筋脚筋之类的活儿,已不能再随便g,赵慈他爹便一拍脑袋转了行,做起殡葬服务和精品x铺的生意。

得了此种家风的庇佑,赵家的儿子一个更比一个猛,堪称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四大天王。

尤其是赵慈,他八字不俗,是鸭群里的天鹅,x棚里的仙鹤。

在抓周仪式上,赵慈和前头三个哥哥都不一样。

他大气,视金钱为身外之物,回回都紧抓那本旧版《天龙八部》。

即便它被长辈搁在房间的犄角旮旯了,他也要爬过去,把它抱在怀里。

他爹感怀不已,只摸着下巴说,这孩子是赵氏的希望之光,将来恐有大出息。

+

希望之光身为老幺,在兄长们的关怀下茁壮成长,从幼稚园开始,武僧便是他的代名词。

他一战成名,二战成神,到了第三战,他就自然而然地收起了保护费。

赵慈的武侠小说没有白抓,他古道热肠且有自己的坚持。

路遇不平拔刀相助时,通常不会直接上肘子,而是以理服人,对歹徒实行先文后武。

当然,这样一位不凡的仙人,亮相时也力求尽善尽美了。

他怕冷,因此常在赤裸的夏季嘚瑟,在臃肿的冬季蛰伏。

究其根源,赵慈使出来的一招一式,皆以美观耐看为主,杀敌致命为辅。

然而一物降一物,即便是再难搞的小赤佬,也有被妖精下降头的那一天。

人强,强不过命。

赵家的阿慈中了邪,踩了坑。

他竟然恋爱了。第2章 有我就有叉烧
在赵慈的小世界里,自从七岁那年,对邻居尚家的姑娘动凡心之后,他就不是个自由人了。

赵慈觉得脖子上多了副带链儿的项圈,走到哪里,都惦记牵着另一头的她。

他xx闹不住,但他每每卧在她脚边,就很心安。

赵慈想,它大概就是爱情了。

不怪他想法多,yzbb因为世间万物皆有灵,尚家的家徽上就画着三条链子。

这个高门大族历史悠久,祖上专攻降魔镇妖。

他们靠着一张正气凛然的真诚脸,赚得盆满钵满,被客户赞誉为潭城的康斯坦汀。

魔和妖不分东方与西方,只要下凡了,就一律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做生意讲诚信,这群伏魔战士一旦带着管制刀具出征,任谁附了体,都可以保证手到病除。

奈何盛极必衰。

在不幸被衙门以封建迷信组织之名取缔后,家主为继续发扬家风,痛定思痛,只得改换了顶级风水顾问的名头重新上阵。

幸运的是,适逢潭城旧区改造,真真假假的投资一窝蜂地涌进来。

东家压桩,西家沉井,潭城x夜尘土飞扬,市面上不仅缺搬砖的,也缺能瞅懂格局和三煞的人才。

尚家可算是赶上了扒分的好时候。

他们带着一众家丁白天黑夜地踩点,琢磨龙脉,短短数年之间,就在潭城的x金地段置办了新宅。

+

如此,赵尚两家,便成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密友。

隔壁邻居的小孩赵三哥早熟,崇尚玄学,顶喜欢掐指瞎算。

他拜尚老爷为师,总爱拉着四弟一起去尚家贡献零花钱。

上至前生今世,下至彩票选号,他们席地而坐,一只耳朵听师傅絮叨,另一只耳朵听远处时不时飘来的琵琶曲。

这么一来二去的,就把赵慈彻底拐到沟里去了。

单亲爸爸尚老爷精打细算,连大佬的儿子都敢坑,他闺女却是另一个极端。

尚云非但样貌俊俏,更弹得一手好琵琶。

小姑娘瓜子脸,留直发,身材瘦高纤弱,心眼不多且极好糊弄。

五年级时,赵慈曾深情地问她,将来能不能嫁给他为妻。

在得到否定的答案后,他退而求其次,问可不可以做他的女朋友。

漂亮的女娃捧着饭盒瞪他,眼神震动,一脸吃到屎的惊愕。

“云云,适可而止。如果你再不答应,以后我就不给你带叉烧了。”

“…… ”

“叉烧好吃吗?”

“好吃。”

“有我就有叉烧,你自己选吧。”

+

赵慈从少时起与尚云做邻居,做玩伴,也做她身后隐形的披风。

因为他脸长得好,所以这位喜欢跟踪尾随的小孩,便不能叫痴汉,而是无证上岗的保镖。

保镖的工作,他从小学开始做,年复一年的也不嫌苦。

赵慈很有韧劲,待到他跟尚云转进了同一所高中后,谢天谢地谢人,他和她之间的关系,终于发生了实际性的转变。

守得云开见月明,他成功上位了。

赵二哥摇摇头,说这关系有个学名叫倒贴,说他们家的男人不做这种缺德事。

“阿云眼光高,她早晚会看上别人,到时候有你哭的。”

“三哥算出来我这辈子只结一次婚,我信他的邪。”

“他还算出来咱爸会给我买布加迪呢,阿慈,你不要太天真了。”

赵慈天真,手也是真巧。

他转身就躲在屋里自制了两枚小徽章,他一枚,女朋友一枚。

尚云问赵慈徽章上画的到底是啥,他说是一个是凤爪,另一个是龙爪。

取龙凤呈祥之意。

“看着怪吓人的。”

“吓人就对了,光是x稿就打了三小时。”

“为什么给我龙爪?”

“傻,哪有在戒指里刻自己名的。”

他们互相看看,低头把徽章仔细地别在书包上。

“云云。”

“嗯。”

“如果你嫌丑,别在里层也行。”

“没关系,阿慈,反正书包天天背在后面,我也看不见这个章。”

“…… ”

+

都说青梅竹马是难解的缘分,可不知为什么,他俩之间总差了那么点火候。

她对他好,她也还算温柔。

唯独在和他四目相对时,眼里少了一点点光而已。

赵慈很委屈,因为他既没强扭这颗甜瓜,也不是想吃天鹅x的蛤蟆。

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尚云不能像他那样,爱得死去又活来。

现实一点讲,她与他之所以能发生亲密关系,实属近水楼台兼半推半就,算不得一顶一的灵x交流。

但赵慈不这么想。

那夜拉了灯,他在热汗淋漓的c喘中,从男孩成功地变成男人。

xx过后,赵慈思绪起伏,竟悄然生出了某种从一而终的古早思想。第3章 居然睡完了他就想跑
这间房和这张床,意义重大。

它见证了历史,待到金x报晓之后,赵家最后一只雏,也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了。

不过赵慈没有一丝一毫的遗憾。

他在兴奋之余亦很疑惑,不明白为啥这感觉和二哥教的完全相反。

他不丧,他简直想要当场跪倒与尚云拜堂成亲。

卧房里,赵慈那冲动退却的身体和她紧贴在一起,汗津津,x漉漉的。

他挤着她,对心上人一诉衷肠。

“疼不疼?”

“还好,没有刚才那么疼了。”

“那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尚云点头。

“择x不如撞x,这周六我们就把正事办了吧。”

“什么正事?”

“订婚啊,我对你负责,你也得对我负责。云云,你总是要嫁给…… ”

“嘘,你听…… 门外好像有动静。”

赵慈皱一皱眉,伸着脖子努力听。

“没有,我什么也没听到。对了云云,刚才我说…… ”

“不着急谈婚事。来,先喝口水,瞧你嗓子都哑了。”

“…… ”

别,别慌。

这节骨眼上女孩子总归腼腆,但凡没明着拒绝,就是答应他了。

清晨,侍完寝回家的赵慈强忍着胯下的不适,在笔记簿里,挥毫了几百字的失贞感想。

那份真情跃然纸上,他捂住心口对文学之神坦言,这辈子就只想和琵琶精云云拴在一起。

然而人生是如此残酷。

赵慈霸着一亩三分地苦苦耕耘,却在七个月后的今x,收到了尚云发来的最终通牒。

+

他挥汗如雨在前线英勇奋进,她扑棱着蒲扇,在后院给他煽风点火。

一五一十专心数保护费的赵慈恨得咬牙切齿。

她铁石心肠,她是狠人,居然睡完了他就想跑。

当然,这个指控是极其不实的。

看似拔腿无情的尚云还算仗义,曾好心给过赵慈两回软着陆的机会。

当初她第一次提分手,他压根就没信,傍晚照样候在校门口,巴巴儿地等她一起回家。

到了第二次提,赵慈死猪不怕开水烫,g脆地送了她四个字,白x做梦。

这次尚云终于学聪明了。

她借着暑假在老宅消夏的便利,直接拨了一通电话过来通知他。

真别怪赵慈气得挠墙。

就她这轻描淡写的态度,也太他妈欺负老实人了。

+

傍晚,和二哥练完拳的赵慈洗了个冷水澡,换过一身齐整的行头,终于决定主动出击去。

没承想,赵慈雄赳赳气昂昂的,那放话说要陪着一起迎战的二哥,却失约了。

热风习习,赵二哥一头汗地坐在花园里,他弓着背,正对听筒另一头的姑娘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赵慈听得几句,意识到这人又被捉奸了。

二哥面相毒,脾气也不大好,恋爱倒是永远也谈不完。

他四脚着地,一口气能踩四条船,平时最爱g的事就是搞别人家老婆。

赵慈唯恐这电话一时半会儿打不完,只能咬咬牙,开始蹲在兄长面前打手语。

他不怕披荆斩棘,不怕斗恶龙,他很怕孤孤单单去她家送死。

赵慈表情刚毅,对着二哥上下左右挥胳膊。

“你就是我的胆!这不你说的吗?”

“…… ”

在激烈地打满五个回合后,赵慈总算听懂了对方的言下之意。

人心叵测。

信啥,也别信二哥这张嘴。第4章 今天就是五盒也不顶用了
虽然没人壮胆,赵慈仍是一咬牙一跺脚,y着头皮去了。

鉴于尚家的老宅建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他便用五百块大洋召唤出了自家的扫地僧,桐叔。

对方转了转刺有纹身的长颈,叼着烟看他。

“晚上开山路不安全,你爸要是知道了…… ”

不废话,赵慈再拍五百。

“你会在那里过夜吗?”

“我倒是想,但是她肯定不让。”

“那行吧。看在你诚心诚意的份上,跑一次一千五,一分不能少。”

“你怎么知道我有这个数。”

“我什么都知道,走不走?”

“走!”

+

月黑风高,专车司机桐叔一脚油门踩到底,甩着尾直奔目的地而去。

这段路确实不好开,赵慈的心啊肝的,自然也不好受。

幸而桐叔艺高人胆大,紧赶慢赶,一个半小时后就把车停妥了。

赵慈直起腰来,假模假样地开始理袖子,理完左边,理右边。

桐叔一根手指不断敲着方向盘,和他一前一后地坐在车里对峙。

“阿慈,你打算坐到什么时候,我xx都麻了。”

“再等五分钟。”

“我丑话说在前头,再等下去,一千五就不够使了。”

“…… ”

赵慈赶紧掏出手机给尚云拨了过去。

明人不说暗话,他压着声音告诉她目前有两个选择,一是她火速下楼来见他,二是他翻墙爬楼去找她。

“别爬。我爸新装了防盗系统,带倒刺的,你上墙不安全。”

“…… ”

赵慈听了很感动。

姑娘终究心软,是自己人,没白疼。

大约七八分钟后,尚云就背着一只鼓鼓囊囊的布袋子跑出来了。

她对蹲在墙角的他招招手,呼哧呼哧地喘。

尚云穿一件很薄的白衬衫,长发束在脑后,落下几缕丝蜷在衣领里。

赵慈出门前才吃过姜汁撞x,他盯着她的锁骨看,很快就看出了甜蜜的生理反应。

他想起她布满汗水的脖子,想起她的体温和香味。

他被热风一吹,一下子想起了埋藏在暗处的艳事来。

赵慈自惭形秽。

她担心他被倒刺戳了腿,他个贱人却只想撑着门板,用后入式g她。

+

既要打开天窗说亮话,赵慈便领着姑娘去了宅子旁边的小树林。

在大门口谈这种事,他觉得不够慎重。

万一自己膝盖一软的场景被她爹瞧见,他就不能继续苟活了。

夏夜的树丛里响着虫鸣,尚云跟在赵慈xx后头走啊走,绕啊绕,最终拐到了安宁的小河滩。

她四处看了看,发现这回是彻底孤立无援了。

不过没关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尚云把布袋子打开,从里面掏出两盒冬蓉老婆饼来。

那精装的礼盒在月色下闪烁冷光,自带杀气。

它可不是普通货色,而是尚老爷的爱物。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为了应付不知啥时就会降临的取缔与灾祸,他们家里常年囤吃囤喝,也囤这玩意。

对尚云来说,世上本无难事,一盒老婆饼不能解决的困局,两盒或能破解。

赵慈和她渊源深厚,他曾收过许多盒,当然知道它的意义。

“云云,老实告诉你,今天就是五盒也不顶用了。”

大危机。

尚云没吱声,向后退了半步。

这个见外的举动让赵慈心疼地死去活来,他看着她戒备却不失凛然的表情,隔了几秒,只能上前将礼盒抢过来。

“云云,我真不是来找事的。大晚上特地叫你出来,就是为了把问题妥善解决了。”

“…… 我知道。”

“总之待会儿我问什么,你都一定要跟我说实话。开诚布公,明白吗?”

“明白。”

行了。

要的就是这两个字。

赵慈和她在河畔找了块大石头坐下,肩蹭着肩,膝碰膝,两人都对着面前的水流发呆。

他们是很有默契的。

为了把谈判顺利地进行下去,他低头拆了老婆饼,她则从袋子里取出了橙汁。

彼此左手换过右手,他们啃着饼,拉开了这场夜谈会的帷幕。第5章 其实我的婚姻大事也由你做主
赵慈是有备而来的。

在出发之前,他为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仔细翻阅了风靡潭城的问答网站,期待偶遇一位免费指点迷津的好心人。

赵慈是个瓷实孩子。

他把那些点赞超过千数的答案,翻来覆去地读,沙里淘金,居然也给他看出了门道。

他们说,自古男女身心有别。

且这份x同鸭讲的隔阂,比地球和冥王星之间的距离更遥远,更教人捉摸不透。

他们说女人想法多,隔三差五地提分手,根本就和晨勃一样正常。

他们还说,虽然现在崇尚自由恋爱了,但也免不了家长从中作梗。

有时候对方口是心非,痛下杀手,其实和原生家庭脱不了g系。

赵慈认为此言不虚。

他看看手里的饼,想起了满嘴跑火车的尚老爷。

他觉得尚云之所以挥泪斩情丝,一定有难言的苦衷。

赵慈光是闭上眼睛,都能看到她抱着那枚龙爪徽章,痛哭流涕的模样了。

于是他定了心,柔肠百转地扭头看她。

“云云。”

“嗳。”

“…… 你这么坚决,是不是因为你爸以命相搏,死活不同意我俩订婚?”

+

林子里突然起风了。

当然,这应该不是杀气。

尚云放下老婆饼,非常真诚地与赵慈对视。

“阿慈,婚姻大事我自己做主,我爸说过的,他不掺和这事。”

“真心话?”

“嗯。”

赵慈眼睫缓缓一扑。

“云云,那今天我就交个底。生杀大权在你手里,其实我的婚姻大事也由你做主。假如你有顾虑,觉得我们家的生意不吉利…… ”

“阿慈,你听我解释。”

“…… ”

完球了。

解释就是婉拒,婉拒就是末x。

脑袋冒青烟的赵慈当即对她竖起一只手。

他是习武之人,内力深厚,那一巴掌倏地停在她眼前,还卷起了风声。

“…… 阿慈。”

“别说话,你先让我缓缓。”

尚云哦了一声,又开始盯着脚下的石滩子发愣。

赵慈仰起头看天,眼角有泪的他看到夜星,也看到了悲惨的亲命。

可是他真不想跟她分手。

下辈子也不想。

——阅读全文加微:potxts,回复“书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