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攻】万人迷会长大人by玉子梨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x / 正剧 / 美攻强受 / 强攻强受
【他就是世界的中心,人类的瑰宝】
万人迷抖s渣攻,总攻攻控(深度gk可能要慎重),主角美人,但人品渣渣,性格恶劣,爱玩弄人,关系混乱。
剧情回忆+h,不太会写那种特别长的h,所有剧情为了h更香……
受走肾走心,攻宝随心所欲。不虐攻只虐受。
受都感情洁,菊洁,从头到尾只喜欢攻。
雷点可能是:攻有时候喜欢强迫别人,攻大部分时候都不太喜欢受主动,他控制欲很强。另外,有傲娇出没,攻以折磨傲娇为乐。
学生时代回忆线+现实线同时进行。
想到什么人设就写哪个人物。
可能会用受视角描写,为了虐受爽。
(如果还觉得雷,一定要及时撤退!)
出场角色:
学霸前男友+刑侦大队队长——陆耀√
高中班长+银行经理——王乐亮√
高中学长+项目负责人——冯建诚√
富二代公子哥——陈官泽√
富二代他爸——陈珏√
高中医务室老师——原流逸√
死宅二哥——顾铭
养兄、大哥——顾楚星√
缉毒警察——楚行√
毒贩——阿道夫

高中同学会:警察前男友出场,高中班长h
耽美/原创/男男/现代/高x/正剧/美攻强受/强攻强受
清水标章:no
注意:顾卿总攻。
 
 [这世上有很多人,生来低贱,但是有一些人,生来就是天之骄子。]
 
 晚上8点。
 【耀哥,这届同学聚会去不?】
 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陆耀正坐在车里,他翻开手机,看了眼这条消息,点了根烟,抽了一口,悠悠地吐出。
 明亮的火星在他的手指之间时隐时现。
 【不去。】他很g脆地回了。
 【啧啧啧。听说会长也来啊,你也来啊!大家聚聚呗。】
 手机那边的人不知有意无意,提到了学生会长,这让他的情绪更加糟糕。
 ……
 他没有再回。
 陆耀的唇颤动了一下,不知道是焦躁还是烦闷,他一把把手机扔到副驾驶室上,然后继续抽他没抽完的烟。
 ………..
 他坐在车里,凝视窗外沉沉的黑夜。
 良久,他一哆嗦,原来是被烟烫到了手。
 --------------------
 “哇,你是不是婧婧!”
 “诶诶诶,你居然还能认出我吗?”
 衣香鬓影。
 这届同学会到了不少人。
 “我说,咱办同学会以来可从来没来过这么多人啊!”高中的班长王乐亮揶揄地笑。“我可真是有面子!”
 一帮妹子嗤嗤笑了。
 “班长,别人不知道为了谁的面子,你还不知道嘛!”
 “就是就是!”
 被叫婧婧的女孩子也笑了起来,和身旁的女生对视一眼。
 此刻的大家都笑得有些意味不明。
 王乐亮的笑容却依旧爽朗:“你们不就是想问会长吗?”
 明明都已经二十六二十七岁的人了,提到会长还依旧有人尖叫起来。
 “啊啊,会长大人!“
 “会长殿下!”
 王乐亮的笑容有点无奈。
 顾卿推门进来的时候,人群的注意力瞬间转到了他身上。
 只见站在门口的青年穿着深色风衣,英俊得很,整个人甚至还带着点年少时的轻狂意气。
 如此特别,如此瞩目。
 像是一点都没变。
 王乐亮的呼吸一滞,下意识扯了扯领带。然后堆起满脸笑:“哟,会长来了!欢迎欢迎!”
 于是顾卿的眼神就落在了他身上,他勾了勾唇角,声音不大,但是却非常清晰:“好久不见。”
 王乐亮被他看得手心一麻。
 人们一兴奋,就变得容易喝醉。
 人们倒是不敢劝笑意盈盈的顾卿喝酒,反倒是班长,却被人敬了不少酒。
 王乐亮笔挺的西装沾了点酒,金丝边眼镜下的眼睛也变得醉醺醺的明亮起来,但还是一如既往地爽快,对所有的敬酒来者不拒。
 人们的兴致都很高,有人冷不丁地问一句:“说起来,当年班长喜欢谁啊?”
 “现在是不是可以说一说了?”
 “大家都很好奇呢!”
 王乐亮拿着酒的手一顿,笑容停滞了片刻。
 他喉结不自觉滚动了一下,忍不住瞟了那人一下,看了眼他洁白无瑕的侧脸。
 ………
 他笑得欢畅:“没谁啊,来来来,喝酒!”
 年少无知做过的事,早就埋葬在早已死去的梦里。
 他站在他身前,卑躬屈膝地,颤巍巍脱下了校裤。
 …………
 他软弱地呜咽着,嗓子一度求饶到沙哑。
 ………………
 他跪在地上,缠绵地x他的xx,眼角带着一丝决不该出现在好学生班长身上的媚意。
 ……………………
 他坐在座位上,看着他和别人出双入对。而他们之间的关系却永远见不得光。
 ……………
 如今的他早就已经大学毕业五年,年少有为,也算得上是个x金单身汉,不少女人都抢着要。
 一切都结束了。
 就这样吧。他一直对自己这样说。
 …………
 顾卿去洗手间的时候,前脚刚进去,后脚王乐亮就跟着来了。
 他洗完手,看着他醉的一塌糊涂的样子:“班长?”
 王乐亮扯出笑:“酒喝太多了。”
 于是站到小便池旁边,扯下腰带,落下拉链,拿着东西开始x。
 “……”王乐亮的笑渐渐僵了,二十八岁的老班长看向旁边的人,说的很直白:“你别看了。”
 顾卿收起对他身体的打量,转而看他的脸。
 王乐亮:“你看着我,我怕我y了,x不出来。”
 顾卿:“………”顾卿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瘦弱的戴眼镜的班长上,猝不及防听到这句耍流氓的话,顾卿不禁开始怀疑人生。
 他转过了视线。
 王乐亮终于抖抖索地x了出来,水花声在寂静的洗手间里非常响。
 他舒了一口气。
 把东西放好,把拉链拉上,皮带系好。
 他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才在他面前说了些混话,脸皮臊得慌。
 …………
 顾卿装作跟他不熟,把随便玩过的他像个坏掉的玩具一样扔掉。
 王乐亮一边对自己感到耻辱,一边想: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他从未有过选择权。
 男人打开水龙头,慢慢洗手,关上水龙头后,还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笔挺的西装。
 走出门的时候,王乐亮的心跳停了一下,他看到那个青年还在门口等着他。
 顾卿一副微醺的样子,有点慵懒,他的眸子看向他,里面波光潋滟。
 顾卿突然问他:“你说,有的人参加同学会,还像开会一样穿着正装是为什么?”
 王乐亮答:“工作习惯而已。”
 顾卿靠近他,把毫不抵抗的他压到墙上,他微微笑着说道:“我倒不这么觉得。”
 他抚过他的轮廓线。
 曾经瘦弱的少年已经变成了成熟的男人。身姿挺拔,四肢有力,学生时代的黑框眼镜也变成了金丝边眼镜。
 顾卿在他耳边吐露暧昧的字眼:“我以为,穿着正装,是想勾引人呢。”
 王乐亮闻到一股红酒的香气,他的耳朵很红,好像醉酒了。
 他没敢直视顾卿的眼睛,回答的声音有点含混,像是在喉咙里压着一句呻吟:“……会长,你误会了。”
 顾卿咬了一下他的耳垂。
 王乐亮的呼吸完全乱了。
 【他不会想在厕所门口做些什么吧?】王乐亮一时间不禁产生这个想法。
 毕竟从学生时代就无法无天的人,要在什么场合上人都不奇怪。
 不过顾卿也许兴致并不是很高,因此只是撩拨了一下他就走了。
 王乐亮在原地捂着裤裆,喃喃道:“得救了……”
 结果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无法拒绝他啊。
 他还以为总会有点抗性了。
 
 顾卿回包厢的路上想到:那只懦弱的小兔子,如今已经变成一个成年男人了。
 真奇妙啊。
 甚至有点勾起了他心中对他久违的凌虐欲。
 同样变了个样子的人不只是王乐亮。
 还有陆耀。
 陆耀简洁地应对着同学们的好奇发问,黑色的风衣衬得他沉着冷静。
 直到顾卿出现在座位上,手指才神经性地抽搐了一下,黑沉沉的眸子盯着顾卿,没有再移开过。
 周围的同学看他这个样子,倒也不觉得奇怪,毕竟大家都是这样啊。
 会长大人,从以前开始,就一直一直都是人群的中心了。
 顾卿歪了歪头,思考了一会,然后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走之前等我。——by卿】
 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王乐亮已经有了点心理准备,因此,甚至可以见怪不怪地给自己订了个酒店。
 嗯,情趣的那种。
 反正他和顾卿没什么可以叙旧的,单纯的x和被x的关系而已。
 订好以后,他把酒店地址发给了那个人。
 然后收好了手机,眼角余光好像看到了陆耀。
 ……与他无关。
 
 酒店门口有个二十四小时成人用品便利店。
 还真是挺方便的。
 王乐亮付钱的时候还在想:花钱挨x,嘿,真比以前进步多了。
 他这么一想,有点莫名地笑了起来。
 
 王乐亮被迫趴在浴室墙上,脸上还带着笑。
 他甚至还接受良好地低低说道:“需要我给自己清理吗?”
 顾卿踢了他一脚,冷漠道:“不。”
 浴室的墙有点滑,抓不太住,而很久没有被进入的后面很酸很胀。
 被灌进去的东西让人难受的很。
 王乐亮把脸贴在冰冷的墙上,才清醒地意识到:只是被灌个肠,他就勃起了。
 …………
 他并不是有着旺盛xx的人。
 恰恰相反,他对这方面的事情并不热衷。
 然而只要受到顾卿c暴的对待,他的身体就比谁都听话,比谁都x贱。
 顾卿命令般地说道:“含住。”
 王乐亮顺从地缩紧了,憋了好一会,然后坐到马桶上,像是失禁一样地泻了出来。
 他的双腿张着,中间高涨的性器越发显眼。
 顾卿瞥了一眼,看不出什么情绪:“啧。”
 王乐亮动了动喉结。
 他低下头,并不看顾卿,只是看着赤裸的,一丝不挂的自己。
 之前身上穿着的笔挺的西装,进门的时候就被顾卿要求丢在门口了。
 灌肠至少三次,顾卿才会勉强觉得g净。
 而王乐亮连站着的力气都没了。
 毕竟几年没碰这个地方了,刺激得厉害。
 顾卿许是想看他狼狈的样子,因此还饶有兴趣地让他亲自动手。
 他哆嗦着手,听话地拿来了润滑剂,挪了一大坨,伸到自己后面。
 顾卿只是看着,没有帮忙的意思。
 王乐亮的手指伸了进去,猥亵自己。
 第一根是食指,然后是中指,然后是无名指。
 勉勉强强吧,现在xx去应该也不会裂开了。
 他xx了几下,说道:“可以了,三根了。”
 顾卿似笑非笑:“继续。”
 王乐亮笑着抬头看他:“看我玩弄自己,很有意思么?”他脸上潮红一片。
 顾卿承认道:“是啊,再x荡点。”
 他毫无反抗地接受了这一命令,腿张的更开,手指xx得更快。
 只是x荡地表演了一番,还是没能让自己s出来。
 王乐亮喘着气,另一只手忍不住放在了前面,却被人打掉了。
 “不准碰前面。”
 ……………
 王乐亮眼角泛红,被情欲折磨得有点头疼。
 他沙哑着嗓子,对着眼前的人,毫无尊严地求饶:“顾哥,求你上我吧,我后面太痒了。”
 雾气模糊了顾卿的面容,让他看不清他的表情。
 王乐亮笑得自暴自弃。
 其实他原本就不打算做任何反抗,顺从得很,只是顾卿未免也太………折磨人了。
 咀嚼折磨这两个字的时候,除了绝望,王乐亮还品出一点甜来。
 他曾经为了原则,绝不认输,永不气馁,坚决反抗,而为了这点甜,连做人的尊严都不要了。
 王乐亮跪到地上,刚好对着顾卿的裆部。
 他把脸贴了上去,然后十足饥渴地拉开拉链,x了上去。
 顾卿没有拒绝。他本来就是半勃了。
 发现这件事的时候,王乐亮笑着把小顾卿整个含到嘴里。
 他弄得啧啧作响,好像在吃什么美味棒似的。
 顾卿毫不客气地按住他的头,xx了十来下,把王乐亮这个男人顶得闷哼出声。
 虽然很难受,但是王乐亮还是尽力地吮吸着xx,用舌头温柔地抚慰着。
 x得足够y了,顾卿才放过他的嘴,让他转过去。
 顾卿撑着墙,背对着顾卿,把xx撅起来。
 “顾哥,求你了…快x我…”
 顾卿进去的时候,王乐亮咬得死紧,紧到顾卿都拍了拍他的xx:“怎么这么紧?”像个处似的。
 王乐亮听到他的话,边被顶得浑身难受,边还要回答:“因为我要让顾哥舒服啊……”
 顾卿勾唇:“舒服么…?是有点。”
 他放慢了节奏,对准了某个致命弱点,死命磨着。
 王乐亮缩成一团,可怜的性器不停冒着水。后面绞得更紧了,让顾卿更加舒适。
 他张着嘴,不由自主地呻吟出声。
 “唔………顾哥……别…哈啊……..”
 他的眼角渗出一滴泪。
 顾卿对自己的欲望很管的住,他享受了几十分钟老同学的服务,才施舍般浇灌给了叫个不停的班长大人。
 王乐亮从一开始的撑在墙上,早已变成了快跪在地上的姿势。
 他狼狈地趴在地上,身上是xx和汗液,还在笑:“顾哥的技术真是越来越好了。”
 顾卿明明刚做了那事,眼神却依旧冷冷淡淡。
 真是个把性爱分开的最佳践行者。
 他这么想着,突然看到顾卿弯唇一笑,映着灯光,那容颜简直是辉煌灿烂,让王乐亮无法直视。
 “你这么x,”他讲话都是慢悠悠的,一如从前:“不如来给我当性奴呗。”
 “或者x便器怎么样,我看你挺适合的?”
 王乐亮笑得更加灿烂,眼角发红,轻轻说道:“顾哥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顾卿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然后点评道:“你真是不知廉耻。”
 他跪在地上看着他,好像他在他面前一直都是这个姿势,从来没站起来过。
 他用手撑着地面,伏下头去,x润的舌尖x上了顾卿莹白的脚趾。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