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笼中玫瑰》by vivian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笼中玫瑰by vivian

原创 / 男男 / 架空 / 高x / 正剧 / 美人受 / 罗曼
为了挽救濒临破产的公司,傅长雪被父亲卖给了陆家的小少爷做奴隶。
背景设定是豢养奴隶合法化的社会,轻度凌辱向,xDSM向,前期有少量公开调教,后期小黑屋囚禁。
娇软隐忍受×冷淡高傲攻,受xx有x,会怀孕会产x
先虐后甜,前期不一定很虐,后期一定很甜。

初篇
 01耻辱的身体检查,敏感度测试

  傅长雪被他的亲生父亲卖给了陆家的小少爷做奴隶。

  陆家人和听闻中一样的雷厉风行,当天下午便派了人将他带走。临走前,母亲被关在卧室里撕心裂肺地痛哭,小两岁的妹妹躲在门口怯怯地偷看,焦头烂额了数天的父亲嗫嚅着说了声对不起,但是傅长雪分明看到,中年人微微浑浊的眼眸中露出解脱般的光芒。

  车子驶向郊外,穿过高楼和一片小树林,最终向一座占地面积惊人的庄园x近。

  银灰色的自动铁门打开后是一片开阔优美的庭院,穿着制服的女佣和园丁有条不紊地工作着,汽车又足足行驶了快十分钟才到了真正的正门。

  “你就是小少爷新买的奴隶?”管家是个头发斑白的老人,精神矍铄,鹰隼似的眼眸打量着他。

  傅长雪沉默一秒,温顺地点了点头:“是的。”

  “去里面换衣服。”管家指了指身后一间不起眼的隔间便不再管他。

  傅长雪先前见了外面佣人的服装,本以为这也是个制服,拿起来一看才露出错愕的神色。

  衣服是上下两件,通体纯白,上衣宽松及膝,薄如蝉翼,只有x口的位置有一片漂亮的磨砂刺绣勉强能遮盖一二,下装同样宽松,但却是个开档的打底,大概是方便别人直接将手伸进去亵玩。

  这样穿着和没穿又有什么区别,简直比古代最下贱的妓子还要不堪。

  傅长雪脸色惨白,他虽来前便做好了被x辱的准备,但真正面对这种事还是觉得羞愧欲死。他在更衣间里愣怔半晌,额间甚至渗出了冷汗,最终还是咬着牙将衣服穿上。

  “……好了。”傅长雪磨磨蹭蹭地走出更衣间。

  房间里没有镜子,傅长雪也不知道自己如今的模样有多x荡,圆润挺翘的双x将薄薄的衣物撑得拱起,花纹勉强挡住了xx前的那一片旖旎,但是两侧饱满的xx,还有细腰软臀,因着透明的衣物都几乎赤裸地袒露人前。

  但是老管家只看了一眼便移开目光:“出去吧,陈姨在外面等你,让他带你去小少爷跟前验验货。”

  傅长雪自然只能点头答应。

  门口站的是个有些丰腴的中年女人,妆容还算精致,只是神色有些刻薄寡冷,她上下打量一番傅长雪,露出个讥诮的笑容来:“真是好相貌好身段,xx果然都是不堪的x货。”

  作为xx,傅长雪对这样的目光和秽语并不陌生,只是垂着头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

  陈姨自觉无趣,沉默着带他上了二楼正厅。

  x口的刺绣,傅长雪走起路来才晓得厉害,每走一步,c糙的纹理就在xx上上下磨蹭,仿佛有人全程搓着他的xx把玩,xx的短裤开的不是圆d而是一条狭长的缝隙,随着他迈开步子,边缘也在x口磨蹭,勾x着敏感的嫩x。

  他咬着牙不肯呻吟出声,自觉那样才是真的颜面扫地,但是xx却不受控地翘了起来,xx慢慢渗出,因为没有xx兜着,顺着大腿慢慢流下去。

  二楼过拐角的时候,两个女佣正在擦拭墙角大半个人高的古董花瓶,见着傅长雪x乱的打扮也没有露出吃惊的神色,只是时不时偷偷往他身上瞟几眼,目光在x口和xx处逡巡,带着些鄙夷和轻视,还有难以察觉的嫉恨。

  xx人的地位其实很尴尬,他们数量稀少,身体素质高,总能产下天资聪颖的优秀后代,所以很多男人都喜欢娶xx人,并以此为豪。但同时体质又决定了他们敏感x荡,需要多加管制调教。是以很多时候xx人的地位还没有女人高。

  女人对xx人,大都轻鄙又羡慕,认为他们只是靠着x浪的身体博得男人的爱宠。

  如果是以前,傅长雪会挺x抬头,毫不在意地从她们身边走过,但如今他一点棱角也不敢露出,他是没有人权的奴隶,也许这座庄园里每一个人都可以任意欺凌磋磨他,他需要对每个人卑躬屈膝,奉承讨好。

  终于走进了大厅,正中间一个棕色厚牛皮沙发上坐着个和他一般年纪的少年,半长的头发蜿蜒垂到耳侧和后颈,因为半低着头看书只能看见一点挺起的鼻梁和半个下颌,弧度清晰又秀气。

  他就是陆璨,是我的……主人。傅长雪盯着他,神色一时有些复杂难辨。

  察觉到被注视,陆璨猛地抬起头,冷冷的目光冲着傅长雪s过来,眉目像萃了雪的冰刀,让人后背发凉。

  身旁的女人声音恭敬:“小少爷,这就是新来的奴隶,您过过眼,看还要不要继续检查?”

  陆璨放下书,似乎是起了几分兴致:“继续吧。”看着还算顺眼。

  陈姨点点头,对身后的女佣低语了几句,然后对着傅长雪道:“将上衣撩起来。”

  先前好歹还有块遮羞布遮着关键部位,这个要求便是要他赤身裸体站在人前了,光这个客厅便有三个佣人,还不知会不会再有人过来。傅长雪压抑着羞耻感,颤着手撩起上衣,露出一对饱满雪白的圆x。

  他不知道,身后的女佣都自觉地低下头不往这里看,奴隶是小少爷的私有物,除了小少爷和教规矩的陈姨,她们是不能随便看的。不过就算知道这一点,傅长雪大概也不会好过多少,没有了眼睛,还有耳朵,有脑,有心,都将他的丑态彻彻底底地暴露人前。

  看着这对雪团似的嫩x,陈姨摇摇头又点点头:“形状还算不错,就是太小了些。七分”说罢,她伸手摸上去,抓着傅长雪的嫩x揉搓起来,一边揉一边点评,“手感很好,柔软也有弹性。”

  她动作并不轻柔,指甲甚至将白嫩的xx划出了红痕,傅长雪吃痛,忍不住轻呼了一声。

  陈姨似乎把他的反应当作了舒服,冷笑了一声,用手指捏住两个嫩粉色的xx揉搓起来。

  傅长雪的xx很敏感,敏感到平x洗澡都尽量避免触碰,遑论是被这样刻意的揪扯揉捏。他轻声呜咽着,下意识地退了一步想避开女人的手。陈姨也不呵斥他,只是紧紧捏着傅长的xx不放,他这一退,娇嫩的x尖就给揪成了个细长条,圆润的雪x也被扯成了锥状。他疼得眼泪差点出来,只能老老实实地站回去。

  陈姨看着他隐忍的模样,眼中闪过一丝恶意。她的前夫就是跟一个xx人跑了,她巴不得世上的xx都变成千人骑的贱货,越是让他们难堪她就越高兴。

  原本有些c暴的动作突然变得柔和起来,掌心搓动着xx,将两边的x团挤到一起,两个被揪扯的嫣红的xx也靠到了一起,随着女人的动作互相磨蹭着彼此。“xx非常敏感,只是摸这里应该就可以xx,很不错。十分”她提高声音放慢语速,一字一字地说。

  xx处传来的强烈刺激让傅长雪浑身都发了麻,但是陈姨极具羞辱意味的话又像一根冰冷的长鞭抽在他身上。他勉强撑着发软的双腿,齿关紧咬,却压抑不住唇缝间泄出来的呻吟。

  听到自己的甜腻的嗓音,傅长雪猛地僵住,然后难堪到轻微地颤抖起来:“不要,不要再摸了……”所有人都听到了。

  “还没你说话的份。”在xx上用力拧了一下,陈姨冷声道,“在陆家,就要守陆家的规矩。”

  先前被他嘱咐过的女佣去而复返,手里捧着个托盘,身边还跟了个抱着折叠椅子的。

  陈姨看看她,突然道:“拿着尺子,给他量量x围,xx的长度和宽度。”这本是她的工作,但她瞧出来傅长雪是个脸皮薄的,便刻意再找个生人来观他赤身裸体被检查的样子,以此羞辱他。

  女佣点点头拿着尺子过来,从x前绕到后背,再微微收紧,尺子冰凉的边缘蹭到xx上,蹭得那里又麻又痒,教他下意识夹紧大腿,屏住呼吸。

  再是一把小直尺测xx,女佣要握着x房,尽量让x尖凸显出来。

  “这有些不方便,你过去帮帮她。”陈姨抱着x站在一边,指点道。

  又,又来一个人。

  两个陌生女人都摸着他被揉成粉白色的xx,目光紧紧盯着那被玩弄得又红又y的xx。

  傅长雪羞得脸颊滚烫,但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们的动作,看着她们将他的xx捏住,拨开xx,然后将冰凉的尺子贴上去,像在测量什么物品一样。

  这一次手指和尺子都是直接在xx上来回蹭动,哪怕咬着唇,还是忍不住泄出些细碎的呻吟。

  还有xx里,有东西流出来了,两条大腿都x漉漉的,傅长雪羞惭地发现了这一点。

  其间一个女佣有些讶异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大概是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人能有这么x荡的反应。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