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出》by施施花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露出by施施花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x / 正剧 / 美人受 / 美人受
外人眼中清冷严谨的黎老师,私下生活里其实反应慢半拍,挑食懒散还爱撒娇。
但这不妨碍他在家中的最高地位,家里上上下下谁不宠着让着。
不过他老公是个恶劣的混账,小时候以将他弄哭为乐,少年时期以兄长身份霸道的销毁他房间里成捆的情书,约束管教他和小女生的距离,十六岁之后更是专横到连他偷偷解决生理欲望都做了苛刻规划。
转眼结婚十多年,儿女都长大了,众人还以为仇振崎骨子里那些跋扈阴戮的不稳定因素消失了。
可真正的野兽怎么会被驯服。
黎卿知道,这男人只是在假装温驯罢了。
无数次被抱着哄着强迫露出的时候,黎卿流着眼泪着哀求讨饶,都只会换来男人更过分的举措。
————
仇振崎似乎从来不知道羞耻为何物,情欲一来,他掰开黎卿的双腿,羞辱蹂躏那娇嫩xx和收缩的xx,变态疯癫到不把黎卿玩到崩溃不罢休。

反差萌白嫩数学家受VS位高权重变态混账攻
1v1,结局he。


正文
 1烟头烫x、x辱残暴虐待史

今天黎卿下班早,回到家的时候,外面天还亮着。

 结果一进门,仇母穿着身黑色金纹的旗袍,抹着火红的口红,正迎面从院子里走出来。

 见他回来了,仇母一把挽住他的胳膊,不允许他挣脱:“正要坐车去接你呢,快走吧,那边估计都到齐了。”

 黎卿有点迷茫:“去哪儿啊?”

 “你钮叔的女儿订婚,前天跟你说过的呀!”

 钮叔和仇父是大学同学,这么多年两家交情很深,所以这次全家能去的都要去参加。

 黎卿知道逃不过,只能被牵着手拉走了。

 去到酒店一下车,钮家的小辈们都在大厅迎着,打招呼的时候,忽然一个年轻女人笑着喊了声黎老师。

 黎卿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以前带过的学生,便扭头对仇母说了一声,然后走过去和那女学生聊了起来。

 这时候仇振崎恰好也到了,大厅里顿时气氛变得更加热闹起来。

 众人簇拥着仇振崎往里走,一直等差不多所有人都上去了,这边黎卿才和女学生聊完跟上去。

 黎卿性格清冷话少,即便有仇振崎坐在身边,周围也没几个敢过来碰冷钉子,所以这种场合对黎卿来说倒也不算难过。

 不过仇振崎倒是喝了不少酒,散场时浑身散发着酒气,整个一黑面恶煞般骇人无比,黎卿自然也不愿意和他坐一辆车,所以回去时他还是和仇母坐一起。

 到家后仇振崎直接上楼了,黎卿在楼下磨蹭着,跟仇洋仇芯两个小的打游戏,一直玩到仇父都不满了,这才各自散去。

 仇振崎平时看着还像个人,但酒品极差,一喝多了就犯浑。

 但他不是坐地发酒疯的那种,他是喝多了什么都看不入眼,不搭理他还好,一跟他说话,准能迎来一顿狂风骤雨般的暴怒。

 推开卧室门,黎卿看到他已经洗了澡,正瘫坐在床头蹙眉看手机,一副很是不耐烦的样子,于是便默默拿上睡衣直奔浴室,然后打定主意今晚上绝不跟仇振崎多说一句话。

 洗完澡吹g头发,擦了护肤品,实在没什么可墨迹得了,这才打开浴室门走出去。

 没想到仇振崎这混蛋一转眼竟然在卧室里抽起了烟,满卧室烟雾弥漫,熏得黎卿不由得呼吸一窒。

 “你出去抽啊。”

 黎卿无奈的轻声念了一句,然后转身就想出去到客房睡去。

 可他刚一转身,仇振崎突然出声了。

 “这么晚了,你不上床睡觉,还磨蹭什么呢?!”

 “……我呼吸不过来。”

 仇振崎黑着脸挑眉瞪着他,两秒之后黎卿暗暗叹口气,妥协了。

 爬上床,于是被子还没掀开呢,就被仇振崎一翻身骑在身下了。

 黎卿立马绷紧了身子,闷声讨饶道:“不做了,都十一点了!”

 仇振崎冷哼一声,完全把他的话当成耳旁风,大手轻而易举的扒掉他的xx,然后把他翻了个面,两人脸对脸叠在一起,卧室里昏x的灯光下,近到连对方的眼睫毛都能看清楚。

 又抽了口烟,把烟雾x在了黎卿脸上,看着他被弄得闭上眼睛嫌弃的样子,仇振崎俯首往他下唇上狠狠咬了一口。

 嘴唇贴着嘴唇,声音恶劣的质问起来:“叫老公!”

 “……”

 仇振崎x常强迫他喊老公,但黎卿轻易不肯就范,所以这事儿就成了两人私下里多年来都难以调和的矛盾了。

 “呵呵,你那些学生知道你有老公吗?他们见了我应该喊我什么?”

 黎卿搞不懂他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但平常仇振崎就算没喝酒,也总喜欢这么缠磨他,所以他都习惯了,于是他只当仇振崎是在抽疯,便渐渐放松了下来。

 “耳朵聋了?问你话呢!”

 仇振崎忽然脸色冷了几分,眼神也变得愈发暴躁。

 黎卿没能反应过来,然后就被他猛地掰开双腿,那根快要燃烧完的烟一下子戳到了他的x缝前,烟头上火星一明一灭,缓缓往上冒着淡淡白烟,看起来杀伤力极小,但还是把黎卿瞬间吓得挣扎起来。

 他越挣扎仇振崎就越兴奋,下手更加没了轻重,三两下把他重新制服后,一手抓着他的手腕,另一只手夹着烟又吸了一口,接着放下来在距离他x缝前不到两公分的位置,敲了敲烟嘴,烟灰便飘落在了那看起来粉嫩到让人不忍心触碰的xx上。

 “啊啊…..呜呜嗯啊……疼,仇振崎!”

 黎卿彻底生气了,xx又那么疼,偏仇振崎还是抓着他的手腕不放,烟灰落在xx上仿佛被火焰灼烧般,光是听起来都很疼了,更不要说那燃烧的烟头还依然抵在xx边威胁着。

 仇振崎望着他泛红带怒的眸子,像是被喂了一块生x的狮子,脸上忽然露出几分阴戾又癫狂的笑意。

 “就烫一下,好不好?”

 黎卿不说话,只流着眼泪瞪着他表达自己的抗拒,仇振崎被他瞪的大手颤抖了一下,有些懊恼的又往他嘴唇和鼻尖上咬了几口。

 “为什么不让烫啊,x都不知道让我x多少遍了。”

 说完捏住烟头掐灭掉随手一扔,然后便掏出早已勃起多时的生殖器,对准了黎卿的x缝一下子捅到了底。

 其实仇振崎现在多少有些收敛了,以前坏起来拿着烟往他手臂大腿上烫出来一个又一个烟疤,又或者用领带勒住他的脖子,让他在窒息中被自己x到xx,还有搂着他灌酒,等他喝醉了软到站都站不住了,就把他摆弄成各种耻辱的姿势玩他,玩的时候还会录视频,拍很多照片,等下次上床时翻出来羞辱他,抓着他的脖子,胁迫他一边看自己无意识状态下被玩到失禁x水,露出各种丑态,一边还要继续被他的生殖器xx着,

 年轻时候那极为旺盛的暴虐欲望尽数发泄在黎卿身上,从不管黎卿能不能遭受的住,但等发泄完冷静下来,又耷拉着眼皮好人一个般凑上前抱着又哄又亲。

 至于仇振崎问他,为什么不让用烟头烫x,正常人都明白的道理。

 可长着反骨的仇振崎就是无法理解。

 不过毫无疑问的一点,那就是仇振崎是爱他的,比任何人都爱。

 也比任何人都对他有更强的占有欲。

 黎卿没办法纠正仇振崎这种变态扭曲的思想,反而自己被他拖拽着坠入了无底深渊。

 在外面备受崇敬尊重的数学家黎老师,在家被公婆儿女以为单纯简单的黎卿,其实在仇振崎身边,有时候被x着x荡到可以令人跌破眼镜。

 但实际上黎卿xx并不强。

 
【作家想说的话:】
彩蛋:x常跟儿女争风吃醋的仇总
本文的攻就是纯正的混账坏蛋,没啥底限那种,入坑需谨慎哈!

彩蛋內容:
仇洋和仇芯小时候都喜欢缠着黎卿,因为这个家里也就黎卿愿意和他们俩玩。
这天仇振崎出差了半个月回来,憋得都快炸了,几乎一看到黎卿,xx就要自动y起来。
结果那两个小的一直缠着黎卿不放,仇振崎看着很是火大,可仇母还在一旁呢,他不好发火,就去后花园抽烟去了。
仇振崎一走,仇母这才反应过来,便推了下黎卿的胳膊:“我看着他们俩吧,你去看看振崎。”
“啊?他怎么了?”
没办法,黎卿似乎天生就没有那根敏感神经。
仇母差点翻个白眼出来,嗔怪的看着他:“让你去你就去,难道你想让他一回来就发火啊?”
“……”
黎卿还是不明白,不过他听话的去找仇振崎了。
可以说,这个家没有仇母不断的调和,仇振崎早就把家拆了。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