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轨线》by懒散蒲公英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双轨线(姐弟)
作者
懒散蒲公英

內容簡介

骨科he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x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空空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海子《x记》节选

xxG年下虐心

假性序章

黑夜漫长,沉寂的空气里只有氤氲的水雾还在漂浮。

黎枭敞着衣襟x上裤子,狭长的眼尾还留有情潮后的绯色。骨节分明的手指,再将衬衣扣子一颗颗推过去。身后的女孩半张脸捂在枕头里,声音闷闷的。

“你要走?”

他倾身压住她,指尖顺着挺翘的鼻骨划至她微张的唇。怀里隔着丝滑薄被还能感受到她迷人的曲线,xx那股子热浪又叫嚣起来。

伸出长臂裹住她的腰际,薄唇轻启,“走什么,文都看了,不收藏一下么?”

序章。 过往•痕迹

绥南七月的雨连着下了数周,周边几个小镇的水势暴涨隐隐有破堤而泄的趋势。马路上积水深重,一脚下去,已到了小腿肚。地势低洼的片区,更是损失惨重,地下车库负一楼已被淹成围圈的泳池。

三中y撑了一周,直到有学生上学途中因积水浑浊,看不清路况,一脚踩失,掉进了护城河。这才得教育部批准,全市中小学校放假一周。

雨水混着臭沟的脏污,迅速滋养了一窝疯狂的病菌。它们举着尖利的毒刺,在这片水的世界和每个角落的同盟军汇合,再一起朝着人类的稚嫩肌肤进攻。

它们粘附在表皮,轻而易举的一点点腐蚀那块脆弱的结构。

陈芳就是被攻略的对象之一,她小腿上的红疹密密麻麻绕了一圈。过敏软膏擦了好几管,也没见什么成效。

这个要钱不要脸的东西!

她已记不清刚才是第几次咒骂那个向她推销药膏的男人了。

手里的瓷盘清洗g净,小腿肚泛起痒来,她忍不住用脚背去蹭。模糊间,听到外面有关门声,她探出半个脑袋,看见黎枭扶着隔断柜换拖鞋。

“儿子,准备吃饭!”

黎枭环视一圈,嘴巴动了动。余光瞥见鞋柜里老旧的几双皮鞋,终是什么也没说。

邓先奇回来的早,臃肿的身形卡在椅子里,乍一看,有些像一团墩在地上的x球。

“叔叔。”

“回来啦。”

黎枭和他打过招呼,去房间捞了件棉T短裤,折身去浴室。

三人围在餐桌,捏着同样花色的碗筷,空出的那张椅子显得尤为多余。邓先奇扒了两口饭,这才恍然记起,今天周五,缺了一个人。

“黎萱又不来吃饭了?”

“吃什么吃?”陈芳没好气道,“她多金贵,还能看得起咱们家的米?!”语气里是赤裸的嘲讽。

陈芳每每提到黎萱,别的不说,一定是先辱没她几句。邓先奇聪明收声,咕哝着,怎么好几周都没来了?他看着同样面无表情吃着x丸的黎枭,喟叹一气,沉默听着陈芳对女儿的控诉。

晚饭后,黎枭在客厅的地毯盘腿打游戏,陈芳切好西瓜端出来。门锁“咔嚓”一声,她早有预感似的,冲着那方向嫌恶的啐了一口。

“萱萱来了。”邓先奇第一个打破这种沉默,主动示好,和从前的每一次团聚没任何区别。

黎萱新染了卷发,略带卷曲的弧度带点栗子棕的光泽,流动的空气还能闻到烫发膏的味道。她脱了细带凉鞋,光脚走进来。对着邓先奇提了提唇角,摆了个客气的表情。生疏又虚伪。

视线移到沙发,沙发顶露出一个潮x的乱发的后脑勺。后脑勺的主人专注拨弄着游戏手柄,电视屏幕上对阵的敌我双发打的正酣。不过黎枭明显技术过菜,连连被虐。

陈芳猛地搁下手中的水果盘,盘底磕在玻璃桌面,哐当作响。

“你这穿的什么衣服,家里是没钱,还是怎么,用得着搞一身破烂回来恶心人!”

她语调激昂,口水四溅,摆明觉得黎萱存心的,要么是刚从垃圾堆里捡了衣服,专门来烂她的眼睛。要么是胡乱大把花钱,穷到找那些猪朋狗友借的特殊服装。

哪一样,都让陈芳心生鄙夷。

黎萱垂眼嗤笑,得亏出门前罩了件衬衣,不然单就那件V领吊带,陈芳就能指着她鼻子骂到她滚蛋。

“恶心到你就行了。”她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从电视机和茶几的空隙,绕到靠近阳台的沙发坐下。

眼前人影闪过,电视里的小人挣扎几下,彻底落败,黎枭目不斜视又开一局。

邓先奇有先见之明,早偷偷溜进了房里。

两人对骂,最忌讳你方骂的激情四s,另一方却对你视而不见,如同一记重拳打在虚影上。陈芳被她平静的神色堵到心悸,那些炒过的陈年旧事一件件又被掀翻起来。

无非是成绩差浪费钱,一天到晚和外面的人鬼混。年纪小小抽烟又喝酒丢光她的脸。大学在读的舞蹈专业在她嘴里,也成了不正经的行当……

黎萱毫无反应, 反正都大二了,复读是没什么希望的。

说的累了,陈芳语录枯竭,有些事倒没敢当着邓先奇的面抖落。最后,掀了个白眼扭身回房。

她是真觉得多看一眼黎萱,自己会折寿十年。

客厅里安静的只剩下游戏的特效声。

黎萱扬起眉尾,躬身去拿桌子上的西瓜。

“你踩到我了。”黎枭昂着头,略带忿然,双手仍旧是握着手柄的姿势。

她低头,自己涂着墨蓝指甲油的五个脚趾,正好踩住了他的黑色衣尾。

脚趾托在黑衣上,衬的莹玉白洁,小巧饱满。

手指捏住沙瓤西瓜从他脸旁晃过,黎萱挪开脚,顺便把垃圾篓勾到腿间。

黎枭战绩犹劣,xx结束关了电视,起身走进睡房。

g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眼尾连余光都没丢给她半分。

大家仿佛避她如蛇蝎。

一瓣西瓜吃净,她扯了纸巾拭嘴。百无聊赖的打量了下客厅,诧异邓先奇在家和个隐形人一般,竟然没丁点存在感。这么多年,原先所有的物件什么都没变。

唯有她的痕迹不见了。

她走到墙角的发财树边上,揪掉几片枯x的树叶。看见黎枭虚掩着的房门,她挠挠发顶。沉吟半晌,还是脚下轻移,走上去推开门。

少年侧着身子坐在书桌前,塞着白色耳机,手上翻着物理题集,一双长腿在桌下无处安放,踩在桌斗下。听到有人进来,他微微反向侧脸,性感的下颌线棱角分明。

真是一丝也不想见到她的模样。

“你进来g什么?”

黎萱关上门,往里走了几步,肩膀斜靠在书架边缘。

“这个房间,也有我的一半,我为什么不能来?”

“哼,”题集翻过一页,他的目光随之游走,“连家人都不要了,还要房间做什么?”

“也对,”黎萱微哂,视线拂过他获得的奖杯和证书,“高三很累吧?”

对方轻哼敷衍,极不耐烦。

她抬腕看了眼手表,七点五十,今天看来也待不到八点整。

“不打扰你学习了,我走了。”

黎枭指尖顿了顿。

她回身上前握住仿铜门把,一只修长白净的手掌擦过耳边,比她更快摁上门板。那手掌灌进全力,骨结清晰凸起。

背后贴近的身体,坚y而炙热。黎萱后颈被突如其来的温热呼吸x的酥麻。一抹x软附上去,如刺入脊椎的电流,颤栗到心底。

黎枭空出手环住她的腰肢,将她罩在怀里。鼻尖蹭着她的脖颈,凑近她粉嫩的耳垂,暗哑嗓音若含委屈。

“难道我是在赶你走么?”

“姐姐~”

第一章. 上山

北山山峰瑰丽,既保存了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地质地貌,更因独特的地理环境和气候,为人类留下了大量的珍贵古老植物。

沿着大巴车行驶的方向,远眺起伏的山脉,树冠连片成海,密密匝匝,一眼望不到头。

黎萱收回视线,将车窗稍稍拉出一条细缝。清爽的夏风挤进来,蓦地让人混沌的头脑清醒几分。

一直耷拉着脑袋睡觉的程甚,嘴巴无意识的咂摸几下,身体挺直,提起的脑袋自然倒在她肩头。黎萱单手取出耳机,点了个随便听听的选项。

播放列表里都是些小众歌曲,歌手也很陌生。

程甚睡得模模糊糊,耳根刮到她垂下的耳机线,恍惚醒来。他撩过反侧的耳机,塞到自己耳朵。不出半分钟,嫌弃评价,“你就不能提高点品位?”

“可以,”她嘴唇g涩,抹的烂番茄红这会龟裂出细痕,“首先是得和你绝交。”

她嗓子沙沙,整个人像被抽水机控g了水分。

程甚看她一眼,敏锐察觉到她低沉的心情,不怕死的凑上去,压低声,“导演删你戏了?”

黎萱懒得回答,闭上眼,“没有,到地儿了叫我。”

剧组大巴两小时后,总算在午饭前到了今天的目的地——斩溪村。

村子里基本都是行动不便的老人,儿子媳妇出门打工,女儿嫁到大城市,没几个年轻人愿意再回来守着这片大山。

连一齐留下来的房子,也大都是破败颓废的断壁残垣。

黎萱这一趟是跟着A组过来,程甚本就是A组的化妆师,听说要来这穷乡僻壤,立马拉她结成同盟。足足备了一箱子的零食,等待和她分享。

张导对自己选的景尤其满意,腆着肚子乐呵呵的和女一号段意,对着远处的起伏的山脉指指点点。

这波进山的演员不多,多数都留在了山下酒店。张导想要高效,一共拍七天,索性租了民房,安排进山的工作人员和演员住进去。黎萱作为特约,有几场戏也在里面。山里蚊虫多,知道逃不过,她备了一堆驱蚊水和药品。

程甚用了他师父的关系,和她同一家。若不是大家生理结构不一样,他是真的想和黎萱睡一张床。

房间里有些潮意,山里昼夜温差大,每户民房都备好了厚被褥。黎萱余光闪过一只多足的不明爬虫,想了想,还是取出了睡袋,搁在床上。

六点半,群里开始说这一周的拍摄计划。

她每天都有一场。

其中,三天的夜戏。

很快说完工作,开始放饭。程甚着急忙慌的过来敲门,黎萱以为是叫她一块。哪想,人家无影脚一顿疯刨,站在她门口时,双手已各托了一盒盒饭和甜汤。

“还不快帮忙接?累死人家了。”

张导在伙食这一块,是出了名的小气。程甚口袋里的榨菜和海带丝,此时比什么都诱人。

“你怎么才吃这么点?”

“不饿。”黎萱拨弄了几筷子,没见食欲,直接喝了甜汤。

“想男朋友了?”程甚调侃道。

“想你了。”黎萱拿过他的那碗甜汤。

程甚啧了一下,咬口x腿,“那帅哥难道不是你男朋友?”

她拢拢眉,“他是你爸爸。”

“那敢情好,”程甚对那个男人很满意,“父子恋什么的,还蛮刺激了。”

见惯了这人三句话离不开爱恨情仇,黎萱连打击他都积极不起来。她收拾好自己的餐具,“这家是不是没洗手间?”

进来时绕了一圈,也没在室内看到。

“你还想洗手间?”程甚笑岔气,“我的姑xx,你好好看看,这里哪里像是有洗手间的样子?”

“这里连你都有了,怎么不能有洗手间?”

他咦了一下,嫌弃的指指院子后面,“看见那个小房子没,四面漏风那个。去吧,我保证你去了,这辈子都拉不出屎来。”

说完,将x腿最后一口x咬了个g净。

黎萱拎了垃圾出门,扔在主人收拢的垃圾堆上。然后,见识了一下屋外的那间独特的“洗手间”。

刚走到门口,一股发酵后的氨气差点让她当场中毒。等她稍稍适应,又被脚下三三两两蠕动的蛆虫恶心的节节败退。

果真是,再强的x意也经不住这么吓。

程甚且等着她落败而归,贱兮兮的一顿嘲笑,这才告诉她,隔壁那x房子有个稍微g净点的。

隔壁的夫妻都在外地,由村里联系租给了剧组。里面住的也是特约演员,两个男孩,听说大学没毕业,表演专业的,还是同学。

大家相处了几天,算得上认识。黎萱立刻厚起脸皮,跑到隔壁借厕所。

屋里乍看,没人在。她往里多走了几步,临近装着磨砂玻璃的洗手间,忽而听到洗手间里有些不正常的抽噎声。

她一怔,才刚来,这学生就哭上了?

“嗯~”

“x。”

一连串的暧昧叫声,让她立即清醒过来。

人家这是开战前磨枪呢!

黎萱哑然失笑,摇摇头,放轻脚步,迅速离开。回去时,顺道在路边捡了几块稍大点的石块。想着,脏就脏吧,把脚垫高点,总没那么恶心了。

张导的《黑白页》是现代戏,服装需要特约演员自备。今天有场夜戏,程甚给黎萱化妆时,有意选了个挑剔的橘红色涂在她唇上。

镜子里性感丰满的女人,霎时多了几分神秘霸气。黎萱蹙眉,横视他,“赶紧换了。”

程甚不满点点她光洁的额头,“瞧你那点出息,”说话间,还是拿起化妆棉按了几泵卸妆水敷在她唇上,“这张脸在你脑袋瓜上,真是暴殄天物。”

他哼哼唧唧说了一通,黎萱知道他是为她好,自己接过化妆棉,低声道,“能避则避,g嘛故意往枪口撞。”

“你也太把段意当回事了。”

段意和她,同校,同班,同宿舍,同公司,同经纪人。

她还是一场戏只有几千块的特约,人家已经是名导手下前途无量的女一号。

差距犹如天堑。

趁着还有点时间,程甚似想到什么,压低上身问,“当年《童谣》的女一号,不是定的你么,怎么变成她了?”

问完,他就后悔了,黎萱的脸x眼可见黑下来。

“你狗仔队转行的吧?”

《童谣》是一部文艺片,导演邱善很厉害,电影上线后迅速发酵,口碑票房双赢,奖项拿到剧组主创人员手软。

但网上热议的,却是影片中两场床戏,尺度颇大。

邱善喜欢用新人,认为新人在大荧幕里表现的青涩,更容易使观众沉醉到故事里。

那时才大三,她拒了,段意接了。

命运将同样起跑线的两个人,在此撕开两条岔路,一条金光璀璨,荆棘丛生。一条晦暗泥泞,前途渺茫。

经纪人何娜说她,放不xx子,就永远别想端稳这碗饭。

连吻戏都不考虑的女演员,除非你身后有足够的资本,不然谁理你。

“得,”程甚y着头皮承认话题失败的延伸,“知道你是不想拍亲热戏。”

黎萱丢掉化妆棉,白色的棉布褪尽艳色,唇上被卸妆水贴的饱满水润。程甚选了中规中矩的色号补上去,“这下好了吧?”

于是镜子里,多了个寻常的毫无特点的性感女人。

桌面上安静如x的手机突兀亮起来,随即响起一串熟悉的铃声。

“你是……..”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