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茶入药》by绮罗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以茶入药(年龄差x)
作者
绮罗

內容簡介

我会遇见你,在盛夏,在寒冬

向南在初中毕业的暑假遇见旬北川,此后期待每一个能和他相见的假x

药材铺的外孙女x茶叶铺老板
傻狍子少女x老狐狸青年(大概)
小镇,城市
年龄差,1v1,剧情x
年龄差12-13岁

ps.男主是c,技术好是知识丰富天赋异禀

1V1xG年上女性向

01 糖水

午后空气燥热,知了赖在院子的香樟树上鸣叫不停,热浪夹着长长的尾音贯入耳中。

向南懒在躺椅上翻了个身,身下躺椅发出的嘎吱声让自己更加烦躁。

不是不能上床去午睡,可来了月经不想再挪动一步,也怕弄到席子上打理不方便。

只能继续烦闷在廊下的躺椅上生无可恋。

不远处传来门扉的碰撞声,想是外公回来了,向南拉起毯子遮住脑袋。

脚步声渐渐靠近,咚、咚、咚,盖过了蝉鸣,也盖过了向南的心跳。

声音在耳边静止,默默等待几秒,向南掀开毯子,看向来人。

男人的目光漫不经心,看到她“醒了”,微微勾唇:“小孩,你姥爷呢?”

向南认识这张脸,倒不是男人过分好看和这山城小镇格格不入,而是见过。

暑假以来,他来找过几次外公拿药材。

向南也在外面晃荡时看到他在一家茶店里和人喝茶谈天。

看她似乎愣着,旬北川微挑了一下眉,亟待开口,听她道:“呃,外公去收药材,可能要傍晚才回来……”

来店里次数多了,向南也知道他有自己的药方,掀开身上的毯子:“要不我帮您拿吧,等会您确认下。”

奇怪,自己的口音都要被这北方人带偏了。

“行啊……”男人的语调还是不轻不重的,似乎吃药的也不是自己一样。

向南奇怪地抬眼瞧他,发现对方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顺着眼神往回看,自己的单薄的衣裤凌乱褶皱,身上的背心因为自己翻来覆去地折腾翻卷,露出比四肢浅一个色号的白肚皮。

热风吹拂到脸上,带来盛夏的灼热,少女脸上x眼可见地充血变红。

一瞬间世界寂静,知了都像是被按了暂停键。

男人毫无所觉,似乎感受到这瞬间的静谧的气氛,抬头才发现向南的脸,霞红满布,可怜又可爱。

正想说些什么缓解青春期女孩的尴尬,看女孩又微微蹙起细眉,表情懊恼又别扭。

没能想到还有更尴尬,向南感受到xx迸流涌动,默默转过脸。

———

向南趴回躺椅上,蒙在不见光的毯子里。

周身传来拉扯力,少女抵挡不过,郁闷地把后脑勺对着来人。

旬北川自认不和小女孩计较:“起来喝水。”

女孩装聋作哑,松散的马尾扎在脑后又歪又乱,发丝黏腻在耳后脖颈。

男人出手薅了一下她的杂毛,惹来对方不耐烦地摆手,又轻扯她马尾,向南一下子跳起来,坐在椅子上怒视他。

没想到鼻尖就对着他举着的玻璃杯,里面是红澄澄的糖水,在阳光下闪着光。

下意识地接过杯子,她才发觉中计,却也不好意思再把怒气波及给男人。

向南也清楚对方没什么错,可青春期的少女无处宣泄内心的尴尬,只能泄气般地小口啜水。

看着少女脸上长久未消的红潮,旬北川转过头,盯着院子里的香樟树出神。

“我喝完啦……”向南喝完糖水,发现男人心不在焉,把玻璃杯举到他面前,粼粼的光映照在他眼底。

旬北川回过神,转头看到少女躬身面对自己,能低头能看到她刚发育的x脯,似乎比小肚皮还白嫩一点,汗珠顺着x间浅浅的沟壑往下淌,x尖也被炎热灼得微微挺立。

女孩似乎恢复了点精力,面对自己又变成懵懵懂懂的单纯模样,男人勾了一下唇,伸出纤长的手又轻轻薅了一把她凌乱的头发,逗弄小x狗似的,徒惹人憋闷。

向南正犹豫要不要拍开他的手,男人及时收手,传来略带笑的语调:“不闹你了,好好休息,我走了。”

向南还跪坐在躺椅上:“不拿药了?”

“等你外公回来我再来。”

男人摆摆手利落离开。

02 药

吃过晚饭,天色尚早,西边的云才显露出一点橙x。

向南看着南卫园在在树荫下挑拣药材,想起下午来的男人:“外公,今天茶店的老板来过啦,看你没在又走了。”

“哦,那我等会给人家送去,”外公头也没抬,“呵呵,还能讨杯茶喝。”

“什么茶啊,”向南翘着脚,“还要您亲自送去。”

“好茶啊。”老头咂咂嘴。

“那今天我送去呗,我也想喝好茶。”

“你不是还难受嘛就想乱跑?”南卫园笑她。

“没事没事,我现在不难受了。”

向南赶紧站起来朝浴室跑,匆匆洗了头和澡。

———

小镇上的道路排布还算规整,茶叶铺在这条街尽头拐弯地方,地理位置隐蔽。

向南拎着药包,心跳有些加速,想着等会能喝到的茶。

门扉半掩,灯光透过缝隙漏出,向南站在门口朝铺子里张望,看到旬北川懒懒靠在椅背上,手指在身前的茶桌上有节奏地叩。

对面一个穿西装的男人正襟危坐,正低声和他交谈,偶尔点点头。

旬北川瞥间门口探头探脑的小x狗,感受到少女的视线,男人视若无睹,继续和对面的人交谈。

向南不好打扰他们,无聊地蹲在门口画圈圈。

———

周栩每隔一段时间会来和自家老板汇报工作,往常无事老板也会留自己再喝杯茶,明明今晚店里无人,老板却让自己先离开。

行吧,反正老板最大,周栩略带惋惜地起身。

旬北川也站了起来。

周栩受宠若惊:“老板,不用送我,我可以……”

“不是送你,”男人略无语地瞥他一眼,“顺路。”

“哦,好吧。”周栩悻悻然。

快到门口的时候,周栩快步上前率先打开门,未曾想一个人影噌地窜起来,顿时被吓得愣在原地。

向南本以为出来的是店铺老板,站起得突然,一下子感到一阵晕眩,还没扶上门沿,侧边伸出一只大手就扶住了自己的手臂。

向南吐出一口气,向那边靠了靠。

旬北川低头看靠着自己的少女一眼,转而面对助理:“你没事就先走吧。”

周栩看着自家老板,目露震惊,一副受到伤害又不可思议的神情。

旬北川见不得他犯蠢,摆了摆手让他赶紧离开,周栩只能收回表情一步三回头地走。

03 祁红

“哇,你好无情哦,也不请人喝杯茶再走。”向南斜斜靠在椅子上缓神,细长的小腿晃啊晃,闪人眼。

唉,明明没蹲多久就有点受不了,大姨妈可真麻烦。

“他喝得够多了,”男人旬北川看她瘫软成泥,视线在她裸露的双腿留连片刻后转开,语气不自觉放缓,“再说,我得给你留杯茶。”

“你怎么知道我来喝茶的?”少女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他,好像所有的情绪都能在这眼神下溃败。

“你外公每次来都要喝好久,我猜外孙女也不遑多让。”

男人低垂眼睫,遮住来自对面的目光,专心泡茶。

手上的动作熟练,行云流水的姿态惹人注目。

“唔。”向南盯着他双手的动作,目不转睛,等男人泡好茶,才想起正事,赶紧拎起药包,“我是来给老板你送药材的,喏。”

“旬北川。”男人停下动作,看着她的眼睛。

“嗯?”

“我的名字。”

“好吧,旬老板,我叫向南。”少女伸出手。

“可以直接称呼我名字。”旬北川握住她的手指,软软小小的,有一点点凉。

“旬北川?”感受到手上传来的g燥触感,和被揉头发的感觉不一样,“好巧哦,我们一南一北。”

“嗯,是啊,很巧。”男人微微笑了一下,放开手。

啊,可惜,向南遗憾没能再留久一点,这双漂亮的手,骨节分明,手指纤长,哦,刚才还抓着自己的手臂带自己进来,手掌也很大。

旬北川顺着少女的视线看着自己的手,勾了勾唇,默默地倒了杯红茶,推到她面前。

“咦,给我的不一样?”向南看向男人手边的绿茶疑惑。

“嗯,绿茶性寒。”

“呃,哦。”向南忍不住又红了脸,耳朵微微发烫,“好香,这是什么茶?”

“祁门红茶,喝喝看。”

向南端着茶杯,仔细瞧了瞧,茶汤红澄澄亮晶晶的让她回想起下午的红糖水。

她轻轻嗅了嗅,鼻尖翼动,像小动物一样,红茶闻起来有淡淡的花蜜香,又吸溜了几口,茶有点烫,忍不住伸了伸烫到的舌尖。

向南方下茶杯才发现对面的男人一直盯着自己看,莫名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g嘛盯着我看?”女孩本不打算问的,却一不小心说出了口。

“嗯……”男人蹙眉,做出略微纠结的样子,“觉得你好像小动物。”

少女瞪大双眼。

“很可爱。”

脸爆红。

“糟糕,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吗?”少女故作夸张掩饰害羞,又像想起来重要的事,“什么动物?”

“小狗小猪一类的吧。”男人一本正经。

“好哇,你就这么对待青春少女的?”向南气笑。

“你还是小孩子呢。”旬北川又恢复了漫不经心的表情。

“我都十五啦。”向南碎碎念。

“唔,初中生?”

“毕业了啦。”

“看不出来。”

“?”

“……”男人意味深长地扫视她,笑着摇摇头。

“!”好气,怀疑自己被内涵了但是没有证据。

———

两杯茶下肚,向南也不在意对方的调笑,毕竟喝人手短。

又起了别的心思:“旬老板,你喝的什么茶?”

“你要试试?”旬老板挑眉。

“一小口就行了。”少女拿拇指和食指比了一点点的手势。

男人似乎又被她逗笑,把自己手边的杯子推过去:“唔,那我也不麻烦自己了,你喝这杯吧。”

“啊?不好吧……”向南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这么在意起来,明明平时和朋友都喝过同一杯水。

“?”男人作不解的表情。

间接接吻。

向南拿过杯子,眼睛四处转,不敢正眼看对面的人。

想避免接触到有水渍的杯沿,可这小小一只茶杯,嘴唇没法不碰到一点。

小心翼翼喝下一口,还没来得及吞咽就感受到了苦涩,向南忍不住做出狰狞的表情。

才闭着眼咽下就看到旬北川神采飞扬地靠坐在椅子上,配着他那张脸,像俯瞰众生的天神以捉弄渺小的人类为乐。

向南一瞬看呆:“诶,你可真好看。”

男人微微睁大了眼,听她继续道:“算啦算啦,就当博美人一……”

向南话未说尽,嘴巴就被男人捏住,瘪成鸭子嘴。

——————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